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三章

护花使者 第三章

作者 : 典心
    【第二章】

    小镇的早晨,处处充满花香。

    人们朝气十足的忙碌,迎向阳光灿烂的一天。

    不同于平常的动作利落,婉丽从天色刚亮,就起床忙东忙西。她花了许多时间,坐在浴白里,把自己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直到肌肤泛红,差点搓掉一层皮。

    洗净全身后,她抽下垂挂在墙上的松软浴巾,擦拭残余水珠。

    抹去镜子上的水雾,她盯着镜里被散乱湿发烘托的脸,看着圆圆大眼上两道浓眉,怎么看就是不顺眼,于是东翻西找一会儿,终于找到修眉刀,想修出好看的眉形。

    说到用花剪修整兰花,她是顶尖高手。

    但是,俗话说术业有专攻,同样一双手,捏着修眉刀,就变得笨拙不已,加上求好心切,锋利的刀刃刮过肌肤,一时力道没拿捏好,痛得她缩起双肩。

    “啊!”

    她低叫一声,猛贴上镜面,懊恼的发现,左眉下被划出一道浅浅伤口,艳红色的鲜血渗了出来。

    这下好了!

    修眉不成,反倒多了这道伤口,看起来更碍眼。她抽出面纸,压在伤口上头,嘴里喃喃自语着:“拜托,快点止血!快点止血!”

    放弃修眉,她冲出浴室,一手按着伤口,一边冲向衣柜,翻找今天要穿的衣服。她大多在网路上选焙衣物,而且全以舒适与否来考虑,所以眼下可以做的选择并不多。

    格子衬衫跟牛仔裤?

    不行,太男性化了!

    宽松棉质T恤跟两侧附有大口袋的工作裤?

    还是不行!这样的穿着虽然舒适,却男性化得连她都摇头不已,外出时数不清多少次被路人错认性别,在后头喊她“先生”!

    疏于精研打扮之学的婉丽,坐在凌乱衣堆中怨叹,不但书到用时方恨少,连衣要穿时也恨少,深深体会到,女人的衣裳永远少一件的苦处。

    蓦地,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

    她吓得蹦跳起来,匆忙拿起手机。她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按下通话键,光滑的脸侧贴着手机萤幕。

    “早安。”她努力克制着,不让声音泄漏出慌乱。

    “早安,我是杨孝国。”醇厚的低沉嗓音响起,不同于她的忐忑,是那么从容悠闲,却又不失礼貌。“我已经到门口了。”

    “呃,我……我……”她低下头,慢半拍的发现,身上什么都没穿,不知已经光luo着多久。“对不起,请等我一下。”

    “慢慢来,不要心急,不论多久我都愿意等你。”他的口气好整以暇,明明是寻常用词,但是听进她耳里,却又有难言的亲昵。

    心神荡漾的她,不敢让意中人等太久,用火烧**的速度穿妥衣裳,再从书桌上抓起发圈,一边把乌黑发丝绑成最简易的马尾,一边咚咚咚的冲出房间,奔下楼穿过空荡荡的客厅,直往大门外跑去。

    以花卉为业的向家,主宅外有棵屹立不摇,树干直径逼近一公尺,树龄高达一百五十年的云龙黑松,阳光被青绿松叶筛碎,彷佛点点金光,洒落在杨孝国身上。

    他穿着贴身的黑色衬衫,长袖反折到手肘处:下身西装裤中线烫得笔直挺括,散发时尚贵气。高大的身矩倚靠在吉普车旁,薄唇微微扬起,正低着头跟身旁戴着草帽的娇小女子谈话。

    起初,婉丽站在门口,双手十指绞了又绞,找不到插话的时机,只好尴尬的站在原处。

    锐利如鹰隼的黑眸,很快察觉她的存在,黑眸陡然一亮。

    “婉丽。”孝国露出笑容,欣喜的情绪自然流露,没有半分隐藏。“你来得好快。”

    戴着草帽的女子转身,娇柔如花的脸上,也有着满满的笑。

    “啊,婉丽来了!”欣欣说道,声音软柔,还伸出手招呼。“快来,刚刚杨先生来按门铃,说今天跟你有约的时候,我还一头雾水,想说昨晚怎么没听你提起。”

    “是我忘了说。”她老实回答,局促不已,虽然手里没有花剪,但拳头还是无意识的一松一紧。

    “没关系啦,我只是有点诧异。”欣欣实话实说,疼爱的轻拍她的手。

    “因为你平时很少出去,之前那么多次约你,你也全部都推掉了。没想到孝国约你,你就答应……”她愈说愈慢,视线在两人身上轮流转,到最后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心思单纯的欣欣,说出的话语,反倒最接近事实,戳穿她醉翁之意不在酒,答应赴约纯粹是为了接近他。

    婉丽的脸已经羞得烫红,脑袋垂得低低的,目光直盯着脚尖,害羞得抬不起头来。

    无意间掲穿真相的欣欣,决定用行动弥补,确保这趟约会顺利进行。柔弱的她用尽全身力气,一步步把婉丽往前推上吉普车,嘴上连连催促。

    “别站着说话了,你们快点出发吧!”她盯着两人上车,吉普车发动的时候,还趴在车窗旁,认真无比的嘱咐:“婉丽,我会跟向荣说,你是跟孝国出去,所以你不用急着回来吃午餐。”

    羞答答的她,僵硬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勉强挤出回应。

    “好。”

    欣欣再度吩咐。“你也不用急着回来吃晚餐。”

    “好……”

    吉普车离开向家大门时,站在原地的欣欣,脸上挂着大大笑容,用力挥舞着草帽,用足以惊扰左右邻居的声量,欢欢喜喜的告别。

    “婉丽,你真的、真的不用急着回来喔喔喔喔喔喔喔!”

    回荡在耳边的尾音,让婉丽开始反省,自个儿这段时间都待在家里,是不是打扰了向荣与欣欣的恩爱时光,今天难得出门,才让欣欣如此兴高采烈?车窗外的风景,不住往后倒退,孝国率先打破沉默。

    “要不要先带你去吃早餐?”他问道。

    “不用,我在家里吃过了。”她的脸颊还热烫烫的,不敢看俊脸上的神情。不过,他淡定的语气,听不出有半分调侃,倒是让她松了一大口气。

    “你昨晚没睡好吗?”

    完全正中事实的询问,让她本能抬头,恰巧就在后照镜里,对上他的视线,宛如没有提防,轻易就落入陷阱的初生小鹿。

    “你有黒眼圈。”

    “噢,我、我昨晚在看一些国外的资料,花了比较久的时间。”她结结巴巴的编了谎话,小脑袋又转开,视而不见的看着车外景致。

    从小到大,她的作息都规律得很,只要时间到了,上床沾枕三秒就进入熟睡状态。昨晚,睡意却逃逸无踪,她在床上躺着,数羊数到三千多只,却还是辗转难眠,所以今天才会挂着熊猫眼出门。

    事情只要跟他有关,她就手脚慌乱,一心想表现出最好的模样,却往往事与愿违。

    像是她冲出门前,下意识还是穿了最习惯的衣服。上衣与裤子成套的运动服,布料舒适却有些旧了,而且是男人的尺码,才能遮得住她过长的腿,连带的她全身曲线也淹没在宽松的运动服下。

    这么寒酸的穿着,会不会让他误以为,她根本不在乎这次相约?

    他是不是习惯,女人都为他而盛装打扮?

    她愈是想着,愈是别扭,总觉得身上的旧运动服,配不上一身光鲜的他,几次都好想趁红灯停车,或是车速稍慢,冲动的跳车跑回家,至少换一套比较新的衣裳。

    当吉普车第五次因红灯停下,她的手拉住车门,几乎就要展开行动时,身旁坐在驾驶座上的孝国,却突然倾身,缓慢的逼靠过来。

    “怎、怎么了?”随着他的靠近,她愈是往车门贴去,努力想拉开彼此距离,只差没有从窗户逃出去。

    看出她的胆怯,他没有再靠近,一手搁在方向盘上。

    “你身上好香。”真挚的赞美,搭配他无敌的笑容,能轻易瓦解女人铜墙铁壁般的心防。

    对衣着的焦虑,因为他的话语而转移,她的手不再拉着车门,改为无意识的摸索光luo蜜色颈项。

    “可是,我没有用香水。”她连化妆品都没有,更别说是香水了。

    镇上以花卉闻名,添加玫瑰精油的保养品、沐浴品,更是卖量惊人,观光客搭乘游览车远道来访,每到贩售地点就如风卷残云,经常把产品买得精光。

    只是,她不敢使用娇甜玫瑰,所以沐浴用品以及步骤最精简的保养品,用的都是无香产品。

    今天跟孝国出门,她只求身上不要有汗味,却不知为什么会得到他的赞美。

    “是兰花的香味,跟其他人都不同。”他轻声说道,点破她的迷惑,附赠魅力绝伦的笑容。“很适合你。”

    因为他的赞美、因为他的笑容,关于服装的疑虑,瞬间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咬着唇低头,努力克制不要表现得太过欣喜,却不知晶亮大眼根本藏不住情绪。

    不知不觉的,身旁的男人靠得更近,她敏感的耳朵,能感受到他热烫的气息。她像是一只兔子,虽然动作矫捷,却被猛兽诱哄,不知道危险将至。

    “去我家之前,可以请你先陪我去个地方吗?”徐声的哄问,比最坚固的陷阱更有效。

    她早已失去反抗能力,只能乖驯的答应。

    “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