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妻债 > 第八章

妻债 第八章

作者 : 朱轻
    【第五章】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转眼间,杜承轩的生辰快到了。

    杜夫人吩咐下来,今年的生辰他们自己过,她要陪杜太夫人去山上的寺院里住两日。这还是谢沅沅第一次在夫家操办宴席,虽杜夫人与杜承轩都说了简单过过,可她却不能失礼,若是办得不好,她丢的可不只是自己的脸面。

    于是她从生辰的前几日便开始计划,去了解往年是怎么过的,可下人们的说法不一,让她有些委决不下。

    杜承轩见她一连几日愁眉不展的,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为了你那寿宴的事有些烦恼罢了。”谢沅沅发愁道。

    “寿宴?寿宴有什么大不了的,只管好酒好肉地上,再随便弄些投壶、掷猜的玩意就成,何必为了这样的事大动干戈。过生日嘛,哪年不是过呢?”杜承轩满不在乎。

    谢沅沅看了他一眼,想着从前在茶棚的时候,他那帮子狐朋狗友,想着自个要费心思去招待那帮子人,心里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就问道:“这回你请了哪些朋友来?是第一回你去我茶棚里的时候,和你一块去的那些人吗?”

    杜承轩想了想,说道:“不是。我和他们本来不熟,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衙内,可我与他们不过只是点头之交罢了。我生日那天,来的大多数是我的师兄弟们,我和他们更要好些。”

    谢沅沅明白了,都说看一个人的品质好还是不好,看看他的朋友圈就知道了,因为气味相投嘛。先前她是见杜承轩与那些人混在一块,下意识地就觉得他也是个混帐东西。

    这么说,其实明天来赴宴的那些人,才是他真正的朋友?好好观察一下他的朋友们,也许就能看出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

    到了杜承轩的生日这一天,小丫头捧着件新衣过来了,说是少奶奶让送过来的,请他换上。

    杜承轩不高兴了,平日里谢沅沅拿拿乔也就罢了。他看在……嗯,看在成亲前他确实欺负了她那么些时候的分上,也就算了,反正女人嘛,娶回家是得宠着。

    可今天是他的生日,她就让个小丫头送了件新衣来?难道她不来亲自帮他换吗?

    “你少奶奶呢?”杜承轩的脸色不太好了,恶声恶气地问道。

    “少奶奶在厨房忙得连脚都沾不了地呢。少爷,我看到螃蟹了,好大一只,有这么大,那螃蟹钳子就有这么粗。”小丫头比划道。

    一听到谢沅沅在忙,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的生日在忙乎,杜承轩深呼吸一口气,决定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了,他抬高了手,让小丫头伺候自己更衣。

    换好了新衣裳,杜承轩从镜子里看到这袭天青色的新袍子衬得自己越发英挺俊美的模样,心里美滋滋的。嗯,领口和衣袖的边沿还用同色的丝线绣了如意云纹与青竹,因为丝

    线与布料的颜色相近,所以看起来并不觉得花俏,可只要他一动作,那泛着亮光的绣纹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杜承轩挺直了腰杆,决定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他要让她看看,他穿着她亲手绣的袍子是多么的合身,哼哼,女人啊,真是口是心非。如果她心里没他,如何就能将这袍子裁剪得这样合身,又绣得这样精致呢?

    于是,杜承轩昂首阔步地出了院子,往蔚房那边去。

    谢沅沅正在厨房里指挥厨子们做菜,今天的主菜是肥美、蟹黄多、味鲜的螃蟹,前天才从平江府运过来的,已经放水缸里养了两天,吐干净肚里的泥沙,今天正好上桌。

    她命人把缺胳膊、少腿、个头小的螃蟹挑出来放在一边,把肥美、生猛的大螃蟹用刷子刷干净蟹钳上的泥沙,再用绳子捆了,放蒸笼上大火隔水蒸。

    “蒸的时候记得放姜片和黄酒,蒸出来便不会有腥味。”谢沅沅手把手教厨子们洗蟹、绑蟹、蒸蟹,纤秀的手指一点也不怕被蟹钳夹伤,动作熟练地将蟹腿全捆住,包成了粽子模样,蟹甲大将军们被乖乖盘成一团,只等着变成桌上菜。

    厨娘们纷纷抢应道:“少奶奶,您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们就成啦。您快去歇歇,都忙了一早上了。”

    谢沅沅环视了一番厨房,见所有的准备都差不多了,方转身离开了厨房,往饭厅去。只是,她才走到饭厅门口,便见到杜承轩一脸的怒容,而他的脚边跪着两名粗使婆子,正在互相抽打嘴巴。

    谢沅沅本不想理会,然而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若是待会客人上门时看到杜承轩在训斥下人,始终不太好看,于是迎面走了过去。

    杜承轩抬头瞧见她,一脸怒容顿时烟消云散,他笑着迎过来,道:“娘子你来了。”

    他笑得太灿烂,谢沅沅有点吃不消,推开两步。

    两个粗使婆子听见对话停了手,战战兢兢地回头看着二人。

    杜承轩回头瞪了她们一眼,冷冰冰地道:“继续。”

    两个粗使婆子哭丧着脸,继续互相掌嘴,巴掌拍在脸上啪啪直响。

    “这是怎么了?”谢沅沅不解地望着杜承轩,这两婆子她认得,是院子里守夜的,平日见得也不少,两人做事还算老实,不知道怎么得罪杜承轩了?

    一提到这个杜承轩就非常生气,他本满心欢喜地换好了衣裳,想出来让谢沅沅看看的,谁知道一出来便听到这两个下人悄悄地躲在假山后而嚼舌根,她们偷懒也就罢了,居然还编排谢沅沅。

    杜承轩从来不知道,这些下人对谢沅沅的恶意这么大,她们说的那些话简直教人愤怒,说什么乡野姑娘不要脸,赶着倒贴咱家大少爷,现在好了,被咱家大少爷厌弃了吧。

    这些天啊,少奶奶独自一个人在外屋守着油灯直到深夜,可大少爷却在里屋里睡得打呼噜,少奶奶和大少爷根本就没有同房。这么看来啊,少奶奶和大少爷洞房的时候,没准那元帕都是假的,恐怕她到现在还是处子吧?

    另一个还恶毒地说,说不定是咱家少爷不行,嗯,就是那个啦,你懂的。

    杜承轩当时听到这些,被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洞房夜本是他闹脾气才冷落了况沅的,况沅有什么错?再说了,这些日子况玩在外屋每每守着油灯熬到半夜,可不就是为了给他赶工做新衣裳吗?还有,沅沅是他明媒正娶回来的正妻,什么时候轮到这些下人来议论了?而且他行不行,又关这些长舌妇什么事啊!

    两个乱嚼舌根的婆子正说得热闹,忽然便瞧见杜承轩站在她们身后,脸色阴沉得吓人,当时那两个粗使婆子便吓得差点尿裤子,也不知道被他听到了多少,连忙扑通一声,跪下磕头。

    杜承轩没有多余的话,直接赏了掌嘴二字。两个婆子心知坏了,哪里敢多嘴说什么,乖乖地互相掌起嘴来。

    听到少奶奶开口询问,那两个婆子一时间也忘了自己方才正在编排少奶奶呢,忙不迭地叫着大少爷、少奶奶开恩。

    “没什么,两个贱婢偷懒,打一顿扔出去。”杜承轩不想让这些流言蜚语伤害到她,便抢着开口说道。

    那两个婆子顿时哭了,想求谢沅沅帮忙说情,却被杜承轩一个眼风吓得哆嗦,不敢开口。

    谢沅沅见二人有些可怜,便劝了一句道:“是不是罚得有些重了?”

    杜承轩冷哼道:“没直接打死算好的。”

    谢沅沅不说话了,他是一家之主,自然他说了算。

    “我瞧瞧饭厅布置得怎样了。”谢沅沅转身,进了饭厅。

    “滚。”杜承轩冷冷地丢下一个字,跟了进去,那两个婆子只是哭哭啼啼地出去了。

    今天杜承轩得生辰总共要来十几个客人,谢沅沅想了想,便命人抬了一张圆桌放在花厅正中,桌上堆放着瓜果、鲜花之类的,布置得热闹又好看。然后又按人数布置了十几个小方几,到时候就采用分食制,既雅致又热闹。

    杜承轩不停地打量着花厅,见窗下吊着文雅的吊兰与文竹,墙角堆着各色花卉,多宝架上摆着寿山石和盆景,一切都布置得热闹又带点清雅。

    杜承轩想不到她这么会收拾屋子,而且还那么会画画,又会做衣裳,好像没什么是她不会的,也没什么是她做不好的。

    其实谢沅沅是个好姑娘,他能娶到她,就是捡到宝了。若他早些将心底的话好好与她听,说不定她就原谅自己了,嗯,等今天客人们走了以后,他势必要好好地向她道个歉。

    谢沅沅环顾了四周一眼,自觉布置得还可以,算算时间,客人应该要到了,于是转身看了杜承轩一眼,征询他的意见,道:“去大门口吧?”

    “好。”也不知为什么,杜承轩的声音特别温柔。

    谢沅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庄子门口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妻债最新章节 | 妻债全文阅读 | 妻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