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十六章

护花使者 第十六章

作者 : 典心
    餐厅坐落在很高的大楼上,她一眼望出去,能看到城市大半的夜景,璀璨的灯火无比绚丽。

    “你来新加坡之前都住在镇上吗?”他语气悠闲,若无其事的问起她的往事,神色从容得让人无法起疑。“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原本精致的彩妆,经过白天的折腾,已经被她无意的蹭掉不少,露出底下细嫩的肌肤。她还无法习惯化妆后就尽量不要摸脸的原则,况且做实验室工作需要穿脱口罩,脸上只剩眼线还堪称完整。

    眼线让她的阵子显得深邃,让她眼中的暗影无处躲藏。

    “我家以前住在靠山那边,比较远一点。”回到小镇后,她曾经回去找寻昔日旧家,却只看见残破的屋子淹没在杂草中。“我爸妈车祸之后,我才住进向大哥家里,那时你们已经搬走了。”童年时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

    暖烫的大手伸来,横过餐桌,覆盖在她的手上。

    “抱歉。”是他勾起她的伤痛,他不该提,但是偏又不得不闷。“你很想念他们吧?”

    “嗯,很想很想。”她点点头,往日的美好还历历在目。“不过,我时常梦见他们,总觉得他们在某个地方看顾我,如果我伤心,他们一定也会担心,所以我努力不再难过。”

    他可以想见,虽然称不上大风大浪,但是失去亲生父母,纵使有向家的人照顾,生活与求学时的艰难,或是独身在外工作的不如意,她都只能往肚子里吞,忍着不抱怨,不愿意麻烦别人。

    强忍着心疼,他轻声再问。

    “我听向荣说,你爸妈是绿手指?”

    她这时才露出笑容,至今仍然对家人感到骄傲。

    “我妈是天生的绿手指,种什么活什么。”她始终记得,庭院里不同层次的翠绿,分属不同的植物。“至于我爸爸,其实对园艺一窍不通,妈妈说他敲键盘比种菜养花厉害。本来爸爸只是来参访农家,对妈妈一见钟情才留下。”妈妈每次提起,爸爸就靠过去啾妈妈,两个人如胶似漆。

    “当年我爸爸就开始经营网站,销售我们家种的有机蔬菜,那时生意很好,我小时候都要帮忙,把寄货地址贴到箱子上。”那个时候还有新闻媒体来采访他们呢!

    “你们感情很好?”

    “嗯。”她的笑容有点悲伤。“我有时候觉得,爸妈能一起离开,并不是坏事,他们太爱对方,不论谁被留下,都会很痛苦。”她太明白被留下的痛苦,因为,她就是被留下的那个,幸存是幸运,却要面对寂寞。

    有那么一瞬间,他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咬牙开口。

    “你后来怎么会住到向家去?”他非常谨慎,斟酌着字句。“你没有其他亲人吗?”

    “我妈妈是独生女。”她想也不想的回答。

    显然,对她来说,亲人指的只限母系那边。

    “那么,你父亲那边呢?”他问。

    很久很久以前阴雨夜晚的记忆,像是躲在角落多年的阴影,蓦地跳到眼前来。她双眸黯淡,想起那时的不偷快,一会儿之后才说道:“至少,没有可以收留我的人。”就算对方愿意,她也绝对不肯。

    孝国收紧大手,握紧她不知是因为冷气,还是因为回忆而微微发冷的手。他想要再开口,却瞧见她双眸望来,眼中阴霾不再,反而带着笑意。

    “不过,其实我小时候见过你呢。”

    “真的?”知道她不想再多说,他于是顺着她的话聊起。“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在镇上的园游会看见的。”她放松下来,一手支撑下巴,难改网路购物时的姿势。“有一次,爸妈带我到镇上参加园游会跟运动会,你们家四兄弟在台上表演,打了一套拳后,还劈砖、飞踢踹破木板,连我爸妈都说你们好厉害。”

    “我记得那次的园游会。”他莞尔一笑。“原来,那时候你就在台下吗?”

    “嗯。”她用力点头,笑得好开心。“好多女生对着你们尖叫,所以我才知道,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杨家四兄弟。”

    “传说中?”他挑眉。

    “你们很有名,那天还有隔壁镇的女生特别跑来看。”她记得很清楚,娓梶道来。“后来,你们全家搬走,我搬到镇上时,还常常听说你们家的事迹。”

    “是我妹的事迹吧?”他笑了出来。

    当年的杨小胖,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号称黑社会的明日之星。当她多年后改名为娃娃,再度回到镇上的时候,娇滴滴的柔弱模样,让不少人都跌破眼睛。

    婉丽当然也知道这段镇上人人传说的事迹。

    “不只是娃娃。”她乌溜溜的双眸,弯得甜甜欲笑。“镇上的婆婆妈妈们,总爱拿你们当范例来数落儿子,女生会拿来数落男朋友,连杨爸爸也被拿来跟各户家长比较。我曾经觉得好夸张,直到认识你之后,才发现——”她陡然停住,羞窘的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他不肯放过,往前倾身,追问:“发现什么?”

    差点溜出口的赞誊,让她粉颊羞红。幸好,这时服务生优雅的走来,送上印刷精美的菜单,她才逃过一劫,躲过他的明知故问。

    “先生,这是我们今天的菜单。”

    气氛正好,却被人破坏,孝国懊恼的抬起头,冷瞪着穿着长围裙的服务生。

    身材高大的服务生,故意装出无辜表情,身上的衬衫明显尺寸不合,不知道是从谁身上剥下来的。他才微微动作,胸口的扣子就迸飞。好在,他反应迅速,迅雷不及掩耳的探拳,握住险些掉落桌面的扣子,若无其事的收回口袋。

    沉浸在羞窘中的婉丽,小脸一直埋在菜单后,没有抬头多看一眼,更没发现服务生的动作。

    孝国接过菜单,不动声色的打开。

    “今日的特餐是什么?”

    服务生带着微笑,仔细介绍着。“今日特餐是以澳洲直送的新鲜龙虾料理烹调的义大利海鲜浓汤,以及用上好的日本和牛料理的烤牛排,很适合搭上法国波尔多的红酒。”话中有话,自家人才懂。

    孝国从容看了看,瞧见两点钟方向,坐着一位穿着西装的白人;九点钟方向则是坐着一对日本情侣。吧台那边,一位红发女服务生在调酒。

    白人的西装外套,右侧腰部微微鼓起,显然带着武器。穿着情侣装的日本情侣低头吃着牛排,彼此不交谈,脸上也没有任何笑容。倒是酒吧里的红发女郎对上他的视线时,露出微微一笑。

    他回以微笑。

    有人混到这里面来了,而且来者不善。

    他保持微笑,问着不太习惯新衣裳,忍着不去调整的婉丽。

    “这里的食材都很新鲜,厨师手艺很好,你要不要试试看今日特餐?”

    “我都可以。”很少来这种高级餐厅,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加上不知为什么,桌边的服务生一直盯着她看,盯得她浑身不自在,不敢多瞧人家一眼,只能紧张的笑着点头。

    “再来份英式烤布丁?”他贴心又殷勤。

    “嗯,好啊。”盯着她的视线依然没有挪开,她的头愈来愈低,不想再看见类似汪洋看她的那种眼神。

    “那就来两份义大利海鲜浓汤和牛排,但是要简单点,不要太多酱料。”他从容点餐,言下之意是要快快解决。

    “先生要开一瓶红酒吗?”服务生还是赖在桌边。

    “不用。”他再度瞪了一眼,用菜单替婉丽挡住视线。“那就麻烦你了。”他的眼神比冰锥更锐利,笑容虚假得很。

    “好的。”服务生露出灿烂的笑容,忽然徒手变出了一朵红玫瑰,送到婉丽面前。

    “美丽的小姐,祝您用餐偷快。”

    婉丽吃了一惊,终于抬起脸来,但是服务生已经转身走开,她转头看去,却只看见对方健硕的背影。

    孝国微微眯眼,在心中暗暗咒骂兄长。

    该死的家伙,就是忍不住想添乱!

    “抱歉,我本来要他们送兰花的,大概是记错了,才送成了玫瑰。”他的双眼眨也不眨,把送花的功劳据为已有。

    “没关系,我很喜欢。”她日日接触兰花,鲜艳的玫瑰热情奔放,倒是让她増添勇气,希望自己不要再脸红。

    “谢谢你。”她衷心说道。

    “不用道谢。”他露出最真挚的微笑,成功吸引她的注意力。“我早就想再来这里吃饭,但是,这种餐厅不太适合一个人来。”

    在他轻松的言谈之间,靠近乐队的那一头,传来清脆声响,有个服务生不小心打破盘子。

    每个人都本能的看过去,几乎在同时,抢了服务生制服的杨忠国,利落干掉那名澳洲人,扮成客人坐在另一张餐桌的杨仁国跟杨爱国,解决了日本情侣。

    昏暗的灯光中,昏倒的三人迅速被拉到吧台里,至于红发女郎早在盘子落地的瞬间,就被杨娃娃打昏。

    看到小妹,孝国愣了一愣。他没有安排娃娃到新加坡来,但八成是她老公出差,空虚寂寞觉得冷,才会非得跟来凑热闹。

    他们的动作太干净利落,所以当餐厅的客人们的注意力,从摔破的餐盘移开时,没有任何人发现异状。轻柔的钢琴声流淌在空气中,桌上的烛光摇曳着,人们绝续低头吃饭,不再注意身旁。

    孝国会选这间餐厅,不只是因为餐厅股东是熟人,更因为在这里他可以掌握一切,确保她的安全。

    但是,很快的又有两个人走进餐厅。从对方的走路姿势,就可以看出身手绝不简单。她身上的悬赏金额太高,就算杨家兄妹到齐,已经击退不少敌手,还是有人为了赏金,前仆后绝的想绑架她。

    或许,他不应该带她出来用餐,但是他知道,她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气氛。她感受新事物时,双眼会迸出亮光,那模样教他着迷不已。

    他要让她快快乐乐享受这顿晚餐、这个夜晚,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

    “婉丽,我和这里的主厨是旧识,要去和他打声招呼,你要不要一起来?”他嘴角噙着笑,态度从容。

    “我?一起吗?”她惊喜的睁大了眼。

    “当然。”他起身邀请,伸出手来。“来吧,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想到他愿意将她介绍给朋友,她虽然有些羞怯,却还是忍不住欢欣伸手,把手搁进他的掌心里,一起朝厨房走去。

    她没有发现,身后有两个人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

    孝国先推开厨房的门,让她走了进去,藉着巨大盆栽掩护,这才猛然回身痛揍其中一人的脸,接着再一脚踹倒另一个,用的力道极重,两人连哼都没哼就昏了过去。仁国和爱国赶过来,把昏迷不醒的两人抓住,一路拖进化妆室里。

    胸前扣子又消失两颗的忠国,走到他的面前,笑着问道:“你打算继续吃这顿饭?”

    孝国挑眉,故意反问。

    “难道,你没能力让我好好吃顿饭?”丢下挑蚌言语后,他也不等回应,迳自推开厨房的门,走向正被主厨热情问候,试吃独门秘密酱汁的婉丽。好小子,竟然质疑大哥的能耐啊!

    杨忠国看着弹回的门,露出森森白牙。

    透过门上的透明圆窗,他可以看见,二弟站在长腿美女旁,满脸都是伪装不出的温柔。那样的神情,从未出现在这个嗜财如命,爱钱远远胜过爱女人的二弟脸上。

    忠国无声挑眉,带着微笑转身。

    既然老二都诚心诚意的开口了,他这做大哥的,怎么能让弟弟失望呢?他心情偷悦的脱下长围裙,交给了在吧台里的小妹,一边转转颈项,肌肉贲起的结实臂膀嘎然有声,大手关节伸伸缩缩,一副跃跃欲试,预备大展身手,好好大干一场。

    吧台里的杨娃娃,看到大哥野蛮的笑容,不禁用食指在身前画了一个十字,双手合十的为门外那些,即将被屠宰的迷途羔羊们祈祷。

    亲爱的天父啊,人生最不幸的,除了嫁错郎,就是入错行啊!

    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

    请让那些迷途的羔羊,下辈子记得选对行业,最起码不要再遇上,像她大哥这样乐于虐杀不识相家伙的恶鬼。

    阿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