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失恋暴走 > 第二十章

失恋暴走 第二十章

作者 : 单飞雪
    山居岁月安然恬静,两年过去了——

    被夏莼美放弃的“夏天咖啡厅”,在这两年里也有了变化。

    没有夏莼美,它倒闭了?

    不,它没倒。

    相反的,因为其模式太成功,除了台北八德路,在松山五分埔以及新东街附近,陆续又开了两家分店。

    刘心蕾果然是商人,她不讲究材料,一昧求的是降低成本,节省作业时间。

    没有夏莼美这个阻碍,她不自己榨油,而是买最便宜的调合油;辛香料换厂牌,跟最低价的工厂进货;牛奶也换成奶精,纸杯公司也换,反正消费者吃不出来,便宜就好。

    其策略生效,咖啡厅赚大钱,甚至开始搞加盟,员工还可分红,顿时当初的“反刘派”都弃守,全都支持刘心蕾,暗自觉得夏莼美离开真好。

    叶招弟也脱贫,升任店经理,谁教她有孩子要养,攒钱更重要。她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为顾及刘心蕾的感受,便不和夏莼美往来了。

    叶招弟必须承认,她的人生没有夏莼美会过得更好,她如今走路有风,刘心蕾比夏莼美更有能力!

    眼看着这成绩,甚至在旅游杂志读到记者采访“夏天咖啡厅”,夏莼美羡慕否?后悔不?

    唔,要羡慕或后悔需要有个前提,那就是“我过得不好,我向往你,所以我心生羡慕”。

    如果夏莼美不幸福,她会羡慕嫉妒恨,但她如今对过去没有一点恨意。

    她拥有两层楼透天厝,不用看人脸色,自己当家作主。

    顶楼就是菜圜,丝瓜架、遮光罩、水、电,蓄雨水的池,这些都是张峻赫帮她建造的;他还搬来弹性水泥帮她将屋子修缮得更坚固,不漏水也不怕风吹,纱窗被猫扒坏了他也会修。

    他可以是强壮的坐骑,也是厉害的蜘蛛人,有时她外出,忽然大雨来袭,她的蜘蛛人就会从他家屋顶爬到她家顶楼,帮她将衣服收进楼梯间。

    由于他老是出没夏莼美家,这山城可没人敢招惹她,她多了免费的保镖。

    阳光来时,屋内采光好,通风绝佳,夏天不需要开冷气也不觉得闷热,屋里也从不放音乐,因为山林里自然的音乐声更好听。

    白日风吹,树草歌唱,老鹰时而盘旋天际发出呼啸;夜有蛙鸣,到海边还有浪可以看。大雨过后,山巷空气清新,沟渠潺潺,水流如溪。

    如果真的很想听音乐,也不用音响,张峻赫帮她造了个小音箱,他拿方型大宝特瓶切对半,手机放在里面,就是天然扩音箱,要多少有多少,还比那些要插电的笨重音箱都好用,且音质佳,携带又方便。

    从家里步行十五分钟就到海边,有时他们会去散步、去游泳,就算天气不好也不愁,她会赖在他家,他泡茶,她就趴在地毯上看书,生活充满情趣。

    至于夏莼美的老人供餐服务也越做越大,还聘请两名失业青年帮忙骑车送餐,她甚至突发奇想,提供代买日用品的服务。

    这些“老灰阿”经她“荼毒”两年,生活已是不能没有她。

    当那些跟夏莼美年龄相仿的人还在苦于打拚却买不起房子,或纠结在新欢旧爱中时,她因开销少、不租屋,还有稳定事业,莳花弄草,烹饪煮菜,不用应酬,不用看人脸色,更不必配合别人,这种完全自己作主的生活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她还有什么可嫌弃?她还能抱怨什么?还要羡慕什么?

    有。

    真要抱怨还是有很多。

    比方说,张峻赫和她往来亲密如情人,却从不提婚事。

    对他们俩的未来,他是怎么想的?有何计画?

    “我不打算有小孩,也不想结婚。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清楚,我不为谁改变,如果你介意我能理解,我不会缠着你。”

    一日夜里,他终于主动提及。因为不想耽误她,怕她误会这样走下去必然会走向正常人期待的结局。然而他继母和继妹是不定时炸弹,和他结婚对她没好处,若是有什么状况,他会拖累她。

    若是一般女人听完后,也许会胡思乱想:他是不够爱我才不为我改变?他是不够爱我才不想结婚?是因为我不够好才没能让他定下来?

    如果再歇斯底里或神经一点的,还会不断追问哭闹,甚至喊“分手试试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爱原则更胜于她?

    但也许是夏莼美少根筋,或是她刚好志不在此,她听了竟然很高兴。

    “没孩子很自由啊,太好了,我们想法一样。”

    人生——找到志同道合的伴,这么刚刚好,夫复何求?

    所以“爱”是什么?不结婚不生子,不住在一起就不算爱?

    看看张峻赫,连一句“我爱你”都吝啬讲呢!

    但是某天她夜里发烧,全身冷到发抖,挣扎着走去阳台朝他屋子唤他名字,他立刻奔来,将她抱往山下,叫车送医院。

    她住院打点滴,等待检查报告,查明发烧原因。

    “明天不能出餐怎么办?”她很担心,老人家不能饿肚子。

    “我会处理。”他简单一句就安抚了她,也真的处理得很圆满。

    他连络陈武雄,找到一名煮饭阿桑,即时上手,帮夏莼美解决订单,包括她的妞妞和山巷里的猫咪都没饿着。

    这次夏莼美住院两天,她的衣物、吃食、工作,他全包。

    夜里,他过来陪她睡,喂她吃药,记录医嘱。他握着她的手,要她安心休息,外面的事有他搞定。

    “你对我真好。”那回,夏莼美触及爱的模样,觉得自己好幸福,也好幸运。爱是这样简单,当一个人脆弱时,另一人就强大起来保护对方,如此而已,比天天说“我爱你”都更真实。

    今天是星期天,夏莼美到仁爱市场买菜。

    中午,她坐在火车站旁的海洋广场吃冰淇淋看大海,身边堆满采买的青菜。忽然,她看到熟悉的人走过。

    康胜斌?

    只见他全身名牌行头,像成功的精英,手里牵着年轻时髦的女孩,丰胸细腰,迷你裙下是一双纤白长腿。

    相较之下,盘坐在石椅上吃冰淇淋还浑身汗的夏莼美像村妇。

    康胜斌也发现她了,他们眼神短暂交会,他脸上闪过尴尬,没有相认,而是急急搂着女孩离开。

    夏莼美觉得有趣,想起他当时说的——

    如果我们到六十几岁还是单身,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不,他当然不可能选夏莼美,他看她的眼神甚至有怜悯,彷佛她过得多俗。

    也许……也许他也发现,没有夏莼美,他的人生更赞。

    正如她常常感激刘心蕾间接帮一把,让他们分开,让她有现在超级幸福的生活。

    要是回到两年前告诉夏莼美,日后她会感激刘心蕾,打死她都不信。

    而如今倘若回到目睹劈腿那一幕,她的做法不会是拿起剪刀剪烂床被,她该做的是拿支鲜花献给他们,甚至抱着刘心蕾激动嚷一声:“恩人,谢谢你。”

    夏莼美想着,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有人将一袋车轮饼放进她怀里。“奶油口味,你的最爱。”又递来热腾腾、香喷喷的黑咖啡。“配这个解腻。”

    “谢啦!”仁二路的万丹车轮饼是她的最爱。

    “嘴巴过来……”张峻赫说。

    她凑上嘴,见他用拇指揩去她嘴角沾到的冰淇淋。

    “等一下我要去图书馆找资料。你听过红藜吗?听说是很赞的食材,我要研究看看。”夏莼美笑着对他道。

    “唔。”张峻赫双手撑在身侧,望着海上飞翔的鹰。“我会在书报区,等你查完资料再一起回去。”

    “这么好啊,那我晚餐煮苍蝇头给你吃。”

    “行。”他在她脸上亲一口。

    夏莼美笑了,一时失手,冰淇淋栽在他裤子上。

    “夏莼美?!”

    这叫乐极生悲,呜……

    张峻赫瞪着裤裆犯愁。“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

    坏人发怒了,可她不怕,还笑嘻嘻地。“我买件新裤子给你。”

    “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你脱下来,我拿去旁边的厕所洗。”

    “那我穿什么?”

    “你就算只穿内裤还是很帅,不要怕。”

    他失笑,怒掐她的脸。“现在都不怕我了?笑?还笑!”

    怎能不笑?这么幸福的生活,谁还稀罕去羡慕谁呢?

    夏莼美很满足,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因此常暗自庆幸,幸好她当初买下这间透天厝。

    有时想起两年前那阵暴走混乱的搬迁过程,当时痛不欲生,而今常当笑话讲给张峻赫听。

    那时她租不到可以养宠物、空间又够用的房子时,被中介说服,打算买下基隆山城闲置已久的便宜事故屋,那时的挚友叶招弟还非常反对。

    “绝对不行!你知道老人家和法师他们都说,那种有人自杀过的房子,死掉的鬼魂会一直在里面,怨念很深,你绝对不要买。”

    “有什么关系。”当时夏莼美惨被男友劈腿,觉得自己的怨念也不小,连鬼都不怕。

    “可是康哥又没要你搬,你就继续住嘛!”

    “我才不要,而且你想想看,九十万就能买到透天厝,还不用看房东脸色,妞-妞也能住得舒服,这是好事。”

    “你不怕鬼喔?”

    “人比鬼可怕。”

    “你现在是失恋受到打击,神智不清,千万不要乱下决定。”

    “我从没这么清醒过,我宁愿跟鬼住,也不要旁边睡着劈腿的前男友;而且我现在所有的财产,也只能买这种房子。”

    “唉,我就知道,你不会听我的劝。既然这样,身为你的好友只能给你这个了——”叶招弟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厚纸袋。

    “不行,我不能收你的钱!”夏莼美惊呼。

    “是符咒啦!”

    啊咧~~当下夏莼美呆住,看叶招弟倒出一堆符咒。

    “我们那边有一个通灵的很厉害,这些都是我去跟她买的。这个出,只要往门上或墙上贴,越多越好,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就会咻地魂飞魄散,不得超生,完全消失。屋里净空了,你住下去才会安全。”

    “谢谢你这么用心。”夏罗美拿起符咒。

    “你干什么?!”叶招弟惊呼,看她直接将符咒扔进垃圾桶。

    “这符咒如果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你想想人家都伤心到自杀变鬼了,还要让她魂飞魄散?咱做人不可以这样,太过分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又不认识那个屋主。”

    “有,有关系,做人要讲义气,住人家的屋子也要讲道义。还有,招弟,你不要再信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又没做亏心事,也没害过她,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那个会通灵的大师说,你住那种屋子会生重病,你会不幸啊。”

    夏莼美目光一凛,眼神虎虎发亮,充满斗志。

    “我就不信,我夏莼美没本事让自己幸福!你等着看,我现在是比较衰,但我一定会翻身,我不会让康胜斌和刘心蕾看衰我!”

    如今证明,什么符咒也不用贴。

    这屋子没让她不幸,还让她和她的猫,以及往后的山居岁月很幸福。假如屋主有灵,冥冥之中她相信她是被保佑的。

    她真是爱极了基隆的山与海、多雨山城常见的茂盛青蕨、临海的外木山滨海步道、步道尽头干净的大武仑沙滩,以及教人置身其中能忘记忧愁的忘忧谷,还有藏在这山那山、访不尽的废弃炮台与沧桑老屋,她全都百看不厌。

    而以上爱者之“最”,是她身边的张先生。

    她也从不对他说那三个字。

    但没关系,他吃进肚里每一道她亲手烧的佳肴,以及她一见到他就笑的眼神,全都在说着那三个字……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失恋暴走最新章节 | 失恋暴走全文阅读 | 失恋暴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