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我是要成为boss的存在 > 第四十章 篡位的将军庶子

我是要成为boss的存在 第四十章 篡位的将军庶子

作者 : 快叫女王大人
    中秋宫宴之上,江影希并没有出太大的风头,不知是否因徐开泽的关系,毕竟皇帝原本就日理万机么,只在宫宴快结束时,似才想起了这个人,召他上前觐见,赞了句风流少年郎,便让他退下了。

    宫宴结束,皇帝单独召见了江影希,江影希三呼万岁跪拜之后,他只冷眼打量,并不叫起,良久,才问:“你便是江世林的庶子?”

    江影希恭敬道:“禀万岁,草民不知,草民幼年丧母,并未曾得见父亲,也无人告知草民的父亲是何人。”

    “哼!”皇帝冷哼一声:“朕听闻你幼年可都是在将军府过的罢。”

    “是,但将军府便是仆人的孩子也不少,在将军府除了姨娘,自来便无人同草民说过话,草民不敢妄断。”

    “你可知欺君乃何罪?”皇帝加重语气。

    江影希似被吓到:“草民,草民知罪!”

    “那你还敢说,你在将军府生活有数十年,除却你那姨娘,竟无人同你说过话?”

    “是,草民知错,想来在年幼之时,草民的生母应当也同草民说过话,只是当时草民尚且年幼,已经都不记得了。”

    皇帝略一皱眉:“自如此,你在将军府是如何生活的?”

    江影希面上羞赧,踌躇一番才道:“草民白日里便缩居在花园假山的石缝之中,夜里出去找些吃的,若是夏秋,也在花园里摘些果子果腹,冬寒之时,只能,只能……”

    见他“只能”了许久,也没个答案,皇帝没了耐心:“只能如何?”

    “只能……只能同府中门房的旺财口里抢些吃食……”

    皇帝冷笑一声:“你这是在同朕告状道江将军与他的夫人苛待与你?”

    “自然不是,夫人心地善良,冬日里天寒地冻,草民有好几回都抗不过去,是夫人派人来喂草民吃了药,夫人对草民恩同再造,草民在心中感激不尽。”

    “你倒是个知恩图报的,起来吧,福得全,今有徐老弟子江如玉,为人谦和恭良,朕心甚慰,赏金百两,罗浮锦纱两匹,跪安罢。”

    江影希谢了恩,恭敬的推了出去,皇帝才一招手:“去,给我查查这个江影希。”

    皇帝发话,那速度自然是快的,第二日一早,便有人递上了一只折子,上头细细囊括了江影希生平,与江影希所说基本无二,皇帝皱着眉翻看几页,才又问道:“将军府那事,与这江影希当真无关?”

    “禀皇上,那几日江影希都与徐老并几个同窗在一起,每日无论是白日还是夜里,都不曾一人待过。”

    “这么说话,当真是与他无关了,看来他是个有后福的,那楚氏想来也是因为心肠歹毒才有此报应。”

    中秋宴过后,边关传来捷报,阿葛尔哈部落退出北疆,战事暂且告一段落,打仗是个太费人力财力的活,阿葛尔哈部落毕竟不比大周地广人众,久攻不下,加之今年风调雨顺,饭能吃饱了,又打了这么久的仗,不管人马,俱都乏了,合该歇歇腿的。

    皇帝自然下旨召他回京。

    这皇帝其实也难做,你想想,人出门打一趟仗,家里都死绝了,为了边关稳定,先前皇帝还不敢告诉他,这,待他回来,要如何开口?

    且不论皇帝这心思十八转的,江世林总还是回来了,饶是他征战沙场多年,见惯了生死离别,但刀扎在旁人身上到底与扎在自个身上不同,四十多岁的人,也忍不住当殿抹了一把泪,但是能怎样呢,这事能怨谁?

    怨皇帝?他没那个胆。怨楚氏没照料好这几个孩子?可瞧到楚氏如今这形容枯槁的模样,结发夫妻这么多年,他如何能忍心开口?真是飞来横祸,大抵是天意如此,想来,是他造多了杀孽,才该有此一劫,可怜这位称霸沙场多年的大将军,最后也免不得信起了命。

    仗打了四五年,要按他以前的成绩来说,那只能是无功无过,但皇帝还是重重的褒奖了他,之后,御书房召见,将他还有一个孩子,并且目前还挺出色的情况告诉了他。

    有什么比一个人得知自家人死绝了,心若死灰之时,再告诉他,其实还有一个没死绝,来得安慰人?

    江世林那犹如死灰的心,噗嗤一声又燃了起来,激动得手都在抖。

    皇帝将那份调查报告给他看了,他自个也想起来,似乎当年与那位婢女春风一度过后,是曾听说她生了个儿子,只是当年他与楚氏感情甚笃,总是感觉愧对于她,连带对那个孩子也带上了几分埋怨,一直便当没有这回事。

    现今才发现,他对这个孩子竟然亏欠良多,那是他的儿子啊,这些年,竟是这般过里的,若非林氏心善,想来,他便连这一个儿子也没了,一时间,又忍不住老泪纵横了一把。

    皇帝也不好说他什么,总归天下无不是之父母,那是人家的孩子,人家爱打爱骂,爱杀爱剐呢,这是大臣后院事,他也懒得伸手。

    江世林回了府上洗漱过后又去看了楚氏,楚氏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江世林握着她的手,将江影希的事情徐徐道来,末了又抚了抚她的发,道:“别难过了,总归上天还是给我们留了一个孩儿,等我接他回来,便将他记在你的名下,代替那三个没福分的孝敬你。”

    也就他还在癔想着父慈子孝。楚氏紧紧抓着他的手,指甲深陷进肉里,面色狰狞,流着泪咒骂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孩儿死了,那个贱人的孩子竟然还敢活着,去死,去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他,为什么他不死,为什么,苍天无眼啊!”

    楚氏几欲癫狂,江世林将她抱紧,安抚道:“别这样,兰儿,今后他便是你的孩子,若你着实不喜欢他,那为夫再纳几门妾氏,生了孩子便抱来你膝下养着,打小养起,总是亲近的。”

    楚氏猛的一把推开他:“别做梦了,那是你的孩子,可不是我的,你说这些话,不外乎是想叫我记他在名下做嫡子,在外有个好名声,你做梦,我死都不会叫那个贱种占了睿儿的位置的,打那个野种生下来,我就想叫他去死,可我发现,生有时比死更折磨人,我恨了他这么多年,我恨极了,你滚,滚去找你的贱种,我不想再看到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是要成为boss的存在最新章节 | 我是要成为boss的存在全文阅读 | 我是要成为boss的存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