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十章

护花使者 第十章

作者 : 典心
    她的脸儿红透,像是偷吃一整罐的蜂蜜,心里甜滋滋的。这些日子以来,两人虽然亲近,但是她对男女感情全然陌生,直到他确认,两人真的在交往,她悬宕的心才终于落地。

    他们真的在交往耶!

    蒲柳之姿的她,竟然能有幸“高攀”,跟镇上未婚女性的梦中情人杨孝国交往。

    红润润的唇,因为欣喜而弯起,但是仅仅维持几秒,很快又消失。

    既然是在交往,她就更应该改善外貌。他连在新加坡都有认识的人,还是个了解女性时尚的专家,她千万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连忙转向大卫,匆匆说道。

    “拜托,你能让我变得美丽吗?不用很美很美,但多少能改善一些吧?至少,让我跟孝国走在一起……”

    她话还没说完,两个男人的眉头已经拧得死紧,不断摇头。

    “你怎么会有这种傻念头?”大卫走过来,将她的身体轻轻转向墙面。光滑的黒色镜面,清楚映出她的容颜。

    “看看,你本身就有很美丽的五官,还有细腻的肌肤,尤其眉毛修得很好。”

    “是我修的。”孝国强调,紧盯着大卫的手,克制着不要冲上前,把那只手当场折断。

    “知道了知道了。”大伟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视线还黏在婉丽身上。“发型化妆能大大改变外貌,再搭配合适的穿着,你肯定就能让人眼前一亮。”他往另一块墙面轻单击。

    这次缓缓滑出的,是一整柜用各色蕾丝、缎带,还有丝绸制作的女性贴身内衣,每一件都精致得媲美艺术品。

    “来,从内衣开始换。”大卫挑出一件内衣,手指极为灵巧。“运动内衣虽然舒适,却不能真正展露你的曲线。”

    看着递到眼前的精致内衣,她犹豫着该不该伸手,粉颊晕红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爸妈过世时,读国中的她正在“转大人”,对自己的“长大”好尴尬。

    她也曾硬着头皮,去内衣专柜购买,却遇上只在乎业绩的专柜小姐,逼着她买下一堆不合适的内衣,从此之后她只敢用网路购买,没想到事到如今,竟要跟两个大男人讨论这么“贴身”的事。

    “可是,这件看起来太大了。”她声音愈来愈小,脸也愈来愈红,双手紧紧环在胸前不敢松开。“我是C罩杯……”

    这话让两个男人猛地转头看她,一脸错俜。

    “怎、怎么了吗?”

    她脸更红,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大卫眼也不眨的看着她,很警觉没有转头看杨孝国,不过还是瞄了一眼她的上半身,所幸那家伙没有因此再抓狂。

    “咳嗯,亲爱的,你至少有F罩杯。”大卫说出专业判断。

    “真、真的吗?”她没想到自己“本钱”雄厚,原来那么“伟大”。谈论胸部大小,让她更害羞,连看都不敢看孝国一眼。

    “相信我。”大卫点头,把内衣塞进她手里。“来,你进去试穿看看。”

    婉丽被推进一间更衣室里,墙面从外关上后,几乎看不到缝隙,四面的镜子里,折射出无数个她,每一个都有着无肋不安的表情。

    她下意识的紧握左手,指尖触及柔软的丝绸,以及点缀的同时,也具备撑托功用的手工蕾丝,被如此女性化的衣物迷住,把玩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脱下上衣,还有把胸部绷绑得紧紧的运动内衣。

    持花剪时灵巧的双手,穿内衣时却笨拙无比,弄了半天也没能穿妥。

    “真的不合身!”她嘟囔着,手上不敢太用力,怕弄坏了精致的蕾丝。

    “怎么可能,一定合身的。”大卫笑着说,他少有错估的可能,更别提杨孝国刚刚也没抗议他的选择,两个大男人火眼金睛,绝对不会弄错她的尺寸。

    墙外的孝国双臂环在胸前,不理会眼前兴致盎然挑着眉的大卫,要不是知道大卫心细,也懂得看人脸色,又有着绝佳品味,他才不会带婉丽来找他。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信任这家伙不会对她伸出魔爪,他全神贯注的听着更衣室里的动静,双手紧握成拳,脑中浮现过度鲜明的画面,强烈欲望烧得他的理智快速蒸发。他清楚的记得,在台湾时她哭着搂抱他时,柔软的身躯如何挤靠在他怀中。

    虽然不敢信任大卫,但他更不敢信任自己,只能哑声说道:“你再试试。”

    “我……我真的穿不上去……我们还是换一件?”

    婉丽说着,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

    瞧着孝国下颚紧绷,却依然不动如山,大卫自告奋勇,伸手要按向镜墙。

    “别着急,我进去帮你……”

    他语声未落,连指尖都还没碰到墙边,整个人就被抟了起来。

    “不需要你插手。”孝国咬牙迸出严厉警告,努力克制着把这不识相的家伙扔飞出去的冲动,眼神凌厉得能杀人。

    “喂喂喂,姓杨的,你冷静点,我是专业的!我是专业……”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咚”的一声闷响。

    更衣室里的婉丽,困惑的想转头,却刚好卡在一个尴尬的姿势,就在这个时候,眼角一亮,更衣室的门竟然被打开。

    “啊!”婉丽惊叫一声,俜然在镜中看见孝国的身影。

    更衣室本来很宽敞,但是他一踏进来,她竟觉得无处可躲,整个身子贴上凉冰冰的镜子,也藏不住褪掉上衣后,暴露的细腻肌肤,还有胸前只用少少丝绸,以及蕾丝遮盖的雪嫩丰盈。

    “是你穿的方式不对,我帮你做调整。”他的声音沙哑,自愿担当“重任”,不让别的男人碰她一根手指头。

    “不过,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出去。”他站在原处没动。

    婉丽满脸通红的紧贴着镜面,心跳得好快好快,直到镜子都被体温贴得暖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

    “帮我。”她的声音很小。

    高大的男性身躯靠到她身后,热烫的气息扑得她不禁颥抖。

    粗糙的男性大手,挤进她的敏感丰盈,以及丝绸之间时,被那种触感吓得惊跳起来。宽阔的胸膛困住她,让她无法动弹,她不敢挣扎,任由暖烫的大手摆布。

    老天!

    孝国咬紧牙关,感觉着指腹下急促的跳动和柔嫩,她酥胸的肌肤,细嫩得像奶酪,教他情不自禁的抚触嫩白上的红痕。

    “别再把自己弄伤。”他的呼吸就靠在她耳畔,拇指爱怜的,再抚过,被运动内衣勒得发红的痕迹。

    “嗯。”她颤抖的嘤咛,在热烫的触摸下融化。

    霸道的粗糙大手探得更深,轻握住敏感到发痛的雪腻,拢入丝绸内衣中。这感觉太过剌激,她本能向后挤靠,却更往他怀中贴去。

    她对情|欲全然陌生,不知何处是底线,完全被本能驱使,在他的触摸下喘息,娇怯的或迎或拒,无意间的摩擦,却将他撩动得更激烈。

    她的毫无防备,着实太过诱人,让人情不自禁。

    他低吼一声,低头吻住红润的唇,贪恋她的柔嫩与生涩,恣意吻得好深,刚被穿上的内衣,又被轻易剥除,非要尽情揉握她的丰盈才能满足,感受她无法隐藏的反应。

    灼热的吻,让她目眩神迷。当她依从诱哄,试探的回吻,舌尖轻舔过薄唇内侧时,高大健壮的身躯猛然一抖。

    她爱极了他的味道,学习他吻她的方式,甚至忘情转身,在热烫的吻洒落颈间,并渐次往下时,主动拱身献出软嫩丰盈,亟欲恳求他热烫唇舌的爱怜……

    等到两人从更衣室里出来时,婉丽已经羞得从头发红到脚尖。

    呃,有部分肌肤是被孝国吻红的!

    精致的内衣被穿了又脱、脱了又穿,折腾了好几次,好险没有真的弄破,此刻正穿在她身上,恰到好处的撑托双峰,被蕾丝衬托得娇柔诱人。

    先前的热吻,让两人深深陷溺,要不是孝国及时恢复理智,咬牙暂时喊停,他们可能到现在还踏不出更衣室,甚至可能当场就在镜墙环伺下做\\ai。但是,他不愿在这里要她,她的初次需要他的温柔、充裕的时间、舒适的环境,不该被随意对待。

    直到彼此冷静下来,他不再硬痛得寸步难行,她也总算穿着整齐,套回上身的运动衣,她才红着脸,被他牵握着手走出来。

    等候已久的大卫,没有半点不耐烦,坐在前卫的办公桌后,慢条斯理的喝茶,透明的隔热水杯里茶色偏淡,只有浅浅的绿,不知道已经回冲过多少回了。

    在办公桌的另一旁,坐着一个发色淡紫,大眼上贴着羽毛般夸张红色假睫毛的年轻女人,瞧见孝国与婉丽时,眨动的长长睫毛,懒洋洋的轻舞。

    “内衣还合身吗?”大卫笑着问道,彷佛两人在更衣室里,只是花费了几分钟,而不是几十分钟,没让羞得头低低的婉丽更尴尬。

    “谢谢你,很合身。”她半躲在孝国身后,脸红得几乎要冒烟。

    “合身就好,这是好的开始。”大卫点点头,似笑非笑的替两人介绍。

    “我本来想亲自帮你修整头发跟化妆,但是你身旁的‘门神’,大概会折断我的双手,所以我把露儿找来,她是发妆高手。”

    露儿酷酷的点了头,就算打过招呼,娇小的身矩穿着斜肩黑色紧身衣,锁骨上的飞鸟剌青活灵活现。

    “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开始吧!”她指了指一张椅子,让婉丽坐下,伸手轻按椅子前的墙面,瞬间墙面就变成镜子,显然对这里的设备都很熟悉。

    婉丽忐忑的坐着,任由露儿为她盖上白色大披巾。披巾的系带在颈后打结,她猜露儿肯定看到那儿留下的吻痕,她很感激露儿一句话也没提。

    酷酷的露儿,从桌旁的大包包里,拿出腰包穿上,里头满是各式剪刀、梳子跟夹子,然后拢起婉丽的长发仔细检査,酷酷的表情这时才流露一丝赞赏。

    “你的发质很健康,从来不曾染烫吗?”

    “没有。”她诚实回答,去美容院时最多修修发尾。“这么好的发质,不需要染烫的程序,只要剪个造型,就能烘托你好看的五宫。”露儿从腰包里抽出一把锐利的剪发刀,开始忙碌起来,乌黑的发丝像是断线的丝绸,轻飘飘的落地。

    好看?

    露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婉丽好在意。

    不论是孝国,或是大卫,总是有意无意间,就对她说出原本以为今生绝缘的形容。连酷酷的露儿,都说她是好看的。

    起初,她以为孝国说的是谎言。

    但是,大卫跟露儿并不需要说谎,他们都是时尚界的专业人士,接触过的美人肯定多得难以计数,但他们却不吝于赞美她,让她实在受宠若惊。

    过了一会儿,动作迅速的露儿,已经为她修整出不同发型。及肩的长度,露出她的锁骨,打薄的浏海让她的五官变得柔和,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很不一样……

    露儿彷佛为她施展了魔法,原来改变发型,竟会让人变得如此不同。她看起来就像他们所说的,似乎是美丽的……至少,并不是她一直以来深深自卑,以为难以挽救的余地……

    处理完头发后,露儿换了另一个腰包,在桌上摊开一组刷具组。

    缤纷的彩妆,让人目不暇给。

    她像是遇见神仙教母的灰姑娘,经由露儿的专业技巧,虽然只是素雅的淡妆,稍稍加强她轮廓的特色,不是浓妆艳抹,却已经跟素颜时截然不同。她看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改变,看得着迷不已。

    孝国站在一旁,从她闪亮的双眸,看出她有多么欣喜。

    在他的眼中,她其实不需要彩妆装饰,但是这是她的心结,植物园里的那个公关经理,又该死的把她伤得太重。他愤怒不已,感叹人们的双眼多么盲目,竟对她的美丽视若无睹。

    只是,想到从今往后,她的美丽将会被众人察觉,不再专属于他,他不禁开始感到后悔。

    当他眼睁睁看着她逐渐锐变,心中百感交集时,大卫走了过来,递出一张长长的打印单据,递到他面前。

    “来,这是帐单。”亲兄弟也要明算帐,虽然是多年好友,但是他可不打算提供免费服务,还刻意狠狠敲了一笔,再加上露儿的临时出勤,加一加可是一笔可观数目。

    孝国看也不看,伸手接过帐单,淡然收进口袋里。

    “需要发票吗?”大卫问。

    “不用。”

    这下子,大卫的眼睛睁得好大,眼珠子几乎就要滚出来。

    “所以,这是你私人付费,不是公务支出?”难道天要下红雨了吗?这个以吝啬出名的家伙,竟变得这么大方。

    爱情,果然能改变一个人!

    “老兄,恭喜你。”

    大卫咧着嘴,笑得非常开心。

    “你终于陷进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