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晋口下留人 > 第三章

福晋口下留人 第三章

作者 : 香弥
    东敏长公主虽年逾四十,面容仍十分姣美,她穿着一袭素色滚花边的旗服,发上簪着一只翡翠簪子,打扮十分朴素,神色雍容的端坐在椅上,睇看着儿子,她慢声说道:“我只是回来看看,这阵子府里一切可都安好?”

    “府里一切都好,额娘身子可好?”

    “好。”东敏长公主矜持的微微颔首,接着又道:“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事要与你说。”

    说到这儿,她朝身边的一个嬷嬷示意,那嬷嬷将拿在手上的一份名册递给恒毅。

    “这是什么?”他接过看了一眼,问道。

    “自琬玉过世后,这府里也没个正经的女主子管着,这是我替你挑的几个合适的人选,你看看喜欢哪个,我明儿个进宫去请皇上给你赐婚。”

    “琬玉才死了一年多,儿子没打算这么快再续弦。”

    东敏长公主哼了声,“她生前也没见你待她感情多深厚,怎么她死后你倒是惦念起她来了?”

    对于额娘的质问,恒毅意有所指地道:“自她嫁进府里便一直病着,儿子没与她多亲近,是顾念她的身子,想让她好好静养,不想她没能熬过去,但儿子与她总归是夫妻一场,多少有些情分。”

    这桩婚事是额娘自作主张的,琬玉未过府前就病了,进了郡王府,泰半时间都躺在床榻上,他与她甚至未圆房,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听出儿子是在暗指自己给他找了个病秧子当郡王福晋,东敏长公主缓了神色解释道:“昔日她素有才名在外,人又娴雅聪慧,我才会让皇上给你赐婚,哪里想得到她有病在身,还这么早就病死了,也是她福薄,这回额娘特地打听过了,你手上那几个身子都十分健壮。”

    恒毅垂眸看了眼手上的名册,接着抬起脸,带着笑挑剔道:“额娘,这几个人选儿子都瞧不上,像这礼亲王的孙女体态肥胖;这兵部尚书大人的女儿长得尖嘴猴腮,瘦得像竹竿:而这允贝勒的妹妹,平日里爱般弄是非,娶进府里岂不是没有一日清静?”

    东敏长公主脸色一沉,她岂会听不出来儿子不喜她为他挑选的这些人,才会蓄意把这些人批评得如此不堪。儿子在她面前看似恭敬,但她知道自打丈夫死后,他便恨上了她这个额娘,怨她心狠,才会逼死了他阿玛。

    这些年来她心里也积了许多的苦楚,无人可倾诉。当年她倾心于丈夫,而后好不容易嫁给了他,却不想他整颗心都放在宠妾宜琴的身上,对宜琴百般呵宠,身为皇室公主的她,哪里能忍受得了,因此迁怒宜琴,但她也只是在言语上刁难,并没有真的做些什么伤人的事,是宜琴自己心思歹毒,设下了局想毒害她,没想到阴错阳差之下,宜琴的心腹婢女将抹了毒药的调羹递给了宜琴,宜琴拿着那调羹喝了汤,当场毒发身亡。

    当时宜琴为了想脱罪,事先还刻意把恒毅给找来,恒毅就正巧亲眼目睹了她毒发身死的情景。

    事后不论她如何解释,丈夫都不相信他那个温柔可人的宠妾会如此恶毒,厉声指责是她为了脱罪,颠倒是非黑白,还把错都扣到已死的宜琴头上。

    宜琴一死了之,倒也干净,她却得替宜琴背上这黑锅,被迫担起了毒害丈夫宠妾的罪名,丈夫甚至还亲自向皇上状告她,皇上不得不召她入宫询问。

    她当时满腹委屈,将事情的原委全都说了,“……皇兄,我性子如何您难道不清楚吗?若我真有心要置她于死地,又怎么会用如此愚蠢的办法,当着恒毅的面毒死她?”

    皇兄信了她,但丈夫仍是不相信她,从此见了她便满眼瞋恨,在宜琴死后两个月,丈夫也跟着服毒自尽,为宜琴殉情,也以此来惩罚她。

    公公为此悲痛不已,原本已有病在身的他,一年后也跟着去了,儿子也对她心存怨怼,与她离了心。

    之后长大,儿子有了自个儿的主意,不肯再听从她的话,她让他做的事,他偏不做,不让他做的事,他偏做,她让他成亲,他硬是不肯,去年迎娶琬玉的事,还是她出面求皇上下旨,他才不得不娶她。

    那时为了让儿子心甘情愿迎娶琬玉,她对儿子说—

    “等你们成亲后,额娘就会前往明若庵长住静修,往后府里的事,额娘就不管了,你们自个儿好自为之。”

    注视着儿子藏在眼里的冷漠之色,东敏长公主抑下满腹的酸涩,淡淡启口道:“倘若你真的还不想成亲,额娘也不逼你,但这偌大的一座郡王府,总不能没人替你管着,额娘就留下来替你看着吧,直到你再成亲为止。”

    闻言,恒毅有些错愕,下一瞬,他便明白额娘不过是想藉此来逼他成亲,他心思一转,说道:“额娘,适才儿子之所以对这些人诸多挑剔是有原因的,其实儿子心里已有合意的人选。”

    东敏长公主连忙追问道:“哦,是哪家的姑娘?”

    “是瓜尔佳大学士的二女儿随茵。”

    “我怎么记得常德只有一个女儿,还嫁给了永玹。”她这一年多来泰半都在明若庵,对京里的事不太清楚。

    恒毅扬起一抹笑,回道:“瓜尔佳大人的二女儿是一年多前才从江南前来认亲,听说是瓜尔佳大人十几年前到江南奉命查案时,留下的孩子。”

    东敏长公主听完,柳眉微蹙,“这么说,她是常德的私生女?以她这般的身分配不上你。”

    “可儿子若要再娶,只想娶她。”他何尝不知随茵的身分配不上他,他对随茵也没有丝毫情意,但他刻意提她,不过是存心想拿她来为难母亲。

    东敏长公主沉默半晌才出声道:“你当真这么想娶她?”倘若儿子真的看上了她,她这个做额娘的也不是不能成全,只希望能因此让儿子与自己多亲近一些。

    “没错。”恒毅坚定地回道,但其实他根本不想成亲。

    十七岁那年,他情窦初开,倾心一个姑娘,她性子柔婉,说话总是羞羞怯怯的,娇美可人,然而她出身贫寒,只是一个秀才的女儿,他知道额娘一定不会答允他们的婚事,可他想着无论如何他都要娶她进门。

    他犹记得那日在他进宫要去求皇上赐婚前,想先去见她一面,当他来到她家附近,瞥见她与一名男子站在一株梧桐树后说话,他好奇之下偷偷凑到附近想要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怎料竟撞见两人亲密的依偎在一块儿。

    “烈哥哥,咱们一块长大,我心里装着的是谁你还不清楚吗?那恒毅我不过耍着他玩呢,他说要娶我我更是压根不信,我心里有数,我这出身哪里配得上他,要真进了他府里,还不被人给看轻。”

    “我就知道妳不过是见他对妳着迷的模样,心里得意罢了,不过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可都是喜新厌旧之辈,他现下被妳迷得七荤八素的,要不了多久,有了其他的人,可就像旧鞋一样把妳抛弃了。”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逗着他玩,我心里只有烈哥哥你。喏,上次他不是把他随身的玉佩送给我吗,那玉佩可值不少银子呢。”

    “要不以后妳多向他讨要一些东西,咱们可以拿去变卖换些银子回来。”

    听到这里,他再也听不下去了,怒不可遏的吼道:“原来妳从头尾都在骗我!”他没有想到她在他面前的一切全都是装出来的,在戏耍着他玩。

    陡然听见他的声音,两人同时回过头,见到是他,吓得顿时变了脸色。

    那女孩见状慌张的推开了男子,着急的解释道:“恒毅,你误会了,我与他没什么……”

    “妳别想再骗我了,你们适才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我真是蠢蛋,才会教妳给骗了,为了妳,我今日还打算亲自进宫求皇上成全我们,还好我没有进宫,否则我岂不是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他紧握着双拳,狠狠揍了那男人一顿,最后他满脸阴沉的撂下话,“从今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两人!”

    额娘因嫉妒琴姨而毒死了她,逼死了阿玛,他少年时心悦之人又欺骗了他的感情,至此之后,他再也不相信女人。

    东敏长公主没有犹豫太久便答应了,“难得有你看得上眼的人,这事额娘会想办法。”

    过往的事已解释不清,且她性子高傲,对当年的事也不想一再解释,如今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能收收心,别再纵着那些他带回来的男宠歌姬舞娘,所以即使对方的身分配不上儿子,她也没打算阻止,只要那姑娘品性端正,她便会进宫替儿子去求来这桩婚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晋口下留人最新章节 | 福晋口下留人全文阅读 | 福晋口下留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