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富贵路 > 第十二章

下堂妻的富贵路 第十二章

作者 : 简薰
    从那日之后,项惠送东西不再是让项财项宝带口信,问喜不喜欢,而是真正写信来了,田青梅内心复杂,但接到信的时候却还是会高兴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渐渐的,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到了六月十日,田竹生和紫草成亲,田家自没落后,亲戚早无往来,故只在自家院子请了几桌,紫草正式改回旧名徐来春,此后田家再无紫草,只有媳妇徐氏。

    田家的蛋糕店越做越好,田青梅已经把隔壁空着的三家铺子一并买下,想想心一横,买了十个年轻小子——这年代并没有所谓的登记权以及独家权,弟子学会了要出去开铺子,那可没办法拦,就算跟本人签了合同,本人不卖,他可以自己在家里做好,让家人出来卖啊,到时一样会影响。

    没办法,她只好买人,卖身契在手上,那才不用怕。

    一个人要学会做苹果派没那样容易,但如果只学面皮就简单得多,她把铺子打通,成为流水线,东西都在这里做,另外在知府宅邸敖近的地方,租了一间漂亮的雅楼,取名“田家金坊”,这地方她要卖高价位的点心。有了小铺子的经验,以及田家糕饼铺的名义,田家金坊开得很顺利——她花了五十两银子买通知府家的厨房,让他们把季节水果蛋糕在宴客时送上去,果然赢得大好评,此后声名大开,田家金坊生意滚滚而来,才过寒露,她已经准备要把生意往客栈方面推过去。

    当然,不是自己做,而是卖菜单。

    身为现代人,还是饭店的工作者,她能说的菜太多了,经过汤进介绍,她认识了春风楼的老板——春风楼是老饭店,曾经的大厨退休后,新掌杓功力不好,因此这几年只能勉强维持,听得有人要合作,原本半信半疑,知道是最近田家金坊的老板,一下来了兴趣。

    田青梅的合约也很简单,她给三十道菜谱,包括训练到厨子上手,以后春风楼的净利可以先扣除一百两,剩下的她要三分之一。

    老板一听,行啊,反正春风楼现在每月净利还不到三十两呢,如果赚一百两内都算自己的,也很划算。

    于是两人到府中商议定下合同,春风楼的翻修金额两人一人出一半,以后净银扣除一百两后,剩下的田家拿三分之一。

    两人都急着赚钱,于是动作很快,春风楼在装修的时候,田青梅已经把那四个掌杓都训练到能做法国菜,酥皮洋葱汤,油封香鸭腿,甜椒蒜泥局蛋,蜂蜜软糖等等,当然,吃过法国菜的肯定不觉得那是法国菜,但松见人没吃过嘛。

    只是在这里可不能叫法国菜,田青梅左思右想,瞥见窗外的海棠,于是便决定以后她出的菜式就叫海棠菜。春风楼的“海棠菜”很快引起风潮,老板是酒楼第二代,当然知道生意怎么做,厨房能端出好吃的东西,他就能赚钱,很快的成了馨州风向,有些人原本只想尝尝鲜,但那海棠菜实在好吃,就这样变成主顾。

    有了春风楼的成功,田青梅再跟其他酒楼合作就容易多了,馨州一共有十府,每一个府她只合作一间,而且非常有职业道德,菜单绝对不重复,这些酒楼本来就生意不好,又见春风楼得以起死回生,都巴不得跟她合作,田青梅请汤进打听,只挑人品好的店家合作,一样重新装修,一样推出新菜,由于春风楼的好口碑,这些饭馆推出的海棠菜也都成了招牌。

    一年多的时间就这样忙碌过去。

    紫草,不,是徐氏生了个男娃,唤作勤哥儿,家里高兴自是不用说了,田青梅偷偷给了徐氏一笔钱,徐氏原本不收,最后拗不过她,只能红着脸收下。

    田青梅回家后的第三个腊月,她每个月抽到的银子共约六百多两,田家糕饼铺跟田家金坊的净银也有快一百两,加上两处果园,每座半年可收五百多两,她觉得可以换宅子了,田大娘却说不用,现在够住就住着,等孩子都大些,再来讨论也不迟。

    田青梅想想也行,康氏又怀孕了,现在已经四个多月,等孩子能走路再来讨论吧。

    到了腊月,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年,田家也热热闹闹的,项惠照样给她送了礼物过来,是一根玉钗,晶莹剔透,雕着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兔眼睛那里还镶着红宝,可爱得不行,她一看就舍不得放下,开心了好久,他还记得自己属兔,兔子又不是什么吉祥动物,怕是找人特别做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跟项惠这样算什么,他的信件跟小玩意没断过,去年来过松见府两趟,游了一趟船,吃了一次海棠菜,他看起来是真的忙,她也半开玩笑说忙还来,他便大方回答“想见你”。

    想起之前她二十岁生日那天,项财项宝送了糕点过来,她看了看盒子,没认出是哪间糕饼铺,里面只装了一颗寿桃,觉得有点想笑,但又有点感动……

    “大爷,外头有人来,说是田家管事的太太。”茜草自然也知道主人家出过什么事情,故说起本家,脸色也没多好看。

    田青梅一下站了起来,“我娘知道吗?”

    “没,朱娘子挺机警的,直接来跟我说。”

    “小雪,去找三奶奶,让她去问问我娘养娃儿该注意什么,竹生小时候顽不顽皮,总之把我娘拖着。”

    刚买进来的丫头小雪连忙回答,“是,婢子马上去。”到了大厅,乔大娘已经奉上茶。

    管事太太一见到她,满脸堆笑,“婢子的丈夫是田家管事,叫作周福,大家都叫我周娘子,见过大姑娘。”田青梅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接着拿起青花茶碗,喝了一口茶。

    周娘子福了福,坐下,“是这样的,大老爷说,虽然分家多年,但毕竟是手足兄弟,过年就快到了,大老爷的意思是让四奶奶带着大姑娘跟两位少爷回本家过年,一起吃个团圆饭。”

    田青梅笑了笑,“我们家有我们家过年的方法,不劳田家大老爷费心。”闻言,周娘子一愣。

    怎么会这样?这大姑娘不是应该喜极而泣的说自己一定到,然后高兴有这个机会回到本家吗?大家知道她要跑这一趟,都过来恭喜说是好差事,四老爷家最近这么赚钱,给的赏银肯定不少,怎么就变成不劳费心了?

    “大姑娘是不是没听清楚,大老爷说——”

    “大老爷说什么我没兴趣,也不想知道,分家了就是亲戚,你管你亲戚家说什么吗,叫我们回去过年就回去过年,我们看起来这么闲,自己家里不待跑去亲戚家?”

    周娘子陪笑,“大姑娘怎么这么说呢,分家是分家,但毕竟都是同祖同宗,难得过年,更应该一起热热闹闹。”

    “是吗?你回去问问田家大老爷,当初我爹把钱产败光,我娘上门要求借二十两时,他说了什么。”田青梅扬声道,“你是下人,不过听命行事,我不想为难你,帮我转告你家大老爷,我不是傻子,也不是软柿子,过年?要不是唐家的丝湖绣庄买下秦家绣坊,继而吃下馨州大部分的布匹市场,田家巧针庄入帐骤减,已经无法负担大房那样奢华的生活,而我又因为海棠菜手握大笔金银,他会让我们家回去?说穿了还不就是想哄着我把海棠菜的营利拿来入公帐。”

    闻言,周娘子一阵尴尬,这大姑娘说的一点都没错,老爷的确这样打算,可惜老爷有一项没算到,就是人家不希罕。

    “你知道为什么我把菜单取名海棠菜吗?因为这是我田青梅的,我不要有其他人以为这菜谱是田家的就想染指,你家老爷当年连二十两都不肯借,还想着要我入公帐?我脑子又不是被门夹了!回去告诉他,他若没银子又想维持门面,自己想办法,我一文钱也不会借,乔大娘,送客。”

    内廊处,康氏脸一阵青一阵白——她听说本家来人,所以过来凑热闹,却没想到听到这番话,想起自己前阵子回家说起海棠菜的事情,当时她娘还问怎么不叫田家菜,催着她回来跟竹林说起改名之事,原来……原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堂妻的富贵路最新章节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文阅读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