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珠玉妻 > 第五章 献计渡假村

珠玉妻 第五章 献计渡假村

作者 : 金萱
    近来安庆侯府下人们最热议的一件事便是,不知二少奶奶到底有何本事,竟能得到二少爷的独宠,虽然这专宠的时日还不长,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还是很让人感到意外与震惊。

    二少奶奶长得并不美,至少比起二少爷后宅里有如花朵般的蓉姨娘,和媚骨天生的媚姨娘两位差得远去了。

    长相比不了,那比才情呢?

    此话一出当真能笑掉人大牙,因为二少奶奶市井小民的出身在府中从不是秘密,谁相信她会有什么才情啊?当然,如果会煮粥也算是一种才华的话,哈哈。

    所以众人讨论来讨论去,最后推测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那便是此事压根与二少奶奶无关,单纯就是二少爷喜新厌旧的性子又犯了,独宠二少奶奶只因为新鲜劲还没过,等这劲头一过,二少奶奶八成就会被打入冷宫。

    府中下人们的议论与传言自然没瞒过侯爷夫人的耳目,一一的被据实禀报给侯爷夫人知晓。

    “他这回又做了什么荒唐事,让下人生出这些谣传?”侯爷夫人问心腹张嬷嬷。

    “说是红袖添香,却天天带着二少奶奶在书房里胡闹。”一顿,张嬷嬷小声的补了一句,“听说要水要得有些凶。”

    侯爷夫人呆愣了一下,忍不住失笑的摇起头来。

    “果真是个没教养的才能容他如此胡闹。”她嘲讽道。

    “这是二少爷过去从未遇见过的类型,新鲜着呢,会有今日这胡闹的作为也在情理之中,并无值得可疑之处。”身为心腹,张嬷嬷自然知道主子在意的是什么,想听的又是什么。

    “我想也是。”侯爷夫人冷笑一声。“先前突然听说他要与人合伙做生意,侯爷还高兴不已,说什么终于长大有长进了,要我尽全力帮他,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结果呢?还不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二少爷从小到大就没长进过,又怎么可能一夕间就突然变得长进了?侯爷想得太简单了。”张嬷嬷说。

    侯爷夫人嗤笑一声,语气充满讥讽的开口道:“他哪是因为想得简单,而是因为是那贱人的种,他才会镇曰望子成龙。可是怎么办呢?贱人生的就是贱种,是扶不可的阿斗!”

    提到那贱人,侯爷夫人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因憎恨变得狰狞。

    “当初,他为了那个贱人不顾我怀胎九月的身子,突然就要我收养那贱人替他生下的儿子,我被气得动了胎气早产、难产,最后甚至失去我辛苦怀胎九个月的孩子,也没见他改变主意,反倒还要我让那个贱种悄悄取代我那可怜孩儿的地位,将他视若亲生。”

    想起这事,侯爷夫人便是一阵椎心之痛。

    她恨极了,恨得不自觉的咬牙切齿,声音是从齿缝迸出来的。

    “好啊,他既然要我认我就认,要我养我就养,要我疼惜宠爱,我就给他无尽的疼惜宠爱。这二十几年来我可是尽心尽力,倾尽所有的扶养他那个红颜薄命的心上人留下的孩子,好得连对我自个儿亲生的那几个孩子都没那么上心。他敢不满意,敢说我不尽心?

    “一样都是在侯府里长大,养在我膝下的孩子,我要让他好好地看清楚,什么人生的儿子就是什么样子,贱人是生不出什么好东西的,只有我这个侯爷夫人所生的儿子才是侯府真正的传人、贵人,而贱人生的只会是贱种,是永远扶不起的阿斗!”

    关于自己是个私生子而不是侯爷夫人所出这件事,上官赫宇是在两年多前,一次无意间偷听到侯爷夫人与张嬷嬷的对话才得知这个秘密的。

    当时的他既震惊又难以置信,可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不是私身子的身分,而是疼宠了他二十年的母亲竟是恨他的,对待他的好不仅是虚情假意,还带着极大的阴谋,欲毁了他一生。

    这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说出来谁会相信?若非他亲耳所闻,他也不信会有这样的事。

    所以两年多来,他一直未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父亲。

    他不说不是担心父亲会不相信他所说的话,而是不想让父亲为难。

    母亲整整独宠了他二十年,不理府中兄弟姊妹们对她的怨慰,始终将他视为第一的疼宠他,这样的母亲何错之有,父亲要发难也师出无名,除非把他是私生子的身分傩在阳光下,否则又有谁会相信母亲宠他原来是为了害他呢?

    捧杀,这么个后宅阴私手段因他不可告人的身分而被顺水推舟的施行了二十年却无人起疑,真的很厉害。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二十年的疼宠,换来的是他名满京城的恶评纨绔子弟,不务正业,游手好闲,风流成性,京城霸王……

    她在听到那些评论他的话时一定很得意吧?因为那完全是她的丰功伟业,若不是她,他又怎能如此恶名昭彰?

    二十年啊,她真的很能忍,也真的好可怕。

    回想起当初他在听见这个秘密时,她说话的语气含着透骨的恨意,让他当场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

    这两年多来他时常在想,她到底有多恨他的生母、有多恨他,才会用这种忍辱负重的方式来企图彻底毁了他一生?

    他真的很想知道他的生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连他这么一个无辜,而且还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都不放过?

    他曾问过自己,如果错的一方真是他的生母,她的恨情有可原,那么他会原谅她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仇恨吗?

    老实说,他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问过自己无数次,却始终没寻找到那个确定的答案。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二十年的疼宠,她可以冷酷无情,可以虚情假意,他却没办法像她一样,毕竟他是真心真意的唤了她二十年的母亲,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虽然被她养成了纨裤,却没被养成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渣。

    “夫君。”

    媳妇儿的声音让他从沉重的思绪中脱离,回到现实。他转头看向坐在桌案前的卫珠玉,只见她眉头轻蹙的看着他,脸上神**言又止。

    “怎么了?”他问她。

    “夫君在想什么,神情为何如此沉重?”卫珠玉略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他。“是不是我写的计划书太过庞大,施行有困难?还是你觉得这个渡假村的主意不可行?”

    上官赫宇轻愣了一下,迅速摇头道:“不是,我刚才在想别的事。”

    卫珠玉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渡假村这个主意并不是完全她所想出来的,而是曾经在她梦中出现过。

    这个渡假村将在十年后出现在京城郊外,并且在很短的时间风靡全京城,成为高官贵胄、公子小姐、老爷夫人们最爱去的所在。

    简单来说,就是成为有钱人最爱去花钱享受的地方,而梦中的她有幸也去过几次,这才会对渡假村内的一切有所记忆与了解,她也不是一味的刘窃,还加上了许多自己的想法,改得更好、更贴近人性的需求。

    上官赫宇继续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虽然有些大胆,有些像是我们那群只懂得吃喝玩乐的纨裤子弟在胡闹之下会做的事,可若是真建造出像你这份计划书中所写的那样一个渡假村出来,肯定会成为一个稳赚不赔的敛财之地,一个会下金蛋的金鸡母。”

    一个集所有玩乐,让人可以放松身心,忘却一切烦恼,只要享乐的地方,哪个人会不想去?就连他这个快要对玩乐腻味的人在看完计划书后,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赶快将那个渡假村建造好,能快点到那里去玩乐了。

    他的玉儿太聪明、太厉害了,能娶到她真是他的福气,他算是撞到大运了。

    “玉儿,谢谢你。”他诚心诚意的对她说。“我真没想到你除了帮我想到赚钱的法子外,还特地为我们那样一群只会吃喝玩乐的朋友设想,做出这样一个可以让我们发挥吃喝玩乐所长的计划,真的非常谢谢你。”

    卫珠玉轻摇了下头,有些担忧的道:“这个渡假村会需要很庞大的资金。”

    “银子的事我会想办法,你不必担心。”

    但卫珠玉还是有些担心,不得不提醒他道:“如果没办法一次凑足那么多资金的话,可以将整个渡假村分成几期或是几区来建造,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先把白阳山周遭所有符合需求条件的土地全收拢到手。”

    “好,这事我会亲自负责。”上官赫宇认真的点头道。

    卫珠玉想了想又道:“虽然有点自夸的嫌疑,但我觉得这个渡假村以后会非常的赚钱,不知会不会因此引来有心人的觊觎,这点你们必须有所防范。如果可以,我觉得可以找几个没人敢得罪的合伙人入股。”

    她会这么说不是没理由的,因为在她梦境里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渡假村被一位贪婪的皇子看中想强取豪夺,后来因爆出太子和四王爷都在渡假村里占有股份这才幸免于难。所以这事他们不得不防。

    “好,找靠山的事我会与大伙儿一起商量讨论,不过这事不急,等咱们的渡假村有些名头之后再找也不迟。”上官赫宇说。

    卫珠玉点头同意。

    “还有什么需要我特别注意的吗?”上官赫宇问道。

    “暂时我就想到这。”卫珠玉说着又认真的想了一下,突然想到还有件事没交代。“夫君,你手上这份计划书除非是你绝对信得过的朋友,否则别轻易拿给人看。”她一脸严肃的交代。

    “这事我知道。”上官赫宇既慎重又严肃的点头。他过去的人生虽然轨裤,但并非真的没脑子。

    “其实这份计划书没写完全,其余的部分我会陆续整理出来再交给夫君。”

    “怎么还有未完的部分呢?我觉得它已经很完整很完美了。”上官赫宇惊讶的看着她。

    “夫君现在看到的其实就只是一个轮廓,渡f村内还有许多细部的内容我并未写出来,还有设计图也尚未画出来。”卫珠玉摇头道。

    “设计图?什么设计图?”上官赫宇愕然问道。

    “渡假村里的一切建筑设施都需要别出心裁的设计才够吸引人,住房的设计图,汤屋的设计图,跑马场、狩猎场、蹴鞠场,甚至是饭馆、商铺等,这些都需要与众不同才行。”卫珠玉告诉他。

    “这需要花多少时间与精力,你一个人怎么有办法做这些事?”上官赫宇忍不住蹙起眉头。

    “所以我只负责出主意提供想法,设计图的部分我也只能画出简单的草图,真正的建造图纸还是需要请专门的师傅来做。”

    “请师傅这事不难,但这么一来,我担心你的身分会暴露。”他们先前便讨论过这事,一致觉得她的身分还是保密比较好。

    卫珠玉早有打算。“所以夫君可能要替我找一位可以代我出面的人,由他来代替我与师傅们沟通,也只有他才知道我的真实身分。这个人很重要,必须是信得过还要有才华的人才能担当。”

    木秀于林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加上她的出身又低微,娘家绝对会成为有心人用来对付她与威胁她的利器,所以她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弟弟那一家人的安危防患未然。

    “代你出面的人吗?”上官赫宇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方法可行,点头道:“好,这件事我来安排。这样做也好,有人能代你出面管理属于你的股份,不然总由我代你出面,定会引来不少怀疑。”

    “我的股份?”卫珠玉愕然问道。

    “这个赚钱大计可是你想出来的,自然要分你一份。”上官赫宇说得理所当然。

    “可是我没有银两可投入啊。”

    “怎会没有?这份计划书就是你的本钱,还有之后要补上的细节内容与设计图都是,这些可都是千金不换的,若真要计较的话,你的股份绝对是占大头的。”

    卫珠玉赶紧摇头,道:“我只是想帮夫君,没想要这个。”

    “我可不能让夫人白忙一场,便宜了我那群酒肉朋友。”上官赫宇说着朝她眨了眨眼,有些调皮有些坏笑的接续道:“况且咱们夫妻一体,玉儿不想要,为夫想要啊。”

    卫珠玉呆了一下,忍不住被他逗笑出来。“其实夫君可以直接说这计划书是你写的。”

    “那些家伙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怎会不知道我有几两重,写得出这样的计划书才怪,骗人也是需要打草稿的。”上官赫宇一脸惋惜的叹声道。

    卫珠玉笑道:“夫君可以说这计划书是朋友写的,朋友已将股份让给你。”

    “这样更不行。”上官赫宇立刻摇头,“他们会说见者有分,会要我把股份平分给他们,你不知道那群人无耻起来有多不要脸。”

    卫珠玉有些无言以对,又觉得好笑。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上官赫宇拍案。“接下来我应该会有很多事要忙,待在府里的时间不多,你一个人要小心些,别让人发觉你在做什么事。”

    “我会小心的。”卫珠玉点头道,“这些天咱们天天都到这书房来,想必大伙儿也都习惯了,只要我用你安排了功课给我做,例如练字什么的当借口,应该不会有人起疑才对。”

    “红菱和红芙那两个丫头自小就跟着我,应该是信得过的,要不要我将她们俩——”

    上官赫宇话未说完就被卫珠玉的拒绝给打断了,“不要!”

    他忍不住挑高了眉头,“玉儿这是……”

    “那两个丫头对夫君抱持着什么心意,夫君可知道?”卫珠玉问他。

    “不过是两个下人,玉儿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卫珠玉摇头,认真的与他分析道:“她们俩虽是侯府里的下人,但我若不是因为嫁给夫君的话,我的身分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如她们的,而这也是为什么府内的下人多数瞧不起我、不当我一回事的原因。”

    上官赫宇脸色一沉,沉声问道:“谁瞧不起你、不当你一回事?跟我说!”

    “夫君先听我把话说完。”卫珠玉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事他不知道吗?整个侯府里的下人十之八九都是瞧不起她的,而她与他提起这事并不是在向他告状,只是要让他认清楚一件事。

    她说:“府里的下人们都觉得我配不上夫君,夫君身边的丫鬟自然不会例外,在对夫君倾心又觉得我配不上夫君这两种情绪的加成下,夫君觉得将她们俩派到我身边是帮我比较多,还是害我比较多?”

    “你是她们的主子,她们胆敢害你?”上官赫宇冷凝肃杀道。

    “对她们来说,夫君才是她们的主子,我只是一个配不上夫君的女人。”

    “配不配得上还轮不到她们来管!”上官赫宇怒声道。“以后咱们院里……不,以后侯府里所有下人若有哪个敢对你不敬,你就给我狠狠地罚,打死也没关系,就说是我让你做的。”

    卫珠玉摇摇头。“狐假虎威不能改变任何事,只会让我在侯府中更加寸步难行而已。”

    上官赫宇瞬间皱紧眉头,因为他从没想过她在侯府中的处境会如此受委屈,偏偏仍得戴着纨裤少爷面具的他不能为她出头,因为若表现得太过在乎她,也只会害了她。

    “可恶!”倏然,他握紧拳头狠槌了椅子扶手一下。第一次这么恨自己的无能,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真的太没用了!

    “夫君不必如此,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我身分低微所造成的。”卫珠玉看着他柔声道。

    “不,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纨裤,在府中拥有像父亲或像大哥那样的威严和气势的话,下人们又怎敢瞧不起我上官赫宇的夫人,不敬我上官赫宇的妻子?是我太无用了,才会连累到你,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卫珠玉再次摇头道。如果不是侯爷夫人的惯养捧杀,他不会长成纨裤,所以这事根本错不在他。不想他继续自责下去,她转移话题道:“夫君,我想到一个法子可以让我安静的做自己的事,不会受到旁人的打扰了。”

    “什么法子?”上官赫宇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咱们来吵架,然后你直接将我打入冷宫。”

    上官赫宇先是一呆,然后哭笑不得的问她,“什么冷宫?哪来的冷宫啊?”

    “听说宫里失宠的娘娘们都会被安置在那样一个地方,难道不是吗?”卫珠玉有些不确定。

    “你的意思是要我假装对你不再关心,对你生腻,甚至是不想再看到你,忘了你的存在?”上官赫宇大致明白她的意思了。

    卫珠玉点点头,“下人们之所以瞧不起我、不敬我、想给我添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觉得我配不上夫君,不该有此运气得此殊荣,所以一旦见夫君你将我冷落、不再理会我,甚至根本懒得再看我一眼,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再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这儿了。”

    “这法子会有效吗?”上官赫宇有些迟疑,因为他担心这么做会令她在府中的生活更加难过。

    “我觉得应该会有,要不咱们赌一赌?”卫珠玉微笑的提议道。

    看着她的笑脸,上官赫宇突然觉得有点儿心塞。

    他知道她一定明白这法子一旦施行后,她在侯府里的处境只会雪上加霜,每况愈下,可是她却仍是没有一丝犹豫,只是为了要帮他,他上官赫宇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娶到卫珠玉这样一个好妻子,还拥有她全心全意、义无反顾的帮助与付出?

    他真觉得如果他们俩之间有谁配不上谁的问题,不配的那个人绝不是她,而应该是他才对。

    卫珠玉,他的妻子,他告诉自己从今往后到永远,他上官赫宇绝不负卫珠玉。

    以苍天为证,永不负吾妻。

    侯府一角,两个婆子闲来无事地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你听说了没?”

    “听说什么事?”

    “听说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大吵了一架。”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两天前。”

    “两天前?不是听说他们俩这几天是还蜜里调油、黏乎到不行吗,怎么就吵架了?发生了什么事?快点跟我说说。”八卦心熊熊燃起。

    “不知道,只知道那天在书房里,两个人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闹翻了,书房里被砸得一团乱,二少爷甩门而去,留下二少奶奶一个在乱成一团的书房里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然后呢,然后呢?”犹如听戏般的婆子迫不及待地追问。

    “然后听说二少爷那天离开侯府之后就一直没回府,直到刚刚不久前才回来,而且一回到水云院里啊,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让丫头们把二少奶奶的东西全都丢出去。”

    “真的假的?这是要出大事了。”

    “可不是吗?成亲至今都还没满一个月呢,这位二少奶奶就被二少爷赶出正房了,还真是能干啊。j全是幸灾乐祸的语气。

    “夫人知道这事吗?”

    “怎会不知道?在侯府里都传得人尽皆知了,也就你这几天出府回家去不知道而已,而且就在刚才啊,我看见夫人房里的翠玉姑娘正朝水云院方向走去,怕是领了夫人的命令去传唤二少奶奶了。”

    “哇,这下有好戏瞧了。就说嘛,那种市井出身又无才德美貌的女人能吸引咱们二少爷多久啊,瞧,这新鲜劲过得可真快啊!”

    “是啊,早知如此,上回有人开赌盘赌这位二少奶奶的新鲜劲能撑多久时我就下注了,真是后悔莫及。”全是懊恼、悔不当初的语气。

    “还有人开赌盘啊?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哎哟,这事你可别给我传出去啊,就是私底下几个人无聊随便说说的。侯府的规矩咱们可都知道,哪能乱来啊。”

    “知道,放心,这事我听过就忘了,跟谁说呢!”一顿,又道:“话说回来,你说夫人会管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这事吗?”

    “管是一定会管的,可问题在于有用没用啊,你说,咱们二少爷那性子谁管得了啊?侯爷都管不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今后那位在府里要怎么过日子?”

    “还能怎么过?跟府里那些被遗忘的老姨娘一样过呗。说来也是个可怜人啦,竟然被二少爷相中了,这是什么运气啊?”

    “至少是正头娘子,比那些没名没分的小妾姨娘们好些。”

    “也只能这么自我安慰了,真是可怜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珠玉妻最新章节 | 珠玉妻全文阅读 | 珠玉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