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十四章

护花使者 第十四章

作者 : 典心
    第二天早上,婉丽难得迟到了。

    露儿替她剪的发型,只需要稍微梳理,就有很好的效果。至于彩妆,露儿给了她一些化妆品,也教导她简易的上妆步骤,但是她太紧张,画出的眼线抖得像是毛毛虫,最后是孝国帮忙,才为她完成彩妆。

    时间虽然有些来不及,但是他坚持早餐很重要,她也贪恋跟他相处的时光,吃完早餐后才让他开车,送她到植物园。

    媒体室的陈主任,依然妆容精致、衣衫艳丽,对她的迟到很是不以为然,但是对她外貌与穿着,倒是没再批评半句,只是踩着高跟鞋,领着她往VIP室走去。

    植物园的VIP室,曾经招待过许多国家元首以及重要官员,能受到这等待遇的,绝对都是有权有势的贵宾。

    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独占沙发,坐在面对门的位子上,不论是谁进门,都能一览无遗,派头大得很。沙发的两旁,还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健硕高大的保镖。

    她们进门的时候,男人正在用手机通话,右手食指在身旁的空位上,不耐烦的敲击着,脸上明显有着愠色,说出的每句话,都是严厉的命令。

    直到他结束通话,搁下手机之后,从踏进VIP室后,就保持完美笑容的陈主任,才以礼貌到近乎讨好的态度,走上前说道:“汪总裁,很抱歉让您久等,方博士到了。”

    男人刻意不看她们,姿态摆得极高,故意慢条斯理的伸出手,站在保镖后的年轻女子,立刻端上讲究的茶具,从保温瓶里倒出茶水。

    “我不习惯等人。”男人一边说,一边喝着茶。

    迟到是她不对,但是,这男人刚刚也迳自顾着讲手机,让她们“罚站”了好一会儿。他言下之意,是他不习惯等人,却习惯让别人等待。

    她在植物园里,见过不少贵宾,大略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谦逊和善、事事都怕劳烦别人。另一种呢,则是气焰嚣张、态度傲慢,凡事都要旁人伺候跟迁就,有这种特质的通常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眼前的汪总裁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陈主任还在道歉,频频鞠躬,礼貌始终周全。

    “真的很对不起,是我们监督不周。”她的笑容仍旧完美,用眼神偷偷示意,要婉丽快快上前。“方博士也觉得过意不去,坚持要向您亲自道歉。”

    面对这种人,讲理肯定没用。既然这是她最后一次为植物园工作,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只能咽下这口气,跟着上前几步。

    “汪总裁您好,我是方婉丽,很抱歉我的迟来浪费了您的时间。”她用最礼貌的态度说道。虽然,今天穿的就是那件有波浪领口的粉红上衣,能让她活动自如,但是她谨记大卫的吩咐没有弯腰,不想被错认是鞠躬。

    汪总裁这才抬起眼来,施恩似的看过来。视线扫过婉丽时,他明显一愣,双眼放肆的上下打量,怒气消减许“看来,我的等待还是值得的。”他的嘴角居然泛起微笑。

    婉丽到此时此刻才发觉,陈主任先前对她外貌的严苛指责,除了是为了植物园的公关着想,其实有一部分也是为了保护她。

    以汪总裁以貌取人的程度,如果瞧见她先前的模样,就算没有甩头就走,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相处的每分每秒,肯定都让她如坐针酕。

    “汪总裁,方博士会陪同您,一起到……”

    男人站起身来,连看也没看陈主任一眼,迳自走到婉丽面前。“我是汪洋。汪洋大海的汪洋。”他握住她的手,低头亲吻她的手背。

    婉丽强忍着想抽回手,把手背在衣裳上用力摩擦,擦去亲吻留下的触觉。这样的吻手致意,是童话里王子与公主的标准动作,原先也是她的梦想,但是换做其他男人,而不是孝国,她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我的兰花放在岚烟楼,我们走过去吧!”汪洋也不管她是否拒绝,挽着她的手就往外走。他比一般男人高壮,身高足以跟孝国媲美,力量也比她强健。

    挽着她的姿势,看来毫不费力,却让她没办法挣脱。

    基于礼貌,她忍耐下来,半被强迫的跟上汪洋。离开VIP室之前,她还看见被视若无物的陈主任眼里,有着鼓励与同情。

    岚烟楼又称雾室,靠空调系统维持低温,温度、气压与湿度全由精密电脑控制,每半小时喷洒雾气,保持湿冷。除了一般民众可参观的部分,还有只限研究员进出,位处偏僻的研究室。

    汪洋的兰花,就放置在研究室,如珍宝般被守护着,除了四周有玻璃围屏,两旁也站着保镖,表现出对植物园保全系统的不信任。

    但是,会这么慎重,也的确有道理。

    玻璃围屏中的兰花,叶片浓绿修长如草,花瓣略厚,小巧如荷,像是美玉雕琢而成,独特而优美。草片叶、荷瓣、素心,都是兰花中极为罕见的珍品,这盆兰花却集三者于一身,连研究兰花多年的婉丽,也眼睛一亮。

    “这兰花名为‘素冠荷鼎”,是我从云南买来的。”汪洋的口气里,有藏不住的骄傲。“原本有三株,但是另外两株挖出没多久就枯死。我全赌在这株上,打探到有你这么一个养兰好手,才特地把花空运过来。”

    婉丽微微往前倾身,仍为这盆兰花惊叹,更为枯死的那两株惋惜不已。

    云南地势特殊,以高原山地为主,几乎汇集从热带、亚热带、温带甚至寒带的植物品种,许多著名的兰花品种,都是产自云南。

    只是,云南的气候跟环境,跟新加坡相差十万八千里,就算移动的过程再小心,仍旧有不小的风险,这行为的确跟豪赌无异。

    “汪总裁透过植物园,坚持要我回来,是要我养护这盆兰花?”她隔着玻璃围屏,很快目测花株的状态,转头预备找寻用具开始工作,却赫然发现身旁男人靠得好近。

    “没错,在国际兰花交流展之前,我要你把这盆兰花照料到最好。”他的手顺势搭上那**在粉红色上衣外的肩,满意的感受细致柔嫩的女性肌肤。

    “另外,再培植出另一株,作为保险。”

    过度冒犯的触摸,完全没有取得婉丽的同意,让她浑身不对劲,双肩不禁颥抖,手臂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汪洋却误会她颤抖的原因。

    “是我疏忽,你一定觉得冷了。”他脱下西装外套,殷勤的为她披上。黝黑的大手为她拢住领口时,故意擦过她**的锁骨,黑眸里是赤luo的挑逗。

    外套很温暖,这么绅士的举止,跟他的言行形成强烈对比。

    他的长相虽然不及好看,但是精实高大的体魄、过人的自信,以及霸道行径背后,所代表的惊人财富或权势,的确能吸引为数众多的异性。

    但是,他的强势却让婉丽无法接受,好想脚底抹油快快逃走。

    “我养兰花不是为了兴趣,是为了投资。”他自说自话,也不管她是否有兴趣。“你是植物学博士,应该听说过郁金香狂热,那是最早的泡沬经济事件。”

    她点了点头,悄悄往旁挪了一步。

    他像是牛皮糖,又黏过来,还靠得更近。

    “罕见的兰花,可以帮我赚来大笔财富。”他的话说得很直接。“而你,可以肋我一臂之力。”他说得彷佛这是她天大的荣幸。

    “呃,植物园方面告诉我,这项工作大约需要两个月。”她可以想见,未来这两个月将是多么漫长。

    “我会绝续聘雇你。”他的手隔着西装外套,沿着她的腰上下滑动。“别担心,我付的酬劳会高得超乎你想象。因为,你值得。”

    最后那一句,肯定跟她养护兰花的能力无关!

    虽然化了妆,但是遮掩不住她的抗拒。她努力想着,该用什么理由,才能委婉的拒绝,又不得罪这位贵客。

    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得到肯定答复的汪洋,脸色立刻沉下来。

    “我可不习惯被拒绝。”他警告。

    天啊,这个人不习惯的事情还真多!

    有权有势就能这么任性吗?她严重怀疑,他大概也跟小孩一样偏食,不小心送上红萝卜或青椒的厨师,会不会被他下令,拉出去砍头?

    她深吸一口气,尽力想挤出笑容,却发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被合身内衣衬托的丰盈,因为她下意识的动作,吸引了汪洋的注意。他没有礼貌的避开视线,反而直勾勾的瞧着,大大方方的“欣赏”。

    这么多年来,婉丽一直对高大的男人,抱存着一定好感,直到如今,她才发现高大的男人,因为天生生理上的优势,在欠缺教养的情况下,会有多么让人难以忍受。

    这件粉红色上衣,绝对称不上暴露,但是居高临下的时候,还是能看见她**的颈项,以及锁骨与胸部之间的细腻肌肤,他的视线几乎要穿透她的衣裳。

    那讨人厌的视线,就像是长了毛的蜘蛛,在她的肌肤上来回游走。

    婉丽不知道别的女人,碰上这种情况会怎么做。伸手遮掩的话,就是不给对方台阶下,但是她心中就是莫名涌起,用尖锐的花剪,用力戳戳戳戳戳戳,戳瞎这人双眼的冲动。

    就在她忍无可忍,考虑明天开始,维续穿运动服来上班,不需要把好不容易的美丽,耗费在这个人眼下时,身旁蓦地传来玻璃落地的声音,她本能的转过头去——

    她看到了自己。

    那个昨天以前,没有经过大卫跟露儿,巧手改变之前的自己。

    打破培养皿的女孩,穿着舒适却不合身的衣裳,防尘鞋套里是运动鞋。婉丽记得,她名叫安敏,是个努力的研究员,对培育兰花极有热情。当初,婉丽离职时,最舍不得的就是安敏,她们有太多相似之处。

    此刻,安敏正蹲在地上,忙乱的收拾残破玻璃。

    “笨手笨脚。”汪洋啐了一声,看着安敏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厌恶与不耐,跟看婉丽时截然不同。“注意一点,别让她靠近我的兰花,免得碰坏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株“素冠荷鼎”放置在雾室的段时间里,应该就是由安敏负责养护的,才能保有现在健康的状态。

    汪洋对专业人员,没有半点尊重。他虽然名为汪洋,却没有大海那样的宽阔胸襟,反而小肚鸡肠,非但以貌取人,还会毛手毛脚!

    在众人指责的视线下,安敏紧张得双手发抖,说不定先前就被汪洋斥责过,所以动作亦发笨拙。

    仅仅是改变发妆、换了衣裳,竟然就有天差地远的待遇。

    婉丽脱下肩上的西装外套,坚定的走上前去,在破碎的玻璃间蹲下,陪着帮忙收拾。

    “她做的事该由自己收拾,不需要帮她,小心伤着你的手。”汪洋不耐烦的说道。“快过来。”

    “我是种兰花的,双手受伤是家常便饭,不需要汪总裁担心。”她头也不回的说,继续捡拾碎片,反倒庆幸藉由这个机会,逃离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安敏抬起头来,羞愧得通红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方博士?我没有认出是你。”

    “没关系,连我自己差点都要认不出自己了。”魔法改变了外在的模样,也让她看清某些人有多么肤浅。“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安敏的眼眶红红的,却露出笑容。“不辛苦,我喜欢兰花,看到花能活得好好的,顺利开花就很高兴了。”

    婉丽在心里作了决定。

    有那么多人帮肋她,她也要帮肋安敏。

    一万朵花绽放时,会有一万种幽香。一万个女孩,就有一万种美丽,只是像养护兰花一样,都需要耐心与技巧。

    她仔细端详着安敏,伸出手来轻轻拨开安敏脸上太过厚重的浏海,认真的说道:“你的额头很漂亮,应该要露出来。”

    突然被赞美,而且被赞赏的还是额头,安敏露出困惑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被晾在一旁的汪洋,显然也不习惯被冷落,脚上的鳄鱼皮鞋不耐的拍踏,甚至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臂,强迫她站起身。

    “工作上的事情,我还要跟你详谈。”他打了个响指,两旁的保镖立刻上前,逼得安敏抱着满手破玻璃后退。

    “先去吃午餐吧,我已经订了餐厅。”

    婉丽瞬间一愣,只觉得像是被一只湿冷冷的蛇,爬缠上手臂。她反射性的想抽手,但是汪洋的箝握过紧,她一时无法动弹。

    “汪总裁,你——”好脾气的她,这时也被惹恼,右手握成拳头,冲动的想揍歪对方的鼻子。

    就在她险些要惹上大麻烦,攻击植物园贵宾时,身后传来熟悉的男性嗓音。

    “很抱歉,她已经跟我有约了。”

    她又惊又喜,猛然回头,就看见孝国已经来到身后不远处。恼怒转为欣喜,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把手抽回来,匆匆迎上心上人。

    “孝国!”

    他大步走来,抱住她印下一吻。

    “亲爱的,抱歉我来晚了。”

    她根本不记得,他曾说过要来找她吃午餐。但是,能在这时见到他,顺势化解她的困境,不会太明显的得罪汪洋,又能跟心爱的男人共处,让她高兴得没有多想。

    “汪总裁,谢谢你的邀请。”她难掩喜色,实在装不出遗憾的表情。“但是很抱歉,我已经有约了。”喔喔,才怪,她一点都不觉得抱歉!

    汪洋的脸色难看得很,当然不愿佳人别抱。他后退一步,微微侧头,细微的动作是跟保镖们约定的暗号,想要保镖们出面,就算用武力解决也无妨,就是要撵走这个不识相的家伙。

    只是,该要冲出来的保镖们却没有动静,他狐疑的转过身去,赫然发现本该站在身后,寸步不离的保镖们,这时竟然消失了,连影子都没瞧见。

    “婉丽,这位先生是……?”

    “汪总裁。”她介绍得很简单。

    “汪总裁,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赏花。”

    两人一搭一唱,甜甜蜜蜜的离开,只剩惊疑不定的汪洋,站在原处有气无处发泄,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