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夫随夫 > 第五章

嫁夫随夫 第五章

作者 : 金晶
    杨采薇中午也没有用膳,她直接在祠堂里待了整整一天,才缓缓地回屋子,等烛光亮起来,她才发现屋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杨采薇看着屋子中央放着繁华、富贵的珊瑚树,脸一黑,像这般大又保存完整的珊瑚树异常可贵,即便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再看了一眼其它布局,她的脸色越发的阴暗。

    除了床榻、桌子、椅子没有变,她的屋子里也简陋得只有这些东西,其它多出来的精致小物或者是富贵的大对象看得她眼花撩乱,她忍不住地叫道:“墨子安!”

    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可墨子安并没有出现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而这些多出来的物品令她不知所措,她如何处置这些东西呢?他是觉得对不起她,还是觉得她可怜,给她弄这些东西她就会开心了?

    她杨采薇早过了那肤浅、懵懂的年纪了,墨子安以为他送她这些便能收买她的心?她冷笑,径自在桌子旁坐下,连椅子上都铺着江南织毯,柔软的质感令她喟叹之际,也低声地骂了他一句奢侈。

    以前便知墨子安有身家,如今看来他是银子多得没地方使了。从他们订亲之后,他常常送她一些东西,有时候是精美的首饰,有时候是精致的美味。

    墨子安送她的每一样东西,她经曾收得好好的,但发生巨变之后,他送她的东西,她全部烧掉、毁掉,一样也不留,看着也不过是扎她的心,她干脆全部毁掉,但现在这些东西不可能烧掉毁掉,况且这里是她余生要待的地方,她总不能将她的屋子也烧掉。

    想到这里,杨采薇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人当真是令人厌恶,就因为他不想放手,她就要乖乖地顺从他。两年的时间,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了,他为何认不清。就算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两年前,可现在他们都不再是之前的他们了。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两年前他为何退亲呢?只要他想起来,以他那时都忍不了的性格,现在也不会忍的。

    杨采薇想着杨紫薇的话,杨紫薇说墨子安要退亲,是因为她水性杨花,但她很清楚,她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那么便是杨紫薇动了手脚,至于杨紫薇怎么动的手脚,她便不知了。但他那时信了,那么以后他想起来也会信。

    既然如此……杨采薇笑了,那她便等他想起便成了,等他想起来,他便不会纠缠她了。

    至于她的公道,她无所谓地摇摇头,早已没有公道,她还要什么公道,两年前她便被他定罪了。

    一切只要他想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杨采薇这么一想,心里也舒坦了,对着性格霸道的墨子安,她是斗不过他,那么就以平常心对待,拖延时间,等他慢慢想起来就好。

    但墨子安如果要好几年才能想起来的话……她的脸色阴郁、不安起来,她该怎么办?

    又想到了长公主,她舒了一口气,长公主定然不会让他再跟她订下婚约,所以在他想起来之前,也许他就被长公主摁着脑袋与别的女子订亲。

    杨采薇伸手捂住胸口边的心,唇微微咧开,低低地说道:“到了现在,还会不舒服吗?”

    她强压住那股涩味,也许他跟别的女子成亲之后,就不会纠缠她,毕竟他有了妻子。

    也就是说,当务之急,她对他唯有一字诀,拖。

    门吱呀地打开,杨采薇抬眸,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墨子安,这些东西你让人搬走。”

    对于她开门见山的要求,墨子安只是笑了笑,“为何?”他手里拿着一个食盒,他将食盒放在桌上,脚一跨,便在椅子上坐下。

    “我不再享有杨国公府的嫡长女该有的权利。”她纤纤的手指往他送来的东西上一一点过,“这些都不是我该有的。”

    “却是本侯夫人该有的。”墨子安截断她的话。

    杨采薇的眼睛闪了闪,似笑非笑地说:“等我名正言顺的时候再说吧。”对上他,不能以硬对硬,否则就是一个无解的谜底。

    墨子安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咚咚有声地敲击在杨采薇的心口上,她垂眸掩饰眼中的慌乱。

    好半晌,墨子安停下手指,姿态潇洒地说:“好,便依你。”

    在杨采薇松了一口气时,墨子安突然说道:“这些摆饰之物可以撤掉,可那些女子要用的东西我不会收回。”

    杨采薇看了他一眼,心想那些东西她又不爱用,曾经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她洗尽铅华,不需要这些了。

    “无所谓。”杨采薇并不打算跟他撕破脸面,等他觉得无趣了,他也许就不会缠得这么紧了。

    墨子安很满意她现在乖巧的样子,只是她的态度有些凉薄,不过他并不在意,只要她不要过度地排斥他就好。他将食盒打开,“我特意让厨子做了你喜欢吃的菜肴,我记得你喜欢吃清蒸鳜鱼、红烧东坡肉……”

    “呕。”杨采薇拿起丝绢捂着嘴,对上他惊疑的目光,轻声说:“我吃素。”

    墨子安抿了一下薄唇,“你这么瘦,还吃什么素,况且你以前也爱吃这些荤菜。”

    杨采薇垂眸,“不想吃。”

    墨子安高深莫测地盯了她好一会,“我也准备了素菜。”

    一顿饭下来,墨子安几乎是看着杨采薇吃饭,她的动作还是和以前一样优雅,那张小嘴小口小口地吃着饭菜,但她仅仅在吃饭,和以前那种见到美食的欣喜截然不同。

    “菜,好吃吗?”墨子安问。

    “嗯。”她点头。

    墨子安的心口一阵阵地疼,疼得他端着饭碗的手背上浮起了青筋,他忍下那股疼,柔着嗓子说:“多少吃点肉吧?”

    她的筷子一顿,“我并不想吃。”

    闻言,他挟了一块豆腐放在她的碗里,豆腐上面洒着少许的肉沫,她看了一眼,慢条斯理地吃了下去。

    墨子安并没有挟那东坡肉,他知道,有些人在习惯了素食之后,若是马上吃大鱼大肉,那么胃部会受不了。她太久没有吃过荤菜了,那么她自然会排斥吃荤菜,想到杨国公府对她的冷漠待遇,他心里如被刀割地疼。

    “我记得你以前身边有两个贴身丫鬟,叫什么来着呢?”墨子安想着。“绿竹、莲儿。”杨采薇淡淡地道。

    “似乎是叫这名字。”他不着痕迹地问:“她们去哪了?”

    杨采薇吃完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她们年纪不小了,我让娘给她们安排了出路。”

    “你……”

    “你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身边没一个人伺候?”她接过他的话,“我自己都照顾不了,何须别人陪着我受苦。”杨国公府是一个现实的地方,不被重视意味着被打入冷宫。更何况她出了退亲这等丑事,还想继续过得像嫡长女的日子,也未免想太多了,若不是娘亲时不时地暗中照顾,也许她早就生病死掉了。

    杨采薇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一个不受宠的嫡长女,又被退亲,没人敢娶她,她也不可能降低身分去给别人做续弦,甚至是侧室,否则下面的妹妹岂能嫁得好,以杨国公的私心,恨不得杨紫薇能嫁给皇子做皇妃。

    “果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墨子安啧了一声,眼里带着冷冷的幽光。

    杨采薇瞟了他一眼,心不在焉地说:“还好,过得挺悠闲的。”

    墨子安凝视着她,“你还是早早地嫁给我的好。”

    她笑了,眼神淡淡地看着他,“是吗?”微顿之后,她一字一句道:“若是一开始我不是与你订亲,而是别的男子,我早已嫁给那人,也早已为那人生儿育女,你真的认为我嫁给你会很好吗?”

    墨子安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退去,唇紧紧地抿着。

    她继续说道:“墨子安,也许有些人认为嫁给你很好,但你能说,我嫁给你是很好的事情吗?”

    “你可有怨恨过我?”墨子安紧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的变化。

    杨采薇轻笑,“没有,我的命注定如此,与你有何关系?”她能心平气和地跟他一起用膳、说话,仅因为她将他当作了她生命中再普通不过的过客。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粉嫩的小嘴在墨子安的眼前张张合合,他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想说,他们的缘分已尽,他们各自会有各自的缘法。

    “你留恋的是我们的曾经,因为得不到,所以非要不可。”杨采薇说完这句话,便安静地注视着他。

    听完这席话,墨子安的血液一片冰冷,彷佛置身在冰洞之中,他冷酷的嗓子在安静的屋子里缓缓地扬起,“杨采薇,我若只是单纯要你,干嘛非要娶你?”

    在她的眼中,他难道就是这般的不堪?丢下这么一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独留下她一人坐在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夫随夫最新章节 | 嫁夫随夫全文阅读 | 嫁夫随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