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驯尪 > 第十七章

驯尪 第十七章

作者 : 金晶
    安平离开之后,江离却蹙起了眉,正要回院子,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转过身,便见到了急匆匆地跑过来的江二小姐。

    “大哥,你为什么要娶那方淑媛?”江二小姐气得要死,她做的事情不光彩,可那方淑媛怎么能配得上她大哥?她去寺庙礼佛,听到消息的时候被下人看管着,根本没法子回来阻止。

    “我为何不能娶淑媛?”江离冷眼地看着在他面前的妹妹,嘴角冷冷地一笑,“你该叫淑媛大嫂,怎么?叫不出来?”

    江二小姐从小便知道她有一个与别人家都不一样的大哥,小时候她也有些怕大哥,可大哥对她一向很友善,她也渐渐地喜欢上大哥,她大哥除了眼眸的颜色不一样之外,哪里差了?每一样都比别人家的大哥好。

    每一次说到大哥,江二小姐都很开心,大哥长得好,手段也厉害,有些人看到她都会以礼相待,那都是因为大哥。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一直崇拜着的大哥居然娶了方淑媛,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

    江二小姐觉得这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而那方淑媛就是这一堆牛粪,但现在她的大哥居然对她冷眼以对,还要她叫方淑媛大嫂。她哭着说:“我才不要,打死我也不会叫她大嫂。”

    江离的下巴用力地收紧,两眼冰冷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果你不喊她大嫂,以后也不用喊我大哥。”

    江二小姐瞠目结舌地看着江离,不敢置信江离居然这么对她,她整个人懵在那里。江离冷酷地警告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江二小姐哇的一声站在原地哭了起来,可无论她怎么哭,江离都没有回头哄她。江二小姐的眼睛燃起愤怒的火焰,都是方淑媛那个贱人,不然大哥怎么会不理她!

    等方淑媛知道江二小姐大哭的缘由之后,她怔怔地站在院子里,独自看着院子里那一棵参天榕树。

    “大少夫人?”李嬷嬷轻轻地在她的背后喊她。

    方淑媛转过身,看着李嬷嬷,“怎么了?”

    李嬷嬷低声说:“老夫人那派人过来,说是今日你和大少爷去她那用膳。”

    方淑媛颔首,李嬷嬷便退下了。对于当初陷害她的人,方淑媛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何要那么对她?

    江离一回来,便看到榕树下的方淑媛正站着看那棵大树,浑身一股抑郁,他背着手,缓步走到她的身后,温声道:“怎么了?一个人站在这,天气这般热,要是中了暑气可不好。”

    “当初你说弥补的时候,我就该猜到那些书信的背后指使人是江二小姐。”方淑媛的语气凉凉地开口,竟也是不愿喊那江二小姐为妹妹。

    江离从不怀疑方淑媛的聪慧,“是她,以及你的四姊姊。”

    方淑媛沉默着,却不打算回头。江离不喜她背对着他,正要伸手将她拉入怀里的时候,她轻声开口,“其实我很蠢,是不是?”这般被人设计,她却不自知,她低声一笑,“难怪你那时候会觉得我贱,一个姑娘家不要脸地缠上了你,你……”

    温热的胸膛从她的身后包围了她,江离收紧双臂,将她紧紧地抱住,“你何必将我那时的气话放在心上?”

    “你说得没有错。”她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地说。

    “说起来,我也得感谢她们,若不是她们,我岂会跟你在一起?”江离慢吞吞地说。

    良久,方淑媛才回了一句话,“你真是一个好大哥。”

    江离的眼里闪过一抹危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江二小姐,所以当初才执意要弥补我,不是吗?”方淑媛始终不去看他,眼神落在那榕树上。

    江离冷下了脸,“你便是这般认为的?”

    “不然呢?”方淑媛的目光落在落在树根上,她扯开江离的手,一脸冷意地往屋子里走。她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下一刻,她如沙包一样被他扛在了肩膀上,“江离,你放我下来!你疯了不成?”

    “大少爷。”

    下人们纷纷看了过来,江离一个冷眼扫了过去,“不准进屋!”说着,走进屋子,啪的一声,将门踢上。

    屋内,江离一把将方淑媛扔到了床铺上,强劲的身体用力地压在她的身上,“你以为我是因为二妹妹才娶你?你以为弥补需要将我自己也赔进去吗?”

    方淑媛慌乱地整个人往后退,可被他压着,她根本无路可退,四肢疯狂地舞动着,仅仅只是蹭乱了被褥,“江离,你给我走开。”

    “走走走,你就只会让我离你越远越好,我又凭什么如你所愿呢?”江离简直要气疯了。是,当初他是想着要弥补她,可到了最后,他把他自己都给赔进去了,她竟还认为他是为了他妹妹。

    “她是我妹妹,但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妹妹娶你?你以为她是什么人?这般大脸地让我无怨无悔?”江离愤怒地捏着她的下巴,“你告诉我,你再说一次,我娶你是为什么,啊?”

    方淑媛没见过这样愤怒的他,她害怕地缩着身子,“你、你冷静先。”

    “冷静?方淑媛,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江离两眼炯炯地注视着她,“你说啊,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娶你?”

    方淑媛被他逼得两眼发昏,她猛地大喊:“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她都没有想过会嫁给他了,当初江离动作迅速地定下了他们两人的婚事,他问她,她还想问他。

    蓝灰眼眸里闪烁着一簇簇的花火,江离恨不得撕了她,“我对你这般好,你就没有一丝感觉?”

    他对她好,他确实对她好,可他对她好又如何,“谁知道你为什么对我好?”他要她说,那她便说清楚,“我跟在你**后面的时候,你说我贱,我不跟了,你又要娶我,接着换你喜欢跟在我后面了,那是不是你也很贱?”

    “那时候我根本不喜欢你!”江离愤怒地说。

    “我现在也根本不喜欢你!”方淑媛大声地说。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愤怒的花火在两人之间激烈地撞击着。江离突然低低地笑了,“所以你一点也不关心我娘亲的嫁妆,芍药说错了话,却眶我她扭伤脚?”

    方淑媛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汗,涔涔地流着,心,剧烈地跳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张了张嘴,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可她听见自己说:“是。”

    “你从未把你自己当作江家人,从未把我当作你的夫君?”江离的手用力地陷在她耳边的香枕里,弄得香枕鼓了起来。

    方淑媛抿着唇,涨红了脸,却没有开口。他欺下身来,逼着她直视他,“说啊?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卑鄙无耻、冷血无情、奸商?”

    不是的,他没有这么坏,方淑媛摇摇头,被他逼得眼泪都流出来,声音极低地呢喃着道:“没有,我没有这么想……”

    “那你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又把你自己当作什么人了?”江离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一直知道他需要给她时间,让她信任他,让她知道他对她有多喜欢,让她知道他娶她他是多么的心甘情愿。

    江离尽量不去戳破他们之间的那层纸,可有时候他又痛恨这层纸,他跟方淑媛本该亲密无间,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秘密。现在这层纸被捅破了,她心中所想展露在他的面前,这般真实,逼得他心头疼痛不已。

    方淑媛说不了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不了,心口堵得慌,眼泪便顺着眼角缓缓地流了下来,她明明有很多话要说,可对上他哀戚的眼神,她却说不出口,只轻轻地摇头。

    “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我的事情你都不想管?”江离低沉的嗓音中带着酸楚、带着疼痛。

    听着他的声音,方淑媛的心里有些难受,她沙哑地开口,“不是,我、我也不知道。”

    闻言,江离的眼睛一亮,她没说不想嫁,也没说不想管,那么是不是代表她心中还是在乎他?

    在江离的神色上瞧不出任何情绪,可方淑媛认为,他的神色谈不上什么高兴。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我……”方淑媛也不知道。

    江离沉下了脸,暴虐似的含住她的唇,用力地吸吮着、挑弄着她的舌尖,强悍地逼迫着她张嘴,重重地咬着她的唇瓣,听她发出呜咽的挣扎声,他的大手紧紧地掐着她的腰,让她逃不开他的手。“我有多喜欢你,你知道不知道?”江离声音低哑地开口道,大手扯开她的襦裙。

    方淑媛疼得低呼,道:“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便是这样对我?”他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以这种方式逼着她承受他吗?他喜欢她,是那种开心就抱一抱、逗一逗,不开心便让她滚吗?如果江离的喜欢是这样的方式,她宁可不要!她哭喊地说:“你就会这样欺负我,你还会什么?”

    江离笑了,“欺负?”他收回手指。

    看到他的手指,方淑媛的脑袋一片空白,她的身子很敏感,对他的一切都很熟悉,只要他稍稍逗弄一下,她便无法控制身子,她羞涩地咬着唇。

    “这件事情,我跟你都喜欢,在这件事情上你都这么不坦白,只怕让你承认喜欢我,你更加的不坦白了吧?”更何况,他曾经伤过她,她更加无法马上信任他,但是她的身心已经在靠近他了,可她的这张小嘴却怎么也不肯承认。承认爱他,就这么难吗?

    见江离的眼神正阴鹫地瞅着她,方淑媛故作镇定地说:“如今我已经嫁给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让她开口说在乎他、说喜欢他,她做不到。

    江离被气笑了,不知道她原来还会耍赖,而且耍赖的段数还这么高深。他低低地说了一句:“很好。”

    方淑媛忽然觉得毛骨悚然,眼睛落在他好看的手指上,那修长的指尖往下撩开他的长袍,解开裤腰带……

    “江离,等会还要去祖母那用膳。”方淑媛神色惊慌地说。

    江离的回答则是给了她一个阴暗无比的笑容,下一刻重重地覆在她的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驯尪最新章节 | 驯尪全文阅读 | 驯尪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