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夫随夫 > 第十五章

嫁夫随夫 第十五章

作者 : 金晶
    【第九章】

    在长公主和杨采薇相继来到了花厅时,那杨紫薇哭得楚楚可怜,而那五品官员一脸的不安。杨采薇见长公主不出声,想必是准备将此事交与她来处理,她便吩咐下人去喊杨国公和杨夫人过来。

    “还有我娘。”杨紫薇连忙道,在触到杨采薇的眼神时,她低下头,委屈地说:“我想我娘。”绝口不提俞氏在的话,能给她更多的保障。显然杨紫薇知道这样的话不能说,妾侍再得宠也不能拉到外面得意,只说需要俞氏的安抚。

    杨采薇倒是无所谓,可身边的长公主却冷着嗓子插了一句,“杨夫人定然会为你作主。”

    长公主是最看不得妾侍猖狂的。杨采薇明白地吩咐了下人,只请杨国公和杨夫人。

    可等杨国公过来的时候,身边除了杨夫人还有俞氏。杨采薇垂下眼眸,捏紧了拳头。

    “这是怎么回事!”杨国公大声道。

    俞氏倒是明白这样的场合她没有资格说话,便走到一边抱着杨紫薇颤颤发抖,那模样可怜极了。

    杨国公看得心头更火了,正要大发雷霆,墨侯爷后一步走了进来,“什么事情?”

    杨国公恨不得自己长四张嘴,将事情说得更加的严重。

    墨侯爷听着听着,眉头就皱在了一起,在杨国公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他抬起手阻止了杨国公,“杨国公,此事很清楚。”

    “是。”

    “既然二小姐被这位公子看去了身子,这位公子又没有娶妻,也愿意负起责任,二小姐嫁过去便成了。”墨侯爷淡淡地说。

    杨国公却睁大了眼睛,那头的俞氏和杨紫薇更是哭得更大声了,“这怎么可以,是在公主府出的事情……”

    “难不成杨国公是想要侯爷或者小侯爷娶了她?”长公主插嘴道:“痴心妄想!”

    “这……”杨国公支吾半天说不出话。

    “可我并不愿意嫁给他。”杨紫薇急急地说。

    “那便绞了发送去尼姑庵,留个好名声。”长公主冷道。

    “不。”杨紫薇似乎是被吓到,惊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杨国公心疼不已,“若是小侯爷身边缺人……”

    “哦,公主府已经有杨国公府的嫡长小姐做子安的正妻了,这位二小姐是庶出,她想谋什么位置?”

    杨采薇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下来,他们还真是敢想,这么愚蠢的方法也敢拿出来使。

    杨夫人打断了杨国公的话,“长公主,是夫君说错话了,哪里敢让小侯爷娶呢,本就不关小侯爷的事……”

    “贱妇,胡说什么!”杨国公脸色大变。

    长公主蹙眉,这家人难得有一个明白人,可惜了,她的目光落在杨采薇的身上,她并不是很喜欢杨采薇,可杨采薇是儿子喜欢的。既然儿子一直忘不了杨采薇,还走了一趟鬼门关,她便同意了,但没想到一个好好的儿媳妇竟是在这样的家里长大,幸好是跟着杨夫人,才印证了那句话,出淤泥而不染。

    长公主同情杨采薇,有些心疼地说:“采薇,你先下去吧。”这些事情不过是杨国公胡闹,根本不需要杨采薇在这里看着心酸。

    “长公主,不行,采薇是紫薇的姊姊,应当为紫薇着想,何况两姊妹共事一夫也不是没有的事情。”杨国公流利地说着。

    墨侯爷啪地一下拍在桌上,两眼冰冷,“杨国公,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

    杨国公一下子噤口了。

    杨采薇在长公主的示意下回到院子,一路上手脚冰冷。严嬷嬷捏着杨采薇的手,宽慰她,“夫人,莫想这件事了,根本与你无关。”

    杨采薇不说话,她走进屋子,墨子安正坐在暖榻上看书,见杨采薇进来,没有理她。

    杨采薇让严嬷嬷下去之后,坐在离他不远的椅子上,“杨紫薇衣衫不整地跑回杨国公府,是不是你做的?”

    “哼。”

    “杨莲薇嗓子坏了,是不是你做的?”

    “哼。”

    “那人一辈子无子嗣,是不是你做的?”

    “是。”墨子安一把将书扔在地上,扭头看她,凶神恶煞地说:“我就是做了这些事情了,如何?”

    杨采薇静静地盯着他,他少年时便俊俏的脸如今越发沉稳,可那股嚣张的气焰却还是改不了,这便是她认识的他。

    “让我吃苦头的并不是他们。”她轻声地道。

    他抿着薄唇,“我知道,是我不该给了他们机会欺侮你。”

    “我开始有不明白,也有过不甘,可我没有恨过你。”杨采薇接着说。

    墨子安睁大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她,等着她下一句话。

    “但我不可能再对你有任何……”她一字一句地说。

    “住嘴!”墨子安倏地站起来,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光,却能让人看得出他此刻的纠结,他全身的肌肉紧绷得厉害,拳头握得紧紧的,好像随时会扑上来咬她一口。

    杨采薇轻轻地说:“墨子安,你心里很清楚,不是吗?”

    是,他墨子安是伤了她,用最可恶的方式伤了她,他已经尽量在弥补她,用他的心、他的情,可还未弥补好,她却告诉他,不可能。

    他根本无法接受杨采薇对他的拒绝,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可他墨子安拿起来了,但他放不下,谁来告诉他,如何放下?如何松手?他本就没想过要放开她,她是他的,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她都是他的,她只能跟他纠结在一块!

    “墨子安,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杨采薇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摔帘子出门的男人,她神色平静地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茶冷了,冷到了她的心里。她捏着茶杯,手臂不禁颤抖着,她以为她不会在乎他,她以为她早已做到置身于情爱之外。

    眼泪从眼睛里缓缓地流了出来,杨采薇咬着唇,忍着撕心裂肺的疼,比之前那一次还要来势汹汹的疼来得更加猛烈,疼得她趴在桌上,将小脸埋在手臂之中。

    她好怕,好怕再一次地付出,又如之前那样,在知道杨紫薇恶心的打算时,她怒火中烧,那一刻,她才明白,她不想付出的心,想自己自私守护的心,又飞到了他的身上。

    杨采薇不想再尝一次求而不得的苦,更怕得了又失的痛,不如早早了断,免得日后他喜欢上别的女子或他想娶另一个女子进门。到那时痛苦难熬,不如现在就开始习惯,一切习惯就好,她安慰她自己,可心口那还是痛得很。

    “夫人。”严嬷嬷走了进来。

    杨采薇神色发白地从手臂上抬起头,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沙哑地问:“什么事?”:

    严嬷嬷心有不安,“夫人和小侯爷之间……”

    “这件事你别管。”杨采薇蹙眉道。

    严嬷嬷顿了一下,说道:“花厅那不欢而散,杨国公府的人已经回去了,墨侯爷在书房,长公主也回自己的院子了。”

    “那位五品官员呢?”

    “被杨国公羞辱了一番,那人便甩袖就走。”严嬷嬷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老爷怎么想的,好好的被那俞氏灌了迷汤,竟做出这样胡涂的事情,二小姐的身子被不少人看过了,还有五品官员愿意娶她实在是上辈子烧的好香。”

    杨采薇却对这些早已腻歪了,摆摆手,“随他们去吧。”她想到墨子安之前跟她说过的话,杨国公府怕是盛宠不再了,但她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杨国公府是成是败都是命,她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还有什么能力管他们那群心大的人。

    “嬷嬷,你跟夫人说一声,此事便不要管了。”

    “是。”严嬷嬷立刻派可靠的人去杨国公府跟杨夫人知会一声。

    杨采薇精神不好地又趴了下去,严嬷嬷看得担忧不已,这成婚才几个天,两夫妻就吵架了,这可真是糟了。

    墨子安看着院子却没有进去,青玉在后面催促道:“小侯爷,你不回院子?”

    墨子安不说话,他生气地离开了院子,站在院子边隐蔽的地方等到现在,却不见杨采薇出来过,她一点也不担心他,连派个人寻问他去向的心思都没有。

    “青玉,什么样的女子才会不担心整夜不归宿的夫君?”墨子安低哑地问。

    青玉一个头两个大,小侯爷分明是跟夫人闹别扭,可他们两个人闹别扭就闹呗,可不可以不要问他这样的问题啊。

    青玉不敢回答,墨子安自然能找到人回答,那两个妻奴好友他是不指望了,他直接找了小舅舅,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九王爷。

    “小舅舅,你说。”墨子安夜闯九王府,不管九王爷是否已经睡了,硬是要问个明白。

    九王爷挑挑眉,穿着白色的寝衣,“你这么迟到我这,便是要问我这个问题?”

    “是。”

    九王爷的唇边泛起一抹艳丽的笑容,“你的女人要是不喜欢你,会让你睡?”

    墨子安愣住,随即欣喜若狂地奔走。

    一旁伺候着九王爷的小厮忍不住问:“这天下还有不让夫君睡的女子?”

    九王爷往后一靠,悠闲地躺在那,“自然是有的,若是那女子不喜欢她的夫君。”

    “可王爷,我娘不喜欢我爹,喜欢一个读书人,没办法才嫁给我爹的,可照旧给我爹睡啊。”小厮真是胡涂了。九王爷的唇边勾起邪肆的笑容,“哦,能唬弄过我的外甥便好,否则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

    厮瞬间哑然无语,九王爷是胡乱说的啊,可小侯爷当真了啊。

    墨子安确实是将这话当真了,没错、没错,杨采薇要是不喜欢他,哪里还会让他睡,早就让他滚远些,恨不得一人占了一张床。她只是嘴坏,她的心还是向着他的,她休想几言几语便将他给轰走了,他才不会扭头就走。

    青玉跟在墨子安身后,总觉得九王爷的话有些奇怪,小声地提醒道:“小侯爷……”

    “闭嘴。”墨子安容不得有人吵,他正想事呢。

    青玉一脸的欲哭无泪,只好乖乖地闭上嘴,反正九王爷也不会害了小侯爷。

    墨子安回到院子的时候,下人都歇息了,只有两个婆子和两个小丫鬟在外面守夜,看到他便喊道:“小侯爷。”

    墨子安点了一下头,“夫人睡着了?”

    其中一个婆子恭敬地回道:“夫人已经睡下了。”

    墨子安磨磨牙,真是没心肝的女人。他攥紧拳头好一会,迈开脚步往里屋走去,重重的脚步在走进屋子之后反而轻了。

    墨子安掀开帘子走了进去,杨采薇纤细的身子正躺在榻上,他曾经努力想将她养胖,可惜她对荤食仍然兴趣缺缺,若不是他逼着,她一定不会沾荤,因此她至今依然是一副被风一吹就会被吹走的纤弱模样。可就是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如树根一般深深扎在他的心口,不被任何因素所影响,照旧长成了参天大树。

    墨子安轻手轻脚地坐在了榻边,看着熟睡的人儿,心口悸动不已,他钟情于她,可她却放不下以前的事情,不论他做什么,她的心始终缺了一角。

    杨采薇可以不接受他,也可以不喜欢他,没关系。可让他受不了的,是她努力地将他往外推,就这么放任他在她身边照顾她、献殷勤,不可以吗?他愿意做跳梁小丑,只因他取悦的人是杨采薇,不是别的女子,但可恨的是,她只想推他走。安静、无声地默许他在她的身边,这样都不可以吗?

    躺在床榻上的杨采薇嘤咛了一声,缓缓地转醒,总觉得在黑暗中,有一道视线压迫着她。她翻了一个身,便看到墨子安黑着脸坐在她身边,她被吓得叫了一声:“啊!”半晌,她反应过来,怒极了地骂道:“墨子安,你有病啊?”

    “是啊,我有病,病入膏肓。夫人来告诉为夫,这病懊怎么治疗才好?”墨子安有气无力地说。

    他话中有话,杨采薇没注意到,只听出他语气中的无奈,以为他真的哪里不舒服,坐了起来,“哪里不舒服?”杨采薇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烫也不凉,并没有生病。她狐疑地看他,“到底哪里不舒服?”

    “你还会关心我吗?”墨子安委屈地说。

    杨采薇恍然大悟,这人根本没病,哼了一声,“小侯爷要是死了,我也好做寡妇。”

    墨子安不生气,伸手抓住她的手,她白嫩的手动了动,想甩开他的手,哪知他不肯,抓着她手的力道彷佛要吃了她一样,

    墨子安拉着杨采薇的手放在他的脑袋上,“那回我遇险,脑子里都只想着你,这两年你不好过,我也不好过,每每想起你,我便心痛如刀割。都说这个世界上最懂孩子心的是娘亲,娘亲早已看透了我,可惜我看不透自己,她总是安排一些与你相似的女子出现在我身边,可我只会更生气,她们是她们,根本取代不了你,再与你相像又能如何。”

    杨采薇被他的话吓得说不出一句话,她不知道长公主有过这样的安排,更不知道原来他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曾经面临过这样的险境。

    那时墨子安说,他失忆了,退亲的事都忘了。从那一刻起,他开始缠着她,彷佛中间两年都没有停过般,好像他们从来都是这般的好。可惜,他不记得,而她记得。如今,他在对她说那些她所不知道的关于他的事情,原来他也过得不好。

    可又如何呢?他不好,她杨采薇也不好,就可以扯平吗?很多事情是无法用这样的方式扯平的,他伤了她,她便伤了他,这样就扯平吗?又或者他伤了她,尽情地对她好,这便是扯平?也许可以扯平,但问题是,她根本不在乎,何来扯平之说呢。

    “墨子安,你说再多,我都不想听。”杨采薇平着嗓子说。

    墨子安眼中猛地燃起一道火焰,啪地一下,将她推倒在床榻上,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行,我不说。”

    杨采薇淡淡瞥了他一眼,“小侯爷,夜深了,该就寝了。”

    墨子安的回答是啪的一声,撕开她的衣衫,露出里面淡绿色的肚兜。杨采薇惊呼一声,道:“墨子安,你干什么!”

    “好好说,你这个驴脑袋听不进去,那便不跟你说,我做给你看。”他三两下将她的衣衫扒光,“让你知道,我对你有多迷恋,让你知道,我多爱你。”

    杨采薇只觉得他的话如一道雷一样劈得她都胡涂了。她红着脸,抱着前胸,“墨子安,你不能……”

    “能,你是我的女人,不给我睡,给谁睡。”墨子安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反应,她的脸很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反正她没有太拒绝。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夫随夫最新章节 | 嫁夫随夫全文阅读 | 嫁夫随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