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一章

护花使者 第一章

作者 : 典心
    【第一章】

    那个男人来了。

    即使没有回头,听见温室外的骚动,她就知道是谁大驾光临,才会让办公室里的女员工们,用甜蜜蜜的声音打招呼,忙着叽叽喳喳的说话引起注意。不论是未婚还是已婚;从未成年的工读生,到上个月才刚抱孙子的资深员工,全都少女心大爆发,热情的迎接他。

    唯独她置身事外,虽然少女心也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却依旧没有回头,视线盯着花架上一盆兰花,严苛的审视土质的湿度,再用小型花剪,修去枯枝败叶。

    只是,双眼盯着兰花,耳朵也没闲着,仔细聆听身后动静。

    “杨先生,你好几个礼拜没来了,我们家的工读小妹每天都心不在焉,总是伸长脖子往门口张望。还好你今天出现了,不然她脖子都要扭伤了。”嗓门最大的,是向家资深员工,每天都陶醉在“我的孙子好可爱”的汪姊。

    “汪姊,妳讨厌啦!怎么可以说出来!”娇娇的少女嗓音微嗔,倒也没有否认。

    “好好好,是我不对,那妳自己跟杨先生说,想不想他?”

    “汪姊!”

    办公室里响起笑声。

    “不过,我们还真的想知道,你这阵子怎么失踪了?”汪姊代表所有女性员工,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也很想念大家。”简单一句话,没有遗漏谁,也没有偏心谁,让众人心花朵朵开。“前阵子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人都在国外,昨天才刚回来。来,这是给大家的礼物,一人一份,不成敬意。”

    浑厚低沉的男性嗓音,蕴含满满笑意,真诚有礼却又不会让人觉得疏远,彷佛沐浴在春风中,听着他的声音就是一种享受。

    “哇!”

    “真的吗?真的吗?”

    “有礼物耶!”

    “这怎么好意思?”

    女人们惊喜欢呼,伴随纸袋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GODIVA!”

    “我知道这个牌子的巧克力!”

    “这不是很贵吗?”

    “对啊!”

    “这还是限量版的二十四颗松露巧克力礼盒,只有国外才有!”

    在温室里头,早已对眼前的兰花视而不见,听得耳朵都要竖起的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喔喔,太巧了,她最喜欢的巧克力,恰好就是GODIVA!

    “唉啊,杨先生实在太破费了!”

    “不但破费,难得的是有心,一路从国外带回来,这种天气还要注意温度,没让巧克力热得变形,肯定都是亲手提着,不是托运。”

    “这才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惦记。”

    他笑言笑语,体贴入微,一如既往的大方。

    甜言蜜语比昂贵的巧克力更让女人无力招架。众人抢着道谢,也抢着要吸引他的注意,一时之间办公室热闹得很。

    哗啦!

    远远的传来门被推开的声音,喧闹瞬间停住。

    “向大哥!”不速之客率先打了招呼。

    “杨孝国,在门外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你来了。”晒得一身黝黑的向荣脱下手套,打趣的说道:“只要你一来,办公室就陷入瘫痪状态,大家都无心工作。”

    “别这么说,我是来帮大家打气,振奋一下精神,工作效率才会更好。”他口才好得很,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反倒把功劳揽上身。

    眼看老板来了,大伙儿总算收敛,不敢再缠着杨孝国,各自捧着巧克力礼盒回座位,继续中断的工作,熟练认真的各司其职,明白老板待人宽厚,但对工作绝不马虎。

    就连在温室里,竖耳偷听的她,也回过神来,心虚的乖乖继续修整兰花,不敢再杵着像是电线杆似的,一动也不动。

    这里是台湾中部一个小镇,以花闻名于世界。

    台湾曾有兰花王国的美誉,全球市占率高达百分之五十,每年有两千万株蝴蝶兰外销,在异国散发芬芳,展示娇妍花姿,花卉大国荷兰的产量只有一百万盆。

    品种稀有的兰花,例如“达摩”、“大唐盛世”、“金沙树菊”等等,在市场炒作下更是身价飞涨,一株就破千万。

    那时,向家就是赫赫有名的养兰世家,培育出许多珍贵品种,被高官富商们视为馈赠首选。

    但是向家长子向荣,眼光独到,在兰花市场泡沫化前,就转为经营插花生意,因为把关严格,花卉质量有口皆碑,向家名声更为响亮,而当初一株千万的名兰,身价早已一落千丈,兰花王国的美誉更是拱手让给荷兰。

    几年前镇长推行有机花卉,向家率先响应,经营得有声有色,制成的保养品营销海内外,以玫瑰系列最受欢迎。

    只有少数人知道,向家虽然转移重心,但这些年来始终没有舍弃培育兰花。

    “向大哥,我拜托你的那件事怎么样了?”杨孝国问道,态度好整以暇,耐性百分百,彷佛有无尽的时间可以消磨。

    “真是拗不过你。”

    “该说我是诚意十足。”

    “好好好,既然是要送给长辈,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替你问过了。”向荣露出笑容,朝温室的方向微微侧头。“我爷爷的爱徒点头了,走,你跟我过去吧!”

    呃?等等!

    拉长耳朵的女人猛地转过头,惊慌的瞪大双眼,没有预料到话题竟会绕到她头上,碎花棉质袖套下的肌肤,立刻冒起一阵鸡皮疙瘩。

    不行,她还没准备好……啊啊啊──

    纵然内心里刮起十七级台风,像是搭云霄飞车似的,觉得体内器官都要腾空,她也无法出声阻止,眼睁睁看着两个男人踩过温室前一大盘消毒水,做好了预防措施,避免病菌破坏温室内的生态。然后,乳白色半透明的蓬布被掀开。

    那层蓬布是高科技的奈米产品,透气且兼具保护的作用,能隔绝外在的污染以及一部分的病虫害──也是她习以为常的保护膜。

    向荣率先走了过来,一如往常露出温柔的微笑,对待她就跟亲生妹妹没两样。“我说的麻烦家伙就是他,杨孝国。”

    原本在向荣身后,亦步亦趋的男人上前。

    这是她第一次正面迎视那张好看的俊脸,虽然早已偷瞄过他无数次,但是真正四目交接时,她还是心跳加速、双颊火烫,被他散发的男性魅力重重击倒。

    他好看的俊脸堆满笑容,一双醉人黑眸格外醒目,视线落在她身上,就再也没有移开。那眼神太专注,虎视眈眈,彷佛野兽看见猎物。

    有那么一瞬间,她像是被掳获住,全身无法动弹。

    向荣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体贴为两人做介绍。

    “这位是方婉丽。”

    方婉丽。

    这三个字是父母为她取的名字。

    只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她偏偏性格一点也不婉约,模样更谈不上美丽,每次自我介绍,或是经由旁人介绍,说出名字的时候,都羞耻得双颊红通通,深深觉得愧对父母。

    她习惯性的低垂视线,一只男性大手探来,肌肤黝黑、五指修长,方正的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

    “方小姐,妳好。”

    “你好。”她出声后,发现声音模糊,这才想起自己戴着口罩,连忙拉下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重新再说了一句:“你好。”

    黝黑的大手伸在原处,很有耐性的等着。

    她探出手去,伸出的却是锐利花剪,要不是他反应灵敏,用快得让人眼花的速度躲开,尖锐的铁器,八成就会刺伤他。

    “对不起!”

    她慌乱道歉,急着想要搁下花剪,又想到戴着手套握手不礼貌,一时忙不过来,狼狈得额头冒汗。

    “没关系,是我不好,没瞧见妳不方便握手。”好听的低沉嗓音,说出的话语体贴入微。“我是杨孝国。”薄唇浅笑,电力十足。

    婉丽收回双手,好不容易稍稍冷静,心中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惜,失去了跟他握手的机会。仅凭着一个微笑,就让她心跳加速,要是真的握手,手心碰着手心,她说不定会被他的魅力电得头发直竖。

    杨孝国。

    她心中回荡着这三个字。

    其实,他根本不需自我介绍。

    小镇上的女性,小至三岁,大至八十岁,老早因为杨家举家返乡,四个身材高大、模样俊帅的兄弟而引起骚动。其中,身为老二的杨孝国,对女性最是体贴,俊脸上的笑容,不知迷倒多少人。

    尤其他这阵子,时常往向家办公室走动,每次都还送上让人惊喜的礼物,哄得女职员们心花怒放,连她也养成习惯,在温室里修整兰花时,总不由自主的期待他出现。

    站在一旁的向荣,瞧着她满脸通红,淡淡莞尔一笑,口吻依旧温和,继续为她介绍。

    “这些日子以来,就是他经常跑来骚扰,非要求一盆兰花,做杨伯父六十岁生日的贺礼。”他笑着摇摇头,早已不堪其扰。“还好,妳愿意答应替他养一盆,不然我只能拿扫把,把他赶出门去。”

    “向大哥,你太爱开玩笑了。镇上哪个人不知道你脾气好得很,怎么可能会拿扫把轰人出门呢?”杨孝国简单几句话,看着是夸奖,暗里其实讨了张护身符,厚着脸皮就是不肯放弃。

    “够了,别对我灌迷汤。”向荣挥了挥手,转头看向大大双眸比平时晶亮好几倍,直盯盯望着杨孝国的俊脸,甚至忘了该要害羞的婉丽。“我把他交给妳了。”

    她看得太出神,好奇男人的睫毛,为什么可以那么长。

    “婉丽?婉丽?”

    几声叫唤,惊得她总算回过神来。

    “啊?怎么了?”

    向荣敛下笑意,好声好气的重复说道。

    “我把他交给妳了。”

    “好、好,没问题。”她连连点头,简直迫不及待。

    向荣又补了一句。

    “要是他对妳毛手毛脚,妳不用客气,用力拿花剪扎下去。”

    “知道了。”她的脸儿变得更红。

    唉啊啊啊,其实……其实……她比较担心,自己会对他毛手毛脚!说不定还会用花剪逼他就范……

    不知早已身陷“险境”的孝国,还礼貌的对向荣颔首道别。

    “向大哥慢走。”

    终于,暖热的温室里,只剩下她跟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