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城主母 > 第十二章 西北霸王

一城主母 第十二章 西北霸王

作者 : 寄秋
    三年后。

    “哈!喝!炳!喝——”

    绿荫如伞的大树下,几个高壮的大男人双手双脚落地,以狗的姿态绕着大树根走,边走边汪汪叫。

    一名面容精致的小男童骑在其中一人背上,手拿折柳当马鞭,往前挥呀挥,叫“马”快跑。

    一旁是几名容貌秀丽的小丫头和两眼眯笑的婆子,一群人也不阻止的递水、递点心,不时帮着擦拭小男童额上的汗水,脆嫩的笑声好似春天的野花,撩过人的心房。

    岁月静好,无比宁和。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适合放纸鸢、踏青、钓鱼、野炊、露营看星星,以及……打小孩。

    “皇甫胜天,你又干了什么——”震天一吼,如雷贯耳。

    一名黑沉着脸的男人大步走来,捉起来不及逃走的男童,大掌如蒲扇的往他桃形**上一拍。

    “坏人、坏人,你是大坏人,打小孩的都不是好人,我要代替西北王消灭你……”好痛,一定被打肿了。

    男童眼中蓄着泪,神情仍倔得很,一副“我没错,全是你的错”的模样,对他而言,你打我就是不对。

    他娘说的,小孩子不能打,会打笨的。

    爱迪生就是被人打聋了一只耳朵。

    但是……爱迪生是谁?

    哼!谁管他。

    “我就是西北王。”黑着脸的皇甫桓再次动手打孩子,他力道拿捏适中,打疼皮肉但不伤筋骨。

    美得像小仙童的男娃儿很不服气的挥着小拳头,“以大欺小,胜之不武,十年后我一定会打败你。”

    “我是你爹。”儿子打老子,还有天理吗?

    他偏过头,露出米粒似的小牙。“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我会比你强,你等着。”

    “好,我等着,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向这些叔叔伯伯道歉,他们是来保护你安危的西北将士,不是陪你玩耍的小厮,没有他们,你等不到长大。”他胡闹过了头。

    “我不……”为什么要道歉?他是主子,主子是很厉害的人,所有人都要听他的话。

    “王爷,不用了,小世子十分英武,有你当年的风采……”

    “是呀!王爷,是我们自愿陪小世子玩,与他无关,你不要怪罪他,他还小……”

    “小世子太可爱了,我们忍不住想靠近他……”

    冷冽的眸光一扫,求情的声浪为之一停,没人敢再开口说一句话,人人噤若寒蝉。

    “我明明是柏哥儿呀!你们为什么叫我小柿子,柿子才小小一颗,我不喜欢,我要当大老鹰,会飞的大老鹰。”娘说人是可以在天上飞的,用那个什么滑翔翼,但娘不会做,她没学过。

    没关系,等他长大了做给娘看,娘一定会很高兴的摸摸他的头,笑得好美好美,像园子里的花。经过几年的培育再培育,原本到处只见石头的秦王府焕然一新,花草处处,杨柳低垂,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处处是花香,姹紫嫣红,石头缝里都能长出琉璃菊,煞是美丽。

    宛若江南的庭园,丈高的假山上白瀑垂流,底下有座小潭,潭里有鱼,鱼儿不惧人的游来游去,抢食观鱼人丢下的饵食,忽地鱼尾一甩,水波溅起。

    世事变化甚大,白云苍狗,转眼即逝。

    太子被废了,圈养在离宫,皇后因此病倒了,无法理事,由宁妃……不,是宁贵妃代为掌理六宫,大皇子生母由嫔升为妃,掌秀宜宫,太后日渐体弱,早已不接见外命妇。

    西北秦王府已改为西北王府,秦王妃为西北王妃,此举令皇甫褚大为不悦,下旨命皇甫桓返京受罚。

    但年年来圣旨,年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西北王根本不甩朝廷旨意,他自设内相、六军等官员,封官授将,俨如小朝廷。

    唯一不同的是不用天天早朝,皇甫桓最不耐烦这些繁文缛节了,连奏折也懒得批阅,他直接让人口头表述,再由文官抄写入档,当下批示如何运作,当日事不延至隔日。

    拿他没辙的皇甫褚也不敢真派兵来攻,如今的西北兵强马壮,粮草丰足,完全不用朝廷供给,反倒是大明朝境内不时有风灾、水患传出,国库不时得赈灾大失血,捉襟见肘。

    “不是小柿子,是小世子。”一名照顾皇甫胜天的奶嬷嬷在一旁小声的说着,怕小主子搞混了。

    “柿子跟世子有什么不一样?”太奇怪了。

    “白米饭和稀粥有什么不同呢?柏哥儿。”秀婉甜软的轻柔嗓音悠然响起,两父子神色一致的回头。

    “娘。”

    “宁儿。”

    皇甫胜天腿短跑得慢,且身高也不够,只能抱住他娘的大腿,皇甫桓仗着人高腿长,大步一跨便搂住爱妃,眼神得意的一睨儿子,就见他气呼呼的起嘴,非常不高兴他爹的“阴险狡诈”。

    欺负小孩子,不是大人的行径。

    “柏哥儿,你还没回答。”

    皇甫胜天很怕他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娘明明脾气最和善,从不与人为恶,善良又温柔,笑起来很好看,也很爱笑,身上总是香香的、软软的,他最喜欢了。

    可是每当她的声音一软、眼儿一瞅,他就会不自觉的听话,好像不听话就不是好孩子,娘就不疼他了。

    “娘,白饭是干干的,稀饭是水水的,柏哥儿聪不聪明?”他一脸等着他娘称赞的模样,笑眼眯眯。

    “蠢。”一道男声回他。

    “臭爹,我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太坏了,坏到没底,他拒绝有个坏人爹。

    “正好,我也嫌弃有个老是教不乖的臭儿子,我有可爱的小蕊儿就好。”这个儿子就弃养了吧!和他老跟仇人似的。

    “无齿之徒”皇甫蕊笑得露出粉色牙床,像是听懂父兄的气话,咯咯咯地在母亲怀中拍着小手。

    “不行,妹妹是我的,坏爹不能抢。”他家好可爱、好可爱的妹妹不能被坏爹带坏。

    皇甫桓争宠地从妻子手中抱过软软的女儿,父爱满溢的蹭蹭她的小鼻子。“蕊蕊是我生的,和你无关。”

    “蕊蕊喊我哥哥,怎么没有关系?”皇甫胜天很着急,小短腿跳呀跳的想抢坏爹手上的妹妹。

    “蕊蕊还不会说话,她只会呀呀呀。”谁听见她喊哥哥了,小豆丁真可怜,自个儿乐呵。

    皇甫桓笑了,皇甫胜天哭了。

    “幼不幼稚呀!这样逗儿子,他上辈子和你有杀父之仇吗?怎么你们一见面老杠上。”真搞不懂这对父子俩。

    “宁儿,不能偏心,你该去看看这小魔星对我的书房做了什么,白墙上满满的画了猪头,还在猪头旁边写上臭爹。”这大概是他写得最工整的两个字,字迹清晰,笔划正确。

    三岁的柏哥儿已经开始描红识字了,但讨厌写字的他总是乱涂乱画,字不像字的乌黑一团。

    倒是他的画很不错,颇有些天分,虽然笔法还有些生涩,可画得有模有样,不输十岁的孩童。

    闻言,成清宁噗哧一笑,“很有创意。”

    “创意?”他眉一扬,这是变相的鼓舞吗?

    成清宁轻笑的伸指逗弄小女儿。“桓哥哥,做人不要太计较,再过几年柏哥儿就不能这么随兴了,偶尔纵容纵容他又无妨,咱们做父母的能给他的并不多,将来的路还是得他自己走。”

    父母所谓的爱不见得是他要的,以父母自己的想法加诸在孩子身上,那对他而言不是帮助而是束缚。

    皇甫桓目露厌恶地嗤道:“他的路还能往哪走,除了西北,他什么地方也别想去,这是他的责任。”

    “桓哥哥……”男人总是太看重传承。

    “宁儿,我什么都能依你,唯独这件事是我的坚持,难道你想让我们的小蕊儿担起这个重责大任?”

    她当娘的狠得下心,他当爹的可心疼了,女儿要娇养,养得娇气点也无所谓,西北王的女儿做什么都是对的,谁敢吭一声气?

    有何不可,西北女王,在她穿越过来的那年代可有不少女性当权者,但这话成清宁不好说出口,只能在心里想想。

    她弯身抱起儿子,“柏哥儿,你知道柿子和世子有什么不一样吗?”

    忽被母亲抱高,皇甫胜天开心的摇头,又道:“我知道柿子好吃。”

    “柿子有甜柿和水柿,是一种水果,能入口。世子指的是有爵位的王爷、国公爷等的正式继承人,一般是传给嫡长子,也就是说,等你爹老了,西北王的头衔就是你的,你就是西北王,这爵位世世代代相传,等你长大了娶妻生子,再传给你儿子。”

    成清宁解释了一堆,但皇甫胜天听得一知半解、**钡剿档轿鞅蓖酰帕窖鄯⒘恋匚省澳铮沂俏鞅蓖酰浚


    “将来。”她看了一眼现在的西北王,好笑在心。

    “那我可不可以命令坏爹把妹妹还给我?在西北西北王最大。”他眼睛眨呀眨,可爱的样子萌翻了人。

    皇甫胜天常听旁人说西北王有多厉害,多么英明神武,是西北第一战神,听着传说的他十分崇拜杀

    敌无数的西北王,却不知西北王就是老和他抢娘、抢妹妹的亲爹。

    因为没有人敢说出西北王的名字,众所皆知的事何必多说,仅以西北王尊称,敬畏有加。

    “不行。”他这霸道脾性和他爹真像。

    “为什么不行?”他不懂。

    成清宁贴在儿子面颊,小声的说“因为你臭爹就是西北王。”

    “宁儿……”居然说他臭。

    皇甫桓佯怒的一睁目,不满妻子和儿子连成一气。

    “什么,臭爹是西北王……!”骗人!

    不信、伤心,还有被欺瞒的不快,皇甫胜天两颊气鼓鼓的,活像一只正在求偶的青蛙,啯!啯!啯!

    “臭小子,还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吗?”皇甫桓乐得欺负儿子,看他憋气憋得小脸发紫,逗趣极了。

    皇甫胜天很生气,抿唇不语。

    “傻儿子,快呼气,再憋会憋

    死人的,你就看不到娘和妹妹了。”一根筋的傻小子,这孩子日后定是牛脾气。

    一听到不能看到娘和妹妹,皇甫胜天就浅气了,反手抱住他娘亲的颈子,示威地朝他爹一哼。

    小年纪够猖狂了。

    “宁儿,我刚看柏哥儿甩鞭的架式,该是时候让他学武了,他是我的儿子,不能骄纵。”西北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他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更用心学习,将来好打理好这片土地。

    本来还想说孩子还小的成清宁一看到丈夫坚定的神色,便晓得此事再无转圜。“别太严厉了……”

    一提到儿子的教养,她听他的,父母双方一定要达到共识,不能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混淆不知要听谁的。

    “慈母多败儿。”他难得说了一句重话。

    她一听,不太服气,谁说慈母养不出有出息的儿子,偏见。“那女儿我来养,养得跟我一样娇气。”

    “成。”他二话不说的点头。

    “成?”她有没有听错?皇甫桓将女儿高高举起,让她呵呵笑的手舞足蹈。“她不需要做到最好,只要享用我给她的尊贵,我皇甫桓的女儿是天底下最娇贵的小泵娘,她要什么我都会给她,让她一生无忧。”

    出生才六个月的皇甫蕊还无法站立,但已拥有世上最好的一切,她娘富可敌国,她爹权势滔天,日后还有天下第一人的堂兄,她的一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人会倾力相护。

    “宠女儿也别宠上天,小心哪天就爬到你头上。”太娇惯了以后就无法无天,谁也管不了。

    “吃味了?”他笑道。

    “是呀!丈夫移情别恋了,旧人不如新人。”不到双十年华就失宠了,女子的青春真不值钱。

    笑声宏亮,混着心满意足。“两个我都宠,不会顾此失彼。”

    成清宁弯唇一笑。

    “我呢、我呢?我也要宠。”被冷落了,皇甫胜天连忙大声一嚷。

    “宠谁?”成清宁笑着往他鼻子上一点。

    他高声的说着,“宠娘、宠妹妹。”

    一旁的皇甫桓一听眉一挑,眼含笑意。

    她一讶,“那柏哥儿呢,不用宠?”

    “不用、不用,我是小小男子汉,我要当西北王。”然后换他打臭爹的**,要他别当老是欺负小孩子的坏人。

    “丹心,拿花蜜水给世子喝,看他流了一身汗。”补足水分,小孩子多喝水对身体好。

    荷叶、荷心两个丫头前两年嫁人了,荷叶嫁的居然是她一向鄙夷的张庆丰,做他的继室,如今他是王府的大管事,管着五百多名下人,而荷心的丈夫是庄子上的管事,老实忠厚,上无爹娘不过有两个弟妹,是种田的一把好手。

    四个明也被成清宁给嫁掉了,当然有新的女护卫递补,而叫人意外的是,第一个请王妃做主的人竟然是一心恋慕皇甫桓的明春,她嫁的男人更是出人意料,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

    谁也没想到她会看上连她一根指头也敌不过的文弱男子,但两人婚后十分和睦,如今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娘。

    西北的土地很辽阔,辽阔到成清宁都想买下也没有办法,但她名下的土地也多到惊人,有五万顷能种稻的水田,两万三千顷种药草的旱地、三座铁矿、两座银矿、五条玉石矿脉,以及可能是金矿的新矿山。

    短短数年,她成功让西北成为大明三大粮仓之一,不但能供给西北的百姓,还有余粮卖给邻近小柄。

    同时,她推广教育、普设学堂,以集市所得的租金建校舍、聘良师,用西北王名义强制规定年满六岁以上的孩童都得入学堂读书识字,家境贫穷者有清寒补助,可免费就读,至少要读上三年,才能“毕业”不再来。

    她还开设青壮年班和老年班,不收束修地教人识字和算数,只要是西北人都可以来上课。

    然而学生一多难免有人想追求更高深的学问,所以她索性买下一座山,创办“落雁学院”,举凡通过童生试的人都能入学,由当代大儒和致仕官员为夫子,讲述儒学和为官之道。

    成弘武如今也在落雁书院就读,他是书院中最年轻的秀才,年方十四。

    “王爷,急报。”

    闻言,皇甫桓连忙将女儿交给妻子,神色冷肃地看向一身风尘、满是惊悚的暗卫。

    “说。”

    “皇上驾崩了。”

    “什么?!”他倏地手一紧,全身僵硬如石。

    皇帝身子骨不太健朗他是知晓的,沾太多女色了,气血两亏,他是猜测过撑不了几年,想来被皇子们逼宫退位也就这几年的事了,皇帝不年轻了,也年过半百了。可是听到天子驾崩的消息,他心里还是抽痛了一下,在他幼时,年纪相差二十五岁的兄弟俩感情甚笃,一母同胞的他们发下豪语,一人护天下,一人守国门,为大明奋斗。

    没料到皇兄还是先走一步了,而且去得叫人如此错愕,日前由太医院的脉案看来,撑上两年应该不成问题。

    看来是有人迫不及待了,提早下手。

    “王爷,九皇子问动是不动?”

    皇甫桓思忖了一下,问道:“皇上可有遗诏?”

    “未曾听闻。”

    “太后呢?”若有遗诏应该在太后手中。

    “这……”探子并无回报。

    “暂且按兵不动一静观其变,等本王将人马调派好。另外,紧盯六皇子,一有动静先行擒下。”

    “是。”

    “太后薨。”

    在赶往京城的途中突闻恶耗,原本身子微恙的太后突然浓痰梗喉,等宫女太监发现时已无气息,卒年六十六。

    惊闻太后死讯的皇甫桓面上刷地毫无血色,全身虚软无力的跪地不起,他长嚎一声向京城行九叩首,泪如雨下的连呼数声母后,哀送太后圣驾重返天庭,入列仙班。

    而后他快马加鞭的只带数名侍卫便上京,将妻小留在后面,尽快赶路好送两位亲人入陵寝。

    等成清宁带着儿子、女儿到达京城时,皇上、太后已伴着列祖列宗长眠地底,九皇子皇甫寻登基为帝。

    新皇生母贤妃遂为东宫太后,先帝皇后为西宫太后,两宫太后并重,无大小之分,六皇子之母宁贵妃为宁太妃。

    其中曲折不足为外人道,总之大皇子和六皇子双双落败,皇甫桓正式受封为西北王,永世袭爵不降等,享皇室双俸禄,其子皇甫胜天册封为世子。

    “皇叔呀!朕好穷,快救救急,朕一接手才知晓国库年年亏空,不知被谁东挪西拿的搬空了,空空荡荡的库房连只耗子也不见,你叫朕怎么活得下去,朕的命好苦……”

    一见到十七皇叔,独力奋战已久的皇甫寻突然软骨头似的抱住他哭穷,还非常不要脸的抹眼泪,装出可怜相,毫无令人敬畏的帝王之风。

    很想一脚把他踢开的皇甫桓忍了又忍,最后才十指一扣的扣住他双肩,将人推离一臂远。

    可是那眼泪鼻涕已抹在衣服上,叫人火大。

    “要钱去找你十七皇婶,我的银子都用在养兵上头,最近又不打仗,十七皇叔我也很穷,正想跟你打打秋风。”装穷谁不会,他的兵就在那里,确确实实没有灌水,养兵很耗钱。

    皇甫桓接着话中有话的暗示要不咱们挑个看不顺眼的小柄来打打仗,我也好练练兵,顺便捞点好处回来,皇上你意下如何?

    顿时惊得皇甫寻连连摇头,暗啐十七皇叔真的太狡猾。

    打仗十分劳民伤财,一打少说要耗个一年半载,他这会儿就已经缺钱缺到快上吊了,十七皇叔再来要军饷的话,这不是存心逼死他吗?

    不成、不成,不打仗,要打仗他先死给十七皇叔看。

    “十七皇叔,好歹你也是看着朕长大的长辈,怎好把朕推上这位置又不顾朕死活,你就行行好,跟十七皇婶提提,借给一、两千万两白银让朕度过这一年。”等明年收了赋税,就有银子了。

    “利息呢?”

    “利息?”那是什么东西?他没听过。

    “那要分几年摊还?”总不会想赖帐吧!

    “什么,还要还?”他是皇上呐!臣子忠君爱国是义务,怎能说还不还那么俗气的话题,谈钱伤感情啊。

    “你当你十七皇婶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吗?”亲兄弟明算帐,何况皇上只是他侄子,当然要算得一清二楚。

    “不是卖些铁砂,挖几百、几千斤银矿就有了?别以为朕不知道,十七皇婶已有钱到天怒人怨的程度,她要捐点钱好平息民怨,给自个儿积点贤名。”嫉妒呀嫉妒,他当皇帝的一穷二白,人家却赚钱赚得那么容易,一条玉石矿脉年缴税金是一千万两银,可那是缴到西北军库而非大明国库。

    “那又如何,本王护得起。”谁敢觊觎西北王妃的滔天财富,她懂得生财之道是她有本事,别人眼红个什么劲。

    其实若没有皇甫桓护着,成清宁也不可能顺利累积那么多财产,她是小孩搂巨金走在街上,人人想抢,因有皇甫桓当靠山才安然无恙,否则她那些矿脉、赚钱生意早被有心人瓜分了,她连个渣渣也捞不到。

    皇甫寻面上一讪,撇嘴道:“十七皇叔,你欺负人。”

    “臣记得皇上私库里也有不少好东西,在皇上登基前,咱们合作过好几年南北货。”他赚了不少。

    一说要挖他的银子,皇甫寻立即化身抠门的守财奴。“没门!那是朕的银子,只有国库通私库,哪有私库通国库的道理,朕才不要当倒贴的皇上。”

    要不是不当就会死,他真不想当这个皇上,高高在上的位置有什么好,既没朋友又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每天有批不完的奏章,还要应付唠叨不休的群臣,逼他立后。

    真是好笑,他要不要立后关他们什么事?一个个都厚颜无耻地想把自己的女儿、侄女、外甥女、一表三千里的姻亲送进宫里来,当他是花楼的老鸨,来者不拒呀!

    “其实皇上何必舍近求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意思?”皇甫寻不耻下问。

    “宁平侯府。”他的岳家。

    “宁平侯府?”皇甫寻还是不懂,十七皇叔的暗示太笼统了。

    “二公子。”成弘文。

    “二公子、二公子……二公子!”皇甫寻恍然大悟,乐得没个体统的朝大腿一拍。

    “皇上还需提点吗?”皇甫桓笑得特别和善。

    他挥着手,“不用、不用,朕明了了,弘文兄弟是朕的民间友人,朋友有通财之义,朕会找他聊聊。”

    “皇上真是世间少有明君,一点即通。”二舅子这些年也从西北赚了不少银两,是该拿一些出来报效国家。

    “好说好说,这也不是明君不明君的问题,而是……国库真的很空虚啊!”

    听出他话中之意的皇甫桓大方的做了个交易。“臣愿代臣妻捐出两千万两白银,但臣妻生母虽已是封了四品恭人,抬为宁平侯爷的平妻,不过在侯府中仍是得看正妻脸色,连带着连我小舅子也容不下……”想真正做到平起平坐,哪那么容易。

    “这简单,朕赐西北王妃生母为虢国夫人,别说宁平侯夫人,连宁平侯的品级都没她高,见了她也要低头呢。”啊!终于享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原来是这么愉快。

    “谢主隆恩。”皇甫桓连头也不点,只给了一个敷衍的眼神,神态慵懒而傲慢,好像吃饱了的老虎。

    “十七皇叔,你的谢意好随意,朕收不到。”在这御书房内,十七皇叔比他更具有王者霸气,让他好是阴郁。

    皇甫桓两眼一利,透着锐光,“皇上对立后有什么看法?”

    他一怔,随即抱头喊头疼。“十七皇叔,你不厚道,朕也想娶个中意的女子谈情说爱,没有十七皇婶的一半至少也要三分吧!当今皇上还要屈就庸脂俗粉,那真是憋屈无处诉。”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想活就得委屈。

    若是大皇子或六皇子上位,以他们的凶残心性是不会留下后患,突然“暴毙”几个皇子算什么,登上皇位之路原本就充满荆棘与血腥,不见血如何成就一番大业。

    所以皇甫寻不得不争,即使他对这位置不感兴趣。

    “十七皇叔,你想个法子帮朕挡一挡。”他不立后,后宫的女人够多了,他可不想再自找麻烦。

    “能挡多久,迟早要立后……”忽地,他双瞳眯成线。“她怎么还在这里?”

    “她是谁……啊!十七皇叔指的是莲妃呀!”顺着他视线一瞧,一道姜黄色身影立于御花园。

    “萨瓦琳公主是莲妃?”他都忘了有这个人。

    “莲,出污泥而不染,贞洁的象征。”有讽刺意味。

    反正后宫够大,不在乎多养一个女人。

    “她朝你十七皇婶走去,臣得去瞧瞧。”那女人太危险,绝不能让她靠近宁儿半步。

    “朕看太多奏章了,也去御花园走走,赏赏今年的牡丹。”有热闹为什么不看,皇宫太沉闷了。

    此同时,在御花园的另一头,眼尖的萨瓦琳瞧见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她不等宫女跟上便拉高月华裙朝那人走去。

    “秦王妃?”

    听到旧日的称谓,成清宁抱着女儿缓缓转身。“你喊错了,我乃西北王妃。”

    “不管你是秦王妃还是西北王妃,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果然是她,都过了数年,她居然没有变丑,反而更美。

    “多谢你的厚爱。”这女人……很眼熟。

    萨瓦琳咬牙冷笑,“是仇恨才是,要不是你,我不会落到今日的地步,西北王妃应该是我。”

    应该是她的……成清宁蓦地想起她是谁。“是我让你带兵攻打大明的吗?又是我打得你溃不成军吗?你打了败仗是你技不如人,一个战败国的和亲公主凭什么以为输了还能高高在上,倨傲的想嫁谁就嫁谁,挑挑拣拣?”从来都是赢家说话才对。

    “你……你狡辩,强词夺理,原本我可以成为西北王正妃,是你们皇帝同意的。”她欢欢喜喜到西北,就为了见倾慕已久的心上人一眼。

    “那又如何,如今你贵为帝妃,再提前尘往事有何用?难道你还能叫皇上休了你,让你再嫁皇叔?”这叫**,一旦进了宫成了皇帝的女人,就是死也不可能另嫁。

    “你……你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萨瓦琳的褐瞳中透着恨意,隐有泪光浮动。

    “你的事与我无关,我先告辞了。”面对曾经害过她的女人,成清宁不愿多做接触。

    “不许走,你得晓得你把我害成什么样子,我的手骨曾被狠狠打断,虽再接合却无法拿起重物,我连最喜欢的长鞭都被迫放弃,再也无法动武……这一切全是你的错……”

    她的手指都快指到成清宁脸上了,没见过疯子发疯的小郡主脸一皱,不客气的放声大哭。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皇甫桓没有二话的折了她的指头,抱过女儿放在怀中轻哄。

    “啊!我的指头——”好痛!断了。

    “蕊蕊乖,不哭,父王在。”他的小心肝。

    皇甫桓一哄,皇甫蕊抽噎着止了泪,小嘴呀呀地像在告状,她指指莲妃又指指自己的眼睛,都吓哭了。

    “好,谁欺负蕊蕊,父王就帮你讨回来。”他平时疼如珍宝的女儿岂能容人欺凌,折断她一根手指还太便宜她了。

    一旁的皇甫寻好奇的问“十七皇叔,你听得懂小堂妹在说什么呀?我只听见呀呀呀!”真可爱,小脸雪白的像只小兔子。

    皇甫桓得意地以指逗弄女儿。“我的女儿我怎么不晓得,蕊蕊可是我最疼爱的小花蕊。”

    呀呀呀……皇甫蕊咯咯的拍着手。

    “咳咳!桓哥哥,她是你最疼爱的,那你把我放在哪儿了?”有了女儿就不要老婆,他太可恶了。

    头皮一麻的西北王赶紧空出手搂住王妃的细腰。“她是疼爱,你是最爱,你们母女俩就是我的命。”

    这……这是十七皇叔?!说的肉麻话太令人作呕了。

    皇甫寻忍着反胃,命人将萨瓦琳带走,幽禁于冷宫中,此生此世再也不能踏出宫门一步,罪名是冒犯西北王妃。

    “我们两个同时掉下水,你会先救谁?”成清宁很无聊地提出这个令人煎熬的问题。

    皇甫桓一顿,讪然反问“宁儿,如果是你会救谁?”

    她一怔,“狡猾。”用她的话反问她。

    “再狡猾也狡猾不过你这只小狐狸。”落入她手中,他心甘情愿,用一生偿还情债。

    瞧见他眼中的深情,成清宁温柔地握住他的手。“走吧!回府,柏哥儿怕是等急了,又要怪我们丢下他一人。”

    “哼!分明是他想跟他弘文舅舅、弘武舅舅去游京城,我们才是被丢下的人。”那个臭小子,一有舅舅就不要爹。

    “他难得来京城一趟,你就让他松快松快。”弘武也几年没回来了,该去看看娘。

    回京后,她才晓得成清仪竟然成为郑克南的小妾,堂堂侯府嫡女沦为她自个儿最不齿的姨娘,世事的变化令人欷吁。

    董氏也因为此事气瘫了半边身子,从此生活起居都要人打理。

    而成清贞在回京的途中逃了,听说跟了一个外地商人走了,香姨娘哭了数月,说她无情。

    “他的好日子不多了。”皇甫桓阴恻恻的说着。

    “桓哥哥,我想西北了。”西北的风沙,西北的风情,西北的将士与百姓,西北的欢乐与笑语,以及她的稻田和香药。

    “好,再待几日就回去,我们……”该办的事赶快办一办,争取早日回西北,他们的故乡。

    “等一等,你们走了朕怎么办?那些可恶又可恨的大臣会把朕撕碎。”他们会逼他立后呀!

    皇甫桓冷冷丢下一句,“皇上是孤家寡人。”

    “十七皇叔……”他哀嚎。

    西北王头也不回地一手搂着爱妃、一手怀抱娇女,潇洒离去。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城主母最新章节 | 一城主母全文阅读 | 一城主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