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情挑小秘书 > 第十五章

情挑小秘书 第十五章

作者 : 桔子
    【第十章】

    ……

    再次醒来时,林落白发现她已经不在医院了。身子很舒适,想来顾行止已经替她清洗过了。但是这有什么用,丝毫不能掩盖他在医院就把她欺负得彻底的事实啊。

    林落白恨恨地咬着被角,简直把被角当成了顾行止本人。她算是想明白了,顾行止不让她出院,明显就是为了体验一把病房play的刺激啊。想到她因为处于那种环境下,身体的所有反应都不能自已的事情,林落白就觉得她的节操已经掉满地了。还有,他哪里是不行,他明明就是太行了好不好。

    林落白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又活蹦乱跳地上班去了,不过这回她不用走路上班了,顾行止明令要求她,必须乘坐他的车上班。

    “你的感冒还没有好。”出门前,顾行止皱眉看着林落白,不准她一个人去上班。

    “你明知道我感冒还没有好,还在医院里那样对我。”林落白红着脸,一手指着顾行止,一手提起衣服下摆露出她腰上显眼的印记,“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顾行止简直就是色中饿狼,她这身子之前的印子还没消散呢,现在又添了一波,简直都没法看了。

    “那个……”顾行止有点心虚地低咳一声,“是我没掌控好力道。你要理解一个禁欲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一时开荤,没有办法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嘛。而且林落白的身子真的很美味呀,每次挑逗得她忍不住羞红着脸求他的时候,真的是……

    林落白一看顾行止的脸色就知道他又在想什么羞羞的事情了,忍不住恼羞成怒道:“顾行止,你给我把你脑袋里的想法都扫出去,快扫出去听到没有。”

    “好啦。”顾行止伸手和林落白十指相扣,“是我的错,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

    林落白怀疑地看着顾行止,他现在倒是说得很好听,但是估计下一次……哼,她才不信呢。

    林落白搭顾行止的车进了公司,和顾行止一起搭电梯上楼。

    经过这段时间两人潜移默化的刺激,秘书办公室的众人对于总裁和林落白应该可能大概一起这件事已经很镇定了。虽然当事人始终都没有亲口承认过,不过他们有眼睛,会自己看的嘛。

    沈秘书早已经在工作岗位上了,见顾行止和林落白走过来,她立刻起身打招呼:“总裁早。”

    “嗯。”顾行止淡淡地应了一声,迳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看着林落白,“中午想吃什么?”

    林落白愣了一下,摇头道:“不知道。”

    “那就我来决定吧。”言下之意,是要林落白和他一起共进午餐了。

    “好。”林落白颔首。

    沈秘书微微一笑,“关系稳定了?”

    林落白诧异地看了沈秘书一眼,随即点头,“是啊,稳定了。”

    她和顾行止应该算是在一起了吧,想到那人前两天还想着让她结婚的事,林落白的脸上更是笑开了花。不过这两天他怎么不提了?难道是因为她那天的拒绝让他却步了?这可不好,男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却步呢?

    沈秘书见林落白一脸的甜蜜,也是摇头笑了笑。她和林落白走得最近,虽然林落白从来什么事情都不说,但是她这么多年浸yin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虽对总裁和林落白的事情没有百分百的了解,但是事到如今,猜个大概也是不难的。

    “你应该在这工作不了多久了吧?”沈秘书淡淡地问了一句。她看得出林落白明显从一开始就不是安心要在这做一名小职员的。林落白平日里无意识透露出来的良好家教与习惯,也证明了林落白家里该是非富即贵。

    林落白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这个月底我就不做了,我自己家里面也有很多事要我做呢。”

    “加油。”沈秘书拍拍林落白的肩,“你的能力很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谢谢沈秘书。”顿了顿,林落白调皮地开口道:“你要是有兴趣,干脆去我们家上班吧,我给你开比这更高的薪资哦。”

    沈秘书还未说话,倒是突然插进来另外一道男声,“啧啧,不得了,落白妹妹你这是当着行止的面挖角啊。”

    林落白和沈秘书同时转头,就看到张廷煊的双手插在口袋内,穿着一袭条纹格子西装,手臂间夹着一个资料夹缓缓走来。说真的,要是忽略张廷煊那花花公子的性子,这真的算是个极为出色的男子。

    “沈秘书有能力,我干嘛不挖。”林落白眨眼笑道。

    沈秘书只是得体地朝张廷煊笑了笑,没有应声,低下头继续处理公事。

    林落白正要收回视线,却诧异地看到张廷煊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失落?对沈秘书?这两人有故事!但是看沈秘书的表情,不像是和张廷煊有私交的样子啊,林落白觉得不解,只想着有空要问问顾行止。

    张廷煊今日来也是有事情的,之前两家公司的合作案临时出了点问题,张廷煊来寻顾行止商量对策。两人讨论半天,完事的时候都已经接近中午了。

    张廷煊很无耻地忽视了顾行止那一脸要他赶紧走的表情,厚着脸皮留下来和顾行止跟林落白一起用午餐,一点也没有当电灯泡的自觉。不过张廷煊确实有没料到,他游戏花丛这么多年,居然有被闪瞎眼的一天,尤其是当顾行止细心地挑出鱼刺,将鱼肉挟进林落白碗里的时候。

    张廷煊觉得被深深地刺激到了,忍不住开口道:“落白妹妹,你确定你真的要和顾行止在一起吗?”

    林落白嘴里咀嚼着鱼肉,不解地抬头。

    顾行止则是压根不打算搭理张廷煊这话,他早已经习惯了。

    “你不觉得我比顾行止更好吗?”张廷煊可怜兮兮的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哀伤,“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吗?”

    “嗯,你比顾行止更花心。”林落白点点头,“我觉得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女人,都会选择顾行止而不是选择你的。”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的女人缘可是一直都比顾行止好呢。”张廷煊叫道。

    “嗯,是啊,她们都想做你的女人,而不是你的妻子嘛。”林落白认真地看着张廷煊,道:“说真的,你要是遇到一个在明知道你这么花心还愿意嫁给你的女人,你就娶了吧,因为你很有可能再也遇不到第二个了,哈哈哈……”

    “说话真伤人。”张廷煊捂着胸口,悲痛欲绝,“还是有很多女人想嫁给我的。”

    “嗯,等你家破产之后,你若是还能自信地说出这句话,那就算你狠。”林落白毫不留情地吐槽张廷煊。

    “落白妹妹,难道在你看来,我除了有钱就没有其他的优点了?”张廷煊不甘心地问。

    “有啊,为了用来和顾行止做对比,突显顾行止有多好呀。”林落白转头看着顾行止,甜甜一笑。

    “乖,吃饭,别和他说太多话,会降低智商。”顾行止宠溺地拍拍林落白的头,将一块山药挟进林落白的碗里,“多吃点。”

    “好。”林落白笑咪咪地回答。

    吃过午餐,顾行止他们三人并肩走出餐厅,正好遇到路过,举着一个冰淇淋的沈秘书。这家餐厅离公司有一段距离,基本上很少有员工会来这一带吃饭,所以当沈秘书看到猛然看到出现在她眼前的三人时,她有点愣住,随即再一低头看看她手上拿的冰淇淋,暗自懊恼。她吃冰淇淋这么不专业的一面居然被顶头上司发现了,真是心塞。

    “总裁好、张总裁好。”沈秘书迅速地将冰淇淋丢进一边的垃圾桶里,严肃了脸上的表情,专业地开口。

    “呵。”张廷煊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笑一声,“沈秘书,吃个冰淇淋而已,你不用这样惶恐的,现在不是上班时间,行止不会说什么的。”

    沈秘书难得有了点羞涩的样子,不过到底是专业惯了,脸上的红晕一闪而过,只沉默着不说话。

    “你先回公司吧,不用管我们。”顾行止终于开口。

    顾行止的手还搭在林落白纤细的腰肢上,沈秘书只当看不见,轻轻颔首,转身就走。

    张廷煊一直注视着沈秘书的背影,直到她走过转角再也看不到,这才收回视线对顾行止和林落白说:“好了,公司的事情后面有问题我再和你联系,我也差不多该回公司了。”

    顾行止扔给张廷煊一个“早就该走了”的嫌弃眼神。

    张廷煊苦笑,“好了,别这么嫌弃我。”他一开始就是为了帮顾行止追林落白,才约林落白吃饭来刺激顾行止的。现在好了,顾行止这家伙有了女人就不要哥们了。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是现在这个年代,可以没有手足,却不能没有衣服啊。

    “走了,掰掰。”张廷煊帅气地摆摆手,转身离开。

    林落白依偎在顾行止的怀里,两人缓缓朝公司走去。

    林落白突然开口道:“行止哥哥,沈秘书和张廷煊以前是不是认识啊?”

    “怎么突然这么问?”顾行止低头注视着林落白。

    “我总觉得……张廷煊看沈秘书的眼神怪怪的。”林落白微微皱眉,寻找着合适的措辞,“比较像……看自己很喜欢但是却不能得到的宝贝。”

    “这是什么比喻。”顾行止失笑,“我记得廷煊身边的女人来往虽多,但是我确实不记得有出现过沈秘书的身影。而且你觉得以廷煊的性格,若是他真的对沈秘书有意思,他会不出手?”

    “张廷煊不是一向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林落白笑道。

    “这是他仅剩的节操了,况且沈秘书进公司三年,我从来没看到过她对廷煊露出什么不一样的表情,而且两人也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交集。”顾行止虽眼神毒辣,大多时候别人隐藏的情绪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是他根本不可能对他的秘书上心,自然也不会观察得太仔细。

    只是就凭沈秘书平日里的表现,若是真的和张廷煊相识,不管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总不该是那样冷淡的情绪,她就只是纯粹将张廷煊当成上司的好友,以及另外一家公司的总裁而已。

    “是吗。”林落白点点头。到底这是别人的事情,她也没兴趣管太多。不过是因为和沈秘书有几分交情,所以多关心了一句。

    “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去逛超市?”顾行止柔声询问林落白的意见。

    “随便啊。”林落白不在意地说。

    “嗯,我下午要出去开会,你下班了就自己回家吧?”

    “行啊。”林落白不在意地点头。顾行止事多,出去开会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嗯,早点回家。”顾行止看着林落白小巧的侧脸,笑得温柔。

    “知道。”林落白一点也没察觉出顾行止的言外之意,只随意点头应了。

    回到公司后,果然不过三点过,顾行止就离开了公司。林落白没有太在意,只埋首于公事。倒是沈秘书诧异地翻了翻顾行止的行程表,疑惑地想着今天下午总裁并没有安排外出,怎么这么早就离开公司了?再一抬头看林落白丝毫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便没有再开口。毕竟顶头上司总是有点私事的,她一个秘书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行了。

    下午下班,也正好是周五,大半员工提前半小时就有点人心浮动了。林落白想着顾行止嘱咐要她早点回家的话,也让她有点不安分,繁复的德语报表就有点看不进去了。索性干脆一把合上报表,准备收拾东西下班。

    “沈秘书,我们一起走吧?”林落白转头询问沈秘书的意见。

    “好。”沈秘书颔首,将电脑关了,和林落白一起起身离开。

    回到家,不过堪堪五点一过。林落白站在家门口,一边低着头开门,一边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顾行止。没想到刚把门打开,面前就响起一阵小小的爆炸声,把她吓了一跳,猛然抬头,就只看到顾行止手里举着戒指,单膝下跪在她的面前,眉目温情地看着她。

    林落白有点被这一幕惊呆了,再环视屋子里,到处都是粉红色的气球,窗帘被紧紧拉起,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漂亮的浊台与食物,营造出一种烛光晚餐的气氛。

    “胖白。”顾行止缓缓开口道:“虽然很抱歉,没有给你一个很浪漫的告白,但是今日,我补给你一个俗气的求婚你看可好?”

    林落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我一早就知道,我们必定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但是配偶栏不写上你的名字,我总是不太能安心。你之前怪我什么都没准备就向你求婚,今日我什么都准备好了,嫁给我可好?”顾行止也是生平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有点尴尬,只是说出口的话,都是万分真诚的。

    林落白在震惊过后很快回神,视线落在顾行止手中的戒指上。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去买了这枚戒指,六颗碎钻衬托着一颗硕大的主钻,霎是好看。她抿着唇,目不转睛地看着顾行止,直到他的笑容都要挂不住了,这才笑意盈盈地伸出手,大发慈悲地说道:“戴上吧。”

    顾行止立刻取出戒指,小心翼翼地给林落白戴上,漂亮的戒指戴在林落白纤长的手指上很是好看。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顾行止万分爱怜而珍重地在林落白的指尖上落下一吻,起身,将林落白紧紧抱在怀里。

    林落白眨眨眼,将眼里因为过分感动而出现的水珠眨去,笑着开口道:“谁说的,明明你就是我的人。”偶尔占一下口头的威风感觉也是极好的。

    顾行止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反驳,反正夫妻本就是一体,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两人正浓情蜜意,林落白的电话却突然冷不丁地响起来,破坏了这时浪漫的气氛。林落白有点尴尬地拿起手机,一看是自家老妈的电话,连忙接起来。

    “喂,妈。”

    “落白吗,下班了吧?今天有空吗?”林母的声音很有活力。

    “有什么事吗?”林落白疑惑地问。

    “那个啊,妈跟你说,今天去华陆开会的时候,认识了他们的少东家,比起行止来也是不差的,你要不要去见见?”林母还担心自家女儿一颗心错付在了顾行止身上,连忙想着给女儿找个好对象,让女儿能够将放在顾行止身上的心思稍稍转移一下,不然以后情根深种了可怎么办。

    林落白还被顾行止抱在怀里,所以这话显然顾行止也听到了。林落白都不敢看顾行止的眼神了,只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妈,不用、不用了吧。”

    “哎呀,傻孩子,你别急着拒绝。那孩子真的不错,你还是先去看看嘛,就算没什么结果,你就当多认识一个朋友,以后商场上总是会遇到的嘛。”林母还在继续游说林落白。

    林落白已经要被顾行止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冻僵了,正要开口,手机就被顾行止抢走了。

    她诧异地抬头看着顾行止,就见顾行止举着手机镇定地开口道:“林姨,我是行止。请恕我失礼,没有及时告诉你们,我和落白已经在一起了。”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寂静。

    林落白已经能够想象出自家老妈石化的景象了。

    顾行止接着开口道:“明日是周六,我爸妈也会回家,到时候我也会带着落白回来,和你们商量一下婚礼的事宜。”

    林母的声音已经飘忽了,“好、好的,我等你们。”

    挂了电话,林落白讨好地抱着顾行止精瘦的腰,“行止哥哥……”

    “嗯?”顾行止脸色很淡,看不出喜怒。

    “我真没让我妈帮我找对象的,我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她举手发誓。

    “胖白说的是实话?”顾行止挑眉问道。

    “实话、实话是大实话啊。”林落白猛点头。

    “嗯,但是还是要惩罚你。”顾行止一把抱起林落白就朝卧室里走。

    “等等,我还没吃晚餐。”林落白哀号。

    “等我吃完你,你再吃。”

    “不要,你下口那么狠……”

    很快,卧室响起了林落白挣扎的声音,又很快变成了欢愉的呻吟声。顾行止面对着大餐,开动了。他们之间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如今要多多吃几次,才能填补他这么多年的遗憾。顾行止邪恶地想着,胖白,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挑小秘书最新章节 | 情挑小秘书全文阅读 | 情挑小秘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