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碰碰看爱情 > 第二章

碰碰看爱情 第二章

作者 : 林晓芳
    一个月后,卓萧两家的联婚轰动了整个商界,举凡和他们挨得上边的人几乎都到场臂礼,面对黑压压的人群,萧林实在搞不懂那些人没事凑什么热闹。

    别说敬酒敬得她头昏眼花,单是笑就笑得她嘴角发酸了,只想到这点就实在让她开心不起来。

    找了个托辞携同卓逸凡率先回家,临走时那些“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的祝福让她差点没被自己的脚给绊倒,那些人根本是睁眼说瞎话嘛。

    望着卓逸凡面无表情的睑,实在很难想象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想必此时此刻,他也有同样的想法吧。

    卓逸凡,是够俊逸够非凡,但他未免太冷了吧——像冰。

    她没想过冰一样的男子居然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想到婚礼现场那些恨不得用眼神射死她,然后取而代之的女人,她就觉得好笑。谁想过,在这场婚姻里她也同样身不由己。

    萧林陷入沉思的同时,卓逸凡也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

    浓密秀气的柳叶眉,如扇般的睫毛盖住了双眸,让人看不出她眼底的情绪,高挺的俏鼻,粉润的唇瓣微抿,散发着清纯又性感的气息,娇小的身子蜷在座椅里,她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的特质。

    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她是美丽的。

    如果换种方式见面的话,他甚至可能认为她是可爱的。但现在,他对她除了厌恶还是厌恶,他讨厌被强迫。

    两个人各怀心思地被司机送回位于市郊的卓宅。

    跟在卓逸凡身后走到成为新房的三楼,萧林累极倦极地瘫在起居室的沙发上,脱掉折磨了她整整一天的细高跟鞋,揉着发疼的脚掌,才抬头打量着房间。

    原来三楼除了通道之外,全部打通作为他们的新房,起居室、卧室、书房三位一体,看来卓老太爷是存心给他们制造两人世界,但这对其他浓情蜜意的夫妻可能适合,对他们而言却是个烂主意,连分房睡的机会都没有了。

    萧林在心底摇头叹息。算了,先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再讨论吧。

    可惜她迟了一步,因为某人已经先下手为强地霸住浴室了。

    可恶,这家伙连最基本的绅士风度都不懂——女士优先耶,萧林气不过地对着浴室扮了个鬼脸,才慢吞吞地晃到衣橱前找自己的睡衣。

    天啊,她的卡通睡衣怎么一件不留,衣橱里触目所及全部是低胸吊带的蕾丝睡衣,这……这要她怎么穿?萧林表情痛苦地在心底哀嚎。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等一下被单一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该你了。”卓逸凡边擦头发边说,“等一下我有事和你谈。”

    “好,”她也有事和他谈,萧林抱着衣服无精打采地往浴室走去,被折腾了一天,精神得起来才有鬼。

    洗了个泡泡澡,才心满意足地擦干身体,套上衣服,有些不习惯地把吊带往背后拉,却露出了一大片细嫩的雪背,遮前不蔽后的弄得萧林狼狈不堪。

    明天,明天她一定会把萧蔷骂个狗血淋头,她怎么可以陷自己的同胞妹妹于不义呢?她承认设计她是她不对,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耶,萧蔷未免也太着急了。

    亏她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替她买最合适的衣服,她相信曾担任模特儿的大姐眼光不会差到哪儿去,反正她对逛街一向不怎么有兴趣,有人代劳她也来得轻闲。

    结果——她的相信就是换来这样的结局,她早该知道,萧蔷的字典里查不到“原谅”两个字。

    毁了毁了,她的一世英名全毁了,毁到大概只适合丢在厕所里发臭了。

    她穿成这样卓逸凡会怎么看她?萧林哭丧着脸拉住吊带,抱着慷慨就义的心情走出浴室。

    “我们谈谈。”卓逸凡坐在沙发中简洁的命令,抬眼看她却让眼前的无限风光弄得差点喷鼻血。

    怎么?她这样子是想引诱他吗?但她的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

    卓逸凡挑挑眉,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会让她成功的,虽然,她有那个本钱。

    萧林依言坐下,拿起抱枕挡在胸前,虽然不怎么有效,但有胜于无吧。

    “我想,你应该了解,我们的婚姻是在什么前提下促成的吧?”卓逸凡说着开场白,为接下来的谈话铺平道路。

    “当然了解!”萧林沉吟半晌,才说道:“我想我们该做个君子协定。”

    “君子协定?”卓逸凡抿唇不语,他倒想看看她又想耍什么花样。

    “没错,”萧林肯定地点点头,“毕竟我们是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结婚的,我想,在我们了解和爱上彼此之前,能不能……呃,不要履行夫妻义务。”

    听着她脸红似火,结结巴巴的说完,卓逸凡抚着下巴看她清纯的眼眸,他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明白夫妻义务所包含的真正内容,不过她的提议刚好是他想说的,这点他接受。

    “就这样?”卓逸凡怀疑地问,其他的女人见了他不都是缠着他不放的吗?怎么她反而急着跟他撇清关系似的?

    “嗯?”萧林点点头,灵动的眼中写满不确定,“可以吗?”

    “当然。”卓逸凡亦点头,“既然你没有其他问题,但有一点我得提醒你。”

    “什么?”

    “就是你不能干涉我的一切行动。”卓逸凡强调,“包括我的起居,生活,懂吗?”

    “当然,我们都是自由的个体,我不会干涉你,同样的,你也不能干涉我,懂吗?”萧林不服气的回敬道。

    人人平等的道理他懂不懂呀?干嘛用命令的口气跟她说话,狂妄自大的家伙。

    在心里给他加了项罪状,才起身丢下抱枕往卧室走去,再慎重其事地取出一张毛毯,折成长方形摆在大床的正中间,这样就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了。

    他看上去蛮君子的,虽然自大些,但应该不会卑劣到破坏他们的约定才对。

    萧林满意地躺下盖好薄被,和他讲话实在够累,害得她草木皆兵的。

    呼——总算松了口气,放下心头大石的萧林沉沉睡去。

    高大的身躯倚着门看她幼稚得近乎可笑的举动,如果他真的想侵犯她的话,她以为薄薄的一张毯子挡得住他吗?

    卓逸凡嗤笑着走近床榻的另一边躺下,目光忍不住被她甜美的睡颜所吸引,她居然毫无防备地呼呼大睡。

    没错,他不了解她,但他却可以发现她和别人的不同。如果她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力的话,那么,她成功了。

    卓逸凡放松了心情,也随之沉沉入睡。

    翌日,当刺眼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窗纱照射在卓逸凡脸上时,他才缓缓醒来。待神志稍稍清醒,正打算起身,不料却动弹不得,迷惑地朝身上看去——

    一旁的萧林睡相奇差无比,呈八爪章鱼样地缠在他身上,圆润修长的大腿横架他的腰腹,睡裙早溜到她的腰上缩成一团,双手还紧紧的圈住他的颈项,力道之大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怎么没被她勒死,从他的角度俯看下去,刚好可以将她呼之欲出的双峰尽收眼底。

    卓逸凡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是他自制力差,而是风景太迷人了。

    不会吧?为什么一大清早就要他接受这种非人的考验?

    撇开眼不去看她,尝试将她摇醒。

    “不要闹啦,人家还想睡。”萧林咕哝着抗议,将脸蛋埋进他的臂弯里睡得不亦乐乎,俏挺的鼻子无意识的隔着薄薄的衣料磨蹭他壮硕的胸膛。

    “起来。”卓逸凡忍耐地命令,言简意骇,可惜没什么威胁性,因为对方压根没听到。

    “不要吵啦。”萧林捂住耳朵抵御突袭的噪音,对周公的召唤欲拒还迎。

    温热的鼻息轻拂着他的胳臂,一阵阵的少女体香也若有似无地在他鼻端窜动,暧昧的姿势更撩动着他的情|欲,让他亢奋不已。

    “我说,起来,听到没有?”卓逸凡本就稀有的耐性在这一刻更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

    “听到了。”死人都被他的大嗓门吵醒了怎么可能没听到?实在被吵得睡不下去了,而周公也吓得逃之夭夭了,萧林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模样甚是迷人,只是口气有些危险。“有没有人告诉你,扰人清梦是件很不道德的事?”

    除了她的家人之外,大概没有人知道,平日温婉可人的萧林,一旦睡眠不足,脾气可是很大的。

    “那有没有人告诉你,新娘第一天就赖床,是很不可原谅的事?”卓逸凡咬牙切齿的吼道,这女人是要考验他的耐性是不是?

    “新娘?!”萧林混沌的脑袋蓦地清明,这才发觉眼前的男人是她才刚走马上任的丈夫。

    嘿嘿!萧林对着他帅得一塌糊涂的脸傻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多笑几下准没错。

    那是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抵着她,萧林不知所以的向下望去——

    “哇!”脸红似火地抽过薄毡覆住自己,飞快地在被下调整好自己的衣服,才将炮口对准他开骂,“色|狼!”

    “色|狼?!”卓逸凡瞪大眼指住自己,她指的是他吗?恶人先告状这句话被她演绎得入木三分。啧啧,不赞成地摇摇头,“如果我是色|狼的话,你有可能安安稳稳地睡到现在吗?真不知道谁才是色|狼?”

    这个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嚣张,占了人家的便宜还卖乖,萧林气不过地瞪向那张漂亮得让女人嫉妒的脸。?!冰山一角几时融化成这样了,那个家伙居然在笑,而且还是邪邪的那种笑,萧林就这样直直地盯着那张魅力四射的脸,欲罢不能……糟了,她好象……好像被电到了耶。

    “小野猫。”卓逸凡坏坏一笑,难得捉狭的说,“怎么?还满意吗?”

    满意什么?脑袋暂时休息的萧林听到这句话,一时半刻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看看他坏坏的笑容,再重组一遍他意有所指的话,才自省地想到自己好像盯着人家看太久了。

    但这也怪不得她呀,谁叫他长得那么具欣赏价值,不看白不看嘛,话虽如此,她的脸还是彻头彻尾的红透半边天。

    “怎么?舌头被猫咬了?”

    刚才还伶牙俐齿张牙舞爪的,这会儿又成掩口葫芦了。

    “你——”萧林气呼呼的用眼神砍杀着他,这个男人根本和恶魔隶属同一国。

    如果不是他的脸冷了些,身材高大了些,她保证一定会海扁他一顿,让他见识见识她的厉害。

    “少爷,少奶奶。”敲门声适时打破了一室的剑拔弩弓。

    萧林看了斜靠在床头的卓逸凡一眼,那家伙优哉游哉的表情明白表示他没有开门的意愿。算了,不和他一般见识。

    “嘣”的一声跳下床,开门去也。

    “少奶奶。”门外慈眉善目的老妇人恭敬地说,“老太爷请你们下楼用膳。”

    “好,我们马上就来,谢谢你。”眼前和蔼的老人让人觉得好亲切,殷殷道谢并目送她下楼才转身回房换衣服,却听见浴室里传来唏哩哗啦的水声。

    萧林不解地偏偏头,昨晚不是才洗过澡吗?一大清早的还要再洗一次,怪僻!

    对卓逸凡奇怪的行为下了注解,才转身以极快的速度换上粉蓝色的无袖长裙,边梳理长发边等卓逸凡,演戏总要演得逼真一点,新婚燕尔不总是要双双对对,她要是一个人下去不就穿帮了。

    沉思间,卓逸凡已西装笔挺,神清气爽的走到书房整理公文包了。

    “好了,走吧。”卓逸凡沉声道。

    “好——”萧林不情不愿的拉长了尾音,跟在他身后往楼下走去,看他这架势,是打算去上班吗?萧林好奇的问,“你今天要去上班吗?”

    说话的同时,萧林圆圆的大眼已肆无忌惮的打量起他的背影并权充起评判来了。

    严格说来,他的体型不像当刑警的二姐夫那种壮硕得像打拳击的块头,可是,身形稍微瘦削的他却有一份持平沉稳的轩昂气度,不但未削减半分自身的气魄,反而添了股令人无法轻易忽视的剽悍。

    就像只懒洋洋,正在晒着太阳的猛狮,前一秒钟才现出慵懒的无害状,下一秒钟,已经迅猛的将猎物扑倒在地,尖锐的利爪毫不留情的撕裂敌人的喉咙。

    一个男人可以在展现斯文儒雅之际,又隐约跃动着狂猛剽悍的气势,这男人……简直就像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怪物嘛!

    “当然。”卓逸凡简洁地回答。

    萧林开心地往楼下走,对于他突然的回答而吓了她一跳这件事,她决定宽宏大量不去计较。

    太好了!他要去上班,那就表示她可以为所欲为了。当然,首先是得笼络卓家爷爷的心并结成同盟才行。

    “爷爷。”卓逸凡将她带到摆满食物的桌前坐下。

    “爷爷,”萧林也跟着甜甜的笑道,“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没有,”卓老爷子大笑着招呼,这孙媳妇他太满意了,“来,多吃点。”

    看来卓爷爷并不可怕嘛,至少比卓逸凡好相处多了。

    “好——”字在出口后渐变为无言。包子、馒头、三明治、牛奶、豆浆、清粥、小莱满满的堆了一桌子,十个萧林大概都吃不完吧,何况他们才三个人。

    “这是李妈特地为你做的。”看出了她的惊讶,卓爷爷解释道。

    “我不知道少奶奶喜欢吃什么?心想这个也好,那个也不错,就都做了。”李妈不好意思地笑笑。

    “谢谢李妈,其实我什么都吃的。”萧林感动地道谢,在自己家里恐怕都没有这么周到,“还有以后,叫我林林就行了。”

    “这不行,少奶奶。”李妈笑着摆摆手,这是规矩!

    “李妈,既然林林都这么说了,你就依了她吧?”卓爷爷出来打圆场,“何况大家都是一家人,那样的称呼未免生疏了些。”

    “是,老太爷,少……呃,林林。”李妈好不容易改了口,便退回厨房整理家务了。

    看来少奶奶并不难相处嘛,甜美活泼不说,又会哄人,和少爷看起来真是登对极了,李妈一路走一路乐哈哈地想着,她已经可以看到自己帮着照顾几个小萝卜头的美好前景了。

    “爷爷,”闷不吭声的吃完早餐,卓逸凡便起身提起公文包往外走去,“我走了。”

    “早点回来。”萧林学着八点档的肥皂剧情有模有样地说,还不忘在心里扮了个鬼脸,毫不意外的,她看到卓逸凡的脚步踉跄了一下。

    将脸埋进三明治里掩饰自己快装不下去的“温柔贤淑”,看来以后得多多“关心”他一下,哈哈,太爽了,总算报了一箭之仇。

    将卓逸凡的诧异和萧林的幸灾乐祸收进眼底,卓老爷爷动作优雅地吃着早点,看来他是白操心了,他那个孙子绝对会被萧林给克得死死的,小凡太一板一眼了,而林林这个小表灵精,却调皮得让人生不起气来。

    看来,他以后的日子绝绝对对不会平淡乏味,反而更有可能是好戏连连。

    哈,拭目以待吧!

    “新婚快乐!”庄亚轩很有兄弟爱地向他道贺。

    “如果没看到你我会更快乐。”卓逸凡取出文件,开始了繁忙的工作。

    “既然快乐那干嘛还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庄亚轩犹不知死活地追根究底。

    “你想从非凡集团就此消失是不是?”言下之意是再嗦就要你好看。

    一想到萧林那张甜美俏丽的脸,他的脸部线条不禁又紧绷了些许,他居然会有想去逗弄她的念头。

    见鬼的!拜那女人所赐,否则他也不用大清早去冲冷水澡,对于她如此轻易便勾起他欲望这一点,他到现在还不爽得很,偏偏有人不识相地硬要惹火山爆发。

    “今天是你新婚第一天,你居然还来上班,太伟大了。”庄亚轩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我还以为今天要应付庞大的工作量呢,没想到还有人愿意分忧解劳,上帝果然是公平的。”

    “你再罗嗦下去,就会发现上帝也可以是不公平的。”卓逸凡冷冷地下了最后通牒。

    察觉到好友兼顶头上司将濒临爆发边缘,庄亚轩见好就收地停止开玩笑,摊开桌上的报告书仔细和卓逸凡讨论研究起来。

    要怎么形容卓逸凡和庄亚轩之间的关系呢?青梅竹马?不妥当,因为两人都是男的。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儿们?也许!因为这两个男人从小就一起上学读书,一起出国深造,甚至感情好到睡同一个寝室,用同一个碗。

    有人这么说,没有卓逸凡,就没有今天雄霸整个服装界的非凡集团;而没有庄亚轩,就没有今天的卓逸凡,因为庄亚轩不仅是非凡的智多星,更是非凡的所有投资计划的实际执行者。他和卓逸凡也同时被称为非凡缺一不可的擎天双柱。

    “你通知各部门主管,下午两点开会。”半个钟头后,讨论完毕。

    “好的,副总。”庄亚轩也回复他的精明干练,方才的玩笑面孔再不复见,以完全公事化的口吻回答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卓逸凡正想把资料输入电脑,才发现文件落在家里了。

    没办法,只有亲自跑一趟了。

    将车子驶进家中的庭院后,正打算到楼上拿资料的卓逸凡,被一阵阵的尖叫和笑语喧哗吸引住了。

    家里一向都是安安静静的,今天怎么了?

    又是那女人搞的鬼!有了这层警觉,卓逸凡快速地奔往事发现场,却让眼前的景象吓得怔愣当场——

    一向不苟言笑的爷爷坐在一旁的藤椅上,而且还笑得相当开心。

    从来都只顾做好份内事的卓家佣人居然也围在一边加油打气,连一向严肃的老李脸上的线条都变很柔和。

    他们奇奇怪怪地在干嘛?

    一团雪白的巨大圆球像是解答他疑问似的冲了过来,而那一阵阵的尖叫声正是从那团圆球里发出来的——那是什么?

    等圆球滚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才错愕地发现那颗圆球竟然是条出奇巨大的狗,它站起来恐怕和一般人的高度差不多,追着大狗跑得气喘吁吁,却兴高采烈的那个人,居然是——

    果然是她!

    “嗨,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萧林巧笑倩兮地抚着大狗的背说着。

    “你们在干什么?”卓逸凡答非所问地说,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怪异的大狗。而它却完全对他视若无睹,只闷不吭声的趴在那儿动也不动。

    “我们在飙狗呀。”萧林理所当然地说。

    “飙狗?”卓逸凡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是不是听错了?

    “是啊。”在场的五个人全都异口同声的回答,连大狗也低鸣一声表示肯定。

    萧林奇怪地看着卓逸凡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只不过是发现卓家居然是座独家独院的三层高建筑,而房子外头还有像小树林一样的庭院,又地处市郊,不好好利用太可惜了。

    于是问过爷爷后便让司机小杨把自己的玩伴接了过来。她现在想到小杨刚看到阿诺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就觉得好笑。阿诺只是个头比一般的狗大了一点,但它可是很乖很听话的。

    结婚前妈妈就警告她不可以把阿诺带过来,害她还为了要和阿诺分开哭了好几个晚上,哭了几大缸泪水,早知道问题这么好解决,她就不哭了,浪费泪水。

    “这是什么?”他揉揉发痛的额角,有气没力的问。

    “阿诺呀!”萧林拍拍大狗的头,“阿诺,打招呼。”

    大狗竟听话的坐起来,乖乖地举起前脚打了一揖,那么大一条狗做这种动作还真是可笑,不过卓逸凡可没那心情看它表演。

    “我是问它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会被这女人给气死,早知道会娶来这样的麻烦,他死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抱歉,我没有事先告诉你,不过,我有问过爷爷。”萧林转向卓爷爷求取声援。

    “对呀,是我同意的。”卓爷爷马上助阵。

    深呼吸,深呼吸,卓逸凡这样告诉自己,不然他会被气死——活活气死。

    握紧双拳,怒目瞪视着眼前结成统一战线的一老一小,两人皆无辜地望着他,连一旁的阿诺也是一脸“怎么回事”的蠢样,活像是他在小题大作似的。

    算了,惟女子与老人难养也。

    卓逸凡很宽宏大量的决定不和他们一般见识,转身离开,只是一向沉稳的脚步显得有些无力。

    卓爷爷和萧林很有默契地对看一眼,眼里写满了相同的疑问。

    到底怎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碰碰看爱情最新章节 | 碰碰看爱情全文阅读 | 碰碰看爱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