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朋朋 > 第十六章

朋朋 第十六章

作者 : 艾莉
    一早由欧阳舜骑着单车送到动保社的王朋朋,在奶完野板之后,跟徐辉平告别,而后慢慢踏出社团准备去上课。

    手上拎着舜买好的早餐,心情却有些低落。

    舜打算用脚踏车载她上下课,但她的行程还要跑动保社,才开了口,还没提到次数,就感觉舜的表情不甚自在,那是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让她失措地止住了话语。

    出门前,看到那送来三天仍在原处的箱子,她忍不住问着:“舜……你不想用空气清净机吗?”

    “我没有需要,你退回去,不要花这个钱。”舜的视线专注在钥匙孔,彷佛不锁好就会遭小偷似的。

    “喔。”她想说什么,但也知道不应该说什么。

    舜将野板送到动保社后,就再也没问过野板了,昨天她不小心讲到猫,舜也不大想听的样子,不接口或未回应。

    舜,很讨厌猫吧。野板不在之后,舜打喷嚏的次数也减少了……

    “要我载你吗?”似乎有人问着,打断她的恍神。

    比她晚离开的徐辉平骑着单车后来居上,在她前方煞车,回头问。

    “不用啦!谢谢。”朋朋摇着头,努力让自己的步伐显得更轻快。

    徐辉平也没坚持,径自骑开,眼见就要转弯消失,又掉转龙头折返回来,停在朋朋旁边;这让朋朋愣住,不自觉后仰身子,傻住。

    “你中午和晚上各来一次就好,甚至只来晚上那次也可以,不需要这么勉强,野板会没事的。”彷佛看穿她的念头,又补了句:“别担心,会给你加倍工作份量。”

    她纠结着到底该怎么响应,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谢他,而这样的谢突显了

    她做事不经大脑、收养野板的不负责任,让眼前这人一直被迫帮她擦屁|股。

    还是只能一个谢字正要开口,徐辉平却转身离开又骑远了。

    午前四堂课,有燕屏帮她占位子又载她到另一间教室,轻松完成转移阵地的挑战。中午,坐在后座的朋朋将头抵在燕屏背上,燕屏载人的技术奇差无比,重心不稳摇摇晃晃,让她不禁微笑。

    “燕屏,谢谢你。欠你的按摩次数又加一了啦!”

    “不用啦,现在是下坡。上坡再加一就好!”

    “上坡你可以减肥,要给我减一啦!”

    燕屏笑出声。“反正都已经累积超过一百次了,我都没在算了。”

    抵达动保社后,胡燕屏也好奇进入,只见里面数个成员讨论行程彷佛要去收容所之类的,其中包括徐辉平。众人看到她们两个,也只是随便招呼,朋朋接着开始奶猫,自动自发将工作份量乘以二,嘴上应和野板的喵叫,手边仍喂食新来的虎斑猫,才轮到野板。

    胡燕屏兴味盎然地看着,连续发出几声赞赏,显然被小猫萌样煞到,很快加人小帮手行列。“朋朋!”

    朋朋正专心替野板擦**,听到熟悉又喜爱的叫唤很快抬头,看到舜站在门口,不禁笑起;又见他打了个喷嚏,也难怪只站在门口就止住步伐,这个地方彷

    佛设了结界,他无缘踏人,也无意踏人。

    朋朋放下野板迎上前,原来舜是送小笼包来给她当午餐;她没有干净的手可以接过,为此,欧阳舜皱眉,顿了几秒,才先放在桌面。

    “我会去接你下课。”欧阳舜说完,对燕屏点个头,转身之际视线瞥过一旁的徐辉平,目光聚焦在对方脸上,似乎在候着对方什么,但徐辉平只是回过身,继续与他人讨论。

    彷佛从那天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野板暂居动保社的那两周,她天天到访,对这里其他暂居的猫狗有了特殊的感情,感觉自己得做些什么才行。

    一开始是发现比起奶一只猫,奶两只根本不是顺便,而是加倍的消耗时间;对徐辉平的协助,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于是除了奶双幼猫,还会帮忙打扫。

    徐辉平看她熟悉事务后,也把她当社员看待,留了手机号码紧急联络用,还随便她自选空档支持。

    就这样,她成了动保社的一员。

    那几乎是地狱洗礼的两周,行动不便加上行程紧凑,但这些都还好,主要是她开始有压力。

    有时,奶猫时程拖晚了她会怕舜不开心,她知道待命那种讨厌的感觉——

    “舜……等很久了吗?”坐在脚踏车后座,她靠着他的背,问着。

    他迟迟没有回答让她紧张,等到的却是答非所问。“我们来去吃卤味吧。”

    “舜还没吃晚餐吗?”

    “嗯。”

    那是朋朋第一次明白,原来喜欢一个人也会有压力,让人得取舍喜欢的事和喜欢的人。

    朋朋也发现,和她一起吃饭时的舜,会瞬间盯着她衣服上的某个地方,而后捏起一根细细的猫毛,有时彷佛才靠近她,就被她身上的猫味给吓退后仰,更别提有时他会瞪视她身上的脏污,眉头紧皱却又沉默以对。

    甚至——

    才捧着她的脸,柔情蜜意地要亲她,却在下一秒疑惑地顿住,而后缠起她的发丝检查着。

    “我还想说为什么你身上有肉味。”

    听不出舜的语气,甚至脸上也不带情绪,看着他捏起什么,送到她眼前,她一愣,才哈哈笑着。

    “我喂野板吃肉罐,他一边吃一边喷到我身上了啦,根本掉饭粒。”连忙拉起其它发丝检查着。

    听到舜用气音笑出一声,她抬头,意外发现那是不耐的嘲讽……

    不知怎地,那种距离感让她有些害怕.

    而自从搬回家之后,来回通勤、门禁,加上野板驱虫、作息训练让她挂心烦心,原本戏剧社还是串门子咖一角,再加上动保社,她时段几乎快要满档。

    所以这一天,朋朋赶到球场时,已经晚了一个小时。她发现战况并不胶着,根本遥遥领先对手,欧阳舜正在二垒,等着队友送回来。

    比约定的时间还晚,远远地看不到舜的表情,只见他似乎抬头望了一下。她也注意到球场上一垒侧边的女生,知道是舜的直属学妹,原本球队经理离队,那学妹就递补就任。

    “你错过阿舜的全垒打和二安,不过他现在看到你,应该恨不得有人把他打回来。”施有信隔着网打招呼。“是说……朋朋,你最近也太少出现了吧?”

    “嗯……最近比较……忙了一点。”

    “忙归忙,还是要来,这里可需要你了。”施有信似乎意有所指。

    终于有人把舜从二垒送回来了,舜回到本垒之后,走向她,示意她靠近,而后隔着网子,在她唇上琢了一记。

    “有信说你打全垒打!有没有人拍影片?”

    “我学妹应该有拍吧。”

    总觉得舜的话里有股嘲弄,于是她只能“喔”了一声。“你晚来又是因为猫吧。”

    不知怎地,听着舜用肯定句型,让她把前因后果吞回肚子里。看着舜走回休

    息区拿手套上场守备,朋朋心情沉甸甸,只无意识地拨弄着唇。

    感觉有人盯着她,她回视,是舜的学妹。她知道,对方超级喜欢舜,所以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很不友善。

    那不友善持续到球赛结束,舜拉着她离开球场时,她仍有芒剌在背的感受。赢球似乎也没让舜开心,他拉着她吃晚饭,只随意讲着战况,然后问她要不要看电影,在这个周六晚上。

    “啊……可是……”她顿了一下,犹豫着。“要回去喂野板?”

    朋朋看着舜冷淡的神色,马上扬起笑。“我叫爸爸帮我喂一下,舜想看什么电影啊?”一边准备打电话。

    “不看了。你回去喂猫吧。”欧阳舜收好环保筷,起身付账。

    朋朋放下筷子留下吃不完的饭,连忙起身赶上前,勾住他手臂。

    踏出店门不久,舜停步,看着朋朋的唇,盯了好一会儿,打算开口又忍住;但最终还是挂上一抹笑容,她最喜爱的四拍子欧阳舜的笑容。“回我那?”

    她迟疑不到两秒,便轻轻点头。

    他拉着她,脚步有些轻快,她照理不应跟得困难,脚伤早好了,两人身高与步伐也没夸张的差距。只是她心里沉重加上一缕挂念,想着野板黏人,爸妈若早

    睡没人陪总是爱乱叫……

    进门后,很快被舜抱紧,他顺着她的颈项洒下点点细吻,再回到她脸上,视线锁住她的眼。她回神,看着那热切又带有审视的目光,兴起一丝愧疚,很快回应他的热切,覆上唇,心无杂念地扑向他……

    之后,她缓着气息靠在他身上听着他的心跳,无意识想要查看时间,在她摆头看向舜的闹钟之后,回眸发现舜捕捉她视线的路径,脸上明明没有表情,让人难以窥探他的情绪,却让她感到低压袭来。

    “我载你回家吧。”他的语调也一样高深莫测。

    朋朋挤出笑容,再也想不出什么话语。相恋以来,舜的臭脸她已学会分门别类,现在这种版本,频率渐增,让她退却害怕感觉动辄得咎。

    四十分钟的车程,车内充斥让人窒息的沉默,舜不想理人的冷战,会使人怀念他嘲讽人的傲慢。

    抵达家门,他没任何表示,她下车,在降下的车窗前探着。

    “舜,晚安。”他沉默片刻,开口:“对你而言,猫比较重要。”

    她没来得及回应,他启动离开,留她咬着干燥脱皮的唇,在家门前发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朋朋最新章节 | 朋朋全文阅读 | 朋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