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朋朋 > 第二十三章

朋朋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艾莉
    【第九章】

    朋朋才要出门,先是接到两张照片档案,跟着是小阿姨舒佳丽的来电,她只好放下钥匙,踏回室内,坐在卷圈睡觉的野板旁,一手摸猫一边接电话。

    “朋朋,刚刚有看到吗?那两件衣服?”

    “嗯。”一件V领低胸、一件圆领抓皱公主袖,大概是从哪个女性杂志翻拍下来的上衣样式吧。

    “一件性感另一件感性,你觉得哪件好?”

    “小阿姨你打来问我造型意见的原因是?”

    “你那个朋友欧阳啊,他会喜欢哪一种?”

    “他……”都不喜欢吧。朋朋眉皱着。“我不知道啦,而且他不是会员。”

    “但是他单身、没女友,对吧?你帮我约一下啦,先当个朋友了解一下,还是你觉得我多去米咪走动,这样比较自然?”

    朋朋没有回应。

    “对了,你们不是偶尔会办认养会什么的吗?下次我可以帮忙。”

    “……嗯。”

    “好啦,我先去开会,晚点聊,掰!”

    朋朋挂电话,叹口气,起身出门,一样的周四行程,但今天雨大,她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才抵达。

    一进水煎包店,将雨衣挂在门边挂钩上。对于她的抵达,老人家们仍各自忙碌,一如两年来。她感觉店内稍微宽敞了些,原本一些堆栈许久的杂物诸如旧柜子、不用的锅具、各类赠品诸如手电筒雨伞保温杯等已消失。

    她照例将网购送达的日用品分门别类放好,检查家中各类水电状况,之后正准备帮忙包水煎包,老太太摇摇头,开口说着:“我们收好辉平的东西了,你进去看看,有哪些你要的。”

    朋朋一愣,点点头,缓缓走进屋内最里边的小房间,打开灯,一间约两坪多的小室在她眼前展开。

    婚前她进来过几次,房间只有单人床、书桌、书柜、实木衣橱,就这样。辉平需要用到的物品也早在新婚时就带走了。

    这间房间,个人色彩很淡——事实上,辉平身上几乎没有沾染物质色彩,从不着迷于什么、从不收集什么,让人无法对他贴标签,也不让自己受役于物。

    她坐在床沿,呼吸带着些微霉味的空气,原本受限于格局就已经昏暗,雨天一来更增添那潮湿气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房间还颇舒适,其实是神奇的。

    床边一角放着两个纸箱,一个放衣服,一个放书籍,这些都没有要留吧。书桌上放一个大铁盒,大概是过年礼盒来着,她打开铁盒查看,里面留存着历年成绩单、奖状与照片。

    认真负责、敦厚知礼。

    看着导师评语栏那八个字,突然胸腔一紧,泪开始一滴滴滑下。

    在老人家心中,辉平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吧。什么都可以不保留,唯独这些能定义生命历程的象征不能消失,所以将随老人家南下定居一起打包带走。

    她抹去泪水,缓着气息,慢慢翻看那些照片,大多是孩提时代到青少年时期的辉平。有些人拍照时笑起来很僵,所以照相时都不笑,辉平或许也是这样的。她静静翻阅着,直到其中一张,辉平与一只黑狗的照片,让她停住视线。

    笑得很灿烂的辉平。

    黑狗在舔他的脸,让他露齿开怀而笑,笑得很灿烂,卧蚕上那颗痣也很清楚的辉平。

    她傻了一阵,微微笑起,而后拿出手机,小心地调整角度翻拍照片。

    将东西放好归位、关好灯、合上门,走到前厅,中饭已煮好,老人家等着她开动,于是她坐在那大碗饭的专属位子开始吃饭,并自匙麻婆豆腐拌着吃。

    听着车水马龙,安静用餐,她视线不由自主巡着四周;老人家准备的进度比她想象中的快,该清的东西陆续清了,除了营业用品,几乎不留多余器具。

    她抬眼看着两位老人家吃东西的样子,都六十多岁了,但身子骨很硬朗,也有种坚韧的气质……

    “朋朋,”老太太开口。“之后日用品不用再买了,这些用完我们差不多也要搬了。”

    朋朋点点头,眉头微微蹙起。突然觉得,老人家这两年来使唤她采买使唤得那么自然,彷佛是要她出席打卡似的,有点类似多年前辉平使唤她,把她当奴仆和助理一样,看似奴役得理所当然,实则或许是——

    “您好!”门外传来极度客气的声音。

    两年来,这人坦然接受应负的法律责任,但彷佛心灵上从未舒坦过,所以每季一、两次来访,每次都带上水果礼盒,但从未被这里的任何一人理睬——

    朋朋啪地一声放下碗筷,立起身看向来人。

    搬了凳子请对方坐,自己也面对来客坐下,开口:“请说。”

    对方深深向朋朋鞠躬,也向两位老人家致意。“对不起……也谢谢你,这一次愿意听我道歉。我知道我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弥补你们的失去,但我还是希望能好好地再次赔罪。对不起。”

    “就算我们不想听,但一样的话你讲过很多次了。你真正想获得的,是听到我们说原谅吧?”

    对方低下头。

    “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与原谅。”

    “……”

    “但这是属于我的课题,并不是你的。”

    对方不解地抬起头。

    “这个事故,对你和我的意义不会一样的,所以我的原谅只对你有意义,但对我并没有。就如同你的愧疚与歉意,只有你自己得承受,与我毫不相干。”对方眼眶泛红地看着朋朋。

    “所以,请你自己去定义这个事故对你人生会有的影响,然后去过你的人生,往后要怎么填写你的人生,你自己决定。”

    来客无法言语,只是看着朋朋。

    “请回吧。”朋朋开口。

    来客离去,朋朋看着永不停歇的喧嚣车龙,颤抖的下唇慢慢地舒缓后,才转头看向后头的两位老人家。

    刚才好一阵子,除了她与来客的言语,后头的这桌,一直只有扒饭、喝汤的碗筷汤匙碰撞声。

    “来把饭吃完吧。”徐老先生说。

    阿丑健检后的回程路上,大雨落下。欧阳舜瞥了眼腕表,想到今天是周四,原本面无表情的脸闪过一丝犹豫,本想趁红灯按下快捷键拨号,但绿灯亮起,他放弃。反正这两年来的雨天够多了,问的次数也够多了,某人的回答都是她骑车就好,与猫协无关的接送她都刻意避免。

    一起帮阿宽找那个诈骗女是例外的开始,难得车上没有猫。

    上次去追爱联谊场子,她本坚持自行前往,但他表示会载阿宽,她是顺便,又说在车上可以先讨论对策,她看了阿宽一眼,才笑起,点点头。

    有种可悲的感觉,他居然需要利用阿宽。

    两年来很难正常互动,有时看她纠结闪避,他也只能跟着僵持。

    他想起朋朋瞪大眼笑起的模样,居然得靠阿宽才能这样让她笑起——

    手机铃响,他按下免持,喂了一声应答。

    “阿舜,你会进公司吧?”施有信的声音传来。“有个客人我想转给你。”

    “等一下就到。我也要准备简报,得跟小组讨论一下。”

    喵。

    阿丑间歇喵着,欧阳舜告诉他要回家了。比起去程的歇斯底里,阿丑彷佛听得懂“回家”的意思,回程偶尔安抚一下,就镇定淡然许多。

    “租这种进口车给你,结果都是用来载猫,”电话另一端传来低笑声。“明年开始,可以租国产车就好吗?还是得利卡?”“那就另请高明。”

    施有信笑出声。“算了,当初挖角你帮忙,被你狮子大开口,我重伤到现在还没复原,比起来,租车只是皮肉伤而已。”

    欧阳舜没应声。他很少回应无意义的抱怨与碎念,更何况狮子大开口那部分不是事实。

    “对了,跟你说一声,这周六我没有要去打球,小陆那一挂有个派对,说是会请一些小模、宅男女神,我要去见识见识。”

    欧阳舜看着外面的天空,雨大概会持续到周末吧,习惯性的周六河滨打球于不成队,有时他就自己去打击练习场,没差。

    “你没进一步问派对细节,我就当你一样没兴趣,对吧?”

    “嗯。”

    “算了,反正这种地方总是不欠男人只缺女人,跟婚友社和联谊一样。”欧阳舜谨慎变换车道打方向灯准备右转。

    “阿舜,”施有信顿了一下,彷佛叹息。“朋朋还没走出来吗?”

    欧阳舜只瞥了手机一眼,打算伸指结束通话。

    “不累吗?”好友这样问着。

    放慢速度转入巷口,他回了句:“我要进停车场了。”便挂断电话。

    停好车,他无视阿丑叫着,静静坐了一阵。

    身体的疲倦可以被察觉,心灵疲累的状态却难以量化,不是当事人,感同身受程度有限,但这两年来,欧阳舜发现,陪着一起经历、一起纠结,那心头缠绕的郁闷集成化不开的结,或许已接近临界。

    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她。

    但比起累,欧阳舜更害怕的是,这次若她求援,他不是被需要的那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朋朋最新章节 | 朋朋全文阅读 | 朋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