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驸马难追 > 番外: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驸马难追 番外: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作者 : 唐欢
    小茹对楚音若禀报道:“太子妃,崎国太子携良娣安氏入宫,刚刚已去拜见了淑妃娘娘。”

    “知道了。”楚音若微微浅笑,饮一口茶。

    “太子妃……”小茹并没有立刻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言辞犹豫。

    楚音若问:“怎么了?”

    “奴婢方才在淑妃娘娘宫门前看到了崎国太子,着实吓了奴婢一跳。”

    楚音若笑看着她,“你觉得他长得像从前的杜大人?”

    “原来太子妃也知道了……”小茹唇间嗫嚅。

    “杜大人本就是当今崎皇的私生子,拓跋陌是他的兄弟,”楚音若不以为意,“长得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可也太像了吧,而且名字里都有一个陌字……”小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会不会……就是同一个人?”

    “就算是同一个人,也是他们崎国的事,”楚音若淡淡地道:“轮不着咱们来管。”

    “杜大人当年可是从天牢里越狱的……”小茹皱眉,“奴婢担心……”

    楚音若道:“担心什么?你忘了,当年杜大人入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涉嫌杀害了渭王妃,我们要给崎国一个交代。如今崎国已经易主,渭王妃之死也再无人追究,当年那桩案子早就了结了。”

    “奴婢明白了。”小茹当下恍悟,“就算是同一个人,如今杜大人能以崎国太子的身分在我萧都露面,可见当年那桩案子早就不重要了。”

    楚音若笑道:“从前一切都藏着掖着,如今敞亮了,我倒感觉痛快。”

    “想不到安夏那小丫头这么快就当上良娣了……”小茹有些感叹,“还是太子妃有眼光,当初在一众宫女中,一眼就看中她。”

    楚音若意味深长地道:“这丫头挺有趣的。”

    “奴婢如今才明白为什么太子妃偏偏挑了她,”小茹道,“是因为……她长得像夏和公主吧?”提起从前的夏和,她不由黯然神伤。

    楚音若轻笑着,“其实容貌不太像,神态比较像。”

    “这么说来,太子妃当时就知道……崎国太子的真实身分了?”小茹再度恍然大悟。

    楚音若道:“两国交兵这么久,虽然停战了,但有些消息还是要打听的。事关国事,太子从不马虎,本宫知道的自然多些。”

    “如此奴婢也就明白为何崎国太子入宫,不是去拜见皇后娘娘,而是去给淑妃娘娘请安。”小茹明了,“是顾着当年的情分吧?”

    淑妃正是夏和的母亲宋婕妤,自从夏和远嫁自尽之后,萧帝恤她孤苦,特封她为淑妃。

    皇后如今不敢再招惹她,宋淑妃在宫中的地位已可以与皇后比肩。

    “安良娣神似夏和公主,”楚音若道:“淑妃娘娘见了一定很欢喜。”

    现在想来,夏和自尽一事虽然令人神伤,但她以一己之性命倒是换来了许多周全,比如萧国不再因为渭王妃之事而理亏,在战争中夺得了主动权;比如宋婕妤从此摆脱了低微的身分,不再被皇后欺凌,更重要的是铲除了拓跋修云,替杜阡陌报了一箭之仇。

    若无那场战乱,渭王未必能夺位当上崎皇,杜阡陌也做不了崎国太子。

    蝴蝶搧一搧翅膀,也许能刮起飓风,也许不能,然而凡事皆有因果,只要改变了因,就会得到相应的果。

    这一切便是夏和以一已性命,换来的果。

    楚音若问:“今日宫宴之后,还有什么安排?”

    小茹道:“今日七夕,安良娣提出要去护京河看河灯。”

    “河灯?”楚音若再度笑了,“果然是小女孩的心思。”

    小茹又勾起了满满的回忆,“当年奴婢也陪过公主去看过河灯呢。”

    楚音若心想,或许就是因为当年的缘故,才会有这番安排吧……希望他们玩得愉快。

    又回到了萧国,回到了这往昔的记忆之地,夜幕之中,安夏站在护京河的河堤上,看着河灯如明星般璀灿,感慨良久。

    过了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发现杜阡陌正凝视着她,那眼神中似有一丝深意。

    她连忙道:“妾身恍神了,这里的美景令妾身沉醉。”

    “放河灯的确有趣,也勾起了本宫的一些回忆。”杜阡陌笑道:“不如咱们也放一盏吧。”

    “听说,河灯不是自己亲手做的,不灵验呢。”她皱着眉道:“来得匆忙,妾身没有准备。”如今她没有什么愿望要许,能陪伴在他身边,已经实现了她最大的愿望。

    虽然她悄悄盼着有朝一日他能认出她,不过就算一辈子认不出,也没什么关系,做人要知足,方能长乐。

    “本宫倒是有准备。”杜阡陌对随侍示意,随侍立刻奉上了一盏河灯。他道:“你看,这是本宫亲手做的。”

    “太子做的?”安夏大吃一惊,“太子何时做的?妾身都不知晓……”

    “昨夜悄悄做的,”杜阡陌微笑,“就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想不到太子还有这样的手艺……”安夏轻抚着那盏河灯,想到了什么,静静莞尔。

    他的手艺的确进步了许多,遥记上一次放河的情景,当时他做的那盏实在粗陋得很,如今却懂得镶边描花了。

    她细看,那河灯上依然有一行小字——

    愿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当年许过的愿早已实现,若再许一个,其实也还是那个。

    他不变初心,让她欢喜。

    他问道:“这盏河灯,可算漂亮?”

    安夏满意地笑着,“殿下亲手做的,自然漂亮。”

    他忽然换了郑重的神情,瞧着她,“比起从前那盏呢?”

    “啊?”安夏一怔。

    他追问着,“哪一盏比较好看?”

    什么意思?他的这个问题仿佛有所暗示,难道说……不,她不敢相信……

    “夏和……”他轻声道:“原谅我这么迟才认出你。”

    安夏瞪大眼睛,全身僵立,脑中嗡地一声,如同烟花绽开,而后白茫茫的一片。她的泪水在这呆怔中缓缓流淌下来,像是雪融冰化。

    夏和。他在唤她从前的名字,夏和。

    安夏唇间颤抖着,低哑地问着,“殿下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答道:“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似乎渐渐的,就有了答案。”

    是啊,这些日子朝夕相处,肌肤相亲,他总会有一些直觉吧?她向来相信心有灵犀。

    “魂不固定,天地飘移,偶沾一魄,宛如新生。”他重复着昔日圆通法师的话语,“夏和,我终于相信这世上真有移魂。”他从来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可这一次为了她,他终于信了。

    他爱的始终是她的魂,就算她寄居在另一个躯壳里,他也能重新爱上她。这一切与夏和无关,与从前无关,只与她有关。黑马安夏深深欣慰,并非因为他终于认出了夏和,而是不论她的魂在哪里,他都能找到她,这样的心电感应能让他们永不分离。

    “愿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这个愿望终于可以彻彻底底地实现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驸马难追最新章节 | 驸马难追全文阅读 | 驸马难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