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夫随夫 > 第四章

嫁夫随夫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第三章】

    清风这辈子做过最窝囊的事情便是替他家小侯爷守着墙角,他以为小侯爷退亲之后,他以后再也不用这种事情了,没想到他家小侯爷又来爬墙了。

    看着从杨国公府里面出来的墨子安,清风本想抱怨的嘴抿得紧紧的,他哪敢说爬墙不好,小侯爷的脸色难看极了。

    “小侯爷?”清风弱弱地开口。

    “从暗卫中挑几人,让他们守着这院子。”墨子安黑脸地说。若是有人企图不轨,她一个小女子如何抵抗,院子偏僻,又没个丫鬟、婆子伺候,难怪他进去时,她看起来会那么紧张。

    清风睁大了眼睛,以前小侯爷与杨大小姐你侬我侬的时候,小侯爷没提起这件事情,如今两人关系这么僵,小侯爷还要将贴身暗卫分几个给杨大小姐。

    “小侯爷,这恐怕不行吧,这暗卫是……”清风慌乱地解释。

    “有何不可?”墨子安的双目狠狠地瞪着清风。

    清风一叹气,真是见鬼了,怎么好好的,小侯爷会失去记忆呢,这事情很尴尬啊,“小侯爷,你与杨大小姐已经解除了婚约了。”

    “这件事情不用你提醒我。”墨子安不悦地说。

    “若是日后小侯爷想起来……”清风努力地提醒。

    墨子安背对着清风,一派的阴冷,清风点到为止地等着响应。

    良久,清风才听到墨子安幽幽地说:“那又如何?”

    清风叹气,小侯爷这么任性,真的是让他这个做下属的好为难啊。

    墨子安的手轻抚着胸口,之前常常心悸得慌,唯有看到了杨采薇,他这心才能安放,不管当初他为什么退亲,他今生今世都不想放开她。

    “我若是向舅舅要一道圣旨,舅舅会不会劈了我?”墨子安低头喃喃道。

    身为心腹,清风自认为他已经摸清了小侯爷弯弯曲曲的心思了,现听了这话却不解了,“小侯爷是何意?”

    墨子安摸着下巴,眼神清澈,“再订一次亲。”

    清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小、小侯爷,你别冲动,这种事情万万不能。”该死的,谁让小侯爷去临州办事的?这小侯爷的脑子被砸了个洞,忘了不该忘的事情,居然说要再订亲。

    “我给舅舅办事,中途受了伤,可任务也算完成了,舅舅总该给我奖励才是。”墨子安笑着说。既然待在她身边,这颗心才能安分,他为何不能再跟她订亲呢。

    清风这才想起来,小侯爷不就是受了皇上之托去的临州吗,天呐,眼下该怎么办啊?

    清风深吸一口气,忍着发麻的头皮扯谎道:“小、小侯爷,其实你当初要跟杨大小姐退亲,是那杨大小姐红杏出墙,你才退亲的。”

    杨采薇今天起迟了,昨晚被墨子安一闹,她累得眯了一会眼,再醒来时已经过了时辰了。她慌慌张张地洗了把脸,从柜子里头拿出一套素白的衣衫,脱了寝衣,正要穿上,门被人用力地推开。杨采薇一惊,仔细一看,是去了又复返的墨子安,她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才发现她此时衣衫不整,她连忙拉好衣衫,堪堪遮住粉色的肚兜,她大怒道:“墨子安……啊!”

    杨采薇被他强大的力量压制得动弹不得,他的大掌紧紧扣着她的肩狎,她被死死地摁在了衣柜上,她疼得唇色发白。

    “我问你,我之所以退亲,是因为你红杏出墙?”墨子安很气,喷出的气息夹杂着暴怒的火焰,宛若随时要吞噬了她一样。

    杨采薇疼得松开了护住胸口的衣襟,胸前春光乍泄,而他又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着她,她回想着杨紫薇的话,唇角荡出一抹无所谓的笑,“也许吧。”

    他又如何知道,那时她在临仙阁苦苦等了一天,没有等到他,更没有等到她要的答案,他不见她,连一面也不见,她心中的希望早已熄灭,不管他当初怎么误解她的,那让他继续误解下去好了,她也不在乎,反正他们之间的婚约早解除了。

    墨子安的黑眸染上火焰,妒忌如毒素般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杨采薇,那个奸夫是谁?”

    杨采薇干净如泉水的眼眸认真地盯着他,“小侯爷管太多了。”

    “你!”墨子安恨不得咬她一口,她为什么不否认,为什么要承认?他忽的低头,在她光luo的肩膀上用力地咬上一口,耳边听到她疼痛的喘息声,他咬得越发用力,直到他的嘴里尝到血的味道,他才松开了牙关,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舐着她肩膀上的血渍。

    “没关系,我会让你只记住我一个男人。”墨子安疯狂地说。

    杨采薇此刻才意识到她可能捅了马蜂窝,本以为这样能将他推得更远,却令他更加不放弃。

    墨子安的黑眸含着血丝,一手掐着她的腰肢,宽阔的手掌一用力,将她直接拉到他的胸前,他狠狠地咬住她的唇,柔软的樱唇令他的眼中升起一抹情|欲。

    曾经何时,他多渴望娶杨采薇,娶她做他唯一的妻子,喜爱她喜爱到不忍随便对她毛手毛脚,就怕玷污了她,就算偶尔嘴巴会调戏她,他至多也只是牵牵她的小手,压抑着心中的渴望,但他没想到他对她的尊重、疼爱却是一场笑话。

    杨采薇疼得眼睛泛泪,她不知道墨子安到底想如何,她以为他会负气地离开,从此再也不会看她一眼,就如他这两年所做的一样,可现在他不仅咬伤了她,甚至吻她。他的味道、气息,霸道地从四面八方钻入杨采薇的呼吸中,她难受地喘息,“墨子安,你放开我。”

    “是我对你太娇宠了,你才有胆子背叛我。”墨子安的呼吸剧烈地起伏着,两眼直直地看着她。

    杨采薇笑了,笑意不达眼底,“墨子安,你到底想如何?”

    “杨采薇,我决定了,此生此世,你都休想离开我。”

    话音刚落,他猛地攫住她的唇,就如一只贪婪的狼,贪心地汲取着她檀口里的蜜汁,她的娇嫩体现在她的每一个反应,她愣愣地任由他缠着她,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在侵略她。

    她的稚嫩反应在当他卷住她的舌时,她拚命地以舌去顶他,妄想挣脱他的禁锢,却被他缠得更紧。

    墨子安霸道地占领了她的唇时,她的唇舌不停地想躲开他,却怎么也躲不开,反倒勾得他的渴望更加深沉。他轻扯着她的发丝,令她往后靠,让他用力地吸吮着,直到他尝到咸咸的泪水味,他半睁开眼,对上杨采薇悲伤的水眸,他的心一疼,不由自主地松开她的唇瓣。

    墨子安修长的手指揩去她的眼泪,语气淡淡地道:“哭什么?我一个侯爷看上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那个男人比我好?若是比我好,你又为何这般在杨国公府里默默无闻地念佛经、抄佛经,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男人,你又为何承认?”

    墨子安承认他自己纨裤,但他还没有蠢到那样的地步。若她真的红杏出墙了,那她这两年也早已嫁给奸夫,可是她没有。他知道清风在骗他,想断了他对她的念头,可他断不了,也不想断,就算日后想起来,他也不会在意。

    墨子安心想,如果两年的时间都不够让他放下这个女人,他为何要装大方、装大度地放开她?若杨采薇真的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见他又找她,她早该眼巴巴地缠上他,毕竟这两年她过得很苦。

    方才的发作是恼她,恼她情愿被他误解,她也不要他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为何这般的嫌恶他呢?墨子安的大掌轻贴着她的脸,“杨采薇,你作好准备吧,等我迎娶你。”

    杨采薇瞠目结舌,她用力地喘息着,“你疯了。”

    “没有。”他亲昵地以掌心贴着她的脸,她的脸很瘦,他喜欢她圆润的鹅蛋脸,而不是这样一摸都是骨感,他深怕自己捏碎了脆弱的她,“既然两年过去了,我都没有找到比你适合的女子,那我为什么不能娶你?”

    他惊世骇俗的想法惊得杨采薇呆若木鸡,这个人怎么会这样想呢。她急急地说:“你当初费尽心思要解除婚约,若是日后你想起来为何跟我解除婚约……”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解除婚约?”墨子安痞痞地挑高了眉,坏坏地问。

    “我怎么知道。”说到这个,她的语气不由地重了些。

    “你都不知道,又为何笃定我日后会后悔?”他疑惑地道。

    “你忘记了这两年的事情,也许你有情投意合的姑娘家,也许你也早有要谈婚论嫁的女子。”杨采薇语气极快地说着。

    墨子安用一根修长的食指轻点在她的唇瓣上,他扬着优雅的笑容,“我很清楚,你说的这些到底有没有。”

    她惊恐地看着他,粉嫩的唇不敢动一下,深怕他的手指探入她的唇里。

    “你不用担心,我还不致于这么滥情,会随便看上什么女子。”墨子安笑着说,可眼里带着警告,她要是敢这么想他的话,他很乐意随便给她看看,当然随便的对象会是她,到时她大哭大闹,他也不介意示范一下什么叫无赖。

    见杨采薇摇摇头,墨子安突然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你有时间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说着他右手一用力,将她拉入怀里,“你在我眼中就如一道美味的菜肴,我一看到你就想吃了你,你更该关心的是,在新婚之夜之前你要如何保护你的贞操,嗯?”

    杨采薇听得面红耳赤,反驳道:“我、我不可能……”

    “嘘、嘘,你未来夫君我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早已明志,我情愿孤独到老,我也不会嫁人。”杨采薇斩钉截铁地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更何况,我爹不会同意,连当今圣上也不会同意的。”

    “是吗?”墨子安好整以暇地朝她笑着。

    “墨子安,你花时间在这里哄骗我,那你想要什么?”杨采薇的眼里闪着飘渺的冷光,忽然将她本来就乱披着的衣衫用力一扯,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她的肌肤白皙、柔滑,而被肚兜包裹的两团绵柔显得格外的浑圆,她的肩膀上还带着他留下的血淋淋的痕迹,神色坚毅地看着他,“是要这个吗?”

    墨子安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他知道她很美,他因习武,能看得出她的身子骨多么的纤细、柔软,但这种想法在看到她近乎赤|luo的身子而消失了,不是美,简直是完美。他的手指落在她白得晶莹的肌肤上,神色温柔地说:“你的身,我自然要,你的心,我也要。”

    杨采薇正要斥责他贪心,见他低下头,温热的触感在她那处疼得要命的伤口泛开,她推开他,狠狠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作梦,你带着这些荒谬的想法见鬼去吧。”

    “啧啧,大家闺秀的,说话怎么能这么粗俗。”墨子安笑着睇她。

    杨采薇咬着牙,不想跟他说话,他上前温柔地给她穿好衣衫,舌尖邪魅地舔着唇角,“看了你的胴体,我越发等不及娶你回去了。”她的一切都是他的,但他会以光明正大的方式迎娶她回去。

    她垂眸,看着墨子安修长的手指细细地替她穿好衣衫,系好衣带,接着他的手往她的腰后一揽,她又被他扯进了怀里,“采薇啊采薇,你怎么这么让我喜欢呢?”

    杨采薇听得只觉得毛骨悚然,以前觉得墨子安是可嫁的良人,现在她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了,他真的疯了。她深吸一口气,他想要的,她很肯定他得不到,不仅仅是她的心,还包括娶她回去。她不信在他之前大动干戈地表明退亲之后,他还能轻易地再次与她订婚,就算他是皇帝宠爱的外甥,也不可能做到。

    杨采薇就如一块木头般任由墨子安抱着,唇角扬着满不在乎的笑容,他说的一切都是异想天开。她唯一不明白的是,都过了两年了,他又何必再来找她呢,他没有看到吗?她早已不是当初的杨采薇了。她的心早已冷了,抱着她的怀抱明明很炙热,她却从头到尾只觉得冷,他早已不是当初她所期待的夫君了,只不过是她曾经有过婚约的男子。

    “墨子安,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喜欢你。”杨采薇平静地说完这句话,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她拿起一串佛珠在手腕上绕了好几圈,无形中好像在她的心上了好几层的伽锁,永不会对某人打开。

    杨采薇推开门往外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墨子安的双手背在身后,眼神沉沉地看着远去的她。

    青玉站在墨子安身前,交代道:“属下已经派了三位暗卫暗中保护杨大小姐的安危。”

    “嗯。”墨子安心不在焉地应道,一边打量着杨采薇的院子,“去百香楼买齐女子要用的东西回来,唇脂、雪花膏、香胰子……”

    青玉的唇角抽了抽,“小侯爷,这些事情清风比较懂,不如……”

    “你说说看,以下犯上是什么罪?”墨子安平静地反问。

    青玉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言,清风被派去西域,没有办法,谁让清风得罪了墨子安心尖上的人呢。

    墨子安非常不满杨采薇现在居住的地方,到处指指点点,青玉对这些一窍不通,只好用脑子先记下。墨子安说了好一会才停下,青玉的脑仁都疼了,连忙道:“小侯爷,你该回去了,今日长公主举办了百花宴,你再不喜也要露一下脸。”墨子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所谓的百花宴要做什么,他半眯着眼睛想了想,“行了,先回。”

    等墨子安终于离开杨采薇的小屋子,青玉便快速地按照墨子安的要求布置杨采薇的院子,虽然不是很懂小侯爷心里想什么,但青玉觉得照办就是了,甭管太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夫随夫最新章节 | 嫁夫随夫全文阅读 | 嫁夫随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