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朋朋 > 第十章

朋朋 第十章

作者 : 艾莉
    “我一开始先到贸易公司学习,把流程与专业技巧搞懂之后,就接手自己家的事业。原本只能接一些射出成型的转包,现在已可以针对国外买主的需求,开一些新的设计案,像扣具之类的,生意算是很上轨道,我去年买了房子……”

    王朋朋微笑听着对座男人的介绍,思绪不由自主飘向另外一桌,欧阳舜讲了什么,他对面的女性马上噗哧笑了出来,衬得那原本就亮丽的脸蛋更加耀眼。

    不管在哪一桌都是这样,感觉女人都很买他的帐。

    她猜想,他是不是在讲着羡慕对方眼睛好大的话,或是请对方猜哪个女歌手自介时都结巴,又可能只是纯粹展示他写的热门APP,应该就足以引来对方的好奇与赞赏。

    只见他表情颇平静地描述着什么,女生突然笑起,扬起右手想要碰触他的左肩,他见到来势,微微后倾,避开那可能的接触。“王小姐,你平常都喜欢做什么呢?”

    自己这桌的男士唤回她的注意力,朋朋看向对方,正式的西装与严肃的面容,

    如果是她的会员,她会建议他少讲一些产业的专有名词或工作内容,服装也不需要如此过度重视,脸部线条更可以适时放松一下……

    “我平常若有时间,大概会看棒球吧。”朋朋响应对方问题。

    “棒球啊,我以前也看,后来就不看了,打假的。”

    感觉喉间一紧,但她只是笑笑。身处其中,才知道有些会员所谓的话不投机三句都嫌多的心情,自己平时的开场白与给会员的鼓励实在也太理想化,还放开心胸接纳他人呢。

    “你呢?有时间的话,会做些什么事?”基于礼貌与研究,朋朋回问。“我会看一些财经相关的信息,随时注意产业动态,有时候汇差影响利润太大了,总体经济环境也会影响整个供应炼……”

    朋朋睁着大眼挂着笑容看着对方,而后又无意识地分心它望,不远处那一桌的徐尹宽貌似面临很大的挫折,彷佛话题贫乏手足无措,同桌女性则正在玩着自己的手,看来感觉无聊。

    欧阳舜那桌则持续热络,好像他随便开口说什么,女生都会开心地响应——才这样想着,对上欧阳舜猛然扫过来的一瞥,朋朋很快收回视线,继续礼貌点头、微笑应和同桌男士,听着对方讲着页岩油,朋朋不禁满脑子问号。页岩油这词好像听过,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跟石油有关吧,如果询问对方,又很怕听到一长串艰涩又无趣的名词解释。

    终于,对方告一段落,又状似不经意提起:“对了,王小姐府上有哪些人呢?我的话,我父母都搬到花莲养老了,那里空气新鲜步调闲适,我自己一个人住,结婚后也会是这样,小家庭……”

    朋朋暗自发誓,一定要提醒她的会员,不要积极过头,不要第一次互动就泄漏这样直白的讯息,但她转念又想,或许这样的直白,就是很多女性要的——

    “你常遇到问你是不是要跟公婆住的女性吗?”

    对方愣住,瞪眼看着朋朋。“我想说女人都会介意这部分。”

    “嗯。不过可以等对方问或暗示的时候再说啊,免得让人觉得你心急。”

    “是这样吗?”

    “而且,一开始要让对方感到投缘,营造共同的兴趣与话题很重要。”

    “我以为女人都喜欢上进有经济能力的男人……”

    “是啊,上进有经济能力,但就要相处一辈子来说,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喜欢什么、个性如何。毕竟要生活在一起、抱在一起、睡在一起啊。”

    对方这会开始用新奇的眼光看着朋朋。“那王小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喜欢……”朋朋不禁语塞。

    她喜欢什么样的人?喜欢和爱和婚姻和人生……喜欢的、爱的,跟走人婚姻的对象一定是同一个吗?

    身为婚友社老板,主业是为人谋求婚姻与幸福,她曾想过这些问题吗?但想

    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算得过天意吗?

    这两年,只凭着过往累积的经验与标准流程在做这些工作……为人谋求婚姻与幸福……

    她可以感应到那桌投射而来的目光,她强迫自己视线不要转移,她害怕得无法迎视,于是她将双眼对准问话的男人。这男人彷佛在求偶市场上充满疑惑与挫折,正如她看过的许多会员一样,对女人所冀求、所盼望的事物**


    或许她自己也是**


    “我想,大多数女人的爱与婚姻,都奠基在安全感,对吧?”男人彷佛自问自答。

    “我想或许是的。”朋朋回复。

    “那我要好好加油,让女人看到我所能付出的与努力的。”

    朋朋看着男人,瞬间觉得这严肃男人的积极奋发向上,有种坚韧特质。

    “我想修正我刚才说的事情,我认为你并不需要特别改变自己。”

    “你是指哪一部分?”

    “绝大部分。你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喜欢这样的你。一个就好。”

    在爱情与婚姻的市场,只要有一个人喜欢你就已足够。所以一定可以有一个人,会喜欢这男人的直白。

    男人想说什么,来不及开口,换桌提示铃已响起,于是带着充满谢意的微笑换桌。

    下一位男士很轻松自在地坐下,就这样看着朋朋,似乎不打算说话。

    这两年来,他俩不曾有如此的机会,闲暇对坐互视,无猫事来干扰,无杂事可借口,就这样纯粹地正视对方,彷佛被推上擂台,彷佛必须直球对决。

    “我以为你也会逗我笑呢。”再冷场下去会被主持人关切,于是朋朋开口。

    “嘴巴很酸,要休息一下,自介讲三次之后,我就开始很想溜了。”欧阳舜回答她。

    明明可以笑脸勾人,来到她这桌,那刻意尽退,现在说不上臭脸,但也没打算吸引她似的。

    “不会啊,我看你在每一桌都很尽兴愉快。”

    欧阳舜喝了一口矿泉水。“你跟刚刚那位西装男也聊得很热络啊!”

    “交换一些求偶市场的意见与想法而已。”

    “结果呢?有益于改善玉缘的经营现况吗?感觉西装男对经济与理财很有看法。”

    “如果射出成型、页岩油和扣具这三个东西我知道是什么的话,搞不好很有帮助。”朋朋坦言。

    欧阳舜嘴角上扬,不知是笑西装男不懂联谊技巧还是朋朋的知识贫乏。“那个第一号男生自从跟你同桌后,就经常一直偷看你。”

    “喔,那个,他养狗的。认养了三只流浪狗。”

    “猫狗不合啦。”

    “唉。”

    “还有第六号也偶尔一直瞄你这桌。”

    “哪一个?”

    “裤头穿得高高的那个。”

    仔细想了一会,不禁微笑。“你不讲我还没发现他的裤头穿那么高。”

    欧阳舜放下水瓶,专心看着她,似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只是笑了笑。

    “等会中场休息时,应该要给阿宽打气一下。”看到主持人用目光巡场,她再度打破静默,避免主持人的好意干涉。

    “短时间没办法让宅男变成情圣。”欧阳舜睨向徐尹宽方位,没辙似的。想起欧阳舜教的那些技巧,朋朋笑了起来。“我妈说,教一个人减肥,他瘦下来会爱死你;教一个人爱自己,他这一辈子面对任何事物都会勇敢无比。”欧阳舜沉默,凝视她好一阵子。“你母亲很有智慧。”

    朋朋听他这么说,脸上出现一闪而逝的顽皮笑意,又很快恢复原有的成熟姿态。

    “我妈经营婚友社多年,看到许多人总认为自己是待价而沽的瑕疵品而裹足不前,于是有感而发。”

    “可以理解。”

    “这大概是第九十九版吧。她很喜欢想厉害的句子当开场白。”

    “有机会我想见见她。”

    朋朋低下头,只是浅笑,想起什么似的,那笑意加深随即又参杂些许苦涩。

    “总有机会的。”朋朋还是应了一句,抬眼对上他的视线,发现对方丝毫不是客套与应酬,目光也不允许她闪躲。

    她别过视线看向其它地方,比方说转角的那台饮料机,还有更远处迎宾区的那盆花。

    爱与不爱,想不想爱,能不能爱,这问题太过复杂。尽避她偏爱直球,最看不起纠纠结结、不干不脆的种种……

    转回眸,看着欧阳舜只理解地微微一笑便起身换桌,她想起,舜……明明本来也只爱直球的,好久好久以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朋朋最新章节 | 朋朋全文阅读 | 朋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