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子可有婚配 > 第十七章

公子可有婚配 第十七章

作者 : 金晶
    【第九章】

    夏衣本来就有些薄,赵钦身上的热度便透过相贴的身体透了过来,吴纾梨的脸一下子就被蒸红了,属于男人的味道不住地闯入她的鼻尖,她的呼吸都快了几分,而他的吻星星点点地落在她的唇边、脸颊、脖颈……

    温度更高了,吴纾梨本来不怕热的体质,竟也热出了一层汗珠,背脊湿透了,双腿不争气地发抖。

    赵钦笑着望她,“真想即刻就能名正言顺地吃了你。”

    言外之意,她的清白暂时能保住,至于她的豆腐嘛,估计要被吃得一干二净。

    “赵钦,你真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了!”吴纾梨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

    赵钦耸耸肩,对着她轻声细语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有这样的欲念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

    吴纾梨为他的话汗颜不已,实在受不了他如此不清高的模样,“滚下去!”

    “想我滚也成,说句我喜欢听的。”赵钦诱着她说话。

    她冷眼以对,就是不开口。他便柔着嗓子,哄着她说:“例如,你喜欢我啊……”

    吴纾梨的脸上闪过一抹怒色,“不喜欢。”

    赵钦的眼微冷,“再说一次。”

    他重重地吻住她,过后,她生气道:“不喜欢!”他便又低头吮得她无法呼吸,放开,又问,再说!

    吴纾梨气喘吁吁,“不喜欢!”

    赵钦再吻上,又放开,重复着这几个步骤。看着她眼神越发的迷茫,小嘴发不出声音,他含着她的耳根,“没关系,你继续说,我有的是时间,慢慢纠正你的话……”

    即便看不到,吴纾梨也知道自己此刻很狼狈,身体一阵阵的热,她喉咙发紧,说不出话,两颊一片绯红,她多想踢他下榻,奈何双腿发软。她委屈得想哭,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她都要乖乖当他的九王妃了,凭什么要她一定要喜欢他?

    吴纾梨眼前彷佛都要冒星星,她快要昏厥了,他的热度、他的呼吸一一冲击着她,她几乎都无法忍受。最后的最后,她哑着嗓子说:“你走开。”

    不再是不喜欢,而只是赶他走。她实在不是他的对手,硬碰硬实在是非常不理想,还不如软一下,让他先放过她,然后再作打算。

    赵钦哪里会看不出她狡猾的心思,大掌扣住她的手,声音轻柔得如羽毛般轻挠着她的耳朵,“说话真是没个诚意。”

    她干脆闭嘴,他要的诚意她给不起,他去找别人要吧。但下一刻,吴纾梨惊慌失措,她顿时被吓到了,“赵钦,你要干什么?”

    “让我看看你的诚意,若是够了,我便听你的话先回府。”赵钦如此说道。

    ……

    吴纾梨愤怒地朝他吼,“赵钦!”

    “啧啧,火气真大。”吃饱喝足的赵钦多了慵懒,更因为她的纾解,在皇上那里受的委屈都奇妙地消失了,“别急,慢慢来。”

    慢慢来?吴纾梨听得脑子一阵糊涂的时候,感觉到他的大掌勾起她的亵裤一角,修长的手指缓慢地伸进去。

    吴纾梨猛地打了一个冷颤,隐约明白他要对她做什么。她连忙摁住他的大掌,他却似勾人的妖精,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乖,放开……”

    吴纾梨清澈的眼浮起一抹泪意,他把她当作什么人了?怎么可以对她这样子呢!

    啪的一声,赵钦的脸上浮起一抹红印。他低头看她,眼神不免带了一丝冷酷,从小到大,没人敢掴他的掌,真的是胆大包天了!怒火来不及烧,却在看到她含泪的小脸上看到了委屈,一下子如一桶冰水浇熄了他的火气。

    “赵钦,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吴纾梨羞愤地低喊:“你要女人,便去花楼!”

    赵钦的眼闪了闪,神色微缓,薄唇抿了好一会,缓缓地放开,伸手替她整理好衣衫,透过她并不厚实的衣衫,隐约地看到大片的春光。

    欲念植根于他的脑海里,他从未被欲望这般的驱使过。他并不重色,九王府里也没什么不该有的女子。

    他少年的时候,皇上派了女官教导过这方面的事情,曾经他对这种事情好奇过,但在看到女官那卖弄的模样以及对他垂涎的样子,他一下子便倒了胃口,特别是他看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反倒看淡了,还不如自己的双手来得实际。

    对吴纾梨却不一样,从第一次被偷吻的时候,他的心底就一阵阵的痒,那痒令他不爽,他堂堂九王爷竟因她而变得奇怪,现在想想,又觉得正常,她可是他唯一爱上的女子,自然不一样。

    而如今,仅仅看着她,她甚至穿得好好的,他都有些控制不住他自己,也难怪她生气,他表现得太异常,连他自己都不忍直视。

    赵钦伸手揩去她眼角的泪,“是我不好,你莫气。”

    他这般的低声下气没有换来吴纾梨一个正眼,她将脸埋在香枕里无声地哭泣。

    望着她哭得肩膀发抖的模样,赵钦心里难受到了极致,弯腰抱住她,“梨儿,我错了。”见她并没有理他,他放下九王爷的架子,就跟一般男子犯错后般,一脸的悔恨,“我不敢了,以后绝对不会这么做。”

    吴纾梨仍旧无声。赵钦更加的不安,大掌在她的背上轻拍着,如哄着小孩一般。好一会,吴纾梨从香枕上抬头,她张嘴便说想说滚,却在看到他脸上的红色印记时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刚刚扇了他一记巴掌。

    吴纾梨愣了一会,耳边听着他继续哄着她,不知道为何忽然想到了之前听丫鬟、婆子说的,男人啊,最是见风使舵,嘴甜起来那是无边无际的,心狠起来哪里还管情分。于是,她的脸也冷了几分,“赵钦,你还不走?还想怎么样?”

    赵钦的脸僵了一下,薄唇似乎想说什么,又合上了。他缓缓地放开她,轻轻地在她的额上落了一吻,不再多说,整理了衣衫离开了她的闺房。

    吴纾梨啪的一声重重地敲在床榻上,力道之大,震得床也晃了几下,雪白的小手立刻浮现红印,她也不觉得疼,只觉得怒气难消。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人!

    接下来,吴纾梨每回见到赵钦的时候,赵钦在跟吴家人说话,见到她竟然出乎意料地规规矩矩,再也没有做出任何任何失控的事情,但她对他仍然是冷冷淡淡的。

    反倒是吴家人对赵钦的态度好了几分,这令吴纾梨有些不解,明明吴家人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她冷漠地看着赵钦与吴家人相处融洽。

    有些人天生便有这样的魅力,想收服人时便轻而易举,而惹急人的时候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赵钦便是这样的人。

    他有意想收割吴家人的好感,只要有心,自然会做到。今日送吴父绍兴女儿红,吴母精致首饰,吴耀武古书,明日送吴五叔名剑,再送吴五婶江南双面绣,偶尔再找吴子羽对对招,一次不行,那便两次,久而久之,伸手不打笑脸人。

    吴家人气闷的同时,又讨厌不起赵钦,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得令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他们的心还是偏吴纾梨的,只要吴纾梨不松口,吴家人对赵钦的态度就是平静。

    但免不了有吴子羽这种没有脑袋的家伙,竟然削尖脑袋地凑到了吴纾梨面前说:“其实九王爷挺好的,你眼光没错。”

    吴纾梨正在剥花生,听了这话,直接将花生米扔到了吴子羽脸上。吴子羽笑呵呵地张嘴接住,嘎啦嘎啦地咬了几口,“嗯,花生米真好吃。”

    吴纾梨郁闷不已。吴子羽又说:“你年底就要出嫁了,倒是悠闲得很。”

    吴纾梨直接将吴子羽给推了出院子,并且下令吴子羽以后少来她这里,免得令她受气。

    她心中只觉得奇怪,赵钦谁都讨好,却不讨好她,没错,见了她还会斯斯文文地问候她,这简直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赵钦啊。

    以为赵钦还会时不时地偷偷来几次她的闺房,吴纾梨连迷药都准备好了,他却没有来了,整个人的做派都显得清高,如一个君子般,但是她不相信。

    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多久,他一定会露出他的本性,他现在稀罕她,说不定很快就不耐烦了,寻起了墙外的红杏了。

    吴纾梨本这么坚信的,哪知到了年底,他们要成亲了,赵钦硬是没有做出任何不轨的行径来。

    等她凤冠霞帔地坐在了新房里,她都觉得这半年多来的日子似乎太不可思议了,赵钦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

    等丫鬟伺候吴纾梨洗漱、用膳之后,她便穿着大红色的寝衣坐在了床榻上。没一会,洗漱之后的赵钦便进来了,看到她时,眼睛亮了一下。

    吴纾梨淡淡地看他,“夜深了,早些歇下吧。”说完,她也不管他,直接背过身子躺在了床榻上。

    赵钦盯着她的背好一会,声音低哑地开口,“你是否不愿意与我圆房?”

    吴纾梨的耳朵动了一下,好像听出他语气中的失落。她抿了一下唇,“若是我不想,可以不用?”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刻,他便贴了上来,一双黑眸如火般烧得艳丽,“吴纾梨,我给了你半年的时间好好想想,本来你自己想通了最好,既然你没有想通,那么本王便不会再多给你时间。”

    他的话,吴纾梨没有明白,可下一刻,她的衣衫被他褪下,白皙的身体赤|luo|luo地展现在他的眼下。

    “自己想禽兽还找什么理由。”她同样瞧不上他那副君子的模样,根本不是君子的料,却装成君子,看得她也很不习惯、很不爽。

    新婚之夜要做什么,吴母和吴五婶都跟吴纾梨说过,她心中有数,反正怎么也逃不过,她就闭上眼睛当一条死鱼算了。

    赵钦的手一顿,脸色微黑,这种事情在她的眼中成了禽兽,于是他干脆地道:“行,我便对你禽兽到底。”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子可有婚配最新章节 | 公子可有婚配全文阅读 | 公子可有婚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