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碰碰看爱情 > 第五章

碰碰看爱情 第五章

作者 : 林晓芳
    她被骗了!这是此时此刻萧林最强烈的心声。

    昨天下午,那个杀千刀的卓逸凡和爷爷趁她神游太虚的空档,提了个罪该万死的建议,诓她稀里糊涂地点头。第二天一早,他就把还预备和周公周旋到底的萧林从被窝中给挖了起来,尚处在睡眠浑沌状态中的萧林,就这样被他半搂半抱地拖到了公司,然后,就在数千名员工的注目礼下进入了办公室,等她趴在早为她而准备的办公桌上美美地继续睡了一觉后,睁开眼环视陌生的环境,用女人天生的审美观在心里中肯地点头叫好,才想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这票问题。

    记忆大大的开了方便之门,让迷惑的萧林回想得鉅细靡遗,然后就见她一双圆眼发展到极致的越瞪越大,一张俏脸也越来越红,红到可以媲美人家办喜事用的那种红,她真的很丢脸,把脸丢到非凡集团公司来了。

    天啊,让我死了算了,省得去面对外头那一张张等着看好戏的脸。

    萧林很驼鸟地把头越埋越低,恨不得地板立即破一个洞,让她可以躲进去不用出来见人。

    这丫头又怎么了?

    从她一进入梦乡便马不停蹄的开始工作的卓逸凡,刚和新里程公司的副总裁签定合作计划后,一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听到开门的声音,萧林用膝盖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头也不抬地继续当她的驼鸟。

    “丫头,你睡醒了?”低沉的嗓音直罩萧林很不爽的脑袋上。

    废话,用眼睛看不就知道了,还用问吗?

    “那你是想继续睡,还是吃蛋糕呢?”卓逸凡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地看着那颗由始至终抬也不抬的小脑袋。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睡死算了。”萧林恨恨地在心里和着血泪暗语着。

    什么?蛋糕?作深埋状的头倏地与身体呈一直线,萧林不禁咽了咽全挤向口腔两旁的唾液。

    蛋……糕……看到卓逸凡像是咖啡厅侍者一样站在桌前,一手端着杯热腾腾,香喷喷的咖啡,另一手则端着上头摆了三块蛋糕的盘子。

    嗯,咖啡的香气,再加上阵阵扑鼻的奶油香,情难自禁的,她深深吸了一大口气,让那阵咖啡香及奶油香充分填满快窒息的肺部每一个角落。

    哦,她一定是生病了,而且是相当严重的饥饿后遗症,怎么这么香的味道离自己这么近,她竟然都没有闻出来呢?

    “饿了吧?”温柔地,卓逸凡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她面前,“刚泡好的咖啡,你最喜欢的。”

    倏然间,鼻子被感动得突然一酸,凝目望着他,久久无法成言。

    这男人……

    大大的咬下一口蛋糕,还没嚼完又啜下一口和着浓郁奶香的咖啡,萧林说不出心头充塞的百般滋味。

    “好不好吃?”像是瞧着什么绝美画面似的,卓逸凡眼底漾着甜蜜,嘴角绽出令人颤抖的笑容。

    他的视线,像沾满了蛊毒的无形线,密密地缠绕在她胸口,心脏,蓦然间无力了起来。

    “好吃。”她口齿不清地说。望着手中那块可口诱人的蛋糕,她开始有些食不下咽。

    “那就多吃点。”卓逸凡殷殷叮咛道,看她吃东西的样子,让人忍不住也想咬上一口,不管是食物,还是人。

    “喔。”萧林形同嚼蜡的低头猛啃手中的蛋糕。被骗的怒气早被蛋糕收买,蒸发于无形了。

    一个劝,一个吃,办公室里浮沉在爱恋中的两个人,浑然不觉另一双带着愤恨异样的眼睛正死死地投注在他们身上。

    目瞪口呆地听着他对他挡去大半身子的女人的轻声低哄,偌大的空间里洋溢着一股令人欣羡的亲密关系,徐悦宣紧紧地握着门把不放,手上的青筋透着已经发白的肌肤,看来分外刺目惊心。

    看着卓逸凡丝毫不掩疼宠地替她擦去嘴角的碎屑,徐悦宣心中的妒火却越烧越烈,认识他那么多年,她从来不曾看过他以这种包容的态度对待任何人,若非亲眼所见,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浓郁的爱恋。

    而这些,全让半途冒出来的萧林独享了。

    静静地爱了他这么多年,徐悦宣真的不甘心自己的心意就这么付诸流水,消逝无踪,她不甘心就这么轻易地将心爱的男人拱手让给别人。

    不行,她必须将卓逸凡给抢回来。

    一个计划在她心中慢慢成形,绝美的脸阴笑着,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下达了命令,才抬手轻扣着门板。

    “请进。”卓逸凡踱回自己的位置简洁地说。

    “逸凡。”徐悦宣故意甜甜地说,一双美眸扫过萧林的办公桌,绷紧的神经突然松懈了不少。

    她还以为是什么劲敌呢,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一个,亏她还下了那么重的药,对手不过是只三两重的猫。

    轻蔑地瞄了萧林一眼,款摆细腰走向卓逸凡。

    “还有什么事吗?”卓逸凡淡淡地问。

    “我还有些细节必须讨论一下。”徐悦宣丰满的身子快巴到逸凡身上去了。

    “这样,那我们到会议室去谈吧。”卓逸凡率先起身往外走去,高大的身子立在萧林桌前俯身道:“我出去一下,你乖乖待在这里不许乱跑。”

    “喔。”求之不得,萧林漫应着掩饰自己的得意。

    “哼。”徐悦宣捧着计划书经过萧林桌前,脸孔朝天的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才一脸媚笑地跟在卓逸凡身后往外走去,末了,还抛给萧林警告的一瞥。

    那个花痴女人在干什么呀?

    打从刚刚一进来,就用那种看不共戴天之仇的眼光看她,拜托,她跟她又不熟,自然不会有什么仇恨产生,她干嘛一副自以为“熟”的样子。

    用超级波霸的身体霸住卓逸凡不说,临走还这副德行。

    不到一秒钟,萧林就已经功力十足地凝聚起眼神中的杀气,成功地将徐悦宣眼神逼退。然后,快速拿起一旁的电话,联系上自她婚后便像断线风筝般的杨希平,没多花时间就直接敲定时间地点,趁外头的人忙得人仰马翻的空档,抄起背包落荒而逃……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一路上有惊无险的逃到这家名叫“花之坊”的咖啡屋里,萧林点了杯奶茶和一块蓝莓蛋糕,便托腮凝望着外头车水马龙的街道,嘴里轻哼着“我是一只小小鸟。”

    啦啦啦……

    她此刻的心情真的快乐得如同飞出牢笼的小鸟。

    没办法,在那种近似坐牢的环境下呆久了,也难怪她会对外头喧嚣的尘世眷恋起来。

    这女人干什么这么自得其乐,两个多月前结婚的时候还用那种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眼神刺得她遍体鳞伤,原因仅仅是她很没有朋友道义地不帮她逃离婚姻的枷锁,现在还用欣赏的目光看待以往她最痛恨的交通状况。

    林林看来像只困兽,一只渴望得到宝贵自由的困兽,虽然从她红润的脸色和略显丰腴的体态可以看出她过得很不错,但困兽牵到了哪里还是困兽。

    原来婚姻的力量如此巨大,杨希平更加确定自己坚持不婚的立场是对的。

    坐在萧林对面的位置上,杨希平发挥记者的超强观察力,一双犀利的“X光眼”把萧林里里外外透视得一清二楚,顺手接过待者送来的蛋糕和奶茶。

    三两口把蛋糕扫进正闹“空城计”的五脏庙,再端起奶茶慢慢啜饮着,没办法,太烫了,她牛饮不起来。

    “你来了这么久就点了这点东西呀?”杨希平成功地把奶茶解决后,才意犹未尽地舔着手指头抱怨道。

    “啥?”这句话无巧不成书地落入元神才刚在体内定位的萧林耳中,愣愣地望着杨希平,原本还指望她在两个月中有什么长进,看来是狗改不了吃“米田共”。

    萧林义愤填膺地瞪着特大号的卫生球,拼命朝对面那个没有半点良心的女人扫射。

    把她最爱的蓝莓蛋糕“A”光光不说,还敢指责她点得太少。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事,除了她杨希平,没有第二个人做得出来。

    “人家才刚地完专访,很饿耶。”接收到好朋友怀恨的眼光,杨希平立即抬出她的招牌表情,可怜兮兮地解释,她就不相信一向心软如泥的萧林会不吃这一套。

    果然——

    萧林招来侍者再点几块巧克力和奶油蛋糕,外加两杯咖啡。

    她自己挨不了饿,更见不得杨希平挨饿。

    哇——

    有钱果然不一样,出手这么大方。

    杨希平两眼只差涂上“”符号的对着萧林猛瞧,看来结婚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花别人的钱时眉头也不用皱一下,不像她,有进无出的天天啃方便面。

    这下子,杨希平早忘了五分钟前才立下的不婚誓言。

    凡事一刀两面,结婚也有结婚的好处嘛!杨希平面不改色的想。

    “这两个月你上哪去了?怎么都不跟我联络?”萧林啜着咖啡问,小希狂风扫落叶的吃法她实在不敢苟同。

    “啊?”埋首在蛋糕中打算一次吃个够本的杨希平,被萧林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一时吞咽不及,差点没被喉咙里的那口蛋糕给梗死。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萧林难得体贴地递过一杯开水,让她顺口气。

    “我一个月前被调去分社工作呀。”顺便A了笔为数不少的出差费入袋,一想到这点,杨希平就忍不住心花朵朵开地把嘴巴的弯度伸展到极致。

    不过她可不敢让萧林知道,否则萧林不骂她见利忘义才怪。

    为了她以后的民生大计有解决之道,她可不敢得罪她的衣食朋友。

    “那你怎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萧林抱怨道。

    这家伙一看到有钱赚,就什么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姐,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闲呀,我每天东奔西走的,没累死就该偷笑了,哪来的时间打电话。”被沉重的工作量压得喘不过气的杨希平,瞧见有现成的人靶子可以攻击,毫不客气的对着萧林大吐苦水。

    “你量力而为啦,这件事我不怪你就是了。”奇怪,明明在抱怨的是她,为什么最后认输的也是她。

    萧林只得认命地闭上嘴,她实在吵不过辩才无敌的杨希平。

    但这也是她佩服她的一点,从三年前进职校念书时,两个同宿不同系又饿昏了头的女人,为了一包快餐面大打出手后,一见如故的成了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三年里,她看着杨希平半工半读的念完高中课程,又在报社找了份工作,东跑西跑的拼到现在,那份毅力和勇气实在很令人感动。

    但这家伙最大的缺点就是太爱钱。

    她是那种一块钱可以掰成两块花,而且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滴……滴……

    Call机在杨希平把桌上的蛋糕尽数扫入腹中后很适时地响起,迅速地抓起一看,无奈地对萧林耸耸肩道:“林林,我没办法陪你了。”该死的车祸现场。

    “什么事?”萧林见怪不怪地问,反正她们哪一次聚会不是以这种方式做结束。

    “我要赶去做现场访问,对不起,拜拜。”说话的同时,杨希平早已一溜烟跑了个无影无踪。

    完全的杨式风格!

    萧林叹了口气,好不容易跑了出来,还以为可以玩个痛快呢,谁知道……

    算了,回家吧。

    下了公车,离家还有一段距离,走回去好了。

    萧林低着头踢着小石子,沿着红砖道一直走下去,直到三条拉得长长的影子挡在她面前,萧林才惊觉地站住脚。

    她一抬头就知道自己惹上麻烦了,不,是麻烦惹上自己了,三个看起来不像是好人的坏东西挡住她。

    “小姐,要去哪里?”

    瞥脚的国语,萧林故作镇定,不加理睬。

    “唷,雅死哦,哪,陪我们哥俩玩玩吧?”为首的人抖着腿,吊儿啷当的开口,一双眼睛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她,邪yin的笑道。

    萧林咽了咽口水,勉强压下欲冲口而出的尖叫,却控制不住急跳的心脏,她不自觉地退后两步,双手抓紧外套。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她第一次单独回家就以悲剧收场?

    萧林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红砖道旁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林之外别无其他,必须再走挺远的一段路才会到达郊外的别墅区。

    她暗叫一声“苦”,明白此时此刻一切都得靠自己了。

    完了,那三个坏东西正慢慢朝她走了过来。

    她用力咽了一下口水,勉强挺直肩膀,握住拳头,双脚尽可能不打颤。

    绕过他们就好了,绕过他们就好了……

    尽避心里知道事情不如她想象的那么容易解决,萧林还是得为自己打气。

    一步,两步……好了,快了,快了,再两步,再两步就安全了……

    萧林按捺住欲拔腿就跑的冲动,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现在任何一个动作,对她来说都是攸关生死,她可不能自乱阵脚。

    一步,两……步……

    萧林已经近到可以强烈的感受到那些混混带来的威胁,三对不怀好意的目光让她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颗心更像擂鼓一般跳个不停。

    过去了,过去了,快……

    突然,一条身影闪了过来。

    “喂,大头耶,看来你没什么魅力哦,人家小姐不理你。”

    “唔……”萧林闷哼一声,闪躲不及的撞进他怀里,差一点大叫出来。

    她捂住嘴,像弹簧一样很快的退到五步远的距离。

    “你……你们干什么?”

    “没干什么呀,想请小姐喝杯咖啡,聊聊天啦。”

    “对不起,我没兴趣。”萧林转身欲走,但马上又被拦下。

    “哎呀,别急着走嘛,小姐一个人寂寞啦,我们大家一起玩多热闹,不会没兴趣啦。”

    “对啦,走啦,大家一起玩热闹啦,我们知道一个好地方,你会喜欢啦。”说完,竟伸手拉她。

    萧林霎时头皮发麻,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放开我。”她再也无法伪装冷静,尖叫出声,“你们别乱来,我先生马上就来了,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你们会后悔的。”

    萧林双手将皮包紧紧的抱在胸前。唉!如果能再选择一遍,她一定不会偷溜出来,再怎么说,被禁足都好过面对这三个混混千倍万倍。

    “喔,原来是人家的老婆,我还以为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失望与不屑,“害羞个什么劲儿嘛,白兴奋了。”

    另一个马上接口,“看你一个人孤伶伶的,似乎你老公也不怎么疼你嘛,来,我们三兄弟别的本事没有,最会疼女孩子了,让我们来疼你好了。”浓重的口臭味直扑她面前,简直令人作呕,“嗯,怎么样呀,宝贝。”

    萧林想也不想的用力推开他的脸,吓得直喘气。

    “别碰我,你们会后悔的。”她使自己看来凶狠些,大声的说。

    “后悔?哈,我大头还不知道什么叫后悔啦,你听见啦。”那个黄板牙又凑了上来,一副肆无忌惮的模样,而其他两人则站在一旁,看好戏似地怪声叫嚣。

    “来吧,小姐,让我亲一下,亲一下……”

    萧林瞪着那张愈来越大的脸不住地往后退,冷不防脚底一滑,便重重地往后栽倒,还来不及感受到痛,她已经听到一声吆喝声。

    “好耶,大头,上呀,上呀……”

    “唷,这么急哦,好,我一定让你爽死。”

    在惊惶中,萧林看到他的手滑至裤腰处。

    老天,他在解皮带……

    萧林惊恐地猛吸了一口气,顾不得跌痛了的**,挣扎着站起来。

    太迟了!那个黄板牙一把扣住她,用力拉扯头发,迫使她抬起头了,嘟着嘴就要凑上来。

    她要吐了,萧林忍住头皮快被扯掉了的疼痛,左闪右躲想躲开那张呕心的血盆大口。

    “来来来,让大哥我好好亲亲你……”

    他的手又加重了力气,强迫她固定住她的头,萧林因突然的疼痛,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她张大眼睛死命地瞪着那张丑陋的脸,咬住下唇重重的喘气,眼看他就要贴上来了,萧林在慌乱中用力的抬起脚……

    从那小黄板牙马上放开她转而按住痛处的情况看,可见这一踢正中要害,她大口吸了口气,把握住机会,拔腿就跑。

    “嗯……抓……抓住她……”

    萧林在自己的踹气声中,隐约听到那个无赖的咆哮,她更加卖力地跑,连高跟鞋跑掉了都没感觉。

    只可惜娇小的她再怎么努力,都跑不过三个长手长脚的男人,她很快又被架住。

    那个黄板牙仍捂住**,面露凶光地瞪着萧林因喘气而上下起伏的胸部,恨恨地吐出一连串的yin秽不堪的话。

    “她妈的,竟敢踢我,”他向前一步,用力一扯萧林的头发,硬逼她抬起头,“你以为这样本大爷就不管用了吗?他妈的。”他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咬着牙。“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本事。”他的手伸过来抓住她的胸口。

    “不,不要,不要……”萧林的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因为两只手都被紧紧扣住,她只能拼命地扭着身体,悲愤的泪不受控制地四处奔流。

    “嘶”的一声,胸前突然灌进冷风,萧林更慌了,她疯狂的踢动着脚,企图摆脱掉加注在她身上的耻辱。

    天,谁来救她?

    当她察觉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摸上腿时,她再也无法控制地疯狂大叫。

    “不……不要……”

    还没走进办公室,庄亚轩已经由空气的凝窒状态感觉到……惨了,非凡集团绝迹多年的魔神又复活了,素有冷面王子之称的卓逸凡可是以超强的自制力见称于商界的,但这是他被卓老太爷逼婚五年的成果,之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记得他上次发飙好像是若干年前……

    唉,情绪主宰着非凡集团这一整幢办公大楼,而且手中掌握着大楼中每一个大小分子的生杀大权,让手底下的人苟延残喘地讨生活的大魔神又在发飙了。

    是什么事情刺激他使得他病情发作呢?庄亚轩不解的想。

    除非……

    “林林呢?她跑哪里去了?”大魔神的震骇人心的咆哮传进庄亚轩耳里,脑子里。

    果然!事情一牵涉到他的小妻子萧林,戏就是空前绝后的好看。

    庄亚轩至今仍想不透卓逸凡那娇小美丽的小妻子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让晚上不到八点绝不下班的卓逸凡连续翘班三天,连中间要他主持个会议都是来去匆匆,啧啧,爱情的魔力还真是无远弗及。

    是要立刻掉过头走人,还是硬着脖子爬进去当炮灰?庄亚轩相当苦恼地反复思索着。

    不进去等于自动放弃一场精采绝伦,绝无冷场的好戏,进去嘛,又表示自己会被骂得惨不忍睹,权衡再三,庄亚轩还是本着看好戏的心情决定一探虎穴,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来这次满足好奇心的代价还挺大。

    反正挨几句骂也死不了人,不痛不痒的。

    好吧,不过得先打探一下军情再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免得等一下出师未捷身先死就没什么可看性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庄亚轩移向一旁的孟丽娟问。

    她是非凡集团的广播电台,有她一个人,就足以媲美三座大型商场的闲言碎语了。

    “部长。”孟丽娟小心翼翼的站起身,确定隔墙无耳后,才像个间谍似的提供着最新的限时快报,“卓太太刚刚趁着老大不注意偷溜出去了。老大找了她一个上午,现在正在办公室搞破坏呢。”

    啧,还用得着她说吗?光听里头的人浑然忘我似地搞着破坏,那翻箱倒柜的声响直冲进耳膜,活像是抄家似的乒乓作响的嚣张就知道了。

    可怜的办公室,庄亚轩想象着被摧残成断臂残垣的桌椅,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哀悼。

    萧林前前后后加起来顶多也就离开了几个小时,有必要搞得那么严重吗?除非他们的感情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了,但是,这也太夸张了吧?

    况且……“梦韵呢?”庄亚轩问道。

    倒了八辈子霉的程梦韵是这个大魔神的机要秘书,那个可怜的家伙被轰到哪里去了。

    “梦韵刚刚被他骂到厕所去哭了。”只要是这幢大楼发生的事,就绝对逃不过孟丽娟鉅细靡遗的法眼。

    “为什么?”庄亚轩大吃一惊地问,这大魔神竟然已经处斩了一员大将了。

    萧林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轻而易举的就让一向自制力过人的卓逸凡发飙,太伟大了。

    庄亚轩决定,以后写小档案时,你最崇拜的偶像是——

    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写上萧林的名字。

    所谓一物克一物,形容的大概就是大魔神这种情况,以后只要他和萧林拉好关系,就不怕会再度惨遭卓逸凡的荼毒迫害了。

    庄亚轩开心地想着,以致于差点错过了孟丽娟的八卦消息。

    “……因为老大交待她看好卓太太的,谁知道梦韵一个闪神就让她跑了。”

    厉害厉害,程梦韵那双明察秋毫的利眼都能让她从眼皮底下逃脱,庄亚轩突然很后悔自己为了谈生意而错过了见刚升格为偶像级人物的萧林。

    “我的妈呀,他干么那么狠?老婆跑了派人出去找不就行了,连向来对他忠心耿耿的梦韵也惨遭毒手?他要干什么……”他话还问完,大魔神的音波就从里头疾射出来。

    “庄亚轩,快点给我滚进来。”

    哟,奇了,他知道卓逸凡的眼神一向很亮,很锐利,可什么时候他的耳朵也进化成顺风耳了?

    庄亚轩顺从“天”意踱着悠闲的步伐晃进卓逸凡的专用办公室,才刚跨进门口,他的眼睛蓦地暴凸,垂悬在眼眶边缘。

    见鬼,大魔神的功力进步居然如此神速,才不过十分钟时间,这屋子简直就像是刚遭十个匪徒下手洗劫过的现场般,惨不忍睹到极点。

    而一向眉是眉,眼是眼的石膏脸,此刻却全部脱离原位,皱到一块儿了。

    啧啧,连以激怒他为荣的庄亚轩都被他的恶形恶状吓了一大跳,什么彬彬有礼,温文儒雅……都是骗人的,原来冷面王子揭下面具后的庐山真面目就是这样子。

    “庄亚轩,你还不快点派多几个人去找。”卓逸凡被他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气得又是一阵暴吼。

    “老婆是你弄丢的,骂我干嘛?”庄亚轩无辜地说,因为眼前这个人已经让愤怒蒙住眼睛了。

    “你……”卓逸凡泄气地抱住头在惟一完好的沙发上坐下来,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心中的不安正慢慢扩大,换作是平常,他可以放心地等她回来然后打她的小**以示责罚,可是当上午他和徐悦宣谈完所有合作事宜回到办公室以后佳人便芳踪杳然,约莫十分钟后,桌上的手机赫然浮现“给我小心点”五个大字的一通留言,担忧取代了原先的愤怒。

    碍于失踪者人不超过四十八小时不受理的规定,加上怕打草惊蛇,他只能委托侦讯社的朋友帮忙找线索,自己则留在办公室等电话,怕的是有人绑走了萧林会来电勒索,如果事情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焦急得不可言喻。

    没事,没事,林林只是贪玩而已,不会出事的,说不定那通留言只是有人恶作剧,他边安慰自己边看着被破坏成废墟的办公室。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过脾气了,除了以前的荒唐岁月,爷爷连年来的逼婚手段也让他体会到,碰到事情时发火只会乱了自己的阵脚,于事无补。今天他却如此反常,难道这表示——

    他真的爱上林林了吗?

    爱,会让人牵肠挂肚,心焦如焚吗?

    哔哔……

    放在口袋中的行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卓逸凡急忙接起电话。

    “喂,找到了吗?你……”突然,“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卓逸凡蓦地如遭电击般失控地吼起来:“萧林……对……是……我马上过去……什么路……好,我马上来。”

    甩掉手中的电话,卓逸凡如箭般快速冲出门去,速度快得让庄亚轩仅仅来得及对他的背影问。“发生了什么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碰碰看爱情最新章节 | 碰碰看爱情全文阅读 | 碰碰看爱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