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夜共枕 > 第十五章

夜夜共枕 第十五章

作者 : 倪净
    【第十章】

    半小时后,纪一笙来了,他为了拿点滴,还专程回医院一趟。

    当他进房间时,不免多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枕头,还有一支四分五裂的手机,不作声的他抬眼看向床上的任欢,见她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

    “任欢怎么了?”

    “害喜孕吐。”

    陆子均在任欢说要去追纪一笙时,已找过纪一笙,让他明白朋友妻不可欺,也清楚告诉纪一笙,他并没打算跟任欢离婚,要纪一笙别打任欢的主意。

    当下的纪一笙哪里听不出陆子均话里的意味,他对任欢是有好感,但没想跟陆子均决

    裂。听到害喜两个字,他先是怔住,而后挑眉,这几日的纳闷终于有了答案。

    纪一笙嗤了一声,“女人怀孕,哪个不害喜,你会不会太大惊小敝了。”

    “等你以后碰上了就知道,吃什么吐什么,你先帮她打一剂营养针。”

    陆子均这阵子被任欢的小性子折腾到快要举手投降,从不知女人这么会耍性子。

    “你的手怎么了?”纪一笙给任欢吊了点滴又打了一剂营养剂,发现陆子均手臂上多了一道齿痕,挑眉问。

    陆子均没好气说:“除了她还能是谁咬的。”

    “你欺负她?”

    他担心她都来不及了,哪还有心情惹她,是她一直在挑衅他的底限才是。

    纪一笙没想久留,临走前他给陆子均一个建议,女人害喜时其实没什么危险性,但会没安全感,身边有人照顾应该比较好。

    陆子均吁了口气,点头。

    任欢认定陆子均是为了孩子才对她好后,就没再给陆子均好脸色看,还不准他进她房间。

    两人就这样不冷不热地过了好几天。

    这些天,任欢害喜严重,没去公司,天天在床上躺,吃了吐,吐了再吃,因为害喜让她睡不好、吃不好,明明怀了身孕,却看着更清瘦。

    这晚,陆子均进门已经半夜,早过了任欢上床睡觉的时间。

    怕吵到任欢,他先在客房冲澡,接着他打开房门走进来,站在床沿,藉着房里昏黄的灯光,低头看她的睡相。

    虽然是入冬,但屋里有暖气,任欢穿着轻薄的睡衣,露出两只细长手臂,宽大的领口因为睡姿让他能一饱胸前的春色。

    他是男人,看着自己的老婆躺在床上,睡相甜美,他没多想就掀开被子上床,手臂一勾,将任欢柔软的身子勾进怀里。

    ……

    任欢不记得这一次的欢爱多久才结束,她只知道结束时,陆子均紧紧将地她搂进怀里。不知是不是累过头,任欢虽累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这么多年了,她从没好好跟陆子均谈过,他们之间一直都在玩着你追我躲,结婚后还是,现在她怀孕了,她想知道他喜不喜欢她。

    “陆子均,你以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凶?”任欢想到他以前的恶行就有说不完的委屈。陆子均叹了口气,“你以前是真的让我很心烦,我每次看到你就头疼。”

    “所以你讨厌我?”

    “我只是不想被你发现,那不是讨厌。”陆子均的手在她雪白的背上来回摸。

    “那是什么?”任欢傻气地问,现在陆子均说讨厌她,她不相信,讨厌她的陆子均不会这么对她。

    看她哭过,双眼水汪汪,陆子均终于坦白了,“第一次你哭脏了小脸拉着要我陪你玩时,我一直跟自己说不可以对你太好。”

    “为什么?”

    “那时我不懂,只是怕自己不小心对你好,就会喜欢上你。”陆子均说出这么多年的内心话,“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嫁给我,我那时就跟自己说,我打死都不可以喜欢你。”那时如果她就傻傻地跟在他身后拉着他陪她玩,傻傻地对他笑,他只会对她越来越好,最后喜欢上她,想要娶她回家当新娘子。

    “为什么?”

    陆子均白了她一眼,在她锁骨上咬了一口,疼得她叫出声。

    “任欢,结婚这种话,是要男人来说的,懂吗?任何一个男人,真喜欢上你了,只想赶快娶你回家,不可能还等你开口说要嫁他。”

    “陆子均,如果你真不喜欢我,我会离婚,我一定不会拿孩子要你负责,你不用为了孩子对我好。”任欢小声地说。

    “你这脑袋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哪时说不喜欢你了?”

    “你自己说你就是不喜欢我。”那些话惹她伤心好久,每听一次她就难过一次。

    “不喜欢你我就不会回台湾娶你了。”陆子均自嘲地说。

    “你明明是被逼着娶我,你还说你嫌我烦。”任欢才不相信他的话。

    “你确实是很烦。”就她那追男人的手段,他真是开眼界了,“如果你乖乖地不倒追我,不说要嫁我,不天天烦着我,我想我应该早就去追你了。”

    “为什么?”

    “因为不小心喜欢上了。”

    闻言,任欢睁大眼,“陆子均,你太过分了!”说完,任欢放声大哭,哭得不能自已,想把自己这么年来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陆子均知道自己这么年过分了,“是我太过分了。”

    “你还一直说要跟我离婚。”任欢抽噎地哭着说:“我那么喜欢你,大家都笑我,笑我倒追你,笑我、笑我……”她抽噎得说不下去。

    “谁敢笑你,我去帮你教训他们。”陆子均吁了口气说。

    “大家都笑,连你也笑我。”

    “那我帮你去教那些人。”

    “你呢?”任欢抿唇,张着泪眼汪汪的眼睛看他,“你也笑我。”

    陆子均见她模样可爱,忍不住低头啄了一口,“我没笑过你。”

    “你有。”

    “我那不是笑。”

    “你还凶我。”

    “我那不是凶。”

    “你还赶我。”

    “还有呢?”

    “你还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

    “我没碰她们。”这一点陆子均一定要澄清,“我从没碰那些女人,我承认我在国外是荒唐了,但我结婚后,我没碰你以外的女人,我只有你一个女人。”

    “真的?”

    陆子均点头。

    “陆子均。”

    “嗯?”他单手撑在脑后,听着她数落他的罪状。

    “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

    陆子均本是闭上的眼缓缓张开,嘴角上扬,“很早,比你想象的早。”

    任欢听完,眼眶又红了,与陆子均对望,看得陆子均一阵心软,宠溺地又吻上她,“任欢,我喜欢你,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

    任欢花了十八年追陆子均,一路在他身后,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怕,凶也凶不走,那时的她很傻,傻得眼里只有他,沈青青曾说过,生日愿望会实现,她相信了,所以她以为只要自己一直跟着陆子均,有一天他一定会喜欢上她。

    八岁那年的生日愿望,在十八年后,终于成真。

    “陆子均,我也喜欢你。”

    任欢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陆子均也一天一天变成严夫,管这管那,管得比海还宽、还深。

    沈青青看得不爽,十多年来没对任欢好过,才好那一点时间,就管得那么广,这像什么?

    “欢欢,你不能再吃了。”任欢正在吃着布丁,难得今天陆子均专程送她来沈家找沈青青,两人窝在沈青青房间里吃吃喝喝。

    沈青青见任欢从进到她房间,嘴巴都没停过,茶几上全是任欢吃完的垃圾,又是果皮又是包装袋,沈青青认识任欢这么多年,从不知任欢这么能吃。

    “为什么?”

    任欢将手上的布丁吃完,小心地放在茶几上,眼睛又瞄向一旁的甜甜圈,那是陆子均买的,她很喜欢这家的口味,陆子均索性买一整盒。

    “任欢,不准再吃了。”沈青青见她的手又偷偷摸向那盒甜甜圈,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这很好吃。”

    “好吃也不能吃。”沈青青将甜甜圈移开,“你看看你,都吃胖了。”以前的任欢身形修长、四肢纤细,多好看啊,可是现在呢,“你看看你的肚子。”

    沈青青都觉得她胖到残不忍睹了。

    “真的很胖吗?”任欢看了手臂,再看了腿,“我觉得还好啊。”

    “我是说你的肚子!”沈青青快炸了。

    任欢低头看了肚子,“我觉得还好。”

    “这叫还好?”沈青青快昏了,“你的肚子都胖了一大圈,你看看你的小肮,都胖得凸出来了,你说还好?”

    沈青青用手指正在戳任欢的肚子,突然惊叫一声。

    “青青,怎么了?”

    “你的肚子在动。”

    沈青青一副见到鬼的样子,“你看,还在动。”

    任欢又低头看,“它最近常动,有时还会用踢的。”

    “什么?”沈青青一副快要掉下巴的样子,“你去看医生了没?陆子均呢,有没有带你去看医生,我马上叫他来。”陆子均此时也在沈家,跟沈彻在书房讨论公事。

    “不用了,他知道。”

    “他都不担心吗?”

    “为什么要担心,怀孕肚子本来就会变大,医生说胎动很正常。”第一次胎动时,陆子均也被吓到,但后来他也习以为常了。

    “怀孕?你怀孕了?”沈青青被吓了更大一跳,“任欢,我怎么不知道你怀孕了?”沈青青指着任欢叫着,“你太不够朋友了。”

    任欢愣了一下,“大家看我的肚子都知道我怀孕了,我以为你也知道。”哪个人会平白只胖肚子。

    “我又没生过我哪知道你怀孕了,天啊,几个月了?”

    “六个月了,医生说是女孩。”陆子均知道是女孩后,开心了好些天,他说女孩好,嵩心。

    沈青青听完,默默地将甜甜圈移回去,“你吃,你多吃一点,一人吃两人补,不要饿到孩子了。”

    任欢马上伸手拿了一个,秀气地吃了起来。

    沈青青见她吃得一副满足样,也笑了,“欢欢,你现在幸福吗?”

    任欢点头笑了。

    “陆子均对你好吗?他如果对你不好,你要跟我说,我帮你去教训他。”

    沈青青的话说完,门边就传来陆子均的声音,“教训谁?”

    两人转头看去,陆子均一身衬衫、牛仔裤,挺拔地站在门边,“该回家了。”

    “我们还没聊完。”沈青青抱着任欢不让她走。

    “她该午睡了。”

    沈青青松手,孕妇要多吃多睡多动,陆子均没说错。沈青青转头,只见任欢依旧吃着甜甜圈,没打算起身。

    “等我再吃一个甜甜圈,我们就回家了。”何欢把手上最后一口的甜甜圈啃完,伸手又拿了一个。

    沈青青刚想打掉她的手,真心觉得她吃太多了,陆子均却出声,“不急,你多吃一点,吃完再回家,吃不够回家路上再买。”

    陆子均的话说完,任欢像得到圣旨似的又继续吃了。沈青青坐在一旁,忍不住叹气,陆子均对任欢,会不会太宠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夜共枕最新章节 | 夜夜共枕全文阅读 | 夜夜共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