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将军,珊珊来了 > 第五章

将军,珊珊来了 第五章

作者 : 唐筠
    “姑娘,本将军施的仅是小恩小惠,不需要妳报答,我们走。”

    “将军,你就当做善事,收留小女子吧,小女子从异地前来投靠亲戚,却遍寻不着亲戚,这一时半会儿的连个落脚处都没有,我不要求什么,只要能有个温饱,有个地方遮风挡雨就心满意足了,我会做的事情很多,打扫、洗衣、管帐我都能做,请将军发发慈悲,赏小女子一口饭吃吧。”

    “妳不是技艺班的舞伎吗?突然想进镇国将军府,究竟存何居心!”祈诺心思缜密,对无端想靠近令玄戎的人自然多了一份防备心。

    “没有、没有!我不是技艺班的舞伎,是他们的红牌病了,我恰巧会跳点异域舞蹈,就去顶个场面,想入镇国将军府,真的只是想求个稳定的日子过,再者就是想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

    “我府中不缺人手,妳若真只想讨个稳定日子,去街尾的布庄,那儿时常需要一些会女红的,妳可以过去问问。”令玄戎一口拒绝了于珊珊,但也提供了一个貌似不错的机会。

    “我不会女红……”古代的女红,可不是拿针线缝缝补补那么简单啊,而且这跟她的目的实在太不相干了。

    “那就去客栈当个厨娘,前方的万鹏客栈应该有缺人手。”祈诺提议。

    “我不会煮菜。”会也要说不会。

    马上三人都翻白眼了,这年头,不会女红、不会煮菜的,还能称之为女子吗?

    “祈诺,赏这位姑娘几锭银子,让她回乡去。”毕竟是神威国的百姓,令玄戎也做不到见死不救。

    于珊珊知道令玄戎想打发她走,不由得有些怒了,她昂首挺胸,很有骨气地道:“我不是乞丐,无功不受禄,请将军收回你的施舍。”

    她的傲气令令玄戎印象深刻,却也不免猜想这也许只是她的一种手段,于是他挥手示意祈诺把银子收回,不再多说什么,扯了缰绳,让马转了个方向,越过于珊珊,向前狂奔而去。

    祈诺自然马上追上。

    倒是侯靖轩有些温吞,他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奉劝妳不要耍心机,那是令将军最讨厌的人之一,好自为之。”

    就这样,于珊珊又被落下了,她只能呆站在原地,望着那三道背影渐渐远离。

    金銮殿上,皇帝吕魁又在大赞令玄戎,因为令玄戎的名号令异族闻之丧胆,都不敢贸然进犯,还夸他不花一兵一卒,就能让一些城主直接开门投降。

    这次回京城,皇帝特地让令玄戎多待些时日,一来是感念他长年辛劳卫国,再者是考虑到令玄戎至今尚未娶妻生子,这还是皇后提醒他的。

    其实皇后李淑仪是别有用意的,她想把侄女许配给令玄戎,曾请求皇帝赐婚,但被皇帝拒绝了——

    “玄戎终日保家卫国,他啥赏赐都不要,唯一要求就是不要替他赐婚,他说过,他的媳妇要自己挑选,所以除非他自己愿意迎娶婉熏,否则朕是不会勉强他的。”

    皇帝都这么说了,李淑仪自然也不好捏着这件事不放,但她并没有因此放弃,既然不能要求赐婚,那制造机会总行吧,她请求皇帝宣令玄戎进宫,她也把侄女找进宫里,准备让他们来个不期而遇。

    皇帝在金銮殿上赞赏了令玄戎之后,说道:“你皇后舅母让你去后花园向她请安,她说许久不见你了,想看看你。”

    “臣遵旨。”

    离开金銮殿,令玄戎前往后花园,这后花园之大,真不是三两步路就能走透的,他花了些许时刻,弯弯绕绕了好几条花园小径,才来到皇后居住的安宁宫附近的花园。

    那儿有座凉亭,平日李淑仪散步后会在凉亭里小憩片刻,喝喝茶水,吃吃糕点和水果,听听宫廷乐女弹弹筝琴,唱唱小曲。

    李婉熏此刻并不在此处,李淑仪交代她先在附近等着,等令玄戎来之后,她再出现,令玄戎最痛恨有人算计他,这是为了防止他察觉出这是她们刻意安排的巧遇。

    令玄戎和皇帝亲情浓厚,并不代表他对皇后也一样,事实上,他对皇后纯粹就是对长辈的恭敬,没有太多情感,因为他知道,皇后并非简单人物,当年也是做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坏事,才得以坐上皇后的位置,为了巩固自己和太子的地位,她极力拉拢朝廷众臣,以致朝廷出现严重派系之争。

    据传,第一任太子吕允怀落水溺毙,和她脱离不了干系,可偏偏就是找不到任何证据,后来吕允怀的生母袭贵人因为伤心过度,丢下刚出世的小皇子撒手人寰。

    皇后为了让人认为她是贤良淑德的一国之母,她把袭贵人生的小皇子吕允善带在身边照顾,表面上是将其当成亲生儿子抚养,实际上是在监视控制小皇子,目的就是要避免小皇子长大后和吕允滔抢皇位。

    这后宫里的恩恩怨怨,怎么说也说不完,既复杂又令人烦闷。

    吕允善如今已经十岁了,长得俊俏又聪明,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性情并未因为近墨者黑,相当温和良善,像极了当年的袭贵人。

    怕他锋芒毕露会惹来杀机,令玄戎故意收吕允善为徒弟,还替他找了一个可靠的归隐高人当代理师父,带他暂时远离了宫廷的尔虞我诈。

    起先皇后大力反对,毕竟如此一来吕允善便会脱离她的掌控范围,但令玄戎深得皇上宠信,他向皇上解释,让小皇子暂时入山林,是为修养其心性,代理师父会带他走跳江湖,让他体会民间疾苦,以后才能成为国之栋梁,皇上听了倒也觉得这样的方法很不错,允了他的安排。

    当然,令玄戎收吕允善为徒弟还有一个用意,就是让外人知道吕允善是他护着的,欺负吕允善就等于欺负他,因此,就算皇后心如蛇蝎,也不敢随意对年幼的吕允善下毒手。

    “末将参见皇后娘娘。”来到凉亭外,令玄戎站在阶梯下方,恭敬的对李淑仪行礼。

    “平身。”

    “谢皇后娘娘。”

    “戎儿,到本宫这儿来坐吧。”李淑仪对令玄戎招招手,一个劲儿的显现身为长辈的亲切和蔼。

    令玄戎顺从移步,走到李淑仪左侧入座,李淑仪一个眼神,一旁的婢女马上前进替令玄戎斟上一杯好茶。

    “喝喝看,那是西域进贡的茶叶,喝了会神清气爽的。”

    “谢皇后娘娘。”

    “咱们都是一家人,现在又没有外人在,你就叫我舅母吧,感觉亲近一些。”

    虽然李淑仪这么说过不少回了,但令玄戎从没叫过她一声舅母,他清楚得很,皇后想拉近和他的关系,无非就是想巩固自己儿子的地位。

    但,天下除了是百姓的天下,还是仁者的天下,能爱天下百姓的人,才配坐上天下大位。

    在他眼中,到目前为止,只有吕允善最具仁善之心,可他太年幼了,不该卷入这种丑陋的纷争里。

    “多谢皇后娘娘厚爱,但礼仪不可废,微臣还是称呼您皇后娘娘合适一些。”

    “你看看,你这固执,究竟是像了谁?”李淑仪端详他片刻,笑道:“挺像圣上的,果然是一家亲,血浓于水……咦?婉熏,妳怎么来了?”

    闻言,令玄戎的眸光瞬间变得冷冽,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道:“既然皇后娘娘有客人,微臣就先行告退了。”

    李淑仪紧张地道:“戎儿,别急着走啊……”

    “微臣还有要事在身,恕微臣无礼,先行告退了。”

    料准了李淑仪不敢得罪自己,令玄戎潇洒转身,越过一脸错愕的李婉熏,头也不回的离开。

    “姑母……”李婉熏哭丧着脸来到皇后身边,心里觉得委屈极了。

    “别泄气,只要他还没迎娶正室,总还是有机会的。”李淑仪虽然也难掩气愤,但此时此刻,她需要令玄戎当太子的后盾,得罪不得,有气也只能隐忍了。

    人生地不熟,于珊珊只能靠着跳舞时得到的赏银暂时度日,她上了几次镇国将军府,想要见见令玄戎,但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她甚至表态想当丫鬟,但是管家李伯却说府里不请来历不明的丫鬟。

    这和书上写的一样,镇国将军府的戒备十分森严,对于家丁丫鬟的挑选也是极其慎重,都会做些身家调查,而能入府做事的,也多半都是熟人引荐,就是要防堵有心人把细作塞进来。

    看来短时间内她是很难混进镇国将军府了,只得想法子赚银子养活自己。

    穿越剧很流行,每个穿越的女主角都有两把刷子,弄弄锅碗瓢盆、针线什么的就能发大财,但偏偏她厨艺不佳,手也不巧,唯一会的就是跳跳舞,可是经过二皇子事件后,她不想再去跳舞了,免得惹麻烦上身。

    至于她在学校所学,那就更甭提了,在这个世界,社工系能做啥?关怀受虐儿还是乞丐?又或者是独居老人?她若去做,只怕要被说是傻子,再者,真的去做了,谁付她薪水啊?这里是神威国,虽然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度,但是民族性和中国古代没有太大的差别,当然不会有社福机构,也没人会多管谁家的孩子被虐打,更不可能在乎乞丐们有没有衣食可以过冬。

    不过她至少大学毕业,帮人算算钱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便到了饭馆客栈想找个记账的工作,结果每个店家都把她当疯子看。

    这年头虽然会有商贾聘请账房,就没有一家的账房是个女的,而且雇用的都是长工,还是深得信赖之人,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谁敢把管银子的工作交给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将军,珊珊来了最新章节 | 将军,珊珊来了全文阅读 | 将军,珊珊来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