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驯尪 > 第十八章

驯尪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李嬷嬷看着紧关的门,看看时辰,最后还是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大少爷、大少夫人……”该准备一下去江老夫人那了。

    “滚!”冰冷的字带着暴虐的语气隔着门传了出来,吓得李嬷嬷往后一退,差点崴了脚。

    后面的艾草连忙扶住李嬷嬷,“嬷嬷……”

    “算了,我们再等等看。”

    屋子内,地上是撕碎的布料,而床榻上是男女疯狂地纠缠,青纱轻轻地摇曳着,窗外的风一吹,带走了屋子里甜腻的味道。

    方淑媛睁着眼睛,透过光线,看到了窗外高高疗立的榕树,两眼露出了迷茫。其实江离说得很对,如果她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她为什么任他对她做这种羞答答的事情,就算是让他得手便算了,而她竟还沉溺在其中。

    现在她竟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对江离是喜欢还是恨,他当初有多伤她,她便有多恨他。

    可是现在这份恨似乎也淡了一些,又或者当初便没有多少恨,是她自以为是的恨,还是她自以为该恨他所以才恨,当初对他的喜欢一直没有变过吗?方淑媛想了想,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

    许久之后,方淑媛浑身在颤抖。

    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用水。”

    门外的李嬷嬷几乎要感天谢地了,“是。”她早已命人准备好了热水。

    两个婆子将热水抬进了屋子里,已经嫁人的婆子被那欢爱的气息熏红了脸,放下水桶便立刻出去了。

    李嫂嫂没有进去,又重新将门关上。江离从来不让人伺候,也不许别人伺候方淑缓。

    江离拿了干净的棉帕,抱着方淑媛进了水桶,先服侍完了她,将她整得体面之后,便快速地整理自己。

    方淑媛颤着双腿,找了衣衫穿上,黑色发丝凌乱不堪,她拿着梳子梳了好一会也解不开,突然一只大掌伸了过来,替她解开了发结。江离的动作极具耐心、温柔,做的是最普通的事情,却吸引了她的目光,他一连解开了好几个发结,修长的玉色手指瞬间便解开了她的千丝万缕,恍惚间似乎在解开她的心结般。

    “你喜欢我?”方淑媛这么问。

    江离的手一顿,随即恢复正常,继续解着发结,“嗯。”

    “如果我一直不喜欢你呢?”

    江离的脸瞬间如墨汁般的漆黑,她从镜子里紧盯着他的每一瞬间的神情,然后她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残暴,他冷酷地凝视她,“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你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方淑媛被他霸道的话震慑得心跳加快,而他说完话后,转身吩咐李嬷嬷进来给她梳妆打扮。

    “大少爷、大少夫人来了。”丫鬟传话道。

    帘子打开,江离携着方淑媛走了进来,江老夫人坐在上首,看着他们来,露出了笑容,“来了。”

    坐在江老夫人下首的江二小姐重重地哼了一声:“大哥、大嫂也真是的,让我们等这么久。”

    江离权当没有听见,方淑媛学他的样子,也当没听见。

    江继室笑呵呵地说:“人齐了,就摆膳吧。”

    “嗯。”江父颔首。

    江老夫人先站起来,江二小姐伸手扶着江老夫人到了饭桌前。方淑媛跟着江离坐下,旁边正好是江三少爷和江四小姐,两兄妹年纪还小,看到方淑媛,便甜甜地喊:“大嫂。”

    方淑媛微笑,“真乖。”

    “大嫂,脸红红的,好看。”江四小姐稚嫩地说,两眼如星星般一闪一闪的,分外好看。

    江三少爷附和地点头,“大嫂好看。”

    “哼,两个马屁精。”江二小姐哼了一声。

    江三少爷和江四小姐立刻安静了。江离冷冷地看了江二小姐一眼,“我觉得三弟和四妹没说错。”

    江三少爷和江四小姐立刻开心地拍拍手。江二小姐气红了脸,再看低着脑袋的方淑媛,眼睛落在方淑媛脖颈处的粉点上,她两眼倏地睁大,立刻想到刚才江离和方淑媛为何迟到了,她哼了一声,真是不要脸。

    江离淡淡地瞥了一眼江二小姐,“二妹再过两个月就要成亲了,聘礼都已经准备好了?”

    江继室笑着说:“阿离不用担心,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说到这个。”江离看向江老夫人,“祖母,我娘亲留下的嫁妆,我想跟淑媛带过来的嫁妆放在一个库房,以后都是我跟淑媛孩子的,交给淑媛打理再好不过了。”

    “她一个庶女哪里会管这些?”江二小姐首先不满了。

    江继室没有说话,静静地坐着。

    江老夫人的眼睛眯了眯,看向江父,“你怎么说?”

    “娘说了算。”

    江老夫人点点头,“阿离说得很有道理,其实那时候你抬聘礼上方府的时候,我便打算开了你娘的库房给你置办聘礼,你却说不用。”

    方淑媛一怔,想着当初满当当的聘礼居然不是江离娘亲的嫁妆补贴,全部是江离自己一个人准备齐的,她心里惊讶不已。

    “我那里还留着礼单,到时候淑媛拿过去对一对,库房的钥匙,继夫人等等给淑媛拿去。”江老夫人顺便加了一句,“淑媛在我这学了三个月的规矩和管理,这些倒不是大问题。”

    江二小姐张了张嘴,聪明地闭上了嘴巴。祖母带出来的,她哪里敢说不好。

    “好了,用膳吧。”江老夫人说道。

    于是饭桌上的人各怀心思,心不在焉地吃饭,唯有江离和方淑媛不受影响,认认真真地吃饱了饭。

    刚用完膳,江继室便以身体不舒适的借口先离开了,其他人也都先离开了,江离陪着方淑媛跟江老夫人说了一会话才离开。

    两人刚走出江老夫人的院子,方淑媛压低了声音,“你怎么说起了娘亲的嫁妆?”

    “我的事情你可以管,也可以说,没必要推得老远。”说着,江离幽深地看了她一眼。

    方淑媛垂下了脑袋,小嘴抿着不说话。

    “我的便是你的,你要记住,你是江家媳妇,是我的女人。”

    方淑媛停下了脚步,“我什么都可以管你?”

    “没错。”他颔首。

    “我不许你纳妾。”她想了一个。

    “好。”

    “一辈子就我一个女人。”

    他的唇角微扬,“好。”

    “我、我要你所有的钱财。”

    “可以,我赚钱本就是给你花。”

    “今晚不准上榻。”

    “淑媛,难道你要与我在墙上来一回吗?”

    方淑媛蓦然无语,果真,她如何都比不过他的厚颜无耻,但如果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一意只对她的话……她的呼吸快了几分,眼眸微微垂下,耳根后的嫩肉也染上了鲜粉色。

    江离的大掌忽然伸过来,牵起她的手,“如果你真的想,为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淑媛羞恼地瞪了他一眼,“闭嘴。”说着便往前走。

    温暖的大掌抚上她的发丝,耳后传来江离温柔的声音,“以前是我有眼无珠,没有识得你的好,你便是恼我、气我都没关系,但是……”

    方淑媛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他。

    “以后不要再说不喜欢我,听多了,我也会伤心。”看着泪光在方淑媛的眼里微闪,江离从身后轻轻地搂住她,“为夫的下半辈子都由着你,你想怎么欺负我都可以,好不好?”

    方淑媛低下头,泪光从眼角滴落,她用力地眨干净,抬手便推开他,“还不回去休息。”

    江离笑着跟上去,手指碰触到她如玉般柔滑的手背,微顿片刻,牵住她的小手。

    夜色里,两道人影在月光之下,交织在鹅卵石小道上。

    “方淑媛你给我出来!”江二小姐气愤地跑到了方淑媛的的院子里。

    李嬷嬷朝艾草使了一个眼色,艾草偷偷地跑了出去,一旁的芍药连忙护在方淑媛的身前,“二小姐有什么事情?”

    “你一个丫鬟给我滚开!”江二小姐一把将芍药给推开,双手插腰地瞪着方淑媛,“是你对不对?是你打起了先夫人嫁妆的主意,对不对?”

    方淑媛本来紧蹙的眉缓缓地松开了,“二妹妹是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大吵大闹?”

    “不要叫我二妹妹,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大嫂,你以为你嫁给我大哥就是我大嫂了?呵呵,好笑,你以为你是凤凰?不过就是一只臭麻雀。”

    方淑媛面无表情地看着江二小姐。江二小姐继续问:“你说,是不是你?”

    “你大哥要先夫人的嫁妆有什么不对?那本来便是你大哥的。”

    闻言,江二小姐气得咬牙切齿,确实没有不对,可如果不是方淑媛,也许大哥根本不

    会提,就因为大哥提了这件事情,被江老夫人发现江继室准备将那嫁妆里的几件名贵的物品转到她的嫁妆里。

    李嬷嬷听了一个小丫鬟的絮叨,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便到方淑媛的耳边说了一遍。

    方淑媛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脸上更多了一抹冷笑,“你在这里像一只疯狗一样乱叫便是因为你大哥收回了嫁妆,连带着你出嫁时候也少了几分体面?我真是没想到继夫人胆子这么大,挪用了先夫人的嫁妆给你?以你大哥的性子,如果你要,大可以开口向他要,他绝对不会不给,可继夫人这样简直就是小偷的行为。”

    “你闭嘴,明明是你不好,如今我娘还被祖母责怪。是啊,你开心了吧?祖母还说要将中馈交给你。”

    祖母本就有这样的打算,否则祖母不会悉心教她,但方淑媛没想到事情会是由江继室贪墨先夫人嫁妆牵扯出来。

    “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以后府中的中馈由我管不过是迟早的问题。”方淑媛挺直了腰板,心中一片唏嘘。若是以前,遇上江二小姐,她也许会低着头唯唯诺诺,如今身分换了,她是江家的大少夫人,是江二小姐的大嫂,是江离的妻子。

    方淑媛的眼里没有意外,江离之前便跟她通过气,中馈迟早会交给她,祖母也有这样的意思。他说,她要跟他一同走完这辈子,不许她懦弱地躲在他身后。在无意间中,她渐渐地脱胎换骨,成了他想要的女子,她扪心自问,她喜欢这样的自己吗?

    方淑媛吐了一口气,谈不上喜欢,只是一想到她追不上他的脚步,她的心里会难受,在他疼她、宠她时,她的心也变了,她也希望能整好江府后院,能在他做生意赚钱的时候,成为他的后盾,让他没有顾虑。

    方淑媛以为自己放不开江离曾经对她的伤害,嘴上也不断地说她不会喜欢他,可她早已将喜欢他的这分心意刻入她的骨髓,甚至因为他,她愿意变得坚强、变得勇敢。

    眼前豁然开朗,夏日的烈阳都不再那么的炽烈、闷热,方淑媛的心似乎被灌入了一壶春水,又充满活力地翻腾了起来,胸口彷佛被江离这个人填满,甜蜜蜜的。

    江二小姐搓了搓眼睛,她有些想不明白,此刻的方淑媛为何这样的光彩夺目,以前那安静、内向的模样莫非是装的?她冷笑了一声,“所以你就唆使我大哥来夺我娘的权势,甚至挑拨我大哥跟我娘的关系?”

    “二妹妹的想象中力真是丰富,而且认知能力也很奇特,在你的话里,你觉得你什么都对,你和继夫人这么对你大哥,你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吗?”方淑媛真的不懂,为什么能这般理所当然地将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

    “愧疚?”江二小姐忽然愤怒地喊道:“江离现在什么都听你的,这样的大哥我情愿不要,他这样子当初还不如跟他那短命的娘一起死了算了。”

    啪,方淑媛用力地甩了江二小姐一巴掌,“你再说一次!”

    江二小姐猛地往后一退,方淑媛此刻的眼睛就跟发疯的母狼一样,吓人得很,她捂着脸哭泣着,她知道这么说太过分了,可如果没有江离,也许她娘就不会被夺了中馈,也不会被祖母骂,从此抬不起头,更何况她娘做这些都是为了她。

    “你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去死,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自我了断,一了百了呢?如果没有你,继夫人+会贪墨先夫人的嫁妆,更不会得罪了祖母、没了中馈。你说,你这样的人是不是害人害己?”方淑媛锋利地说。

    江二小姐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她知道她太胡闹了,可是她气啊,她也知道她说的话没有道理,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流着眼泪,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真是被继夫人惯得不行。李嬷嬷“将二小姐捆起来,送去府里的祠堂,好好反省。”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江二小姐舞动着双手,拒绝上来的下人。

    “凭我是江离的妻子。”方淑媛轻声却坚定地说。

    “方淑媛你……”江二小姐突然不动,看着不远处的江离,她耳边响起方淑媛那句她是否愧疚,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安静是因为害怕还是愧疚,她不敢看江离一眼,沉默地被带了下去。

    方淑媛也看到了站在那的江离,江离站在榕树下,脸上的神情让人看不清,可她的心却莫名地一疼,她飞快地小跑过去,看着平静地彷佛没有事的江离,她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江离。”

    江离的手好一会才抬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我没有事。”

    “嗯。”方淑媛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她心疼他,这府里看似和睦的一切从今天瓦解。

    “继夫人,总归不会亏待她,她毕竟是爹的妻子。二妹妹性子骄纵,但嫁人了便知道苦了,三弟、四妹都还小……”

    “我和祖母都疼你。”方淑媛无声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衣袍。

    江离没有说话,抬起头看着茂盛的榕树,眼眶微热,闭了闭眼睛。想到她栗悍的模样,他忽然笑了,将脸埋在她的发丝里,“那淑媛你要记住你的话,你要多疼疼为夫。”

    方淑媛泪中带笑地掐了一下他的腰,“怎么听着令人不安呢?”

    “反正你就是要疼我,床上、床下都疼我。”江离任性地搂着她。

    方淑媛忍不住地念叨了一句:“色胚。”

    “淑媛,你真好。”

    方淑媛轻轻地笑了,如果江离对她不好,她又如何能对他好?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会受伤、会疼,但她也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好,不是石头做的,就算她被他冷过的心,也被他悟热了。

    “江离……”

    “嗯?”

    “我好像又重新喜欢你了。”方淑媛羞涩地说。

    榕树的阴影落在江离的脸上,阳光轻洒而下,斑驳间不见一丝阴郁,他笑着亲了一下她,“淑媛,我一直喜欢你。”

    从他知道他再也离不开她开始,他便知道他无法自拔了。

    【全书完】

    《相关书籍介绍》——

    想看大将军韩隐在榻上对宋凝脂如何疼宠?请看脸红红系列946《榻上藏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驯尪最新章节 | 驯尪全文阅读 | 驯尪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