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将军,珊珊来了 > 第六章

将军,珊珊来了 第六章

作者 : 唐筠
    “去!去!去!我们在做生意,妳别在这里胡闹。”布庄掌柜没好气的道。

    于珊珊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被赶出来了,实在很泄气。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走到她身旁,几番打量她之后,问道:“姑娘是不是缺盘缠?”

    于珊珊也打量了女子一番,若没猜错,她应该是烟花柳巷的女子,她发现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靠身体换取金钱的女子,多半都打扮得非常冶艳。

    她不是瞧不起做特种营业的人,而是她本身有洁癖,绝对不会随便让男人碰她的,还有,她也被二皇子那个色鬼给吓到了,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形再次发生,她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去烟花楼讨生活的。

    “不是。”于珊珊堆起客气的微笑,摇摇头。

    “妳以为我要让妳去做什么?”女子邪气一笑,“烟花楼里也有不卖身的工作,跑堂、打杂,或者厨房帮忙的厨娘,在启阳城,除非妳能有熟人帮妳做保,否则没有大户人家敢请妳入门工作。”

    没错,书上也是那样写的,神威国的大户人家都有点多疑,深怕别人觊觎自家的财产,就算买丫鬟、长工都要有人做保,如此一来,若是买来的丫鬟长工偷了东西或做了坏事溜了,做保的人就得负责赔偿。

    就因为这样,她才会连续找了三天工作,却仍然没有一个店家肯用她。

    “不需勉强,若妳无意,我就走了。”女子撑起纸伞,遮住了艳阳。

    流落至此,为了面子骨气,饿肚子太不划算,古代为了五斗米折腰的文人雅士多了去,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就算进出烟花楼,也没人知道她是谁,先攒点银子再做打算比较实际。

    打定主意,于珊珊连忙伸手拉住女子的衣角,低声道:“那……麻烦妳了。”

    女子转过身,妖娆地笑问道:“姑娘下决心了?”

    “嗯。”

    “想通就行,其实女子想攒银子,在烟花楼是最容易的,等攒足了银子,再到一个没人认识妳的地方重新开始,欸,等妳去了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只打杂,不卖身不卖艺的。”于珊珊连忙强调。

    女子笑道:“行!就照妳的意思。”

    这女子不是一般人,她是烟花楼的凤嬷嬷,年纪不大,哄男人的手段高强,且为人心狠手辣,总是把一些孤苦无依的良家姑娘拐进烟花楼,一开始就是像对于珊珊说的那样,让人进烟花楼打杂,而后再偷偷把那些姑娘的初夜卖给上烟花楼的恩客大爷,事后,再用点儿手段让那些被毁了清白的姑娘为妓。

    于珊珊无法察觉这一点,小说里并没有烟花楼嬷嬷这个角色,而且故事里的纳多君荷也跟她完全不一样,表面上温柔婉约、蕙质兰心,心却狠毒得很,重点是,她的手非常巧,不管是厨艺还是手艺,无一能够难得倒她。

    进了烟花楼,马上有不少好色之徒注意到于珊珊,那过于露骨的目光盯得她直犯恶心。

    表面上凤嬷嬷跟恩客也说“人家姑娘是来打杂的,不是来取乐各位爷们的”,接着她领着于珊珊到后院,指着厨房附近一栋小房子的其中一个房间,说道:“做杂役的丫鬟都住在这儿。”

    于珊珊信了,欣然致谢后,走向房间。

    凤嬷嬷一离开后院,就被一个高壮的少爷给缠上,“凤嬷嬷,那么好的货色,妳打算藏起来吗?”

    “楼少爷,您猴急什么,人家姑娘初来乍到,心底还不踏实呢,给人家一点时间吧。”

    “本少爷的时间很宝贵,不过银子多得是,要多少,开个价,这开苞非留给本少爷不可!”说完,他马上掏出一锭金子塞进她手里。

    楼富贵横行霸道,挥霍成性,娶了七个妻妾还不满足,成天流连花街柳巷,每次被他看上的姑娘都难逃他的魔掌,虽然他平日作恶多端,可因为他是国师之子,犯了错都会被遮掩掉。

    只要有金子银子和珍珠玛瑙,就能让凤嬷嬷昧着良心做事,出卖任何人都可以,她掂了掂手中的金子,笑道:“老地方。”

    后院离前院有些距离,平常为了让一些大爷好办事,凤嬷嬷都不许闲杂人等往后院去,楼富贵一往前走去,凤嬷嬷就命人在出口守着。

    虽然房间相当简陋,只有一张床,连张桌子都没有,但至少有个能够暂时遮风避雨的地方,于珊珊已经很知足了。

    凤嬷嬷真是个大好人,给她地方住又给她工作,还让她今天先休息,明日再开始干活,她觉得很感激。

    她找来了扫帚打扫,想把房间整理得干净一些,可是当她扫地扫到一半,门板突然被用力推开。

    看着进屋的壮汉,于珊珊不安地抓紧手中的扫帚柄,问道:“你是谁?这里是打杂丫鬟的房间,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打杂丫鬟的房间?妳肯定是搞错了,这里明明就是让有钱大爷帮不肯乖乖伺候大爷们的丫鬟开苞的地方。”

    “你胡说八道!凤嬷嬷明明就说这里是打杂丫鬟住的地方,肯定是这位爷你弄错了。”

    楼富贵步步向前逼近,心急地从怀里掏出一袋珠宝首饰,“妳乖乖听话,只要让爷我开心舒服了,这里头的珠宝首饰就都是妳的。”

    “我不要!”于珊珊大声拒绝。

    “乖乖从了我,以后楼爷我包管妳吃香喝辣,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她哪肯就范,高举起手中的扫帚,摆出防备姿势,“你不要过来!”

    “妳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楼富贵再度欺近。

    有练舞底子的于珊珊,手脚挺利落的,在他想抓她的时候,她一个旋踢,狠狠踢中了他的下巴,让他痛得哀号。

    “该死的丫头!既然妳这么不听话,楼爷我就让妳学学怎么当个顺从的丫头!”被一个姑娘教训,楼富贵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更加恼羞成怒。

    一开始,于珊珊是占了点上风,但论力气和体力,她还是远不及楼富贵,几回合对战下来,她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最后她被楼富贵抓住,狠狠摔到床榻上。

    他长得极高壮,扑身压制住她,一手扣住她的双手,一手猴急的剥扯她的衣物。

    她奋力扭动身子,双腿使劲乱踢,想要逃离魔掌。

    楼富贵看到于珊珊若隐若现的酥胸,变得更加兴奋,力气也更大了,为了不让她的挣扎再干扰他,他几乎是把她整个人都压在身下。

    绝望深深笼罩着于珊珊。

    她的运气就这么背吗?还是因为她太贪心,竟妄想要到一个虚构世界解救一个虚构人物,所以老天爷才这样惩罚她?

    与其这样受辱,她宁愿一死。

    可是要怎么死?床的附近没有刀没有针,也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打人的武器,而她整个人又被这恶人死死压制住,完全动弹不得,哪有办法死?

    忽然,她灵光一闪,想到历史剧里都是这样演的,有些死士被抓时,在对方准备盘问之时,突然舌头一咬,就一命呜呼了。

    她决定如法炮制,但她才正要让上下排牙齿用力向舌头咬去,她的下巴就被狠狠掰开,然后嘴里被塞进一条帕子。

    “死了可就不好玩了!”楼富贵笑得yin邪,他摸着她的下巴,肥脸上挂着令人作呕的邪笑,“等会爷会让妳也很舒服的,本来爷还想听妳娇喘几声,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一动不动的死人,妳就用妳热情的身体来回应楼爷我吧。”

    恶心极了!于珊珊的胃快速翻腾,若不是嘴巴被堵住了,她肯定吐得他一身秽物。

    哪个好心人来救救她吧!只要能救她脱离魔爪,她愿意为其做牛做马!她在心底高喊着。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见了她的心声,关着的门板突然开了,而且是被人狠狠踢开的,此刻门板正躺在地上。

    “哪个不知死活的,竟敢来打扰楼爷我的好事!”楼富贵的好事被这样的声响打断,他瞬间怒气高张,转头就想揍人,却反而被狠狠揍了一拳。

    下一瞬,一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楼富贵一眼就认出拿着剑抵着他的人是谁,而站在拿剑之人身后的,更是化成灰他都认得的世仇。

    从小,他爹就老拿令玄戎来和他比较,嫌弃他比不上令玄戎有能力,令玄戎能文能武,可是他却连考了好几年的乡试都考不过,他根本不是读书的料,但更惨的是,他的武功更比不上令玄戎的一根寒毛。

    “令玄戎,你这是在干什么!”楼富贵看了看抵着脖子的锋利剑刃,努力伸长了脖子,就怕对方一时冲动会见血,可是他也感到很纳闷,令玄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令玄戎出现在此当然是有原因的,他早就耳闻楼富贵到处欺压百姓,还色胆包天逼良为娼,出了问题不是花钱摆平,就是抬出他那国师老爹,小老百姓怕得罪他没命好活,只能忍气吞声。

    本来他人在打仗,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也不归他管,可是府里家丁的远亲被人杀了扔在山野间,被打猎的猎户看到了,报了官,县令却一直无法破案。

    实际上,根本就是有意包庇!

    他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他让祈诺跟了楼富贵两日,楼富贵几乎都泡在烟花楼里,祈诺也瞧见于珊珊被凤嬷嬷带进烟花楼,便把这事儿告诉他,他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便亲自过来看看。

    看到躺在木板床上的于珊珊衣服被撕得破烂,嘴里还被塞着帕子,表情空洞,他真的于心不忍。

    他脱下肩上的披风,走上前把披风覆盖在于珊珊身上,把她嘴里的帕子拿出来,就在这时,一颗豆大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那明明只是女人的一滴泪珠,却像滚烫的烙铁,深深刻进了他的心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将军,珊珊来了最新章节 | 将军,珊珊来了全文阅读 | 将军,珊珊来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