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秘辛

重兰毓秀 第三百三十八章 秘辛

作者 : 酌颜
    “老爷,太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一回了蘅芜苑,兰三太太满腹的忧心便再也关不住,连忙促声问道。

    兰三老爷的神色也不太好看,皱了一双眉,头一回觉得站得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太扎眼,毕竟他们头顶上还有皇族,生杀予夺,都得受着,还要谢恩。“今日宴上,太后还特意问起了我们家阿卿。”

    这一句,简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兰三太太登时觉得双膝一软,屋内伺候的早在进屋之时,便被兰三太太尽数支开了,如今林妈妈亲自守在了帘外,屋内只有兰三老爷夫妇俩。

    如今见兰三太太这般,唬得兰三老爷变了神色,连忙上前,将人半搀半抱地扶到炕上坐下,眼见三太太脸色惨白,竟好似丢了魂儿一般,兰三老爷眉打成了死结,一边为兰三太太顺着心口,一边迭声喊道,“太太……锦如!”

    &lt一声声的呼唤,总算是将兰三太太喊回了魂,她却是一拧头,紧盯着兰三老爷,泪,便刷刷滚了下来,六神无主般喊道,“老爷,如今可怎么办?咱们阿卿可怎么办呐?”

    兰三太太紧紧握住兰三老爷的手,修剪得尖细的指甲直直掐进了皮肉里,兰三老爷皱着眉,咬着牙,嘴里犯苦,“听说安王妃快不行了,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正月,安王是皇后娘娘嫡出,自来得太后娘娘看重,如今要召见这满朝待嫁之龄的贵女,只怕有些别的意思在。另外还有平王世子、长公主家的三公子都还尚未婚配,只怕太后娘娘这回是动了心思,要全都相看的意思。”

    兰三太太一听更是心惊胆战,颤声问道,“若是太后娘娘果真看中了阿卿,那……”有三位皇孙贵胄要相媳妇儿,一位王爷,一位世子,还有一个长公主府上的三公子,而她家阿卿家世、人品皆是上上之选,要入得太后的眼太容易了,太后方才不就在宴上问起阿卿了么?兰三太太越想越是担忧。

    而兰三老爷似是冷静了下来,“也只是问问,并未说过什么其他。咱们青阳兰氏女不与皇室联姻,大家都知道。至多到时,我搬出祖训来,想必陛下也会体恤才是。”这话说得兰三老爷有些心虚,毕竟皇权至高无上,在皇帝看来,他们皇室的儿郎要娶哪家的女儿,就是哪家天大的福气,你们青阳兰氏不与皇室联姻,莫不是看不上皇室,嫌弃皇家的儿郎么?伴君如伴虎,雷霆雨露俱是天恩,看着他如今风头正劲,那又如何?真正生杀予夺的刀,握在至高无上的皇权手里。

    而显然,这话,即便兰三太太是一介女流,也不会采信,嘴角一扯,有些嘲讽,“老爷如今是将话说得好听,只是到时究竟会不会争取还不可知,咱们兰府可是有活生生的前车之鉴呢,咱们家从前的大姑奶奶……”

    还未尽,嘴已被一脸惊色的兰三老爷一把捂住,面色凝重道,“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这事父亲在世时,可是下过封口令的,若再有人提及,便逐出族谱,与青阳兰氏再无关系,你忘了么?这事再提及,对如今的事情没有半点儿帮助,反而会惹出祸端,你最好统统忘记,半个字也别再提了,听见没有?”

    兰三老爷声色俱厉,兰三太太见了便不由多了两分怕忌,轻轻点了头,兰三老爷这才小心翼翼挪开堵在她唇上的手。

    虽然心中有些怕,但这事涉及到兰溪,兰三太太为母则刚,不由继续道,“若非有这条祖训在,我何须顾忌如此?咱们家阿卿人品样貌家世,那些个皇孙贵胄,哪一个配不得?可偏偏有这么一条祖训,咱们就得想办法拦着,不过,老爷,若是果真拦不住,那又不关咱们阿卿的事儿,你若是不认她,不管她的死活,那我……那我……”想说一番狠话,偏偏泪已涌了上来,兰三太太只得哭道,“那我也不要活了。”

    兰三老爷叹息,将人搂在怀里,安抚道,“如今事情尚未定局,走一步看一步吧!”

    “早知如此,咱们就该早些将阿卿的婚事定下,四郎……四郎偏偏不在京里…….”

    兰三老爷却想道,即便在京里却也不好说,那府里可不比宫里简单,婚事要如四郎所愿,只怕也不易。“四郎这个孩子是个有成算的,前回相国寺回来后,我已捎了信给他,他应该会想办法尽快回来的。”

    “回来又能怎样?如今这八字尚没一撇,那沈氏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还不知要下多少绊子。”兰三太太这会儿也醒过味来,心中愈是七上八下,“若早知有今天,当日便该在南边儿…….”话说到这儿,兰三太太首先歇了音,她如何舍得让兰溪嫁那么远,从此天各一方,这才一直拖着,想回了京城才找,却不想,如今却走进了这样的困局。

    “要不……让阿卿装病吧?”沉寂了片刻,兰三太太又开始出主意了。

    “太后今日问过阿卿,明日她就病了?这未免太过刻意了吧?何况,这大正月里就病了,未免太不吉利,怕人背后说闲话啊!太后娘娘即便是有那个心思,明日也会先看看,并不可能定下,这时却还不必过于忧心……”

    珠玉阁里,正忙得不可开交,或许不只珠玉阁,只怕是整个兰府里,明日要进宫的女眷们房里都忙得不可开交。忙着挑选衣服、首饰,兰溪却是独一的例外,似是事不关己一般,斜躺在炕上,看着秦妈妈指挥着枕月、流烟她们几个开了她的箱笼,将新作的衣裙一套套摆了出来,兰溪眯着凤目,只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却又熟悉到很是陌生,陌生到恍若隔世。

    确实已隔世。前世的这年正月初一,她也奉召入了宫,那时,她在相国寺得了长公主亲眼,想着进宫就要摆脱王氏的桎梏,跳出这个牢笼,开始新的生活,心里雀跃而期待,欢天喜地地跟着妈妈、丫鬟们一道挑选衣裳首饰,如今,却能这般淡定地坐在一旁,不参与,不发表意见,安静地做一个看客。(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