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美景美人

重兰毓秀 第二百八十七章 美景美人

作者 : 酌颜
    转日清晨,兰府三房的众人都收拾停当,用过早膳之后登车的登车,上马的上马,一行人踏着昨夜新落的雪,朝位于荣昌坊的傅府而去。

    马车徐徐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便到了傅府。因为早已递了帖子,告知姑奶奶今日携一家子回娘家,傅府早有准备,中门大开,将一行车马尽数迎入了府中。北方的宅院不比南方的精巧,但大都大气朗阔,傅府向来不缺银钱,所以,初时在京城购置宅院时,便大手笔买了临近的几个宅子,一气打通,然后又重新修建过。大门后只有一条宽阔的石板路,马车可直接驶到二门处。

    马车直到二门外才停下,垂花门外,却早已候了一行人,当先打头的居然是个与林妈妈一般年纪的妈妈,头发已略有些花白,但人却很是精神,一看便知是得用的,一身出风毛的秋香色湖绸蝙蝠纹棉袄,头上插了根一点油的赤金簪子,抄——着两手,右手腕上露出一缕翠色,竟是一只水头极好的翡翠镯子,乍一看去,即便是富户人家的老太太富贵也不过如此,兰溪一见,心中已有了猜测。

    那边,三太太却是已经激动万分地迈着略急的步伐,快步上前道,“这么大冷的天儿,妈妈怎么亲自迎出来了?若是着了凉,可怎生是好?”

    那妈妈一把握了三太太的手,脸上便展开慈爱的笑容来,“老奴是等不及想早些看到姑奶奶,所以就自告奋勇出来了。”说着还拍了拍三太太的手,道,“姑奶奶放心,老奴虽上了年纪,不比当年,但也不至于出来走一遭就冻病了这么不中用。”

    “妈妈知道自己上了年纪就好,平日里可要好生保重着自己。”三太太一脸关切地道,显然与这位妈妈极为相熟,而且如同对待自家长辈一般亲近。

    兰溪看在眼里,便愈发笃定心头的猜测。早年,她也是隐约听三太太说过的,她外祖母傅老太太跟前的老人大都已经放出府去荣养了,如今还在跟前的,也只剩一个姓冯的妈妈。

    这位妈妈跟林妈妈一般,都是傅老太太从娘家带来的贴心人,这冯妈妈很是忠心。傅家是个百年大族,即便后来因为后继无人,在朝中渐渐式微,但族中的根基还在,一大家子住在一处,难免心思不齐。早年傅老太太刚刚嫁到傅家时,明里暗里很是吃了些亏,好几回甚至是危及性命,这位冯妈妈是个忠心的,为了救傅老太太,伤着了身子,说是再也无法生育了。她后来便也索性终身未嫁,一直留在了傅老太太跟前伺候,傅老太太本不愿这般误她一生,奈何她一心求此,没人奈何得了,傅老太太没法,只得由着她。却是感念她的大恩,暗地里交代了一双亲生儿女,定要对冯妈妈如同亲姨娘一般敬重,待得冯妈妈百年之后,还要傅大老爷以晚辈之礼为她披麻带孝。

    兰溪心想,这位便定然是那位冯妈妈了。

    果然,那边冯妈妈目光往这处看过来,三太太便也忙不迭道,“你们姐妹几个,还不快来拜见冯妈妈?”早在中门大开时,三老爷父子三人便转往外院,如今,这里就是三太太带着兰溪姐妹三个。

    冯妈妈的目光在姐妹几个身上扫过,然后落在了兰溪身上,满意地点了点头,“五姑娘如今长大了,挺像姑奶奶年轻的时候。”

    “冯妈妈,老太太和太太怕是等急了,这天儿也冷着,还是快些迎了姑奶奶和表姑娘们进去吧!”边上,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兰溪这才瞧见傅大太太身边的王妈妈居然也在,不由悄悄挑起一道眉来。

    冯妈妈的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蹙,却是笑容未变地紧扯着三太太的手,在手里揉搓了两下,道,“姑奶奶气色好着呢,竟比离京时看上去还年轻了好些,老太太见了必然高兴。这天儿确实冷着,咱们便进去吧,也免得冻坏了几位表姑娘。”

    三太太心里自然也想快些见到傅老太太,但对于王妈妈的这一句提醒却并不领情,甚至因着王妈妈背后的傅大太太,心中有些不喜,但她只是哼了一声,并未多说什么,然而那淡淡的脸色,却还是落在了将她自小看大的冯妈妈眼里,她的目光就暗了两暗,握了三太太的手,轻道了一声,“走吧!”便携了三太太,当先迈开了步子,其余的丫鬟仆妇们,有兰府的,也有傅府的,一股脑地簇拥着兰溪姐妹三个,一行人穿红着绿,浩浩荡荡地跨进了垂花门,朝傅府内宅而去。

    傅老太太的孀居之所,坐落在傅府右路的一所套院内,进得垂花门,便见一个大大的园子,却只是当先一道粉白影壁,墙边上种着数十株高大的白杨树,如今已落尽了枝叶,在寒风中仍屹立一如戍边的将士,园中没有其余的花草,只稀疏地栽种着几棵树木,只是入了冬,叶儿都已落尽了,只余光秃秃的枝桠。在福寿堂中看惯了满目葱翠的各色翠竹,即便是在冬日,也是一种肃穆的寒碧,兰溪便觉着,这处园子较之兰老太太孀居的福寿堂,在这瑟瑟寒风中,显得有两分孤寂。

    只是兰溪走了两步,突然停了步子,转而往一边踱了去。

    冯妈妈走了几步,这才回过头来,一眼便瞧见了那站在树下的兰溪,不由一愣。

    一棵树下,一身海棠红的女孩子半仰着头,望着枯枝上垂挂的几颗在积雪下,显得愈发鲜红似血,美得不似凡物的红果,红衬着白,雪衬着果,景衬着人,即便阅历丰富的冯妈妈,也不由看怔了神。

    兰溪如今已与三太太差不多高了,身段窈窕,今日又细细妆扮过,一身海棠红的寒梅暗刻妆花窄裉袄,下面系了一条竹青色绣墨绿缠枝葡萄纹宽幅裙边的灰鼠皮裙,外面罩了一件鹅黄纹锦的貂裘披风,俏生生立在那片轻雪之中,回过头来,冲着她们盈盈而笑,“母亲,阿久,你们快看!这果子很好看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