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富贵路 > 第四章

下堂妻的富贵路 第四章

作者 : 简薰
    远处山脉的红叶点点,湖面烟波浩渺,耳边听的是琴娘弹奏的新曲,伴随着船只晃荡水面上的破水声,宛若仙境。

    几个船姐儿笑着招呼,在田青梅表示自己不善饮酒后,船姐儿也没劝,立刻让嬷嬷准备龙井茶——真不愧是二十两的船,连热水都是烧着备好的。跟着热茶一起上的还有鲜果和美酒,光看汤进见到酒瓮时兴奋的样子,她就知道那瓮肯定不便宜。

    因为人太少,原本以为会尴尬,幸好汤进十分能讲,从东家谈到西家,田青梅都要怀疑他以前是说书的。酒过三巡,汤进的眼神开始涣散。

    田青梅傻眼,酒太烈了吗?但项惠明明就好好的,看来是汤进酒量太差,幸好他品行还行,不然不知道会藉着酒意说什么呢……

    “田大爷,我上次说的事情您考虑考虑,真的,我那妹妹挺好,大师只说您二十五岁前不能娶妻,又没说不能纳妾,纳个妾室,先开枝散叶也是孝道呀,项爷您说是不是?”

    呃,她要收回刚刚那句话。

    汤进见田家人口简单,又好相处,拚了命的要把妹妹推销过来,问题是她怎么能娶妻啊!

    “我现在纳妾就破功了,那我前十八年待在外地是待辛酸的吗?总之,我绝对不会违背大师说的话,你呢,就替你妹子另寻良婿吧。”田青梅想想又补上,“别再打我的主意了。”

    “那不如让田二爷纳她为妾吧?”

    “再说我揍人了喔。”

    “别,别!”汤进宛若给自己状胆似的,又喝了一杯,“我那妹妹品行真的很好,样貌您也看过,即便说不上沉鱼落雁,也是小家碧玉了,我知道您看不上是因为她被休过,但她那丈夫宠妾灭妻,能有什么办法……”

    “先说啊,不管怎么讲,我田家都不会纳你妹妹的——你这当人哥哥的,不要开口妹妹被休,闭口妹妹被休,被休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被休了也不一定要当人家妾室,你自己态度都这样了,还能奢望妹妹找到什么好夫婿?抬起头,挺起胸,来,跟我说一次,被休不可耻。”

    “被休不……可耻。”

    “下堂妻也能找到好丈夫!”

    “下堂妻也能……嗝,找到好丈夫!”

    “这就对了。”田青梅拍拍汤进的肩膀,“我告诉你啊,在大黎朝当女人真的很可怜,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过的都不是人过的日子,好像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意思,喏,你一直希望田家收你妹妹为妾,可你问过她的意思了吗?她想再嫁,想嫁入田家吗?没有吧,都是你一个人的主意,你也算是有点见识的人,能不能尊重一下你妹妹,说不定你妹妹有什么放不下的青梅竹马,正等着人家上门提亲呢,这下都被你破坏了。”

    汤进一呆,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却又无奈地摇头,“可我妹妹都嫁过人了,那人却还没娶过妻。”

    “汤进啊汤进,你真是脑子有问题,我刚刚才跟你说了,被休不可耻,下堂妻也能找到好丈夫,这么快就忘了?若换作是你,是会想娶一个自己不爱的闺女,还是娶个自己喜欢的弃妇?我的话肯定是后者了,项兄你呢?”

    项惠微微一笑,“后者。”

    “看吧。”田青梅双手一摊,“要过上一辈子的人啊,当然要选自己喜欢的,还有,你妹妹被宠妾灭妻的丈夫休了,不管怎么说内心肯定不好受,你不让她歇歇,只想着把她嫁给人作妾,这像话吗!她是正妻都被弄出府了,肯定没手段,没手段的人还想当姨娘,到时怎么被主母坑杀的都不知道。”

    “我这不是见田大爷还没娶正妻,想先让我妹妹过门生孩子嘛,孩子生了地位就稳了,何况田大娘人那样和善,不管怎么说,总能给我妹妹留一口饭的。”

    “汤进,你这是在逼我打你。你要记得一件事情,生孩子只是女人这辈子的一部分,但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因为想要孩子才生孩子,而不是为了生孩子才生孩子,你懂其中的差别吗?你应该把女人当成人生的伴侣,好好跟她相处,而不是把她当成生孩子的工具,生儿子就厉害,生女儿就没用,这实在太可怕了,你要知道,即便是后宅的女人,也该为自己而活!”

    “田大爷啊,您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不要紧,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懂——田青梅觉得自己真是有病,跟这古代人说什么呢,他哪里懂什么两性平权,哪里懂什么女人要有自己的专业价值,哪里懂生男生女是由精子决定,而不是卵子决定。

    虽然已经来到这里十八年,从一个小贝比变成堂堂女子汉,但想起这世代的重男轻女,还是好火大啊。“我不会纳妾,我大弟也不会,他已经成亲了,妻子乖巧孝顺,我可不许弟弟当个没良心的,何况,纳妾有什么好,除了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之外,看不出任何好处,都说最毒妇人心,要我说是最冤妇人心才对,要不是男人好色花心,女人用得着这些手段吗?男人不怪自己yin乱,倒是怪起女人毒辣,简直莫名其妙。”

    语毕,田青梅拿起茶杯,三两口喝得干净,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气势万钧的说,“倒茶!”尴尬中,就听到项惠“噗”的一声笑出来,不但笑出来,还拍了手,“田大爷好见识。”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旁边碰一声,汤进醉倒了。

    客人喝醉是常事,船小子很快把人抬去舱房休息,又重新上了些莲花酥,桂花糕之类的巧点心,琴娘跟船姐儿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弹琴陪笑。

    刚刚说了一顿还得到拍手,田青梅莫名有种舒爽感,站起身子走到船边,伸了个懒腰,眼角瞥到雪青色,知道项惠走到自己身边,于是道:“项七爷真会过日子。”

    等她哪日发达了,也要包下船只来湖面风雅一番。

    “手中有银两,自然要过点好日子。”项惠笑笑,“不知道田大爷家里有些什么人?”

    如果是别人这么问,她一定会觉得关你啥事,但因为她刚刚发表那番言论的时候,项惠没有露出看到妖怪的神情,所以她觉得这人若不是敬爱母亲,就是爱护姊妹,不管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另类自己人,于是回答得很自然,“上有母亲,下有两个弟弟,大弟已经成婚,小弟过完年才要开始说亲,我则因为八字之故,得过二十五才能成亲,项七爷呢?”

    “上有祖父母,父母,兄弟共七人,姊妹十三人。”

    卧,卧槽,项老爷居然有二十个孩子,那得多少姨娘啊,就算一人能怀三个,那也得有六个姨娘,后宅肯定没一日安生,想想就可怕。

    这项惠也不知道是正妻所出,还是姨娘所出,兄弟七人,所以他是么子,这感觉不太像嫡子的排序,若是姨娘所出的话,肯定辛苦了。

    在赵家待了两年多,也听了不少后宅故事,别的不提,赵太太对几个姨娘就很严厉,日日立规矩,姨娘有孕还得起来伺候她梳洗梳头,就因为太劳累,所以那孩子有了又没了。

    唉,赵家虽然单传,孩子极少,但姨娘的孩子如果真生下来,只怕也没好日子过。

    项惠对她刚刚那番“都是男人好色”的言论肯定心有所感,所以才会笑出来,那笑容背后都不知道是累积了多少的委屈……

    就在田青梅的胡思乱想中,项惠云淡风轻的补上,“十一个叔伯,十六个姑姑,堂兄弟姊妹众多,就没去记了。”

    她刚刚卧槽得太快了,这才真的要卧槽。

    项家人也太热衷于生孩子了,两代孩子都多成这样,简直可怕,看来项老爷是跟自家爹看齐,人生以繁衍为目的,太厉害了。

    要不是他讲话实实在在是松见口音,她都要怀疑他是什么皇亲国戚,孩子可以生这么一大串,而且看这项惠的衣着,雪青色袍子上用银丝绣出山川风景,就这么一件衣服,只怕要几个绣娘赶工一个月才弄得出来。结论,项惠家里不是普通有钱,是非常有钱。

    松见府有谁能这样生孩子?就松见府的首府大人了吧,想想好像也对,听说首府大人十分好色,妻妾不少,还养着两个俏丽外室,都各有子女。

    松见府是商业重镇,钱最多了,船商孝敬,马队孝敬,商家孝敬,他再把税收过点手……俗话不是说了吗,“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清知府都能在三年不小心进帐十万两了,何况贪知府。

    重点是,知府大人就姓项!

    这姓氏不算少见,但也不多见,她可不信有这么多巧合。

    “刚刚汤进说,田大爷在找店铺,这么小就开始给家里帮手了?”

    田青梅虽然觉得自己很棒,但被夸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长子,该担的责任总该担起来,母亲为我辛劳半生,好不容易等我长大,总该让她老人家过个舒服的晚年。”

    “不知道田大爷想找什么样的铺子,我刚好略知一二,可以跟田大爷商讨商讨。”

    田青梅大喜,说实话,她是门外汉,这阵子有空都在读商经,但书是死的,能学的有限,“既然项七爷肯教,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便只一点,我不习惯人家项七爷的喊我,田兄十八,我也十八,不如我们以后你我相称,免去兄字。”

    “也好,那就多谢你啦。”

    于是那日,她把这阵子看商经的疑惑都提出来,项惠果然所知甚多,一一解答,怕说得不清楚,还让船姐儿拿出纸笔来画图。

    这松见府的略图一出来,讲什么都清楚了,哪区近河,做什么最好,哪区近山,做什么最佳,近北城门跟近南城门也都各有学问,田青梅被他这么一解说,只觉得茅塞顿开,觉得早一点认识他就好了,自己想破头还想不通的那些夜晚简直是恶梦,现在恶梦终结,让她如何不高兴。

    她心里高兴,故也就没注意到项惠那含笑的眼神,以及他的随从们紧得不能再紧的眉心。

    一旁,一个叫做牡丹的船姐儿想,哟,项七爷原来是好龙阳,还连人家住哪里都假装不经意的发问,大概是刚刚见田大爷说话活泼,给迷住了,只可惜没看出这田大爷是女儿身,又是教这个,又是说那个,看来都要白费心思。

    田家姐儿的家人心也挺大,居然放着一个女孩子女扮男装在外头跑,家里两个弟弟也不知道干么去了……

    “牡丹姑娘,你说,若有个地方只招待女人,想不想去走一走?”

    面对田大爷的问话,牡丹恭恭敬敬回答,“自然是想的,只不过若是太贵,牡丹可去不起。”

    “但若那地方真的很好呢?”

    “去不起的地方,再好也跟奴家没关系,毕竟过日子才重要。”牡丹陪笑。

    “也是。”田青梅把那图收起来,“不过也不急,就问问。”

    反正她想开的是甜品店,上辈子身为五星级饭店的餐饮部行政副主厨,甜点真的只是小菜一碟,她让两个弟弟去学的不单是那些糕点怎么做,更是要训练他们手指的柔软度以及灵活度,甜点的手工原理大同小异,都是揉,捏,团,擀,切,等竹林跟竹生把手练熟,她便开始教他们做甜点,凭她的经验,还不风靡整个松见府。等甜品上了轨道,其他的再来。

    虽然工作是在餐饮部,但她大学时期却是在休闲部打工,当她大笔钱银到手时,想到的就是创造一个古代女人专用的育乐休闲中心,但牡丹刚刚说得也很有道理,过日子才重要。

    松见府虽然富庶,但有钱的是男人,可不是女人啊,毕竟大黎朝还是男尊女卑的地方,女人就算有钱,也不好出门玩上两三个时辰,评估效益,还不如一直做吃食。

    感谢这一天的讨论打消了她的念头之一,只在“想想”的阶段就知道不可行,她就不会再想下去了,总比自己一头热了半天,调查后发现不可行来得好多了。

    食色性也,可见吃东西多重要,而且这东西没有市场区隔问题,只要是人,就需要吃。

    身为五星级饭店的行政副主厨,她会的东西可多了,到时候一一展现,还不吓死松见府这些古代人,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堂妻的富贵路最新章节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文阅读 | 下堂妻的富贵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