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情热 > 第十九章

情热 第十九章

作者 : 宋雨桐
    【第十章】

    从穆家回到住处后,裴依若就开始收拾行李,决定回台湾。

    小宝在旁边走过来走过去,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费南偷偷打电话给穆靳东,叫穆靳东赶快回来。

    等穆靳东回来时,裴依若已经收好行李坐在客厅里等他,因为这一次,她没打算不告而别。

    裴依若把不知名人士传到她手机上的照片推到穆靳东面前。照片里,穆靳东在办公室里亲密地抱着闵舒莉,时间点就在两个小小时前;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办,必须出门的与这两个多小时,他应该就是去找闵舒莉。

    穆靳东真的没想到闵舒莂的办公室里竟然有迷你摄影机,看来那女人是真恨上他,到最后都没打算直接放手。

    他看着她,犹豫着要不要解释清楚?可解释清楚的前提是,他必须让她知道闵舒莉是带走小宝的人,而他并不打算追究这件事,所以只是上门给她一点教训,事实并不像照片拍的那样,甚至还要把他接下来对闵舒莉所做的事也一并说出来,这样才能一清二楚。 他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可如果不解释清楚,这张照片足以让她误会他跟闵舒莉藕断丝连……

    “我要回台湾了。你不必对我解释什么,小宝的出现对你而言,本就是个意外,我不希望我们打乱你原本的生话。”

    “如果我一点都不介意被你们打乱呢?”

    “可我介意。”她别开眼,叹息。“你以后想看念夏时,随时可以来看他,你毕竟是他爸爸。”

    “依若,事实跟你所看见的并不一样,我和舒莉已经结朿了。”

    裴依若淡淡一笑。“你们是因为我和小宝的出观,才不得不结朿的,而且看来结束得并个是很彻底也不是很顺利,甚至,或许你是爱着她的也不一定。”

    他皱眉。“依若……”对他爱不爱闵舒莉这件事,他可是确定得不得了。

    “我决定要回台湾,这事不会改变。你答应过我,选择权在我。”裴依若定定地看着他。“当然,三个月期限还没到,我也还没依约跟你结婚,所以那张合约就不算数了,你若是真要跟我抢小宝,那就直接打官司吧,我是不会让步的。”

    穆靳东苦苦一笑。“好,你带小宝先回台湾吧,我知道经过这些事,你一点都不喜欢这里了。我不会跟你抢小宝,因为我一定会娶到你!等着我,依若,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好,我会去找你们的。”

    裴依若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她不敢期待任何事,但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很想念他。

    他要送她去机场,她不肯,只答应给费南送,不是绝情,而是怕自己会哭,会舍不得离开。

    还没分离就开始思念,她终是体会到这样的心情。

    裴依若的咖啡馆重新开张营业了。

    一个月前,裴依若带着小宝回到台北,小宝的名字已经改为陆念夏,户口名簿上父亲的栏位则写着陆靳东,除此之外,其他没什么不同。回到一样的幼儿园上课,对于才离开一个多月的小孩来说,不管是老师还是小朋友,都很快就又熟稔起来。

    咖啡馆也是。老客人很髙兴可以再次就近喝到好喝的咖啡,新客人也不少,闻得到小咖啡香和花香的巷弄,总能吸引来特定的族群。

    不同的是,之前请的打工小弟已经找到新工作,所以得重新再聘请一位。

    白天,她一个人顾店其实绰绰有余,很多时候店内只有几位客人;晚上则忙一些,在还没找到适任的打工小弟之前,有一个来自日本的志愿工天天都过来帮忙。

    这名志愿工不只免费,而且还吸引了一堆女人来捧扬,老的少的,口耳相传,让她这里都快成了夜店。

    志愿工可得意了。“生意再这么好下去,你可能得开分店。”

    那志愿工不是别人,正是她好友朱丹丹的老公的双胞胎弟弟黑木泽,因为朱丹丹刚怀孕,无法飞来台湾看她,便派黑木泽前来台湾代她看看,没想到这一看就不走了,直接留在她的咖啡馆替她招蜂引蝶。

    裴依若笑看着他。“我连一个打工小弟都请不到,还开分店?你是打算永远留在这里当小弟吗?”

    黑木泽笑眯眯地凑向她。“如果你愿意收留我住你家的话,我当一辈子小弟也没关系。”

    正宝在洗杯子的裴依若,直接拿手上的泡泡涂他的脸。“整天没正经!”

    黑木泽抓住她的手。“我可是很认真的,裴依若小姐。我未婚、你未嫁,小宝也叫过我爸爸,这么顺理成章的事,你当真没考虑过?”

    “没有。”

    “你很会打击男人的自尊心啊。”

    “我是啊。”裴依若笑笑,想把手抽回来,他却不放。“嗯,你再这样抓着我,我晚些出门,可能会被那些女人暗杀。”

    “那这样呢?”黑木泽突然搂住她的纤腰,一张俊脸靠向她。

    裴依若真的很想笑,正要说什么,一只手臂突然凭空出现,把搂在她腰间的手给扯开。

    “是谁碍我的事?”黑木泽回头正想瞪人,却看见小宝的父亲本尊出现了……

    终于现身了!他还以为要等他把他的女人给亲下去,他才要现身呢。

    “这位先生,你是谁?”

    陆靳东直接把裴依若拉进怀中。“我是她的男人。你不会是贵人多忘事吧?黑木泽先生,我们几个月前见过一面。”

    黑木泽揺揺头。“忘了。不过有一件事我没忘,那就是依若已经决定跟你分开,请你不要霸占她。”

    这样还说忘了他是谁?他明明知道他是谁,却故意把他当成路人甲,果真居心不良!

    陆靳东眯起眼。“这只是暂时的决定。”

    黑木泽笑了。“我会把暂时变成永远。”

    陆靳东瞪视着他,黑木泽含笑以对,裴依若不语,只是静静待在陆靳东怀里,没挣开他,也没替他说半句话。

    事实上,她太思念这个怀抱了,以至于一偎进这个怀抱,她便感动与眷恋,竟有些呆了。

    总是这样的,她每次遇见他,总要失常。

    看来这个习惯,短时间内都不会改变。

    一个女人突然凑近吧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老板娘,这个也是你店里请的员工吗?不会吧?这么极品,借拍一张,我让姊妹们等等都过来喝咖啡!”

    说着,拿起手机就要对准陆靳东,裴依若却上前挡住他。

    “不好意思,这位没有被拍照的习惯。”裴依若微笑着代他拒绝后便转向他。“小宝在后面看卡通呢,你去陪他?”

    “好。”陆靳东一笑,倾身在她唇边迅速印下一吻便闪人。

    裴依若伸手抚着方才被他吻过的地方,脸微微红了起来。

    “嗯,你差别待遇喔。”黑木泽打趣地看着她。“我随便给拍,他就一张都不能拍?有你这样厚此薄彼的吗?”

    裴依若没有辩驳,脸反而更红了,继续低头洗杯子。

    “你既然那么喜欢他,一个月前你为什么要离开?他连婚礼都准备好了,你却执意要回台湾,我想这跟欲擒故纵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关于这一点,是身为男人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我只是想确定他是不是真心爱我。”

    当时,她是真的很介意那张照片的。她可以接受他有过去,但不能接受他藕断丝连、不干不净,尤其在他再次抱了她之后,她再也不能容忍他用他那双手再去拥抱别的女人。

    直到费南把那天领带夹录下的画面偷偷寄给她,还对她说了一些话——

    “别以为少爷很狠心,他其实心很软,就算他气那闵舒莉,也没打算要把她送进牢里或是让她身败名裂,只好私下去教训她一顿,可又怕少夫人在意,说他只在意她,不在意少夫人,因此就没把真相说出来。”

    她这才知晓,她是真的误会他了?

    就算他隐瞒闵舒莉是罪魁祸首这件事,让她不太高兴,但她能理解也能谅解,所以她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就只是等待。

    如果他真的来找他们母子,她不会再推拒。

    如果他没来……她或许会怨、会悔,却不会主动找他,因为那表示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多说无益。

    幸好,他终于来了,而且没让她等太久。

    “你想花多久的时间来确定?一年、两年?还是一个月、两个月?”

    裴依若淡淡一笑。

    “本来打算要花一、两年的,可是好像来不及了。”

    黑木泽听了一头雾水。“什么东西来不及?”

    裴依若抬眸瞪他一眼。“这不干你的事。”

    那满脸嫣红,竟比桃花还要醉人。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来不及啊?黑木泽快好奇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热最新章节 | 情热全文阅读 | 情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