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新花龙戏凤 > 尾声

新花龙戏凤 尾声

作者 : 席绢
    二十年以后一一

    “噗一一嗤!噗一一哇哈哈哈哈!”虽然一直在克制压抑,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炳哈大笑出来,完全没半点淑女该有的样子。啪啪啪,光是笑得花枝乱颤还不够,甚至还直接拿自己白嫩嫩的小手掌猛拍桌面,都把小手给拍红了:若是平常,早就娇贵地呼痛了,但此刻,却是浑然不在乎痛不痛这件小事儿。

    “宝儿,你还可以再笑一会儿,但父皇得提醒你,你母后就快过来了。”

    “父皇……这真的太好笑了……我停不下来……哈哈哈!”被唤作宝儿的少女,约莫十三、四岁,虽然身段隐约己有婀娜模样,但粉嫩圆润的脸上,仍然有着满满的稚气,两颊肉嘟嘟地,尚未长开。

    或许日后她有机会长成一名美丽的女子,但显然目前还不是: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没错,但当她站在父皇身边、站在兄长身边、站在姊姊身边……甚至是站在其他异母兄姊身边时,都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吟着一句乱窜改的歪诗一一父亲兄姊皆粉黛,艳压宝儿无颜色一一来自怜一下。

    真的,她不丑,绝对不丑!

    可是,这也得看她身边姑着谁,只要不是拿皇室成员来对比,她其实真是个可爱迷人的小美人。

    所以,就算在皇宫里生存得如此“艰难”,我们的宝儿公主每日依然像杂草那般坚强且自信地活着。

    此刻她毫无正形地哈哈大笑,笑到停不下来。这绝对不是在自暴自弃,而是真的太好笑了!所以她笑了个够之后,很努力吸气吐气、吸气吐气,终于压下笑意,连忙抓着手上那本《江湖秘档编号贰伍零卷》偎到父皇身边与他分享一一“父皇父皇!这一卷实在太好笑了!什么叫富贵险中求,我今儿个算是长见识啦!”

    宝儿口中的父皇——龙天运,瞥了眼让小女儿笑不可遏的那几条记闻,嗤笑了下,摸了摸女儿的头,温声“前车之监,后事之师。笑完之后,应有所得。说说,你学得了什么?”

    “哎唷!案皇……”宝儿公主一听父皇又要考较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撒娇的声音一折三转拉得长长地,然后娇娇地抱怨:“人家就是看到好玩的故事,笑一下便完了,您为何老要我从中悟出大道理啊?您又不是老夫子,我现在也不是在学堂啊,可不可以别那么严肃啊!”

    龙天运对爱女绽放一脸俊美至极的温柔笑容,然后在爱女的星眼中,很是无情地回道:“当然不行。你当父皇由着你来翻阅这些江湖档案,只是为了让你打发无聊时间找笑料看吗?”

    “难道不是吗?今日不用上学,夫子交代下来的功课也全完成了,然后您同意我来看这些秘挡,不就是为了给我打发时间吗?”

    “人生是不断学习的过程,宝儿身为公主,日后将是天下贵女的表率,就算看了闲书,也该从闲书里悟出一些人生大道理才好。”

    “闲书里怎么可能会有大道理!”宝儿公主哀号。

    “既然知道闲书里没有大道理,日后就别再看了,知道吗?”一道温和的女声突然传来。

    “啊!母后!”原本偎坐在皇帝身边、扭股糖似坐没正形的宝儿公主像是被扎了一针似地跳了起来,然后火速站出最标准的贵女姿势,并上前行礼。

    柳寄悠淡淡扫了脸色紧张的小女儿一眼,才道:“起吧。”然后走到龙天运面前,欲行礼前,便教他给拉到身边坐着了。

    “得了,这儿没外人,不用多礼。”

    柳寄悠如今已不是那个故意与他唱反调、想惹得他厌弃放过的人了,自是顺着皇帝的意思,没有非要说什么“礼不可废”的僵板话。她可从来不是个守规矩的人,就算如今成为皇朝最尊贵的女人,高居后位,统摄六宫,为天下妇女表率,她仍然保持着平和随性的本心,从未变过。

    “方才大老远便听到宝儿在笑,是又在看什么笑话本子了吗?”柳寄悠问。

    宝儿公主连忙回道:“我没看闲书,我很正经地陪着父皇看江湖卷宗呢!”

    “你一个女孩儿看什么江湖卷宗?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是你能看的吗!”柳寄悠眉头微凝。她对江湖的印象实在不好:当年走过那一遭,虽长了见识,却也受了大罪,一条命险些就此交代了。自此之后,对于那个无法无天的地儿,她是厌恶得很。就算如今在皇帝隐密的安排渗透下,其实己经对那些无法控制的力量有所挟制,不至于再纵容他们恣意妄为到去随意侵害平民百姓的人身安全,但柳寄悠还是不喜那个地儿,也不喜子女对江湖有什么美好的想象。

    “我没看那些打打杀杀的。父皇把关把得可严了,只允我看些无关紧要的江湖轶事呢。”有些哀怨地看了父皇一眼,然后想到方才看到的内容,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偎到母后身边,说道:“母后,您觉得英雄救美以及美人救英雄这类的事迹是不是很美好?是不是成就一桩良缘的最美好方式?”

    柳寄悠眉头一挑,看向龙天运的目光中满是疑惑,不由得想起当年挨的那一刀……宝儿不会是在卷宗里看到这段记载吧?她不确定当年龙天运化名为云天龙在江湖上走一遭,却发生了刺杀事件,不知有没有被特别记载下来。当然,就算被记下了,也是记载“云天龙”这个名字:而就算后来许多人都知道这是皇帝的化名,也不敢点破并明白记载。

    龙天运与她二十几年的夫妻,自是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摇头之后,才说道:“宝儿看到的是当年朕南巡时,遭遇北夷以及他们勾结的前朝余孽企图剌杀朕时,许多江湖女侠奋勇杀敌护驾一事。”

    “其实她们是把皇袓父后宫的那个周妃当榜样在学习吧!都想博个救驾有功,从此谱出一段佳话呢!这种话本子,我至少看过六本——”

    “哦?至少看过六本?我们宝儿真是饱览闲书呢。”柳寄悠缓缓问着。“哎啊,母后,那个不重要啦,我来跟你说好笑的重点!你看,这里有个衣姓女侠,她眼看着一把陌刀就要砍向皇辇里的父皇一附注:相距至少一丈,中间隔着五百禁军层层包围一此女飞身相护,并以剑去格挡,结果险些连剑带人被那把陌刀砍成两段,幸而有名禁军及时将她扯开,丢出十尺外,没让她继续碍事,阻挡禁军阵形……哈哈哈!最后救驾之功没捞成,还被治了一条扰乱军阵之罪。这真是太尴尬了不是?哈哈哈!案皇,人家那么为您舍生忘死,您当时有没有很感动?”

    笑得没心没肺的少女一点也没注意到虽然她的父皇也跟着她笑得挺开心的,但她母后的脸色却是红红白白变化中,射向她的目光像是下一刻就要把她抓趴到膝盖上赏一顿好打一一虽然女儿笑的是别人,但身为曾经也是舍身救驾的女人之一,柳寄悠当然笑不出来,甚至觉得很羞耻。

    当年她就是被龙天运以“救驾有功”给强硬带回皇宫的,在太后干预下无法封后,只能先封了妃位,赐号为“贵”,不仅与张德妃平级,封号还排在她之上,让她成了整个后宫的公敌。而她的“丑”,更是令所有皇帝的女人备感侮辱,人人都想找她麻烦,结果柳寄悠的嘴皮子被迫练得愈来愈好,膈应人的话,已经不必经过脑子,就能随时脱口而出,喷尽后宫无敌手了……

    那些“口”下败将每每说输人,转身跑走时,都不免说一句:“你不就仗着有救驾之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生下皇太子之后,她终于顺利封后,但皇宫的日常还是没变,在皇太后力挺之下,宫斗没个消停,这句败走金句,仍然被沿用至今。

    如今大家都已年华老去,也不大爱斗了,反正也斗不来皇帝的宠爱。尤其是皇太后将心思都放在皇太子的教养上之后,己没人撑腰的情况下,再爱斗的人,也不敢没事找皇后练嘴皮子了。

    不过,柳寄悠还是很讨厌听到所有与“救驾”有关的字眼。

    “好了,以后不许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真那么闲的话,就绣花去。”

    也不管女儿满嘴的抗议,唤来她的教养嬷嬷们领走她,要她们务必盯着宝儿公主绣出一朵像样的花之后,才可以再放她出门。

    将女儿打发走之后,柳寄悠看着在一边闷笑的龙天运,没好气道:“皇上今儿个好兴致。”

    “还成。倒是梓童看起来不大好,是谁惹着你了?”

    “太子想去江湖游历一事,您同意了?”

    “他已经十六岁,是该出去四处走走了。身为未来的帝王,他得知道他即将治理的皇朝其真实面貌为何。”

    “我并不反对太子出去历练,但您怎么能同意他去江湖走动?还让他去狂啸山庄落脚。”显然仅有的一次江湖行,没给柳寄悠多少好印象,即使她与他算是定情于江湖。

    “江湖也属于皇朝,怎么就去不得了?”龙天运知道她对江湖没好感,但并不能因为不喜欢就拒绝去了解。至少皇太子不能。

    “可我听说许多江湖人已悄悄打听到太子可能化名游历的消息,正有各自的打算呢!尤其是当年被你放过的周妃,她似乎掮动了不少江湖女子,以自身以及……我……的故事,鼓励她们如法仿效……”

    龙天运闻言笑了。

    “这周恨水,还真是个人物。这些年,江湖上一半的乌烟瘴气都是她惹出来的,偏偏就是没人能收拾得了她。果然把她放出去是对的。”

    “对什么?!她真是个祸害!如今一堆少女等着跟太子‘偶遇’,您还想让他去江湖走动吗?”拜周妃所赐,柳寄悠正式成为后宫一员之后,再也不乱发善心了。

    管理后宫时,一切皆照规矩来,绝对不让宫女太监去苛扣作践那些无宠无势或落魄的人,这方面管得极严,也就没下仆敢做出欺辱人的事。行事公正即可,再也不会多事地提供特别的照顾了。

    “太子长相俊美,平日在帝京行走,早己有众多芳心为之牵挂,如今不过多了一些江湖少女,怎么就值得你这样担心了?他长得好、身分高,更是日后的皇帝,全天下女子都对她心存爱慕,不是应当的吗?”

    “哪有什么应当!我可不想太子跟您一样有着风流又爱美的名声。”身为龙天运身边唯一长相平凡又椒房独宠了二十几年的女人,她的存在,己经被整个皇朝人民列为传奇。

    “爱美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龙天运不乐意了,“当年你不也是因为爱美,才爱上朕的吗?”

    这点柳寄悠倒是无法反驳,毕竟皇帝从婴儿时期就俊美到现在,未来可以预料也将会是一名俊俏老头子。

    这男人如此美貌,也是她当年沦陷的原因之一。

    她一辈子就爱美了这么一次。

    而,爱美了一辈子的龙天运,也就独独“爱丑”了那么一次。

    在她之前,龙天运眼中只愿意看见美人,如柳寄悠这般的,还被他直言讥为无盐女:自她之后,龙天运眼中还是只愿意看见美人。曾经有人以为皇帝换口味了,于是找了许多容貌平凡但颇有才华的女子送到每一个皇帝会参与的宴会场合,想要与他来个美好的邂逅,结果皇帝直接把那些人错认为侍女,还想着怎么尽找些丑的来侍候,羞得那些贵女好一阵子都不敢出来见人。

    “爱美当然不是什么错,但太子毕竟还小,我总想他别这么小就四处招惹人或者被招惹。”

    龙天运笑着将她搂住,觉得她想这些都只是白担心罢了。他那儿子可不是简单角色,看似温厚宽和,其实一肚子弯弯拐拐不好糊弄。聪明的孩子就该多出门历练,若是为了安全,便把人关在皇宫里,早晚将人给关傻了!

    “放心吧,他心底有数。就算你担心他肖似朕,可能会风流一些,但你该对自己生养大的儿子有点信心,他是什么样的,你还不清楚吗?”

    柳寄悠想了想,笑了,摇头道:“清楚又如何,还是会很担心啊。”

    “别担心。就算真有什么美人救皇太子的把戏,他也不会将人给领回来说要娶作太子妃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爱情这东西,她是知道它的厉害的,连她都难以招架了,又怎么敢想儿子一定挺得红“因为,如我们这样,是独一无二的。不管你救不救驾,最后都会成为我的皇后。”

    柳寄悠笑看他一眼,道:“听您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定,这二十几年来,您对我仍然是心悦着的?”

    “心悦不心悦,也不好说啊——”在柳寄悠瞪眼之前,他慢悠悠接着道:“就是,没觉得后悔:就是觉得,还能抱你在怀,这样很好。未来二十年,朕还想继续过着这样的日子。”

    本来正要生气,却因为他情话功力太过高深,总是轻易将她化作绕指柔,什么气也发不出来了。她叹了口气道:“您这样一个爱美的皇帝,平凡如我,有时真觉得对您感到亏欠。”

    “无需觉得亏欠,就算世人眼中的你不美,朕仍然觉得你美,你就对朕毫无亏欠。”龙天运真是这样觉得的。反正只要是她,他就觉得哪儿都好。

    “您怎么就真的认为我美呢?我自己都没敢这样自恋。”说真的,要不是龙天运看她的目光真的像在看美人,每每都在发光,她真要当他是说着玩的,或是只为讨好她,才常常说她美。

    可,被他用这样的目光看了二十几年,从年轻看到如今青春渐逝,她当然不会变得更美,可他专注的凝视从来没有转移到别人身上,她便知道,他是真的极爱她的容貌的。

    “喜欢一个人,自然就觉得她最美。”这是龙天运多年来的心得。

    柳寄悠突然想起一件旧事——

    “皇上,您会不会觉得这是报应?”

    “嗯?”

    “因为您讥我一句无盐女,让我乏人问津,无人愿娶,于是我这大龄女子,便只好由您来接收了。”她点点头,觉得世间事果真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呢!

    龙天运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好一会才道:“好吧,就算是各人造业各人担,你这个业,我也是乐于承担的……”最后的声音融在唇舌交缠中。

    柳寄悠抬高双手圈在他颈后。如果他没那么急着亲吻她的话,她还想跟他说——如果我是您必须承担的业,那一定也是我用了十辈子的善缘求来的因果。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新花龙戏凤最新章节 | 新花龙戏凤全文阅读 | 新花龙戏凤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