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桃花原来在身边 > 第十九章

桃花原来在身边 第十九章

作者 : 寄秋
    夏元熙的手悄悄伸向身旁的女子,握住她的手,而他仍目视前方,并未有任何表情和情绪波动。

    平和,这是周桃花侧目一看,心中浮起的感受。

    华正英笑了,面带苦涩。“说是补偿还不如说我希望她过得更好,芊芊才二十五岁,我不能照顾她一辈子,未来的事谁也难预料,我只能为她披荆斩棘,给她一条的路。”

    他渐渐老去,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怕再陪她也没几年了,而他这个做父亲的能留给女儿的并不多。

    周桃花纵使对华正英没有好感,却也听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

    “您想把她托付给我。”夏元熙的手-紧,连带着手心握着的柔白小手也一疼,感受他心情上的变化。

    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华正英不正面回答,只意味深长的说:“我查过你,你有很不寻常的成长过程,而且近日也失去一位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可是那份不寻常造就你今日的成就。”

    依照他的人脉和财力,一天之内要找出一个人的身家背景资料并非难事。

    夏元熙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我不会因为我的过去而伤害芊芊,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她。”直至死亡带走他。

    闻言,华正英发出低沉的笑声。“我什么都没说。”

    他对夏元熙不是没有怀疑,可是他也认为人是可以改变的,这个年轻人在挫折中获得新生,过去的种种如风中烛火,火一熄就没了,迎接他的是升起的旭日。

    而他相信,能够超越那些挫折的人,必然足够坚定强大,能够守护他的宝贝。

    这是他没有开口就否决女儿跟夏元熙交往的原因。

    “华总裁,我不贪你的钱,我自己就有花不完的钱,而且我能赚比你更多的钱,但我不会走你的后路,我知道什么才是我要的,我不会为了赚钱而忽略身边的人。”

    华夫人的事不会再出现,人会记取教罚。

    喝着咖啡,华正英眼神放远。“芊芊真的很像她母亲,尤其是眉眼之间,以及笑起来的样子……我舍不得。”

    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他舍不得给夏元熙蓦地起身,跪在华正英面前,周桃花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而更让她惊讶的是他说出的话——

    “我会护她一生一世,不论富有贫困不离不弃,让她无忧无惧,从此笑看人生……”

    这一夜,华家掀起了波澜,其它地方也有阴影在蠢蠢欲动——

    啪!响亮的巴掌声。

    “你……你打我?!”

    女人不敢置信的睁大眼,手捂着被打的脸庞,她怎么也没法相信一向待她温柔似水的男人会动手打她。

    “就是打你的愚蠢,谁叫你自做主张,我当初只是要你动点手脚让她受点小伤,你却只想害死她。”差点坏了他全盘计划,又得重新布局,她知道他花了多少功夫才有那么一点点进展吗?

    “你心疼了?”女子冷笑。

    她愤怒,但更多的是嫉妒,妒火中烧,那人所拥有的切令她自卑,她倾已生也得不到那人有的。

    听出女人的怨很,男子的手温柔地抚摸女人面颊,深情款款的落下一吻。“是心疼,心疼你的不懂事,就差一步了,只差一步我们就能得偿所愿了,为什么你等不及,非要破坏它,让快要得手的幸福化为泡沫?”

    要不是还要利用她,他真想掐死她,让她在地狱深渊受地狱之火的折磨。

    “是你的幸福吧!与我何干,她比我年轻又美丽,还是身价上亿的继承人,娶了她,你这一生也就平步青云了,再也不用为筹不到钱而整天哀声叹气。”

    她知道,他有野心,想爬到金字塔顶端,不甘只当被人踩着往上爬的垫脚石。

    “胡说什么,你明明知晓我喜欢年长的女性,充满知性美和干练,你才是我要的完美女人,谁也比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他的手伸向女人浑圆的胸脯。

    男人的确喜欢年长的女性,尤其是年长他二十岁以上的贵妇他最感兴趣了,这种女人有钱又玩得起,床上花招百出,征服一个又一个高高在上的老女人会让他很有成就感。

    显然她被安抚了,娇柔的媚眼一抛,发出诱人的嘤咛。“你就这张嘴会哄人开心,我就这样被你勾上了,碰上你这瓶毒药呀!我是越陷越深,没法逃离你的毒害。”

    “但你也不想戒除不是吗?”他笑着挑开纯丝上农,嘴唇在女人身上点火。

    女人欢愉的嗯了一声。“是我前辈子欠了你,今生注定来还债,我认了,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他是毒,无比剧毒,她却甘于饮下。

    女人呀!就是这么傻,为了爱情甘心飞蛾扑火,轻易的被爱情控制,心甘情愿的以爱为名,沉沦、堕落。

    多久了?她跟他在一起有几年了?四年、五年,还是七年?

    记得和他初识时,他还是笑容腼腆的小一岁的学弟,抱着一迭厚厚的原文书朝她走来,带着笑的喊她学姊,而后小忠犬似的在她身边绕,把她当女神看待。

    那时她虚荣极了,乐见他一脸欢喜地只看着她,对其它漂亮学妹的示爱视若无睹。

    那是一个下雨天,在校庆过后,他们上床了,在学校宣称闹鬼的废宿舍,她给了他她的第一次。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了他,只记得模模糊糊地,他牵着她走过一片草地,做贼似的偷偷摸摸,不让人瞧见。

    她想不起有没有拒绝,只觉得浑身乏力,身体发热,感觉他的每一次啃咬、亲吻、碰触,直到最后被他占有。

    他的动作很老练,不像是第一次,且与他无害的腼腆外表完全不符,一动起来十分蛮横,横冲直撞的不顾她的感受。

    他们是男女朋友吗?她不确定。

    她觉得他们比较像炮友,一见面就是上床,事后有点时间才聊上几句,两人从未吃过饭,看过电影,一起出游,他们甚至不约会,只要他来她就开门,他想走她也不挽留,静静地看他走出视线。

    此刻,女人感受着男人的动作,忍不住自嘲自己是好用的玩伴,比充|气|娃|娃有温度,触感更好,对他的动作有所回应,而且免费,不必担心性|病,她只有他一个固定xing伴侣。

    “呵……别说得那么悲苦,我会内疚的。”

    他笑,女人也笑,但她笑得充满悲凉。

    “那你今晚留下来吧,就一次,我今天想要你陪。”

    男人却忽地一顿,带着笑的嗓音说出来的话却很残忍,“不要太贪心了,你和我的事不能让人瞧见。”

    天明了,掩不住黑暗的龌龊。

    他从不在白日见他的女人们,除了在工作碰上。

    “是不能让她知道吧,你想象搭上我样勾走她的心,让她成为你的爱情俘虏,然后你就可以尽情享用美丽的战利品。”

    就算明知道男人不会爱她,女人却还是忍不住嫉妒。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总是堂而皇之的抢走她的所有,而自己却毫不知情?男人腰部一挺,在她耳边呢喃劝诱,“你何必嫉妒她?她只是一个猎物而已,我让她爱上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喜欢你的懂事、识趣,为了我们的将来忍忍吧!不要让我失望。”

    忍着心底的悲与愁,她配合着扭动腰身,让他进入得更深,更畅快。“我还要等多久?”

    也许她等不到了。

    “快了。”喘着气,他冲刺得更猛。

    “快了是什么时候?”她想要一个确定的期限。

    男人在这时抵达了顶峰,瘫软在女人身上,他抚着她微湿的发,低声说:“等我娶了她就快了,她有个会赚钱的父亲。”

    那一座金山将任他开釆。

    “那我呢!我在哪里?”听他轻而易举地说出要娶别人,她心里好慌张,很害怕被抛弃,她只有他而已,一生只爱一人。

    他眼中闪过丝不耐烦,“都说了别吵,别闹,我还会不要你吗?那位大小姐太生嫩了,不是我的菜。”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男人退离女人的身体,照惯例,从脱下的西装口袋取出几片药,倒了一杯水,让女人当着他的面配水服下。

    当女人四年前兴高釆烈的拿着验孕棒朝他飞奔,脸上洋溢着即将为人母的喜悦时,男人的心里只有惊吓,没有惊喜。

    他只想,他孩子的母亲不能是她,她也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于是女人在三天后流产了。

    男人在给女人的维他命中加了堕胎药,她误吞之后血流不止,他故意报错地址延误送医,等救护车抵达时她已奄奄一息。

    而后男人告诉她流产伤了子宫,得好好的保养几年才能再怀孕,否则容易造成习惯性流产,导致终生不孕。

    女人信了,每次都顺从的吃药。

    他不想再有他不愿看见的意外出现。

    他承认,他是一个自私的男人,他不懂爱人,只爱自己。

    偏偏女人很笨,只爱坏男人。

    “那我何时才能正大光明的站在你身边。”她想要个孩子,想把流掉的孩子生回来。

    凭她?未免太异想天开。

    男人心底不屑,嘴上敷衍的说:“会安排的,别急。”

    说着,他走进浴室,用了惯用的沐浴乳洗澡,一身清爽后穿回原来的衣物,取出小瓶的古龙水喷洒,淡淡的松香味掩去一室的yin靡气味。

    “你真的不能留下?”她不想他走。

    “我还有事要做,过两天再来看你。”

    他拉拉衣袖,恢复西装笔挺的翩翩佳公子形象。

    “你的过两天又是十天半个月吧!”

    她的话有些怨怼,说十天半个月还是客气,有时长达一整月不现身。

    “哈妮,要乖,你也不想丢掉你现在的工作吧!”他带笑的眼中有着鄙夷,出身贫困的女人也妄想当皇后?

    他的话踩到她的痛脚,她痛得眼一眯,双手握拳。

    “别再动她了,听见了没,没有她,你什么也不是。”

    “她威胁到我现在的职位……”她不能容许那样的事发生,她必须先下手为强。

    女人的话尚未说完,男人又反手给她一巴掌。

    “蠢货,你以为光凭你一个人撑得起一片天吗?你有多大的脸面,人家是冲着她而来,你算老几。”不自量力,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分,萤火之光也想与皓月争辉。

    “你又打我?”他居然为了别的女人对她动手。

    女人不是因为挨打而伤心,而是因为她的男人为另外的女人打她,她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我要打醒你,免得你又犯蠢。”若把通往金字塔顶端的路封死了,他怎么上得去。

    懒得理会她的男人柃起放在玻璃桌面上的车钥匙离开了,头也不回,在他心里,女人是工具,他肯用她是荣幸,而他也觉得女人愚蠢,稍许的抚慰就能将她拿捏在手掌心里。

    女人再一次目送男人离去,她眼中无泪,但心在流泪,像被蛛蛛网缠住,被遗弃的痛苦缠得她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要爱得这么卑微?

    她在为她的爱情难过,全然不知刚和她欢爱一场的男人开了四十分钟的车,敲开另一个女人的门。

    这次,他连前xi都免了,直接抱起大他十来岁的女人往三人座沙发一扔,拉开她的窄裙,让她背向他,由后面贯穿而入。

    很快地,两个人都得到满足,跌坐在沙发上。

    “姊姊,你没穿底裤……”

    眼角已有细纹的女人娇笑着轻拍他一下。“坏弟弟,还不是为了等你来,你还是一样的粗暴。”

    他低笑。“我喜欢你这么做。”

    “哼,好方便你的匆匆来去呀!也不知在忙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要和你碰面还得排队。”她没生气,只在嘴上酸个几句,认识他快十年了,还有什么不了解。

    女人喜欢xing爱,尤其喜欢年轻男人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在衰老中,和年轻男子在一起可以让她感觉自己依然有魅力。

    她不止他一个“弟弟”,同时有几个等着备用,一到休假日她总是很忙碌,不过他是她最喜欢的一个。

    “忙着我的考核,若是通过了,我会升上主任这位置。”还是太慢了,他想要走快捷方式。

    其实以他的年纪当上主管算是年轻了,很少有人不到四十岁升上这个位置,他有个好父亲,帮他在其中打通关,而大多数的长辈都是看着他长大,因此他的升迁比般人快。

    “喔,真的呀,恭喜了,你也出头了,真为你高兴,你想要我怎么为你庆祝,任你挑选……”她一颗颗解开胸前的扣子,长发一撩,露出妩媚又狂野的撩人姿态。

    他笑着脱掉一身的累赘,光着身子抱起女人往卧室走去。“吃你,吃光你,吃得一干二净。”

    她大笑着双手勾住他脖子。“吃吧!我的野鲁,我将一身的骨血献祭于你,你用你尖锐的獠牙咬破我的咽喉。”

    男人当真往她颈动脉一咬,咬出一点血丝,像吸血鬼似伸出邪恶的舌头舔血。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她主动用双腿盘住他的腰,紧紧勾住。

    “一个小小的实验。”他嘴角噙着一抹笑。

    “实验?”她喘着气,因为两人紧密的磨娑。

    “无伤大雅的实验,顶多是吓到人而已。”他眸光一闪。

    “坏孩子,分明是恶作剧,还拉我来掺一脚。”

    男人将她抱到在化妆台上,“帮不帮?”

    她呻吟不已,“……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桃花原来在身边最新章节 | 桃花原来在身边全文阅读 | 桃花原来在身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