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朋朋 > 第二十六章

朋朋 第二十六章

作者 : 艾莉
    【第十章】

    在即将上架的新软件示范简报会议中,室内只有沉稳的声音,解释着核心架构。突然间,桌上的手机猛烈震动并响起尖鋭的警铃声,让所有人的傻眼。

    欧阳舜暂停简报,拾起手机操作着,又看了施有信一眼。

    施有信很快意会,点了一次头,看着欧阳舜拿起手机与一旁的背包离开。

    “不是Concall中吗?”屏幕里的客户,表情震惊地问着,无法理解警铃声打哪来,更不明白主讲人只点个头就离开的状况。

    “插播一个紧急状况,欧阳有事得先离开,请让我接手为您简报。”施有信对着镜头笑起,利落地继续往下说明。

    瞥了眼欧阳舜匆促的背影,而后将注意力回到自己的事业上,就算周日加班也是无怨无悔。

    徐尹宽看着烤肉架上的肉、下方的火以及木炭,傻愣愣地不确定自己按下那颗核弹钮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按下键之后,他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面临有生以来最忙碌的时刻。

    阿舜、阿水伯、燕屏接连着打电话给他,问他是不是还在饭店,朋朋呢朋朋怎么了?

    大伙不仅担心朋朋发生了什么事,也都打算立刻依照讯息通知的地点来饭店跟他会合。

    他的解释,让猫协众人陷入奇异的沉默,特别是阿舜,听到朋朋上了一个男人的车之后,并没有特别说什么,只喔了一声。

    于是乎,回到米咪聚集变成很自然的选项,大伙听他嗫嚅说着那男人是个玩咖,整个米咪瞬间变成诡异的静止状态,幸好猫咪们讨饭一直喵叫着,大家才陆续回神,否则这凝重气氛总让徐尹宽觉得自己做错事。

    “我们来烤肉好了。”突然,阿水伯这么嚷着,视线对准铁力士架上的木炭。

    徐尹宽看着那包木炭,虽然上面没有写名字,但他忆起那是朋朋从他家带来的,还说要烤肉用……

    阿水伯很快回自家店带来腌好的肉片、玉米、青椒和香肠等,阿舜则安安静静地生火,至于骑楼到底能不能烤肉有没有犯法,大家此刻都不大在乎。

    “阿宽……你怎么知道那人是玩咖啊??”喂猫空档,燕屏小声问他。

    徐尹宽悄声解释。

    “那……你要不要问问,那位女士,她或许有那男人的电话?”燕屏又问。

    徐尹宽疑惑着要电话的原因,但想到社会新闻中的恐怖事件,很快找出轻熟女的名片,也成功问出男人的电话。

    他看着燕屏拨打手机数次,而后对他摇摇头,不禁开始担心起来,又联络轻熟女问仔细。女人笑他的行径,针对他的担忧又噗哧一笑,说那人就是顶级玩咖,顶级的意思就是绅士派加上不黏不惹麻烦,如果需要担心什么,顶多担心晕船吧,轻熟女笑说。

    徐尹宽瞬间失语,呆呆看向不远处的阿舜。阿舜看来很平静,一反往常臭脸模样,神色淡然,让人看不透心思。

    理应欢乐的烤肉时光,就在这种奇异的状态下展开。

    男人问她饿不饿,她说还好,于是他提议去海边,她没反对。

    一路上经过几间汽车旅馆,男人彷佛社会观察家似的,讲着近几年汽车旅馆

    的风格、主题以及设备,内容点到为止,但用意十分明显。

    朋朋没有答腔,只是直视前方。

    凉夏夜晚的惬意海边,三三两两的情侣或不是情侣的一对对间隔颇远,彷佛是不成文的默契,避免打扰他人的浪漫与风情,好各自发展绮丽的际遇。

    朋朋看着男人用酒精膏在沙滩上写字,等他划出几个笔顺之后,她才知MK人写的是她的名字,四个月字在沙滩上,随着他点火后燃烧,绚丽而迷人。

    “朋朋,你的英文名字是不是叫April?”

    想起好久好久以前,大学时代的热恋时期,她躺在舜的腿上,他降下吻,而后唇边勾起迷人的笑,这样问着。

    像是取笑、像是好奇、像是发明彼此间私密的暗语。

    “我从来没想过耶,”她哈哈哈哈笑出声。“那我要改名叫做April!”

    舜笑得灿烂。“发音不标准就变成小苹果!”

    她笑起。哈哈哈!舜好讨厌喔!嘴巴很坏很会取笑别人!

    看着沙滩上的字,朋朋想着,舜和辉平都不是浪漫的人,甚至他们两人有很雷同的务实性格,对于所在意的事物也颇为严肃。

    感觉喉间一紧,她咬着唇,发现自己的嘴唇干燥,大概又脱皮了—

    看她不语,男人坐近,与她肩碰肩,打断她的沉思。

    朋朋回神,看着男人,现在才觉得这人应该比她想象中年轻一点,或许也才大她几岁。

    跟辉平一样,大她几岁。

    男人扬起手抚着她鬓角的发丝,指尖滑过她的颧骨、她的脸颊,而后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印上他的唇。

    近近看着男人的眼睛,失焦让她想不起男人与记忆中那张脸的相似之处,口舌交纒间,她窃取到带有烟草味的气息,这是一个属于有烟草味的吻。

    她稍稍退开身躯,脱离出男人的掌控,只盯着对方。

    “没感觉?”男人的视线有点恍惚又有点不解。

    “有。”

    “但是……”

    她沉默片刻。“不想。”

    男人瞇起眼,而后转头直视前方,一、两分钟后,笑起。“所以你也是来测试什么的吗?”

    “……很多人这样吗?”

    “我简直可以获颁约炮界的好人好事代表。”

    “……其实是不想惹麻烦吧。”

    男人笑叹:“肉体不过是基因的载具,当然不想为了这些事情惹麻烦。”朋朋没有反驳。或许,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难关。

    原本预设的浪漫气氛随着沙滩上的字渐渐消逝而变质,正如朋朋疑惑着自己现在究竟在这里做什么一样。

    “我们走吧。”男人的冲动消退后,就会变得很理智。他起身用沙盖好余火,便自行踏开。

    朋朋呆了一阵后才起身,而后慢慢沿着马路走着,不一会儿,男人的房车缓缓跟随她,她停步,他开窗,侧过身对她说着:

    “王朋朋!上车!我不想你发生什么事害我变成嫌疑犯。”

    朋朋微笑,坐定位后跟他致谢。

    男人没说什么,转向大马路后开口:“一起吃点东西吧!我肚子饿了。”抵达一间永和豆浆店,男人随意点了几样,用眼示意后,就自己开动。

    “谢谢。”朋朋礼貌说着。谢意不仅是针对请客,更是对男人今晚的狩猎无功而返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尽避她不需要为此道歉或致谢。

    男人给她一眼,情绪混杂悔不当初或好笑,或者两者皆有。

    “我大概有猜到,你心里有事吧,基于好奇,才放弃另一个女人改约你。”

    “……猜到?”

    男人笑了。“不会天天有人直盯着我盯成那样的。”

    朋朋默默搅拌着烫人的咸豆浆。

    “我长得像谁?前男友?”

    “我死去的丈夫。”朋朋说,之后抬起眼看着对方。心情平稳过后,发现对方已不像辉平,他的像,只是因为她脑海里的想象,基于几个特征链接而起。

    “喔。”男人一愣,随即静默,专心吃着烧饼,不一会儿,又笑了起来。“所以你是不敢再爱的红娘。”

    她没响应,只是喝了口咸豆浆。

    “不敢再爱的红娘经营口碑良好的婚友社……”男人这会笑得更深。“你会不会太虚伪、活得太痛苦了点?”

    男人见朋朋没有应声,很快地吃完烧饼喝光冰豆浆,而后自裤袋捞出自己的手机查看,一边查看简讯一边挑眉。

    “快吃吧!我得赶紧送你回去,”男人说。“再不送你回去,我怕我会被这两个叫做……胡燕屏和徐尹宽的人烦死!”

    朋朋抬头,呆看着他不语,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你的朋友会知道我的电话?”男人满脸好奇。

    朋朋没有回答。

    回程中,朋朋点开手机,看见燕屏的来讯,满是不敢说破的担心,对此,她兴起莫名的不耐。

    下车后,看到骑楼坐着阿水伯、燕屏、阿宽,三人呆呆看着她,以及那男人。

    朋朋咬着唇,先跟男人点头告别后,才看向众人。

    “朋朋喔,来吃烤肉!我们有留烤香肠给你吃!”阿水伯站起身招呼。

    “对啊,还有买可乐!”燕屏也附和。

    朋朋看向阿宽,他心虚低下头,这动作引发她的烦闷与怒意。

    “为什么你们今天要烤肉?”朋朋问着。

    “啊就今天想吃烤肉啊!”阿水伯回答,笑咪咪的脸上充满草根性。“今天明明就是周日,燕屏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吗?现在都几点了!阿水伯你不是一直都说老人家要早睡?”朋朋声音微扬,抖着音说着。

    “你们为什么都不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呢!你们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啊我那边有多的肉啊,想说不吃会坏掉。”阿水伯解释。“阿水伯!你以为我不知道是爸爸叫你来看顾我的吗!”朋朋打断他的话。“你以前明明就没有喜欢小动物,也根本就只爱赚钱不是吗?连买个灯泡都要杀价的!你很害怕我会怎么样对不对?常常跟爸爸报告,对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朋朋最新章节 | 朋朋全文阅读 | 朋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