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子一笑倾城 > 第三章 馄饨摊的常客

公子一笑倾城 第三章 馄饨摊的常客

作者 : 艾佟
    馄饨铺子如期开张了。

    严明岚认为身为穿越人士,若不好好运用现代那一套营销策略,实在对不起上天给她的“金手指”,于是开张前三日,凡是来摊子吃馄饨便送一盘卤花生,可想而知,生意当然是强强滚,尤其用膳时间,不但坐无虚席,还有人愿意窝在树下吃。

    忙了几日终于上轨道了,严明岚赶紧狗腿的送一碗馄饨孝敬董致远。

    “以后舅公想吃馄饨,让人出去说一声,他们会立即送一碗进来。”

    “生意如何?”董致远随口问了一句。

    “生意要做得长长久久,短短几日看不出来。”严明岚却是眉开眼笑。顾客吃了皆说好吃,不管是馄饨还是卤味小菜,而且已经有主顾客几乎天天都来,吃馄饨时也顺道点上一两样卤味小菜。

    董致远满意的点点头,这丫头就是这一点好,有自信,但是不骄傲。

    “对了,妳娘最近可有进城?”

    怔愣了下,严明岚摇摇头,“爹不在,没有人管得住雍哥儿,娘不敢出门。”说起来很奇怪,娘从不单独出门,若不当爹的跟屁虫就是当她的跟屁虫,而有本事阻止雍哥儿在泥巴里面打滚当土人的,只有爹和她,因此爹一不在,娘就成了宅女,成日盯着雍哥儿读书练字。

    “那就好。”

    眼睛微瞇,严明岚若有所思的打量董致远,“怎么了?”

    “没事,最近城里不太安宁,妳娘生得如花似玉还是别进城,妳也是,又不是出来行医救人,别老是往城里跑。”

    “若不是为了盯着那三个小家伙将馄饨摊子做起来,我做药丸都来不及了,哪有闲功夫日日往城里跑?”虽然她娘生得如花似玉,可是出门一定要易容——女扮男装还不够,肤色变暗,再配上一颗三八痣,感觉很怪,谁看了都会退避三舍,至于她,身上的玩意儿可多了,想欺负她,最后只会反过来挨她一针,痛得鬼哭神嚎。

    董致远唇角抽动一下,她自个儿跟人家一样大,竟然说人家是小家伙。

    “我看那三个家伙聪明机灵,又有我在这儿坐镇,妳不用担心他们应付不来,明日妳就别来了。”

    “舅公会煮馄饨吗?”虽说陈山有当厨子的天分,她教一遍,他就可以分毫不差做出来,但厨房的功夫是经年累月磨练出来的,半个月的苦练只能保证煮好馄饨。

    董致远那张脸顿时一僵,“照顾那三个家伙还得会煮馄饨吗?”

    “这是当然,他们忙不过来时我得帮忙啊。”

    略微一顿,董致远摆了摆手,“不管妳,反正妳又不像妳娘。”

    “我娘怎么了?”

    “没事,总之盛安近来多了一群外来的难民,姑娘家还是别独自上街,知道吗?”

    “人家难民忙着为寺院垦荒,舅公干啥说得人家好像成日游手好闲的无赖?再说了,我在盛安可以横着走,谁敢欺负我?”虽然她不喜欢行医,但是借着医术跟人家建立关系,她倒是很擅长,也因此走遍盛安大街小巷的铺子,少有人不认识她。

    “我都忘了妳这丫头是个小霸王。”董致远忍不住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严明岚做了一个鬼脸,嘀咕的说了一声要出去忙了,便转身走出去,没想到正好撞上随伙计进来的秦豫白和箫河。

    严明岚见了一怔,赶紧收回视线,不过实在是太紧张了,以至于路过他们身边时,伙计喊了一声“小大夫”,她都没有听见。

    回到馄饨摊,严明岚心脏还怦怦怦的狂跳。怎么会在这儿遇到他们?他们会不会认出她?这是废话,他们想必牢牢记住她,以便哪日改变心意想宰了她,他们可以找到人。若是从此不见,他们可能会渐渐忘了她,可是偏偏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又见面了,再一次挑起他们的记忆,他们会不会觉得杀了她比较安心?

    冷静下来,他们认得她,但是她不记得他们,他们实在没道理主动生事要了她的命。真是讨厌,为何她一眼就认出他?都是那双眼睛的错,生得太漂亮了,明摆着要她记住他嘛!

    她刚刚太紧张了,不知是否露出异样教他们起了疑心?

    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一下她的肩膀,吓了严明岚一跳,还好在她生出乱七八糟的念头吓死自个儿之前,严明清的声音响起。

    “妳这丫头傻站在这儿干啥?”

    严明岚气呼呼的转身瞪人,“你干啥吓人?”

    严明清真是太无辜了,“我唤了妳一遍又一遍,妳都没听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只好动手了。”

    这会儿不是争吵的时候,她得赶紧闪人,“走吧,回去了。”

    “我还没吃馄饨。”他抢了成叔的差事,亲自过来接姊姊回去,目的就是为了吃上一碗味道鲜美的馄饨。

    “我回去煮给你吃。”

    严明清两眼一亮,从小他就知道姊姊很厉害,经由她双手做出来的食物总是特别美味,可是想见她下厨不是容易的事,因为她更喜欢草药,最大的乐趣就是窝在草药房里面捣鼓。不过,他的目光一触及三个瘦巴巴的家伙,实在不忍心,“我瞧他们好像忙不过来,妳真的不留下来帮忙吗?”

    “我又不可能一直帮着他们,他们还是早早习惯没有我的日子比较好。”

    严明清挑了挑眉,这丫头是不是太善变了?早上出门时,他要她早早放手,她还坚持有心帮忙就应该帮到底,好歹要陪一个月。

    严明岚懒得跟他废话了,便道:“我去跟他们说一声。”可是一看到三个小家伙忙得像陀螺似的,先前还紧揪着严明岚的不安瞬间抛到脑后,赶紧加入他们的忙碌中。

    严明清见了忍不住撇嘴喃喃自语,“我就知道会这样,这丫头跟娘一样都是个心软的,不过娘好歹不会口是心非。”他找了一个位子坐下,请陈婉给他一碗馄饨。

    终于忙完了,严明岚正准备坐下来喘口气,就见到秦豫白和箫河走出仁和堂并且朝着馄饨摊走来,当下第一个反应是赶紧蹲下来,还好最后一刻打住,这不是明明白白告诉对方,她认得他们吗?

    “两位公子,对不起,我们的馄饨没了,明日请早。”陈婉连忙迎上前道。

    秦豫白笑着点点头,状似无意的瞥了严明岚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不过是一眼,严明岚感觉自个儿好像停止呼吸了,差一点晕过去。

    “丫头,不舒服吗?妳怎么脸色如此苍白?”严明清担心的道。

    “有吗?”严明岚努力挤出笑容,“我可能太累了。”

    “严姊姊赶紧回去休息,我们收拾好了也要回去了。”陈婉连忙道。

    严明岚点了点头,便告辞跟着严明清离开。

    此时,秦豫白和箫河已经坐在斜前方的茶馆。

    “公子,那位姑娘肯定认出我们了。”箫河觉得很不可思议。

    “没关系,她不会说出去。”

    公子为何如此确定那位姑娘不会说出去?箫河终究没问出口,转而道:“那位姑娘如何认出我们?”

    “我也好奇她如何认出来。”若是他们说上几句话,她因而察觉他们是“熟人”,他不会太意外,毕竟她是大夫,对人势必更为敏锐,可是仅仅一眼她就认出来了,他不得不猜测他们是不是哪儿露了馅教她察觉?

    “要不要安排人暗中盯着她?”

    “不必。”秦豫白举起手阻止箫河不死心的劝说,“放心,这事我自有主张。”虽然他们称不上相识,但是很奇怪,他就是有一种感觉,与其拐弯抹角跟她耍心眼,还不如直截了当的与她对上,也许更能教她卸下心防。

    逃命至盛安的难民虽然已经安定下来,可是短时间内也只能给自家弄个简陋的木造房子,家家户户皆是如此,分别群聚在各个寺院的山脚下。

    齐莫阎回到暂时栖身的房子,看见宁王世子梁士祺,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淡漠的道:“宁儿世子出现在此是不是不妥?”

    梁士祺左看看右瞧瞧,皱着眉摇了摇头,“住在这种地方你受得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我住这儿很好。”

    “只要土地一年后能生产出粮食,给寺院一笔丰厚的收入,你们就是成日不见人影,那些僧人也不会管你们。”寺院愿意跟朝廷合作图的是利益,换言之,即使寺院知道难民有问题,只要给银子他们就会闭上嘴巴。

    “寺院的僧人不管我们,朝廷也不管吗?”

    “你以为皇上会特地派人来这儿查探难民吗?”梁士祺不以为然,“大梁在各地设有锦衣卫,皇上何必费心另外派人打探几百名难民是真是假?”

    “无论如何,总是有人盯着我们。”

    “虽然锦衣卫是皇上在各地的眼线,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权贵、官吏,盯着你们这些落魄难民实在没什么好处。”锦衣卫毕竟人力有限,当然只能盯着重要的人。

    “上个月我的人发现这儿有可疑之人出没。”

    “幽州知府是个好官,关心流落盛安的难民原是应该的,你犯不着大惊小敝。”

    “凡事当心一点总是错不了。”

    做贼的就是喜欢杯弓蛇影,人家还没看出什么名堂,自个儿就先露了馅……算了,他们不是同一路的,关心的自然不同。

    “若非我,你能在这儿吗?你不来探望我,我也只好委屈自个儿过来见你了。”梁士祺终于回答齐莫阎先前的问题。其实他也不想来这儿,可是初次打交道,他总要亲自会会章家费心弄进来的人。

    “我不会忘了对世子爷的承诺,不过难民的事刚刚落幕,我以为世子爷还是再等上一段时间比较稳妥。”

    梁士祺觉得这家伙根本不知民间疾苦,“慢上一个月,我少的可是上万两,齐公子不缺银子,我可是很缺。”

    “世子爷再急,也不急于这一、两个月。”

    梁士祺摇摇头,一副他怎么如此没有时间观念的道:“此时商队出发回来,再将皮毛送至京城贩卖,正好逢冬,若是晚上一、两个月,最好的时机就错过了,再来就要等到明年,我损失的是今年的利益。”

    齐莫阎倒是无法反驳。

    “我的商队已经准备好了,你只要安排几个人带路就成了。”

    没法子了,齐莫阎只好道:“世子爷给我十日,十日后我的人会去燕州找你。”

    这家伙当他是姑娘,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他吗?梁士祺冷冷一笑,“你以为燕州是宁王府的后院吗?我留在盛安等你。”

    “你待在盛安太危险了。”

    “这儿又没有人认识我,倒是你身高体壮,看起来就是北齐人。”梁士祺刻意挑剔的看了齐莫阎一眼。

    “我看幽州的百姓不乏身高体壮,倒是世子爷风流倜傥更像是来自江南的,走到哪儿都引人侧目。”齐莫阎看起来确实称得上身高体壮,但跟真正的北齐人相比还是有点差距。

    这是事实,但是梁士祺相信自个儿不说,没有人会猜到他是宁王世子,因为过去他一直待在京城,直到去年年末方得皇上允许回到燕州,说白了,他还没有在北方闯出名号,没有人会想到他是宁王世子。不过,他偏要挑衅道:“我的身分曝光又如何?我好歹是大梁的子民,总好过你这个冒牌的北齐人。”

    齐莫阎忍不住皱眉,不过还是忍着脾气道:“我只是担心世子爷拖累我,别忘了我们是各取所需,我有麻烦,世子爷也得不到好处。”

    梁士祺没好气的呿了一声,“放心,街上遇见了我连一眼都不会施舍给你,我比你更怕别人知道我们有所牵扯。”他们究竟是谁拖累谁很难说,万一落个通敌的罪名,他更惨。若不是缺银子缺得太凶了,又能藉此搭上章家,他何必跟个不知底细的人合作?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自觉高人一等的,只怕不是章家所言的佣兵头子而已。不过,既然已经将人放进来了,他只要认定此人是佣兵头子就好了,至于真实身分,不知道也许更好。

    “时候不早了,世子爷还是请回吧。”

    “我可先说清楚,我这个人没什么耐性,还望你能信守承诺。”

    “我记住了。”

    这次梁士祺倒是不再废话的起身走人。

    “这个宁王世子就是个麻烦精。”齐莫阎的贴身侍卫齐鹤没好气的道。

    “宁王不善经营又喜欢挥霍,动不动就找皇上哭穷,皇上不是先皇,帮了几次就不管了,最后索性让宁王世子回燕州约束宁王,可想而知宁王世子头疼得很。”

    “可是,如今大梁朝廷紧紧盯着垦荒的难民,皇帝还派人暗中查访,若是我们的人走得太多了,很容易教人生疑。”虽然宁王世子宣称出没此地的可疑之人乃幽州知府派来的,但对方太狡猾了,实在不像来自小小知府的人马。

    “我知道,不过若是不赶紧将此人送回燕州,总是麻烦。”

    “小将军要不要派人暗中盯着宁王世子?”

    略一思忖,齐莫阎摇摇头,“这位世子爷能够在京城平安活下来,可见得是个有本事的人,若是惊动他、惹恼他,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如今我们互蒙其利,他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

    “这位世子爷若得不到甜头,他可能会出卖我们。”

    齐莫阎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甜头,其实等于将把柄送到门上,他不会轻易跟我们翻脸。”

    “这倒是,不过若是十日后不能派出护卫,我怕他又要来骚扰小将军。”

    “他不敢太嚣张了。他是宁王世子,不是宁王其他儿子,无论他想去哪儿,只要离开燕州理当知会皇上一声,否则只能说明他有见不得人的事。”

    这会儿齐鹤总算是安心了,“小将军何时派人给他?”

    “只能等我们的商队从京城经过这儿的时候。”

    “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左右吗?”

    “我知道,可是让宁王世子的商队并入我们的商队最为稳妥。”

    “但愿宁王世子能够忍上一个月。”

    “不忍又能如何?我们已经进来了,而他还要靠我们进入北齐。”齐莫阎不会小瞧梁士祺,但也不会太当一回事,在他看来梁士祺不过是个小人物。

    秦豫白已经连着三日来吃馄饨了,一开始严明岚总是绷着神经,可是渐渐的就放松下来,最后还亲自招呼他,没想到他突然对她展颜一笑,开口问了一句——

    “姑娘如何认出我?”

    “眼睛。”严明岚很自然的脱口而出,可是下一刻,她立即惊觉自个儿说溜嘴,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两眼瞪得好大,真是太贼了,怎能不打声招呼就挖个坑教她跳进去?

    秦豫白忍俊不住的笑了,轻柔的笑声悦耳动人,很容易教人生出亲切的感觉,转眼忘了先前给他贴上的标签——危险。

    严明岚懊恼的咬牙切齿,“你这个人太诈了!”跟他的外表太不相配了,她才会失去警觉性。

    “对不起,我原不想打扰姑娘,可是一时按捺不住好奇心。”

    虽然她知道不可以貌论人,但是这个男人实在太温柔了,教人很难生出敌意。严明岚正了正自己道:“我习医,对于人,观察力比常人敏锐,我能够认出公子,不代表旁人也认出公子,像我弟弟就看不出来。”这几日他也见到清哥儿,而清哥儿只是对她挤眉弄眼,低声说了一句“那位公子生得真俊”,相信他也听见了,很清楚清哥儿并没有认出他来。

    “敝人姓秦,不知道如何称呼姑娘。”

    “我姓严。”顿了一下,严明岚连忙又道:“公子若是不放心,对付我就好了。”

    “我不会为难严姑娘,这一点严姑娘应该也有所觉。”

    没错,她完全感觉不到他身上有杀人的气息,也许因为如此,明明将他列入危险人物,她并不怕他,不过,有人天生善于隐藏自个儿的真面目,所以不清楚此人底细之前,她不敢完全松懈下来。

    秦豫白清楚自个儿并未消除她的戒心,不过他不急,转而闲聊似的道:“既然严姑娘是医者,为何不行医救人,而在这儿卖馄饨?”

    “我只是略懂医术,称不上医者,还有,我是暂时帮那三个小家伙卖馄饨,过些日子他们上手了,我就不会来了。”

    小家伙?秦豫白看着已在收拾整理的三个人,再看她,她好像跟他们一样大。

    严明岚明白他的想法,当然不能解释她心灵的年纪大他们一倍以上,只能一副生意人的口吻接着道:“若是秦公子喜欢这儿的馄饨,欢迎常常来吃。”

    “好,这儿的馄饨真的很好吃。”

    “当然,这可是我的独门密方。”

    “我听仁和堂的药童喊严姑娘小师姊,严姑娘是董老大夫的徒弟吗?”

    “师傅从来不承认我这个徒弟,因为我不好好钻研医术,行医救人,而喜欢捣鼓一些有的没有的。”严明岚示意的看了他前面的汤碗一眼。

    “想必董老大夫很喜欢妳这个徒弟,才会希望妳多花点心思钻研医术。”

    “这也没法子,我娘不喜欢我行医,毕竟我是姑娘,行医总是不便。”

    “也多亏严姑娘喜欢捣鼓这些有的没有的,我才能享用到如此美味的馄饨。”

    这个男人真的很难教人不喜欢,这话说得多漂亮啊!若非她心灵年纪比他大上十岁以上,肯定被他迷得团团转,甚至以为他对她有好感,要不,干啥净说一些教她心花怒放的言词?

    严明岚赶紧收起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礼尚往来的回道:“师傅若能有秦公子的胸襟,就不会老是嫌弃我没出息了。”

    “董老大夫终究会明白严姑娘心之所在。”

    “但愿师傅那个老顽固真能想明白。”

    “严姑娘应该知道万应丸吧。”秦豫白突然又转移话题了,不过这次严明岚没立刻响应,而是迟疑了一下。

    万应丸怎么突然变成了大明星?她状似随意的点头道:“万应丸是仁和堂的招牌,就是乞丐也略有耳闻。”

    “我想向董老大夫买下万应丸的方子。我的商队往来大江南北,若是每次出门都要上医馆买万应丸总是有些不便,因此想直接买下方子,交由商队的随行大夫制成药丸,可是董老大夫坚持不卖方子,只能供应我大量的万应丸。严姑娘可否劝董老大夫将方子卖给我,我绝对不会用方子制作万应丸图利。”

    他是商人?严明岚唇角一抽,若他是商人,干啥躲“鬼屋”?但这不是眼前的重点,而是秦公子要买万应丸的方子,为何舅公没告诉她?

    “万应丸不只是在幽州,就是在兰州、燕州的医馆也买得到,秦公子实在不必浪费银子买方子。”她这个人向来信奉“宝物绝对不能独占”,因此万应丸开始受到瞩目之后,她就教舅公卖给其他医馆,由其他医馆赚取差价,这也是万应丸并非仁和堂独售的原因。

    “行商之人难免遇到不可预测的状况,经过深山野岭遇到山贼,保住了性命,可能失去所有的财物,或者被暴风雨困在这儿不能动弹……总之,我以为还是备着方子更为稳妥。”

    “这倒也是。”

    “严姑娘愿意帮我出面说服董老大夫吗?”

    略微一顿,严明岚好奇的问:“秦公子为何会找我出面说服师傅?”

    “一来,仁和堂众人之中,我只识得严姑娘,二来,我见严姑娘聪明机灵,必然能找到法子说服董老大夫。”

    “师傅那个人挺死脑筋的,我没把握能说服他。”

    “严姑娘愿意帮我,已经教我很感动了。”

    可是,为何他一副对她信心十足的样子?万应丸是她的方子,她想卖方子,舅公应该不会反对,不过外人并不知道,因此她一定要表现对此事一点把握也没有的样子,“我真的不确定能否说服师傅,只能试试看。”

    “我明白,姑娘愿意出面帮我,这就够了。”秦豫白放下一块碎银在汤碗旁边,站起身,“但愿明日能够得到严姑娘传来的好消息,我告辞了。”

    严明岚看着秦豫白上了一辆马车,微微皱起眉头,为何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就从“敌人”变成“朋友”,这会不会差太远了?好吧,她承认自个儿是爱美之人,对美男子缺乏免疫力,这是人之常情。

    “妳怎么会认识那位公子?”严明清悄悄的站在严明岚旁边。

    吓了一跳,严明岚懊恼的一瞪,“你干啥老是吓人?”

    严明清一副踩到狗屎似的样子,“妳最近胆子是不是太小了?”

    “下次你小心一点,千万别落在我手上。”

    “妳还是先管好自个儿,可别傻傻的教人骗了。”这丫头聪明机灵,从小就自视甚高,可想而知村子里的男子在她眼中不是蠢笨就是平庸,如今出现这么出色的男子,她又是个贪爱美色,岂能不被迷得团团转?

    严明岚哼了一声,“我有这么笨吗?”

    “我记得有一回在仁和堂见到知府大人,妳竟然两眼发亮的盯着人家,喃喃自语说着『果然具有探花郎风流倜傥的风采』,还差一点流口水,真是丢死人了!”

    “……那是小时候的事,你干啥还惦记着不放?”第一次在古代见到美男子,一不小心就看到失神了,她又不是故意的。

    “一次就让妳贪爱美色的本性表露无遗。”

    严明岚不服气的撇嘴道:“一看到里正家的喜儿姊姊,你就恨不得整个人扑上去,不也是贪爱人家的美色吗?”

    张着嘴巴半晌,严明清气呼呼的转身往骡车走去,“回去了。”

    做了一个鬼脸,严明岚转头招呼陈婉收拾汤碗和银子,便挥手走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子一笑倾城最新章节 | 公子一笑倾城全文阅读 | 公子一笑倾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