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情热 > 第十七章

情热 第十七章

作者 : 宋雨桐
    【第九章】

    穆靳东因为有重要的客户到美国来而飞了一趟西雅图,这些天都是裴依若亲自开车到幼儿园接小宝。

    住家离幼儿园的路程并不算长,慢慢开约莫十五分钟左右就可以到了,所以就算一开始穆靳东不同意她自己开车去载小宝,但在她再三保证会百分之百小心之后还是同意了,前提是她必须让费管家陪同。

    今天费管家打电话说临时有事要晚些到,她嘴里应着会等他,可还是自个儿开车出了门。

    在开车这方面,裴依若其实不算新手,只是因为不常开,对旧金山的交通又不太熟,所以才会战战兢兢,但经过几天的训练下来,她应付起来也算游刃有余。但接人算不如天算,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就在她开车去接小宝的途中,竟然撞上一部车。

    当时她吓坏了,赶紧跑出来想看看是否有撞伤人?没想到对方也很快下了车,而且和她一样是东方女子。

    对方说她忘记带手机,要借她的手机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还有通知警方,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不过幸好还来得及在幼儿园关园之前接小宝。

    裴依若把车停好后便冲进幼儿园,没想到园长看到她竟诧异不已。

    “小宝妈怎么来了?你不是因为有事要忙,请你的朋友来接小宝了吗?”

    “什么?”裴依若一听,脸色都白了。“我什么时候请我的朋友来接孩子了?园长,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搞错了?”园长闻言脸色大变,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我亲自打手机跟你确认过,是你亲口说就让那位朋友把小宝接走的,这种事我们园里很注意的,怎么可能搞错?!”

    “可是我真的没接到你的电话,我刚刚在来的路上出了个小车祸,我一直在处理那件事,并没有接到你所说的电话……等等!”裴依若想到什么似的,赶紧把手机掏出来,查了通话记录,里真有幼儿园打来的电话……难道是在她把手机借给对方时打来的?

    可不对啊!如果那个女人接到幼儿园的电话,应该会把电话转给她听才对,她当时在现场虽然有听到电话声,但她看那个女人马上接起,还跟对方说了话,还以为是她正在等的保险公司来电,也就不以为意。

    “园长,你确定电话里的声音是我的?”

    “这……”被她这么一问,园长也不确定了。毕竟小宝刚入学不久,她跟小宝妈也不算太熟悉,能求证的动作也只有打对方的手机进行确认,只要电话号码没有错,他们通常不会想到电话的那一端会是非本人。

    “我当时就问是不是小宝妈?她说是的,然后我就问她是不是让朋友来接小宝?她说对。我们的对话很简短……”

    天啊,裴依若快听不下去了。

    难道,她遇见了诈骗?那场车祸根本是对方蓄意造成的?假装没带手机借她的手机,就是为了等着接园长这头打过来的询问电话?

    不,不会的,她初来乍到,又没得罪过什么人,这样的绑架肯定需要精心策划才能办到,而且对方肯定对她和小宝的作息时间都熟悉……

    该死的!究竟是谁?谁带走了她的小宝?

    裴依若越想脸色越苍白,身子揺揺欲坠,

    整个人差点跌坐在地。

    “小宝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园长赶忙伸手扶住她,边问边叫着。“来人,拿杯水和椅子过来给小宝妈!”

    裴依若把园长推开,拿起手机,颤抖着手指找寻穆靳东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等候接通的那几秒,她已泪如雨下。

    “依若?有事?”电话很快被接起。

    “靳东,小宝不见了,小宝被绑架了……”她崩溃的哭出声,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穆靳东在第一时间飞回旧金山,在此之前,费南已把小宝被绑事件的来龙去脉向老太爷报告。

    穆安山为之震怒,叫人把穆之城和薛佳琪全叫回家,关在书房里整整三个小时没见人出来。

    穆靳东一进家门,费南便迎上前替他拿外套和行李。

    “少夫人呢?”

    “哭哭了,在少爷房里休息,说要等少爷呢。少爷要把少去人唤醒吗?”

    “不用。不要吵她,让她睡一下。”

    当时在西雅图接到裴依若的电话后,穆靳东便叫费南把裴依若接回大宅,所以他一返回旧金山就直接到穆家大宅。这里毕竟有爷爷在,没人能够欺负她,还有一堆佣人管家可以照顾她,不会让她饿着、累着。

    穆靳东走向二楼的起居室。“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已经报警了。”费南亦步亦趋地跟着,把行李放妥后,便替穆靳东倒了一杯温茶。“警方把车祸路口附近仅有的几支监视器都调出来,可是因角度的关系,并没有拍到对方的影像。”

    美国地大人稀,并不是处处都有监视器,这也是美国警方办案的死角。

    “当下出车祸时不是也有报警处理吗?警方应该有对方的资料。”就算裴依若打电话给他时已哭得泣不成声,他还是慢慢地问出了当时大概的情况,所以才可以在上飞机前打给费南,让费南做好第一时间的后续处理。

    费南看了穆靳东一眼。“对方打电话叫来的警察好像是假的,附近的警察局都说在那个时间点并没有接获报案电话,也没有那件车祸的记录。还有,幼儿园的监控设备也都刚好全坏了,完全没有拍到来带走小宝少爷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女人?”

    “是的。我有问园长对方的长相,园长说那女人娇小可爱又很温柔,连小宝都似乎很喜欢她。”

    闻言,穆靳东眯起眼。“果真是计划周详。警方有锁定的嫌疑人吗?!”

    “警方正在等少爷回来要问少爷话呢,主要就是要问少爷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是在商场上有没有跟谁发生什么利益冲突之类的?

    因为少夫人什么都不知道,哭得眼睛都肿了,警方也问不出什么来……

    “二老爷呢?还没出来?”

    “老太爷正罚二老爷跪呢,二老爷夫妻俩都嚷着冤柱,说他们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

    穆靳东挑眉问:“老太爷怎么会怀疑是他们?”

    他们可是爷爷的亲生儿子和媳妇,就算当年费南亲口承认奉了穆之城的命令,对他下了使他长期不孕的药,他都没把这事报给爷爷知情,因为事实已然造成,爷爷也不晓得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在这样的状况下,他若冒冒失失去告状,下场连他都无法确定,因此,他也不让费南说出实情。

    这么多年下来,穆之城一直以为费南依然是他们的人,并且持续不间断地对穆靳东下药,所以费南勉强也算是穆靳东安排在穆之城那儿的内线;因为费南对当年所做的事感到愧疚,所以这几年待在他身边益发小心谨慎又尽心。

    费南看着穆靳东,欲言又止。

    “说!”在这当下,穆靳东没半点好耐性。

    费南咬牙,膝盖一弯,朝穆靳东跪了下去。“因为我已经跟老太爷承认早年对你下药的事,老太爷便把二老爷他们叫了回来……少爷,是我对不起你,我应该早一点跟老太爷认错的,这样或许小宝少爷就不会出这种事!小宝少爷现在是少爷你唯一的命根子,为了少爷,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对老太隐瞒真相!但少爷放心,老太爷并不知道你早就知道这件事,包括你的身世。”

    “你倒是会挑时间说。”穆靳东冷哼一声,举杯将茶饮尽,修长的指在杯缘处摩挲着。“但这事不是他们干的。”

    “什么?”费南猛地抬头看向他。“少爷为什么这么说?除了他们,还有谁会针对小宝少爷?”

    “就是因为大家都会这么想,所以他们一定不敢轻举妄动,何况我家都分了、祖也认了,他们现在动小宝,一点意义都没有。”

    “也许是他们气得失去理智……”

    糖宝靳东冷冷抿唇。“你以为我会笨得让他们再伤害我第二次?就算我不相信他们会笨到对小宝动手,但我始终派人盯着他们,还带着小宝和依若搬出穆家,在新家四周人做了最严密的保全监控,帮小宝挑了一间保全做得相当好的幼儿园,就连依若的车子我都安装了定位追踪器,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小宝和依若万无一失。没想到……”

    事情会发生在那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中,而且小宝不是被人掳走,而是被人堂而皇之的从幼儿园带走。

    “哐当!”

    是杯子摔落在地的清脆响声。

    穆靳东转头一看,就见裴依若不知何时站在角落里,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难怪那天闵舒莉会说出那样的话!你明明知道把小宝带回来认祖归宗会有危险,小你还是执意带小宝回来?穆靳东,分家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不顾自己儿子的安危?”

    穆靳东站起身走向她,对她的指控感到有些难受。“我不知道你刚刚听到多少,但如果你都听见了就该知道,我对保护小宝这件事做了万全的准备,费南是管家,他同时也是保镖,有他在可以保护好小宝,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学校,该注意的我都注意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让小宝和你在最适当的时间出现在穆家,我不认为叔叔他们会笨得明目张胆对你们采取行动。”

    “可是事情还是发生了,不是吗?”裴依若的泪掉了下来。“我的小宝不见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穆靳东上前抱住了她。“不管怎样,是我的错!你放心,小宝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你怎么保证?你连是谁抓走了小宝都不知道!”她伸手打他,细小又无力的拳头不住地落在他身上。“我恨你!我讨厌你!如果我的小宝真出了事,我一辈子恨死你!”

    “要真如此,我自己都会恨自己。”穆靳东苦笑着,紧紧抱住她。“你不知道小宝的出现对我意味着什么,除了惊喜,最大的是感激,说什么我都不可能故意拿他的生命来开玩笑,请你相信我好吗?”

    “如果我们不跟你回来,就不会出这种事。”

    她在怪他,带着意气成分的。就算明知道在人的一生中,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但在此时此刻,也不知是怪他多还是怪自己更多,总想为这个意外找个缺口,不管是责难自己还是怨怼对方。

    “我只是希望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在一起,想要给小宝一个健全幸福的家,我错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热最新章节 | 情热全文阅读 | 情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