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桃花原来在身边 > 第二章

桃花原来在身边 第二章

作者 : 寄秋
    “周桃花,放手。”她怎么能那么无赖!夏元熙气急败坏,脸色涨红。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回学校念书。”他要考上大学并不难,难在他有没有那份上进的心。

    他恼怒地用手去扳开她环腰的双臂。“不要让我发火了,上一个惹毛我的家伙现在还躺在医院。”

    “叫声桃花姊来听听。”她玩起他泛红的耳朵。

    一声嗤哼由鼻孔喷出。“周桃花,去交个男朋友,去管妳的男朋友别管我。”

    “我交了。”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

    周桃花本来就不丑,进入职场后又懂得打扮,她眼大有神,睫毛刷得又浓又翘,鼻梁高挺,唇色是艳丽的桃红,俏丽的短发更增亮点,说她不是美女的人准是瞎了眼。

    且她性格大方,口齿伶俐,还善于与人交际应酬,所以有追求者并不意外。

    只是她名字叫桃花,招来的总是烂桃花,正缘一直没出现,也许是她太执着在赚钱这件事上,每一段感情都无疾而终。

    “妳有男朋友?”他一双狼眸瞇了瞇。

    “不过被劈腿了。”她不难过,真的,还有松了口气的感觉,那个家伙太缠人了,缠到她快窒息。她打小独立惯了,最讨厌别人跟前跟后的管东管西,一有人在旁边叨念不休,她会忍不住想动粗。

    他眉头一挑。“妳没打断他的腿?”

    “费事。”她的精力全用在赚钱上,哪有功夫对付一个劈腿男,而且把人打太惨还要付医药费,得不偿失,她也怕被告,被捉去关她就赚不了钱了。

    男人算什么东西,哪值得她付出这么大代价。

    夏元熙露出阴狠的冷笑。“我帮妳。”

    “不用,我往他胯下踢了一脚,还给了他十元硬币当伴游费,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还捞到好几顿免费大餐,算是够本了。”她周桃花不是好惹的,不怕死的尽避来试。

    胯下……夏元熙两腿一紧,紧贴机车车身,好在不是他被踢,肯定很疼。

    “周桃花,妳下车。”

    比赛要开始了,几十台的机车同时发动,引擎声压过人声。

    “啥!什么?”周桃花是真的没听见,声音太吵了,她隐约听到个车字,便以为他老王卖瓜夸起自个改过的机车,捧场的竖起大拇指,夸他车子的座垫很好坐。

    “妳别后悔了。”不吓吓她不知道怕,她自找的。夏元熙脸上闪过一抹恶作剧的坏笑。

    夏元熙从走过机车旁的同伴手上抢来一顶安全帽,往周桃花头上一戴,扣好扣环,油门一催,车子就如同子弹射出,让人来不及眨眼就消失无踪。

    “你说什么,说大声点……啊—”她的声音在风中破碎了。这速度、这速度……他想找死不成!

    坐在后座的周桃花吓到了,抱着夏元熙的腰不敢睁眼,呼呼的风一直从耳边呼啸而过,打得她双腮发疼,原本吵得要命的引擎声逐渐落于身后。

    她知道他骑得很快,觉得她身体都要腾空飞起了,若非两脚紧紧夹着车身,真要上演超人的飞行姿势。

    像过了一辈子,但其实不到半个小时,车速渐渐慢了下来,感觉身体没有在飘了,周桃花才吁了口气,双眼打开。

    “臭小熙,你想吓死我呀!快路边停车,我要吐了。”她满口的酸味快要喷出去了。

    夏元熙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置之不理,又往前骑了二十几公里才停下来。

    “夏元熙,你这混蛋……”

    “我妈就葬在对面的山头。”他望着墓园中微亮的灯光。

    同是没妈的孩子,一提到妈妈,周桃花要冲口而出的斥骂又吞了回去。“都过去好些年了。”

    “四年又七个月。”他想他妈妈。

    “啧!记得那么清楚干什么,逝者已矣,再怀念也回不来,像我妈走了十几年,我都要忘了她长得什么模样。”以前还会看看相片怀念,现在却没有太多时间耽溺于回忆。

    周桃花在赚钱方面很拚命,在工作了几年后,终于存下买屋的头期款,她想让父亲过得好一点,有个自己的小窝就不用挪来挪去,当个游牧民族。

    只是要符合她的要求,房子要好、要新、要有二十四小时的警卫管理,最好设有门卡和电梯,但价钱要便宜的房子哪里好找,有也被人买走了,哪能轮得到她,再斤斤计较也只有眼红的分。

    不过百无禁忌的她在挑过上百间的房子后,还是挑到不到市价一半的法拍屋,屋子里有点凌乱,听说还闹鬼,她想着能不能压低价钱买下它,好和父亲同住。

    “我妈一辈子没享过福。”以前是人家的养女,大了又为聘金被养母卖给酒鬼为妻,辛苦十几年养家,死时连个象样的葬礼也没有,她娘家没来半个人。

    周桃花是活在当下的人,不缅怀过去,她往夏元熙背上重重一拍。“多烧点纸钱给她不就得了,人活着没享福就等在地底的时候享,像我爸就烧了很多纸钱给我妈,她乐不思蜀的花钱,连中元普渡都懒得回来看一眼。”

    她这乱七八糟的安慰惹来他一瞪,脸上有着年少轻狂的戾色。“妳不是想吐,怎么又不吐了,都吞到肚子里了不成。”

    本来忘记这件事的周桃花经他一提醒,立即脸发青、胃酸上涌。“你……坏小孩,姊姊白疼你。”

    “别姊姊、姊姊的自称,我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姊妹。”原本他应该有弟弟妹妹,但被他父亲亲手打掉了,母亲曾因暴力相向而流产三次,一次是已成形的男胎,有手有脚。

    “神气呀!我也是独生女,扯平。”她推了他一下,表示没啥了不起。

    夏元熙勾勾唇,但未笑,机车停在路边,底下是悬崖,风吹在脸上带点凉意。“妳休息好了没?”

    “还没,再等一下……”听出他的意思是要走了,才感觉好一点的周桃花脸又发绿。

    “我要下山了。”他一脚跨上机车,作势要发动油门。

    “你想弃尸荒野?”这小子没人性。

    “妳还没死。”感觉后背又被人巴住了,夏元熙不自在到了极点,真想把她扔下算了。

    “哼!真想我死还不简单,直接往我后背一推我就掉下去,这么高的地方肯定没得救,大家只会认为我失足落谷,不会有人把你当谋杀犯看待。”吹过风后她觉得舒服多了,一张嘴照样毒得叫人吐血。

    他冷哼。“走了,妳明天不是有早晨会议,再不回去明天就爬不起来了。”

    “那考大学的事……”她真的不愿他越陷越深。

    当没听见的夏元熙忽地加速,吓了一跳的周桃花只得赶紧抱住他,心里无限嘀咕。

    谁也没料到,几年后,此话竟一语成谶,她为了一趟寻找美食之旅而葬身山谷。

    “芊芊、芊芊,妳还好吗?妳怎么这么不小心,边开车还边讲手机,真是太危险了……”

    猪大排用菜刀背将肉拍一拍,加入鱼露、细砂糖、白胡椒粉、二十度料理米酒、柠檬片、腌上三十分钟,将蛋打散做成蛋液备用。

    将猪大排沾上蛋液,再沾上粗面包粉,取一锅倒入适量的油,以中火将油温烧到一百六十度,猪排下锅炸约四分钟起锅,热呼呼的猪排切成片状,排放在烧瓷盘子里,小蕃茄切片,摆盘边,淋上泰式甜辣酱,酸酸甜甜又有点微辣的“泰式炸排骨”完成了。

    哇!这味道真是香呀!好想大口咬一口,那流出的肉汁,配上酸甜的酱料,简直是人间美味。

    “芊芊,快醒来呀!妳嘴巴咂巴咂巴的在说什么,我们听不清楚,妳银行帐户的密码是几号,股票放在哪里了,还有那些房地产是交给谁管理,这可要交代清楚,别连死了都当个胡涂鬼……”

    “萧红玉,妳在胡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医生说芊芊只是有轻微的脑震荡而已,休息数日便能复原出院!”真是不幸中的大幸,车子都撞毁了人却没事。

    “苗青萍,妳不挑我毛病就过不下去是不是,我是试着唤醒咱们芊芊,妳看她都躺了两天一夜还不清醒,我就担心她会不会醒不过来,脑子有血块什么的。”如果能撞成傻子就更好了,她名下的产业……

    肥嫩多汁的猪排,我要吃了……咦!猪排呢!怎么不见了?

    喔喔喔,原来跑到这里来了……

    为了地道的口味,她还特地飞到泰国待了七天和当地人学这一道料理,浪费了不少食材才好不容易学成了,看看这金黄色泽,再闻闻微酸的酱汁,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啊!这是最顶级的飨宴,谁跟她抢她跟谁拚命!

    眉头一皱的周桃花使劲地想张开五根手指头,她觉得用手抓猪排吃更有味道,可是她的手始终张不开,让她急得想骂人。

    是哪个混蛋把她的手绑住了,让她没得吃?

    越急她就越想动,心头的火越烧越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桃花原来在身边最新章节 | 桃花原来在身边全文阅读 | 桃花原来在身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