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子可有婚配 > 第五章

公子可有婚配 第五章

作者 : 金晶
    【第三章】

    京城第一花楼,汾酒楼。

    赵钦正悠悠哉地听着小曲,喝着酒,乌木忽然敲了敲门,推门而入。赵钦懒散地问:“什么事情?”

    “九王爷,有人找你。”

    “谁?”

    乌木脸上浮现一抹奇怪的神色,“还是九王爷自己瞧瞧。”

    赵钦颇为疑惑地扬扬眉,应道:“进来吧。”

    乌木往旁边一站,一个俏生生的公子哥,身高只到乌木的肩膀,一身绿色的衣衫衬得脸色白皙、透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赵钦。

    捏着酒杯的手微微一紧,赵钦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否则他为什么会看到吴纾梨女扮男装地站在那里对他巧笑倩兮。

    “九王爷,好久不见。”

    “吴小姐这身装扮当真是雌雄难辨。”赵钦嘲弄地说。

    吴纾梨自幼在男人堆里长大,对于女扮男装很有心得,对自己扮成公子哥的模样更是很自信,“九王爷真是谬赞。”

    赵钦听了,将酒杯放下,那弹着二胡的女子立刻起身离开了厢房。吴纾梨摇着扇子,缓缓地走了进来,对他说:“怎么九王爷这么小气,不请我听听小曲、喝喝酒?”

    乌木离开时自动将门带上。

    吴纾梨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兴致勃勃地看着赵钦。赵钦淡淡地说:“你成何体统。”

    听了他的话,她豪爽地大笑,“不这样,我如何找到你。若是以女装进了这里,只怕我的名声就难听了。”

    “装疯卖傻。”赵钦吐了四个字,冷冷地睇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有好心人相助,我岂能告诉你。”吴纾梨俏皮地朝他吐吐舌头。

    赵钦孟浪地往榻上一倒,姿势优雅、悠然,“你既然喜欢这里便待着吧,本王不致于这么小气。”

    “我可不喜欢这里,我喜欢的是你。”吴纾梨笑嘻嘻地说,一双水眸眨呀眨的,好不可爱、天真。

    赵钦听得失笑,“西北来的姑娘果然是不拘小节。”

    “呵呵,诚然些不好吗?”她和盘托出,“老祖宗让我回京城找门亲事,但我一定要找我喜欢的,难得我遇到喜欢的了,我为何不能直白些呢?”

    “可惜本王不喜欢你。”赵钦闭上眼睛,似要睡着了。

    “无妨、无妨,我们才见了几次面,你对我又不了解,等以后你了解了我,你定然不会这么说,到时可别太喜欢我了。”吴纾梨自信满满地说。

    要他不要太喜欢她?赵钦睁开黑眸,定定地看着她,似要看出她有什么魅力能让他如此,半晌,他的唇角往上一勾,“怕是让你失望了,别说太,恐怕连喜欢也难。”

    吴纾梨一点也不失望,反而笑了,“不先相处看看,你又知道了?”

    “有些事,不需要试。”

    她坐在那里,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忽而对他一笑,“好吧,那你别试,我来试就好。”

    半天等来她这么一句话,赵钦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最后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吐了三个字,“驴脑袋。”

    吴纾梨听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怎么知道我老祖宗都这么喊我的?”

    这一会,赵钦笑不出来了,果真是一个驴脑袋的女子,否则正常闺女哪一个会如她这样。也怪他晦气,竟招了她这么一个麻烦,但他并不放在心上,她再能纠缠又如何,他不喜欢她就不喜欢,不娶她就不娶她。

    赵钦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话,道:“会磨不代表一定会成。”

    吴纾梨笑笑,不在意,“若真是磨成了老姑娘还等不到你喜欢我,我也不会再缠着你。”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你就会乖乖嫁人了?”

    “是啊,如果你一直不喜欢我,嫁谁都一样,我不如挑一个听话的夫君嫁了。”吴妤梨洒脱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等不到他请她喝酒,她自己给自己倒茶喝,“你放心吧,我吴纾梨一向不会随便纠缠人。你没有中意的女子,也没有婚配,我这才敢追你,否则我也不会招惹你,我可不想与别的女子共侍一夫。”

    赵钦仰头大笑,发丝散在肩上,与身上的富贵花形成鲜艳的对比,“难为你还知道找一个听话的夫君。”

    “哼,找不到喜欢的已经很惨,还不听我的话,那我不是惨了?这亏我可不喜欢吃。”吴纾梨皱了皱秀丽的娥眉。

    这样性子的女子当真是少见,只是最后她是否能做到她自己所说的这样潇洒?赵钦对她一笑,“本王拭目以待。”

    她瞬间忘了喝茶,两眼直盯着他瞧,拼命点头,“九王爷,你可得多笑一笑,当真是好看。”扑通,外面似乎有人在楼梯上摔倒了。

    赵钦淡淡瞥了一眼外面,“你可得多说些好笑的,这不,本王的属下都被你逗笑了。”吴纾梨并不喜欢他说话的方式,小脸板正,“九王爷,我说的是实话。”“呵呵。”他轻笑不语。

    吴纾梨微微叹气,奇了怪了,京城的人怎么都这样的性格,她说的大实话为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平时她装腔作势的话反倒让不少人信服,“你是我见过最俊的男子了。”她不得不努力说服他。

    “嗯。”

    “不笑也好看。”

    “嗯。”

    “笑了更好看。”

    “嗯。”

    “还有你的……”

    “吴小姐。”

    “什么事?”

    “闭嘴!”

    吴纾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让她闭嘴,她能说什么呢?她嘴巴一瘪,乖乖地闭上。

    这日,伺候吴纾梨的春夏遮遮掩掩,看着终于回来的吴纾梨,松了一口气,“小姐,你真的吓死奴婢了。”

    “呵呵。”吴纾梨没心没肺地一笑,“怕什么?”

    春夏挠着头,弄乱了发髻,“小姐,你总是这样偷偷出门,要是被人发现了……”

    “谁会知道。”吴纾梨将男装脱下。一回生、二回熟,她找赵钦的次数也多了,赵钦对她嘛,似乎也越来越习惯了,只把她当作贪玩的少年,这样的发展趋势似乎有些不对。

    她摸着下颔,这可不行。但他对她似乎也太冷淡了,吴纾梨心中唉声叹气。

    春夏不解地看着吴纾梨,“小姐,这种事情还是小心点吧,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得了了。”

    吴纾梨随意地颔首,心想以她的轻功,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但春夏的担忧也有道理,世事无绝对嘛,“好吧,以后不穿男装了。”

    “太好了。”春夏欢呼一声,立刻将那男装收起来,“小姐以后不找九王爷了吧?”

    “谁说的?”吴纾梨将靴子一踢,往暖榻上一躺。

    “小姐不穿男装了呀。”春夏一直以为小姐是故意穿着男装去找九王爷玩的。

    “为何一定要穿着男装找他?”吴纾梨舒服地躺着,说:“我一个女儿身还是以女装见人比较好,免得他以后将我当成男子,这不就弄巧成拙了嘛。”

    “京城里确实有风声,说九王爷好男风。”春夏害怕地说。

    “可有证据?”

    “没有。”春夏摇摇头。

    “没影的事情便不要拿出来说了。”吴纾梨不在乎地说:“而且以我看,是京城的男子太滥情,所以觉得没小妾、没通房的九王爷是个好男色的,按照这样的逻辑,只怕我那几个叔叔都是好男色了。”西北吴家的男人个个都不是好色之徒。

    春夏看着吴纾梨,不由自主地说:“当真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啊。”九王爷身分贵重就不要说了,而且九王爷又长得俊美,可当真没什么人敢惹九王爷,那些想追九王爷的女子早排到了城门口去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九王爷很凶残啊。九王爷的凶残是有目共睹的,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惹到九王爷,九王爷不会让那人立刻死翘翘,但绝对会让那人痛不欲生,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所有对九王爷有想法的姑娘家也得先掂量一下才敢行动,春夏真的是很佩服自家的小姐,看中了九王爷是好事,说明小姐的眼光好啊,但是可别太上心,免得自己受伤了。

    春夏忧心忡忡的模样落在吴纾梨的眼中,吴纾梨笑得没心没肺,“春夏,我的好春夏,既然我钟意他,我追他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我可不会傻傻地追,若实在没法子令他喜欢上我的话,那我也不会逼他。”

    春夏咬着唇,“小姐,奴婢担心的是九王爷被你惹怒了,对你报复呢。”

    吴纾梨的心很大,一点也不担心,“放心吧、放心吧,他要是想发火的话,早就发火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

    春夏一想,也对哦,小姐这样偷偷跑出去找九王爷玩好几回了,回回都是全须全尾地回来,好像真的不用担心,而且小姐又会武功。春夏无形中被吴纾梨给说服了,“小姐,你还饿不饿?要不要用些甜品?”

    吴纾梨摇摇头,“不了,今天跟他在临仙阁吃得饱饱的。”

    春夏再看了一眼吴纾梨,“小姐,要是九王爷要发怒了,你可得赶紧跑,别忘记了你会轻功的事情。”

    吴纾梨看春夏一脸小心的样子,真诚地说:“我的好春夏,放心吧,我的功夫你放一千一百个心吧。”

    豪华的画舫停在码头,赵钦从马上下来的时候,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吴纾梨,眉挑了一下,“吴小姐。”又对吴纾梨身边的吴耀武说:“吴公子。”

    “九王爷,我们又遇到了,可真巧。”吴纾梨笑着说,露出脸颊上可爱的梨涡。

    “呵呵。”赵钦的反应便是笑了两声。

    吴耀武头痛不已,不知道自己这个姊姊带他来这里干什么,正好听到吴纾梨开口道:“弟弟自从上次落水之后便想痛改前非,好好改掉这个臭毛病,小女子便带他来这里,正想找船,没想到就碰到了九王爷,相逢便是有缘,想必九王爷不会拒绝我们姊弟俩上你的船吧?”

    赵钦真是满佩服吴纾梨的意志,无论他怎么无视她,她都能勇猛地再来一次,现在也不扮男装了,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要求。他眯了眯眼睛,忽然,他发现她还是女装看起来顺眼多了,她穿了男装待在他身边,他浑身不对劲。

    身后的沥青心想的却是自家主子的脾气近来好了不少啊,被吴小姐这样追着也不恼,莫非是红鸾星动了?

    可惜沥青想错了,赵钦毫不客气地说:“吴小姐,本王并不想你上船。”

    本以为吴纾梨会生气,哪知吴纾梨脸一红,支吾地红了脸,轻声道:“九王爷,你真的要小女子上你的床,小女子也不介意啊,小女子本来就心仪你。”说着,她抬头,朝赵钦巴巴地眨了几下眼,送去几波春波。

    赵钦愣住了片刻,随即笑了,他笑得不能自已。赵钦终于知道他为何能容忍她在他身边待着了,这京城是找不出一个比她还有趣的女子,哦,不,是比她脸皮还要厚的女子。是船,不是床,可她吴小姐硬是能说成反的,还一副她心甘情愿的模样。赵钦笑了,他倒要看看她能缠他到什么时候。

    吴耀武听不下去了,自家姊姊就这般钟意这个九王爷?除了身分、除了外貌,有什么了不起的!

    吴耀武轻扯了一下吴纾梨的衣袖,正要说自己不想上去,那头赵钦退了一步,“吴小姐、吴公子,请。”

    吴耀武当场软脚了,他不要靠近码头,不要坐什么船啊!结果被吴纾梨一手提起,直接往船上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子可有婚配最新章节 | 公子可有婚配全文阅读 | 公子可有婚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