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暗敌

重兰毓秀 第二百六十一章 暗敌

作者 : 酌颜
    房间的暗影处还坐着一人,沉吟片刻后,语调莫名地徐缓道。但那话语里的意思却有那么两分难解。

    先前那人听了,脸上怒色不见半分和缓,反而更多了两分恼怒,“今回功败垂成,只赖我不听先生劝阻,一意孤行。先生早前便有话劝我,让我且按兵不动,莫要鲁莽行事,都怪我,自认为算无遗策,胜券在握,却不想……先生莫要怪我。”那人说着,便已从红木圈椅上站起,敛去了面上怒色,神态恭敬地俯首作揖道。

    暗影处的那人连忙站起,一伸手,便将人扶起,口中略作惶恐道,“子沐千万不要如此,莫要折煞了在下。”

    被唤作“子沐”的便也顺势站直身来,面上却仍有些阴郁难解,“如今之势,我倒也不是怕娘娘怪罪,只是怕是要损失不少……还要多多仰仗先生为我筹谋。”

    “娘娘与子沐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弟,如何会怪罪于你?何况,你也不想如此,不过想为娘娘分忧,却错估了兰景芝此人罢了。”

    原来这被唤作“子沐”的正是贾皇后的胞弟,贾家嫡支长房,排行第五的贾骐,如今任江浙按察使。可以说,整个江浙地方三座大山,其中两个山头都是贾家人,就算不姓贾的,也与贾家关系匪浅。

    贾骐听罢这话,眼中却是掠过一抹愤恨,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是看不明白。只怕我错估的却不只是兰景芝一人而已。原本,我们的人已经将折子压下,可是陛下还是知道了这里的情况,而且反应之快,几乎是大水一发,消息便已递了出去。这是谁递的消息?还有,大哥在京中的安排尽被掣肘,最后居然派了和郡王来赈灾。这和郡王可是个油盐不进的老匹夫,陛下的账他尚且不买,何况其他人?原先我还尚有疑虑,总觉得,他年纪轻轻,即便城府之深,也不该有此作为,却不想这回功败垂成,居然全因他所致。此子果真来者不善,他与齐王站在一处本是早已料得的,却不想,居然与兰景芝也走得这般近,如今看来,莫非兰景芝也投了齐王不成?”

    暗影中那人终于慢慢侧转过头来,室内晕黄的烛光洒落在他的脸上,映照出一张没有什么血色,瘦弱但却清俊的脸容,一双眼,深邃无波,如同古井,波澜不兴。“我看未必。青阳兰氏自来谨小慎微,从不敢有半分行差踏错,他们从来只会忠于皇权。”换言之,谁坐了皇位,他们就会忠于谁。可是……如同古井无波的双眸中似被烛火映得幽光暗闪,若是目前尚坐在那个位子上的那一位的意思,一切就不好说了。

    “且不说那兰景芝,耿家那小子太不识抬举,亏之前先生献计,还想以联姻拉拢他,如今看来,却是不行了。”贾骐咬牙道。

    “世事如棋,也许此时看着,是没有了路子,但是谁知,转眼就可能绝处逢生呢?”那人轻轻拍了拍旧白的衣衫袖口,却是握拳放在唇边,遮掩着轻咳了几下,谁知却是越咳越凶。

    贾骐面色一变,连忙上前来,“先生怎么又咳上了?我这就让人去请了何老来。”

    那人却是连忙摆手,示意不用,却是咳得脸色通红,瘦弱的身躯颤动着,仿佛一张经年的旧弓,那弦已绷到了极致,只需再一点点力,就会彻底崩裂。

    贾骐虽然满面担忧,但显然却不敢拂了这人的意,只能按捺着,在边上有两分无措地看着他咳得那般难受。

    好一会儿后,那人总算止住了咳,原本咳得一脸通红的血色一点点回落,却比方才还要惨白。这咳嗽似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脚下便有些虚浮,好在,那贾骐似是早有准备,连忙上前来,亲自扶了人坐下,又捧上了热茶,道,“先生快些喝口茶,明知先生身子弱,实是不该劳烦您,却不想……劳累先生了。”

    “子沐无需介怀,我这身子向来如此,也没什么好与不好,总归,还活着也就是了。”那人有些无力地摆了摆手,面容失色,唯独一双眼,仍然闪烁着深邃而不屈的光。

    贾骐忙道,“待得此间事了,先生便回京城去。京城能人云集,这些年,娘娘也一直在为先生寻找医术了得的大夫,重金之下,必有人能为先生治愈锢疾。”

    那人眼中极快地掠过一抹幽光,嘴角轻扯,却是淡然而洒脱,“生死有命,何必强求。”

    贾骐听罢,张嘴还想说些什么,那人已经一挥手,转了话题,道,“子沐,这回你已经知道错了,便得听我的。事到如今,什么都不要再做。兰景芝也好,耿熙吾也罢,都暂且抛开,至于陛下的雷霆之怒,咱们受着便是。你身后还有贾家这棵根深蒂固的大树,再不济,不过折损些枝叶罢了,兴许,还能让这棵大树,愈发欣欣向荣。”

    贾骐似乎对这人颇为信服,更何况经了这一遭,满心的傲气也被打击得低了头,自然点头称是。

    那人得了贾骐这句保证,似才放下心来,缓慢地站起身。“如此,夜深了,便歇着吧!”

    “先生也早些歇着。”贾骐说罢,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口,门口早已候着一个小厮,手里抱着一件披风,一件这人出来,便连忙将披风为这人披上,“双陆,你好生照看着先生,若有什么缺的,少的,尽避寻大管家,让他亲自去办。”

    “是,大人。”被唤作“双陆”的小厮低头应了声,便在那位先生的示意下,扶住他,两人慢慢步下了台阶。

    贾骐立在台阶之上,眼看着人慢慢走远,没入暗夜之中,他才叹了一声。先生这身子是愈发不好了,若是这消息传回了宫里,只怕……

    而走进花园中的人,却又再度咳了起来,好半晌,才又歇住,脸色竟又较方才差了好些,一眼看去,白得不见一丝血色。

    “先生?”双陆担忧地望向那人。

    那人却是摆了摆手,抬起头看天,方才还是月明皎洁,转眼,竟有乌云飘来,遮蔽了月光。这局面,似乎比想象的,要艰难的多。(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