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秘书娇妻 > 第十二章

秘书娇妻 第十二章

作者 : 石秀
    【第八章】

    一场盛大的婚礼后,赵雅琪跟着赵霆轩住进了他的另一处公寓。

    赵鑫本不同意一对儿女双双搬离家里,可是想着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他便不阻拦。以后要是有了孙子、孙女,他们还是会住在一起,以方便照顾。

    公寓作为婚房,装修很豪华,赵雅琪自婚后也应赵霆轩的要求,不出去抛头露面,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成了人人羡慕的赵太太,可是她却不快乐。没有父亲的约束,赵霆轩得到更多自由,他的夜生活更加丰富,都会玩到很晚才回来,身为他的妻子,她经常独守空房。

    赵雅琪知道赵霆轩会娶她只不过是逞一时之快,等他不要了,还是会跟她离婚的,所以她没有对这段婚姻抱有多大的期待。

    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沙发上,赵雅琪亮着一盏灯等他,她的怀里抱着抱枕,感觉很寂寞,她看着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多,赵霆轩仍还没有回来。

    赵雅琪曾经很爱的这个人,她献出宝贵的第一次给赵霆轩,也是让她死心的人。不管婚前还是婚后,他对她一样是那么的不在乎,她已经习惯了。

    听到玄关处传来开门声,赵雅琪穿好拖鞋后走了出去。

    赵霆轩喝得很醉,他靠在墙边,手里拿着一支香烟,看到她,他立刻把手中的香烟掐灭,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向她。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赵霆轩双手霸道地握着赵雅琪柔弱的双肩,像个小孩子般倒入她柔软的怀里。

    “你小心点,别摔倒了。你为什么喝得这么醉?”赵雅琪的目光怔住,落在他洁白的衣领上那抹刺眼的红色唇印,她用力地推开他,她实在无法想象另一个女人是如何缠上他的颈,吻在他的衣领上。

    赵霆轩突然被推开,他不知道他的妻子现在闹的是哪出,直接霸道地将她重新拉入怀里,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她的脸上。

    赵雅琪用力地扭动脖子想甩开他,可是他蛮横地握着她的颈后,他的吻也疯狂、热烈。

    吻得她疲软无力,吻到她停止挣扎后,赵霆轩脱下了他身上的衣服,当他看到领口处那抹唇印,他猜想赵雅琪是为了这个在生气,他重重地把那件衬衫扔到地上,双臂重新锁住赵雅琪的身体。

    女人的确是麻烦,他不知道赵雅琪在生气什么,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很正常,他会掌握分寸,有时他玩到深夜不想回来,深怕会吵到她睡觉,所以才选择在外面过夜,可是现在她明显是想多了。

    赵霆轩用力地将赵雅琪的身上的睡衣脱掉,他就是要让她清楚知道,他是她的男人,既然把她娶了,自然是要这样跟他过一辈子的,让她少在他面前发这种无名火,吃这种无名醋。

    “赵霆轩你走开。”赵雅琪哭了,很难受地哭了,虽然她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不要为这些事情哭,这在赵霆轩的身上是常事,可是她看到了还会是很心痛、很难过。

    赵霆轩不理会她的哭喊,将她按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炽热的身体因酒精作用如火焰般覆在赵雅琪的身上,他吻她红润柔软的唇、吻她细白如玉的耳垂、吻她光滑如缎的颈线,啃咬她精致诱人的锁骨,最后落在她甜蜜柔软的胸腩上,像个婴儿般吸吮她、啃咬她。

    赵雅琪的挣扎变得无力,她的哭泣变成了呻吟。他兴奋莫名,尽情地在她身上驰骋,听到她的呻吟声、娇喘声萦绕在他的耳畔。她明明渴望他渴望得要命,却还不停地推开他,他真的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女人。

    做完,赵雅琪起身,穿上睡衣,脸上是斑驳的泪痕。

    赵霆轩抬手帮她抹去眼泪,“你在生气那抹唇印?”

    赵雅琪不回答。

    “男人在外面这些避免不了,总有些投怀送抱的女人,你不是最清楚吗?可是玩归玩,你才是我娶回来了的,你跟她们不一样。”赵霆轩不想他的女人总是胡思乱想。

    “我跟她们一样。”赵雅琪倔强地抬起小脸,眼神冰冷,“我不过是多一个赵太太的称呼,如果有一天你不要了,还是可以离婚的。”

    赵霆轩听到赵雅琪提到离婚二字,他眼里一瞬间变得狰狞,“离婚二字,你最好不要让我在你嘴里听到第二遍!”

    “怎么,是不是戳中了你的心事?你早就想这样做了吧?”赵雅琪的唇角噙着笑。

    “赵雅琪,你想都别想我会跟你离婚。”赵霆轩气得抓狂,他可是给了她别的女人要都要不来的婚姻,没想到他人生作出这么大的让步,在她这里竟然想成了儿戏。无论这辈子如何,她赵雅琪都只能是他赵霆轩的妻子,想都别想逃。

    酒吧里,赵霆轩端起一杯酒轻啜着。他下意识地看看衣领,才意识到今天出门前特意穿了黑色的衬衫,不由得撇撇嘴。红色的唇印在黑色的衣领上比较不明显。

    出来玩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在所难免,一两抹唇印有时是接近他的女人耍的心机,为了不让他家里的那个女人又胡思乱想,他最近很少穿白色衣服出来玩。

    他的上衣最上面的钮扣敞开,露出小麦色的肌肤,很健康。坐在一群朋友当中,他是最有魅力的一个,他的受欢迎程度并不会因为他已婚而大打折扣。

    “想要把一个女人留住,当然就是让她怀孕了。生了宝宝,母性发挥,到时撵也撵不走好不好。”一个朋友在中间大声嚷嚷。

    “对哦,这可是比拖她去结婚还要管用的方法,母爱是天性嘛。”另一朋友附和。“鬼扯,要是她带球跑掉怎么办?”那个碰上感情麻烦事的朋友沮丧着脸。

    “跑掉就追啊,再怎么说,她肚子里的宝宝你也有份,她跑再远,还是会想给宝宝一个爸爸,一个完整的家啊。”

    赵霆轩很感兴趣地转过脸去,看着几个在商量对策的朋友。

    他最近也有同样的烦恼,他一心以为给赵雅琪婚姻,她就会乖乖做他的老婆,没想到她会冒出会被他抛弃的想法,的确,让她怀孕是个好方法,他想试一试。

    “霆轩是情场斑手,让他来发表一些高见看看。”中间的陈家男鼓掌欢迎,他心仪的赵雅琪竟然真的是赵霆轩家收养来的,现在她摇身一变成了赵太太事情发展得太快,他对赵霆轩很是咬牙切齿。

    “你们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就让她怀孕啊。”赵霆轩撇撇嘴,他能有什么高见?在别的女人身上灵活运用的法子,在赵雅琪的身上一点都不管用。

    “身为黄金单身汉成功转型顾家好老公的特例,我还想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拴住一个女人的人跟心?”陈家男死缠赵霆轩不放,看着赵雅琪从小苞着赵霆轩不放,看着赵霆轩在他送赵雅琪花时那副紧张的样子,他早该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没那么简单。

    “我从来不用拴。”赵霆轩的脸上满是优越感,一直是赵雅琪喜欢他,他根本什么都不用做。

    “你是在打击我们吗?你的意思是,你今天成为已婚男士,是雅琪妹妹倒追的你是吧?”陈家男被沉重地打击一番。

    赵霆轩点点头,的确是,而且她成功追到他了。可是她让他成功娶了她后,却不在乎他了。那个怀孕的方法,他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如果赵雅琪成功怀孕,她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自然就消失掉了。

    赵霆轩提前回家,而且还信了朋友说的偏方,到汉药店买了药,让店员帮忙他煎好两碗有助怀孕的药汤带回去。

    赵霆轩把药汤放在桌上,跟赵雅琪面对面坐在餐桌前。

    “这是什么?我不想喝。”赵雅琪看着碗里的浓浓药汤飘着苦涩的药味,从小就害怕喝苦药的她摇摇头,淡淡地说。

    “我们做了很多次,可是你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些药可以帮你调理一下身体,有助怀孕。”赵霆轩端起一碗放到赵雅琪的面前,“我们两个一人喝一碗。”

    赵雅琪的唇角勾起淡淡笑意,她的肚子当然不会动静,因为每次和他发生关系后,她都吃事后药。可是她不会跟他讲这件事,或许有一天他厌倦她了,他会开心她这样做。

    “快趁热喝了。”赵霆轩把药汤送到赵雅琪的嘴边。

    拒绝的话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赵雅琪不动声色地接过,喝了那碗药汤。

    等赵雅琪把碗放到桌上,赵霆轩迫不及待拉着她的手,“我们一起洗澡,然后造人看看。”

    “我洗过了。”赵雅琪态度冷淡地缩回手。

    赵霆轩霸道地重新抓住她的手,“药你都喝了,孩子你也是想要不是吗,一起洗个澡不会花多长的时间,你应该不会那么扫兴吧?”

    赵雅琪拗不过他,只好跟他进浴室。

    赵霆轩很快地脱掉身上的衣物,他想要帮赵雅琪脱,她却躲到一边。

    “我帮你洗好了,我真的刚洗过。”

    赵霆轩的唇角带笑,“那你帮我洗干净点。”

    ……

    这段时间,赵雅琪发觉她是低估了赵灵轩造人的决心。他不停地喝助孕的汤药,不停地跟她在床上缠绵,每夜都是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入睡,她真的很担心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怀孕。

    夜深了,赵雅琪被恶梦吓醒,出了一身冷汗。怀孕这件事已经造成了她的精神压力。

    见赵霆轩已经睡了,她偷偷起身,走出了房间。

    倒了一杯温开水,赵雅琪半蹲下从柜子最下面的抽屉一处隐密的地方找出一盒事后药,拿了一颗正准备放进嘴里,突然她的手腕一下子被握住,她吓了一跳,抬头便看到赵霆轩那双比平时更加冰冷的黑眸。

    “你吃避孕药?”赵霆轩咄咄逼人的口吻。

    赵雅琪害怕不已,不敢回答他的问题。这段时间,他在要孩子这件事上很用心。

    赵霆轩握着她的手腕,将她从冰凉的地板上拉了起来,眸中腾起愤怒的火焰,“你不想要生我的孩子?”

    赵雅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无措地摇摇头。

    “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要我们的孩子?”赵霆轩阴沉地逼问着她。

    “要孩子……我为什么要怀上你的孩子?”赵雅琪受够了他的霸道,他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的想法。她摇摇头,“我不能要孩子,如果我生了我们的孩子,以后你要赶走我,只要孩子不要我,我该怎么办?我不要跟我的孩子分开。”

    泪水盈满赵雅琪悲伤的眼眶,很快便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她好伤心,爱一个人为什么到最后会变成这样?明明已经得偿所愿,到头来却如此伤心。

    赵霆轩一脸错愕,他为赵雅琪的想法感到很心酸,明明他让她怀孕就是为了把她绑在他身边一辈子,可是好像他怎么做怎么错,不管他如何费心尽力,她都对他有深深的不信任。

    “赵雅琪,我娶了你,也想方设法来让你怀孕,甚至每夜每夜地陪在你身边,你还想要什么?还有什么是我没有给你的?你告诉我!”赵霆轩的目光凌厉,狠狠地质问赵雅琪。

    赵雅琪垂下眼眸,她是嫁他了,她得到了他这个人,可是她一直看不到他对她的爱,他对她的关心。他在她身边的时候,只会拖她上床,却从来没问过她要什么,他的心不在,她看不到他的在乎。

    “我想要你的心,你能给我吗?”赵雅琪的声音很轻,眼神闪过一丝痛楚。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他的心。可是赵雅琪从赵霆轩冷漠的脸上很快看到了答案。他怎么可能给她他的心?真是痴人说梦话。

    赵霆轩不想对她发脾气,虽然他真的很生气。他一声不吭地走到酒柜拿出一瓶酒和杯子,坐到沙发上将酒倒进杯子里,一仰头将杯中的烈酒喝下,心情极度不好。

    冷冽的烈酒从他的喉咙滑下,他黑着一张脸,捏着酒杯的手在微微颤抖。想要他的心?她赵雅琪真是不可理喻。他赵霆轩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得到他的心,赵雅琪可真够贪心的,为了她,他可是一次又一次地让步,可是她依旧不满足,竟然直言说要他的心。

    一连几天的冷战,让赵霆轩与赵雅琪两个人的关系跌回了冰点。虽然每晚睡在一张床上,但两人同床异梦,各怀心事。

    藉着到国外出差的机会,赵霆轩想出去冷静一下,收拾好行李走出客厅,刚好碰到赵雅琪。她迎面而来,看到他还有他手中的行李,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

    赵霆轩脸如冰霜地与她擦肩而过,在她身后几步远的距离,他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我要出差一个月,这段时间,我们都可以冷静一下。我自问我身为丈夫已经很努力去跟你要孩子了,而你,竟然背着我避孕!我不在的时间你好好想清楚,待在我身边有那么委屈你吗?

    至于我的心,不是谁都能给的,可以说,我不会给任何人我的心。赵雅琪,我在这里跟你说个明白,你从小就喜欢我,你应该知道这一点,别想用爱情来束缚我。我可以娶你,可以让你怀孕,你只要好好守着这个家,你赵太太的位置就不会变,可是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寸进尺。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

    赵雅琪的身体在颤抖,她知道自己很可笑,她竟然厚着脸皮向赵霆轩要他的心,可是现实却给她狠狠一巴掌。她清醒了,赵霆轩不可能给她他的心。他给不了她他的心,给其他一切又有什么意义,等他腻了她的身体,厌倦了她的人,婚姻到最后不过一纸空文。

    听着大门重重关上的声响,赵雅琪的唇角现出一抹嘲讽意味的笑容,她不想再强求了,她什么都不想要了,她就安静地等着赵霆轩不要她,赶她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秘书娇妻最新章节 | 秘书娇妻全文阅读 | 秘书娇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