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富贵路 > 第二十一章

下堂妻的富贵路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简薰
    【第十章】

    田竹生知道田青梅居然想跟项惠提亲,忍不住叫了出来,“姊姊你在想什么啊!”

    “我就随便说说。”田青梅也很懊恼,那个瞬间怎么会提这要求,想也知道不可能。

    “这种事情能随便说说吗?”田竹生虽然很尊敬这个姊姊,但对于姊姊看待婚姻的态度,仍有些许不认同,“姊姊就算不在乎香火,也该替自己想一想,项七爷现在能推了昌乐郡主,是因为目前为止只有将军夫人自己在一头热,万一哪日是永宁长公主亲自开口,或者皇帝赐婚,那可是连拒绝都没办法拒绝的。”

    田青梅气馁,“我知道……”

    “那姊姊还不好好把握?”

    “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了吗。”她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消了风的皮球,整个人有气无力。之前是她在拿乔没错,自己不敢嫁,但也不想他娶别人。

    可现在绝对不是她的问题了,那日过后,她也哭过一两次,每次脑补到项惠将来娶别人,心里就难过得不行。

    昨天晚上作梦,回到十八岁那年,回到和离那日,就在自己接完休书后。之后她醒了,看着帐子顶,她突然有种想法,他都为了自己抵抗母命了,别的不说,肯定不会有姨娘给她气受,最棘手的问题已经不存在,那就嫁给他嘛,如果项家真的过不下去,那就再和离一次啊,反正她身分这么低,愿意自动滚蛋,项大夫人跟项老夫人肯定高兴。

    这么一想,脑中突然畅通了,只是不到两秒,她想到了更现实的问题——项大夫人中意的媳妇是昌乐郡主呀,项惠就算不娶郡主,也不能娶个下堂妻,她在滚出来之前还得先想办法滚进去。

    这种事情不能找丫头婆子商量,她便找了竹生,他从小就是个鬼灵精,主意一直很多。

    “那姊姊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啊。”田青梅神色黯然,“先前我害怕成亲后产生的诸多问题,所以明明知道他喜欢我,明明知道自己也动心了,却都装作不清楚,可郡主这事真给我当头棒喝,这样一个人我如果再犹豫,他就会变成别人的了,就像你说的,一旦长公主或皇上亲自开口,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届时我再怎么难过都没用,我不想以后白天说潇洒,晚上哭后悔。”

    她开铺子,他就早先打点官府,有流氓闹事便一下抓了起来,吴老爷来找她合作,她不确定人品时,他第一时间送来纸条。

    他人到松见府,便来见她。

    他人在京城,便送信,送小玩具给她。

    这回她上京,宅子仆妇都准备得好好的,一切都合她心意。

    这样一个人记得两人初见时她那番对三从四德嗤之以鼻的言论,以及从赵家出来后对大户的没好感,因此始终没跟她提亲。

    有一句话她始终没说出口,那就是——像他这样的人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了。

    但就在她相信他不会有姨娘,也告诉自己可以试着克服大户生活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出现了,她是下堂妻,要怎么进项家的大门?

    如果是男人,还能花钱捐官买身分,但她是女人,又不能花钱买女官品级,自己怎么样都配不上他。

    “姊姊,我想到一个方法,你听听看。”田竹生压低声音,“郡主那样的好亲事,项家居然因为项大哥的不愿意而搁置下来,可见项家很讲理,也很顾虑项大哥的想法,姊姊不妨投帖求见项大夫人,即便结果不成,好歹让项大夫人认识你,让她知道自己儿子喜欢的是这样英朗俊秀的女子,今天是我们田家配不上项家,可不是姊姊配不上她儿子。”

    田青梅沉思了一下,好像可行,无论成不成,至少先尽力再说。于是她站了起来,“茜草,磨墨,我要写信!”

    田青梅想起前生看履历的经验,最讨厌那种又臭又长的,也讨厌那种随便写写的,能直奔重点,在一分钟内看完的最好,于是细细算了字数,誊过一次后便让小雪拿去项家了。

    原以为要等上好几日,没想到项大夫人隔天就让人送了回信,约她三日后下午见面,项家会派马车过来接。看着信纸上的丝纹,又想着自己用的只是一般的纸张,还没见面呢,田青梅已经感到门户的差异是如此巨大。

    三日后,在田青梅的一路自我催眠中,双头大马车平稳的从侧门驶入将军府。

    车子停下后听到外头有人在摆放凳子,接着绣花帘帐一掀,一个打扮贵气的嬷嬷对着她行礼,皮笑肉不笑地说:“田姑娘,老奴有礼了。”

    茜草小雪先下了车,接着才是她。

    光是停马车的地方就比她的宅子大,项家现在有三个老爷级的,长房七个儿子,另外两房不知道有几个,项惠说过堂兄弟太多,他懒得去记,但看这马房一格一格的,没个二十辆车也有十五辆。

    田青梅觉得好笑,她还以为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就是豪门,原来那只是戏,真正的大户光车子就这么多,也是,爷们都大了,几乎天天出去,若是几人一辆车那要轮到什么时候?

    说句没出息的,看到连马车都有这等阵仗,她已经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今日说亲肯定不成,可无论如何她总要来这里走上一趟,好告诉项惠,自己没辜负他,她也是努力过的。说也奇怪,她现在反而很冷静,一点都不慌了,难怪有句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她现在的状况就有那么一点相同。

    不慌了,自然有心攀谈,那嬷嬷即便僵着脸,她也觉得无所谓,就当打发时间聊聊天吧。

    “嬷嬷如何称呼?”

    “老婆子姓沈。”

    “原来是沈嬷嬷,今日要劳烦了。”

    “田姑娘客气,这边请。”沈嬷嬷忍不住不着痕迹的打量了这女子一下,真稀奇,一般人看到她的晚娘脸,不是吓得不敢说话,就是想给她好看,这姑娘如此大方,倒是第一次见到。

    田青梅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游客了,“将军府的院子可真美,现在都快冬至了,山上郊外都是萧瑟之气,可此处还是有花盛开,有树持绿,花香盈人,甚是舒服,想必设计庭园的师傅是要维持整年有青。”

    “老夫人喜欢园艺,所以我们将军府中的花园可是没几个地方能比。”

    “原来是孝道,我还以为只是玩乐之用,倒是我庸俗了。”

    “园艺本来就是给主子们解解乏的,田姑娘这么想倒也没错。”

    田青梅就这样一路跟沈嬷嬷谈论园艺,走了大概快十分钟,终于看到一面矮墙,墙上一扇一扇漏窗,每一扇的图案都不同,蝙蝠,桃子,兰花等等,都是吉祥象征,看得出主人的身分,沿墙种着一排桂花,虽然已经晚秋,但香气还是十分浓郁,混着冷空气特别清新好闻。

    经过垂花门又走过廊柱雕花的抄手游廊,跨过大厅的门槛,田青梅依照礼仪微微低下头,眼角余光看到青花砖的尽头处,有个妇人居中而坐,旁边七、八个丫头婆子服侍着。

    田青梅好不容易藉着园艺转平的心情又吊上来了。

    “大夫人,田姑娘来了。”沈嬷嬷接着对她说:“这便是将军夫人,快过来见礼。”

    项大夫人是领有诰命的一品夫人,依照礼仪她得跪下,但田青梅没看到垫子,心想项大夫人果然不欢迎她。也是啦,好好一个亲事,儿子居然为了她不娶,任何一个大黎朝的太太都会生气,何况是将军夫人——就已经恨死你这个狐狸精了,居然还敢上门,哼,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就不是将军夫人……项大夫人心里应该是这样想的吧。

    好呗,跪地板就跪地板,反正她早有准备自己是不受欢迎的,不怕!

    “田姑娘不必多礼,请坐。”

    田青梅只觉得声音十分耳熟,但由于紧张,也没细想,行了屈膝礼之后抬起头,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一定是作梦啊,不然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那个在紫檀大椅上,满头珠翠,一身锦绣,居中而坐的贵妇人,有点眼熟……颇眼熟……不是啊,是非常眼熟。

    我的老天鹅啊,居然是高添家的!

    到了新树胡同后,第一天领着她进门在宅子中绕绕,几天过来问她需要什么,前几日还给她梳过头的那个高添家的。

    就算居中而坐的是女版项惠她都能冷静,但看到高添家的,她整个人都快要不好了。高添家的,不,项大夫人微笑,“田姑娘莫非是不认得我了?”

    “认……认得。”她只是在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在项大夫人面前说过什么失礼的话,例如家里居然有十几个孩子,将军真是太好色了之类的,啊啊啊啊可是想不起来!

    高添家的不是点存娘子吗,那种几日来一次清点家中物品,帮忙补货的,偶尔会留下来一起吃饭的大娘,怎么会变成将军夫人啦吼。

    田青梅在沈嬷嬷的引导下坐下,喝了口茶,内心还是小象奔腾一样,怎么都静不下来,觉得自己快晕倒了。项大夫人一脸得意,“看样子真吓到你了。”

    “是,民女还在震惊。”

    “我姓高,是家中次女,上头有个姊姊,爹娘希望后面能生个儿子,所以把我的小名起作‘添儿’。”

    原来不是丈夫叫作高添,她自己就是高添,高添儿。

    一方面惊讶,一方面又觉得隐隐哀伤,古代女人真的很艰难,添儿跟招弟的意思一样,即便是高门大户的嫡出千金,也是男尊女卑的命运。

    “你一定很奇怪,怎么堂堂将军夫人竟然去你的宅子当下人?”

    “民女确实想不通。”可恶,她到底有没有在项大夫人面前说过项家的坏话,怎么都想不起来。项大夫人站了起来,“陪我去个地方吧,路上我再跟你说。”

    田青梅连忙放下茶盏站起。

    项大夫人领头,她跟在旁边,丫头婆子在后,一行人走出前庭,直接出了院子。

    项大夫人心情颇好的说了起来,“我生了项家的长子后,家中姨娘一个又一个进门,年过三十岁才有了惠儿,可就在惠儿两岁时,刺客到来,我把孩子抱在怀中想保护他,可没想到刺客来了不只一个,有人从花园钻出,一剑刺向我,我来不及把孩子转向,惠儿就这样替我挨了一剑,我不过半个指头深的伤口,惠儿却是剑穿身,伤得极重。”

    田青梅睁大眼睛,心忍不住狂跳,剑穿身啊,那伤得多厉害,幸好他后来没事,不然自己就遇不到他了。有没有留下后遗症?看他这样南北奔波,应该是没有……

    “将军说他请国师看了惠儿的命盘,知道他有劫难,于是让他二十岁前不能成亲,这些年,我帮一个又一个的庶子娶妻,一个又一个庶女嫁人,将军府每年都有喜事,看到他们渐渐有了孩子,庶子们也都有了功名,偏偏自己的小儿子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行,你知道身为一个母亲,那有多难受吗?我每操办一次婚事就想,让他快点二十岁吧,我要热热闹闹的给他娶个名门淑女,就算他的人生起步比较晚,但会比几个哥哥们更好。”

    田青梅能理解项大夫人的补偿心态,可是跟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昌乐郡主很好,只是他不喜欢。

    “将军的六弟在松见府担任知府,惠儿每回替他爹跑腿,都是住他六叔那里,我们也一直很放心,可有一天,惠儿的六叔让人带话,说惠儿在那里好像跟个男人混过头了。”项大夫人脸露笑意,“他六叔问我们,这孩子是不是因为不能娶妻,所以好了龙阳。”

    虽然很不合适,但田青梅现在好想笑。

    不行,忍着,这么严肃的时候笑出来肯定完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堂妻的富贵路最新章节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文阅读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