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读心丫鬟 > 第十四章

读心丫鬟 第十四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八章】

    刚沐浴完,正准备就寝的慎余听到外头传来吵杂声,心头纳闷,而卢燕儿也注意到了,放下手上准备摊閧的被褥,对慎余道:“奴婢去看看是怎回事。”

    “我陪你一起去吧。”慎余随意抓了件衣服套上,与卢燕儿一起来到外头。

    黑暗中,可以看到不远处有火光摇曳,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小少爷!”

    “小少爷,您在哪里啊?”

    慎余闻声蹙眉,撇嘴道:“慎盈才多大,怎会回应?”

    “小少爷也还不会走路,为何要找小少爷呢?”卢燕儿心中隐约有不祥预感。

    “难不成人不见了?”

    “莫非出事了?”卢燕儿提起裙摆,急急下了台阶,想找人问问。

    这时,有人走了进来,是两名杂工。

    “大少爷,小少爷不见了,请您行个方便,让我们找找。”杂工的态度虽恭谨,但语气可没那么尊重。

    “我没见着有人带着小少爷过来。”慎余淡声道,“去别的地方找,别在这浪费时间。”

    杂工对视一眼,又道:“不好意思,还是得找找。”

    慎余又要拒绝,一道尖锐的嗓音传来,“你是不敢让我们找吧!”声音的主人正是六姨娘,只见她红着眼,面上泪痕犹在,一脸焦心,身后还跟着几名奴仆。

    “你说啥?”慎余薄怒上眼。

    六姨娘说这话的意思,是他把弟弟藏起来,所以不敢让他们入内寻找?“若是问心无愧,就让我们找!”六姨娘厉声道。

    慎余被六姨娘这一激,气得眉毛都要着火了,“找,给你们找!看你们能找出什么玩意儿来!”

    六姨娘利落指挥下人,“快找!彻彻底底地找!”

    下人应和了声,鸟兽般散开,屋内屋外,严严实实翻了一遍,比捕快抓要犯还认真。

    一旁的卢燕儿不知怎地,不安的感觉不住扩大,明明她跟慎余一直在屋内,小少爷什么的根本没见过,但就是有种人可能会在这的不祥预感……

    “找着了!”后方有人大喊。

    卢燕儿胸口一窒。

    她的预感果然成真了。

    “啥?”慎余难以置信的快步走向院落后方,那里是放置杂物的储藏间,而一名奴仆就抱着慎盈,他人正在酣睡,完全不晓得慎家上上下下为了他,正闹得天翻地覆。

    “我的儿啊!”六姨娘急奔了过去,从奴仆身上抱过慎盈。

    “怎可能在这……”慎余眉头一蹙,不明就里。

    “是你绑架了盈儿的!”六姨娘怒指慎余。

    “我绑架他?”慎余嗤笑,“我绑架他做啥?”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六姨娘怒道,“你肯定是怕盈儿抢了你的继承者地位,所以想害死他!”

    “我才不在乎什么继承者!”慎余沉下脸,“我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既然你找着了你的孩子,就快滚吧!”

    “别以为我这样就会放过你!”六姨娘差遣一名奴才,“去请老爷过来。”

    “是!”

    慎余冷瞪着六姨娘,他并没有阻止那名奴才,因为他问心无愧,但卢燕儿可不这么想,她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怎么六姨娘的孩子会突然失踪,然后又会那么巧就出现在香榭居的储藏间内。

    这该不会是……

    六姨娘在玩什么把戏?

    她听慎余心底的疑问,可见他也觉得这其中有鬼。

    她很想走近六姨娘,听听她心中的想法,但她才刚提步,六姨娘就大声警告,“你要干嘛?”防备意思十足,并把怀中的孩子抱得紧紧的。

    六姨娘当然不知道她能读心,只是单纯的防备,毕竟她现在是慎余的丫鬟。

    “她能干嘛?”慎余翻白眼,将卢燕儿一把拉回来。“别靠近她,谁知她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你绑架了我的儿子,你还敢说我?”六姨娘气急败坏。

    填余撇了下嘴,懒得跟六姨娘对话。

    “你一定是想对我儿子不利,才把他藏在储藏间。你真是恶毒,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下手。”

    “他是死了吗?”

    “死了我就把你扭送官府了。”

    “没死你废话什么?”慎余恼怒的吼。

    卢燕儿连忙拉拉慎余的袖子,要他别再说这种会令人误解的话。

    她知道他根本没那个意思,知道小少爷不见,他心底也是着急,怎少爷竟会在储藏间出现,其中肯定有问题。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分明是想伤害盈儿,但因为我察觉得早,让你来不及下手,否则盈儿可能现在就已经死了……”六姨娘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我苦命的儿啊……”

    “找着了吗?”慎日惜急匆匆的身影出现。

    “找着了!”六姨娘立刻抱着儿子上前告状,“是在慎余的储藏间找着的,是他绑架了盈儿!”

    慎日惜闻言,怒急攻心,上前给了慎余一个巴掌。

    虽然是令人措手不及,但以慎余的能力不是挡不下,他只是没料到,他的父亲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送了一巴掌给他。

    他恼怒的瞪着父亲,愤怒得双拳紧握。

    “我不是都说不会有变化,你为何还要对你弟弟动手?”

    “我真要动手就直接把他扔进井里,哪还有给你们找着的机会……”

    “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

    “我怎会生出你这样大逆不道又泯灭良心的儿子!”慎日惜气得全身发顚。

    “老爷啊……”六姨娘抱着被这番争吵吓哭的慎盈过来,“您瞧盈儿,他吓坏了呀,哭成这样,为娘好心疼啊。”

    慎日惜立刻将慎盈抱了过去安抚,“盈儿啊,爹惜惜。”

    见他们“一家人”感情甚笃,而他却是无端朝逢两巴掌的对待,慎余愤恨的转身,一进屋就把门用力摔上,屋内震天价响。

    被关在门外的卢燕儿手足无措,想要跟上去安抚,却又想探听原由,思虑了一会儿后,她决定留下来,并轻手轻脚靠近了六姨娘与慎日惜,站在他们未察觉的后方,偷听两人的心音。

    “老爷,您要主持公道啊,”六姨娘哭道,“万一……万一以后盈儿真的再出事,妾身怎受得了啊!”

    都这种时候了,难道还不更换继承者吗?

    听到六姨娘心中的腹诽,卢燕儿当下心中清明。

    这绑架一事,果然是六姨娘搞的鬼!

    不惜在冷夜中将才两个月大的儿子放到储藏间里,也要夺走慎余的继承权吗?

    这为娘的……心也够狠了!

    那她下次还会使出什么花招?

    这次慎老爷虽然打了慎余两巴掌,但若再有下次呢?

    会不会真让六姨娘心想事成?

    卢燕儿光想象就要不寒而栗了。

    虽然慎余早跟她说过,他不屑慎家的产业,但一切的起源是个误会,只是她还没找到方法去解开误会,六姨娘就又来插一脚介入家产的斗争。

    “余儿自即日起禁足,没有我的指示,不准踏出香榭居!”拗不过六姨娘的慎日惜只好再下了一个重罚的指令。

    屋中回应的是重物撞墙声。

    卢燕儿猜测八成是前厅那张桌子又遭殃了。

    “只是禁足?”六姨娘气得跳脚,“他可是差点害死咱们的儿子啊!”

    “好了好了!”慎日惜略带敷衍语气的安抚,“盈儿吓坏了,先回房吧。”

    我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就在吵什么继承者继承者,这女人真令人烦心。

    慎日惜对六姨娘深感不耐,但关心小儿子的他,仍是耐心地安抚嚎哭不止的慎盈。

    “你去叫大夫过来!”他指着一个奴仆,领命的奴仆立刻快跑离开。“不知盈儿哪儿伤着了。”慎日惜喃喃啥着,在不让慎盈着凉的“提之下,翻着他的衣服审视。

    早知道女人多,麻烦事也跟着多,当年应该守信才是。

    慎老爷的腹诽让卢燕儿疑窦更深。

    守信?

    指什么?

    “可是老爷……”

    “我说先回房!”见小儿子似乎没受什么伤的慎日惜将慎盈塞回给六姨娘,便转身走了。

    当下没得到撤下慎余继承权的六姨娘气愤的跺脚。

    想她好不容易狠下心,将心肝宝贝放进那冷冰冰的储藏间,人不晓得有没有着凉,想不到这样牺牲,还是换不到一个继承的承诺,六姨娘觉得今晚真是白忙了。

    不是说,老爷一直想要拿掉慎余的继承者位置吗?怎么眼下看来不是这回事?

    难道……

    六姨娘脑中闪出一个让她心口一沉的答案。

    老爷根本没打算换人?

    传言是假的?

    要是这样,她的儿子还会有什么前途可言?

    将来若是老爷过世,这家产落到慎余手中,还会有他们母子俩的立足之地吗?

    况且她今日闹这一桩,慎余肯定也对她埋下恨种,谁知来日会不会施行报复。

    六姨娘越想越不安心。

    莫非只有除掉慎余一途了?

    卢燕儿闻言惊诧,傻立当场。

    她并不想让心思狠毒的六姨娘夺走原该属于慎余的一切,即使她知道,如果他真的成为慎家的继承者,那么他之前说的“夫妻”什么的,就会成为云烟一场,运气好被抬为侧室就得偷笑了,但六姨娘竟然想要除掉慎余?

    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六姨娘回身,就差点撞着了个人。

    她气愤地对着卢燕儿大吼:“你站在这干啥?”无声无息的,跟鬼一样。卢燕儿两手合十充满歉意的弯身。

    “你是慎余的丫鬟?”

    卢燕儿点点头。

    “回话啊!”真是没礼貌。

    卢燕儿指着自己的嘴,摇摇手。

    “啊?”

    一旁六姨娘的贴身丫鬟喜鹊替卢燕儿做了回答。

    “禀姨娘,这丫鬟是个哑巴。”

    “哼,原来是个哑巴。”六姨娘轻蔑的眼神打量了她一身粗布衣裳。“还是个下等的粗使丫鬟。”

    “听说陈嬷嬷找不着人了,只好连粗使丫鬟也用上了。”喜鹊的语气同样带着轻视的鄙夷。“大少爷脾气喜怒无常,没人待得住。”

    才不是!

    卢燕儿在心里气愤地否定。

    “对了,你也曾经服侍过慎余。”六姨娘这才想起。

    “那个烫伤疤还在呢。”喜鹊的语气带着难忘旧仇的怨恨。

    “你肯定也受到慎余不少苦头吃吧?”六姨娘假好心地询问卢燕儿,其实只是想听到有人骂慎余,泄泄她的不满。

    本想摇头的卢燕儿脑中浮现了一个想法,于是她露出了无限委屈的表情,低下了头。

    “可怜啊!”六姨娘嘴上表示同情,脸上却是带笑的,十分虚伪。“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读心丫鬟最新章节 | 读心丫鬟全文阅读 | 读心丫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