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借口

重兰毓秀 第二百九十五章 借口

作者 : 酌颜
    “我就说吧,母亲是个有大智慧的。不仅有大智慧,还有福气,否则怎么能遇见祖母这样也有大智慧的婆婆呢?你瞧瞧,母亲看着似受了委屈,祖母却偏偏知道你的委屈,这转眼,就送了东西来。”

    三太太母女俩刚说了一会儿话,富妈妈就亲自带着两个丫头,送了满满一箱笼的东西来,当然给的理由很是冠冕堂皇,无非是他们常年未归,恐他们这里缺了什么,少了什么,老太太一片慈母之心,就赶紧收拾了些体己送了过来。但这具体的因由究竟是什么,大家却都是心知肚明的,要说跟稍早兰大太太到蘅芜苑来那一出没有干系,兰溪自是打死也不信的。

    将富妈妈恭恭敬敬地送走之后,兰溪望了望那箱笼里的东西,便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三太太却是横了她一眼,“没大没小的丫头,当真是惯坏了你。平日里促狭也就是了,祖母&lt也是你能编排的。”

    “我这是与祖母亲近呢。祖母最是心慈的一个人,才不会怪我。”兰溪俏皮地吐了吐兰舌,三太太手里捧着富妈妈稍早时亲手奉上,指明是老太太给三太太的一只紫檀木雕牡丹花镶百宝的匣子,兰溪好奇地凑过去看,“这匣子看着便有些年头了,这里面的东西只怕也是了不得。”

    三太太轻轻将匣子揭开,母女俩即便早有准备,也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果真是了不得的,而且是老物,这么一对满翠的镯子,只怕就抵得过京城里的一家旺铺了,三太太便有些不安,“这未免太贵重了,你祖母这是个什么意思?”

    兰溪挑了挑眉,略一思忖便道,“这是祖母在犒赏母亲呢,既然给了母亲,母亲便受得起,祖母的一片心意,母亲只管安心收下便是。”

    三太太却仍是心有疑虑,“这若是让你大伯母知晓了,怕……”怕又是一场祸事。

    兰溪却扯开嘴角笑了,“就怕她不知道呢。”

    三太太一时还有些惊疑,兰溪却是笑道,“母亲,你别想太多,总归,祖母还没有糊涂,她做事自然有她的用意,若是出了什么叉子,也自有祖母担着,母亲却是无需操心的。”

    三太太沉吟片刻,虽然面上还有些不安,终究是不再说其他的,点了点头道,“长者赐,不敢辞。”

    兰溪心想,母亲如今果真是长进了好多,只是像祖母那般通透,只怕还得在这深宅争斗中浸yin好多年才行。只是,她却是最最希望母亲省心的,若是就能这般得过且过,也是一种福气不是。

    那边,三太太已经让林妈妈和环儿一道,清点起了老太太送来的那箱笼里的东西,并且安排了起来,这个尺头正好留得过了年关给三老爷裁制春衫,那只人参改明儿得了空,送去傅府孝敬傅老太太,还有这只古董花斛典雅大气,倒是适合布置新房时用上……

    兰溪见了,不觉有些无趣,一时想起自己今早到上房来的因由,眼眸霎时一亮,道,“母亲得了祖母的赏,这心里高兴着了吧?古人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母亲不妨也大方一次,让女儿也沾沾娘的喜气,高兴一回?”

    都说知女莫若母,即便如今的兰溪早不若小的时候,凡事都上脸,三太太对于这个女儿,起码的了解还是有的。“我若准了你出门,你就高兴了吧?”

    “母亲大人果然英明。”兰溪笑呵呵奉上一记迷魂汤,“母亲,咱们回来好些天了,我得上榆树胡同去看看,否则我哪儿能放得下心?”

    “是该去看看。”三太太点了点头,却是略略蹙了眉,“不只陆先生那儿,就是你那铺子里,只怕也是诸事繁多,虽然曹掌柜和福顺都是能干的,但只怕有些事也做不得主,你还得过去一趟。只是若是从前在湖州的时候倒好办,如今回了府里,人多眼杂的,目下又与你大伯母生了罅隙,你祖母那里倒好说,其他的地方…….”

    兰溪早在一年前,便已做起了返京的准备,湖州的锦绣坊早已找了妥善的人接手,又有颜妈妈看着倒是不怕。这回她却在得了回京的消息之后,一早便已遣了曹掌柜和董福顺先行一步,到京中置办铺子和一应事宜,预备着将锦绣坊在京城开起来。在兰溪从湖州启程之前,铺子已经买了下来,后来便由曹掌柜和董福顺一头看着翻新,一头却忙着进货、操办绣房的事儿,前些日子得了消息,已差不多齐备了,兰溪怎么也得过去看看的。

    至于榆树胡同,却是陆詹在京中的住所所在。兰溪离开湖州时,曾问过陆詹是随她一道回京,还是同耿熙吾一起待在南边儿。陆詹思虑片刻之后,便决定与兰溪一道返京,却是不肯客居兰府,而是在到了京城之后,便与兰府三房诸人分道扬镳,独自带着宝贵和长漠二人,回了他在榆树胡同的宅子。

    安顿好后,他也遣了长漠来回话说,一切安好,让兰溪切莫担心,但兰溪不去看看,这颗心却是说什么都放不下的。

    不过兰溪也知,三太太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兰老太太那里还好说,她毕竟一早就知道兰溪与陆詹有师徒之名,尊师重道,兰溪自该好好孝敬。可是旁人那里,若是不给出个理由,却是不好糊弄过去的。偏偏,她如今已不俱被陆詹和耿熙吾带累,但总得顾虑着这一大家子,该瞒着的还得继续瞒着,只是这一趟,她却是不得不去。兰溪皱眉沉默着,也是苦思起来。

    那边,三太太却似已有了办法,一拍掌,笑道,“你直管去便是。这里倒是有个现成的理由。”而且让谁都没法说嘴。

    “母亲有法子了?”兰溪一喜,道。

    三太太却是嗔怒般瞪了兰溪一眼,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方才不还说跟祖母亲近来着吗?怎么却忘了过不了多少时日,便是你祖母大寿了?你虽备妥了些绣品,但如今看老太太送来的东西,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你自个儿出去逛逛,务必寻些好的物件儿,备作寿礼,不过……这寿礼的银子你自个儿出。”最后一句,三太太却是压低了嗓音,在兰溪耳边说的。

    三太太却是从不吝惜银子的,这回也不过是逗了女儿一回,又想着她自己的事情,自该为自己出力,而且三太太也知,这丫头私房钱可是不少,即便早前买田买粮置办庄子花了大半,但比一般的闺阁姑娘可是富有多了,要给老太太再置办一样像样的寿礼,却是不在话下的。

    而兰溪听了却是眼前一亮,丝毫不介意她娘突如其来的小气,“不只有祖母的,女儿也顺带去看看,有没有能孝敬母亲的,一并带了回来。放心,都花我自个儿的钱。”(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