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劫后余生

重兰毓秀 第二百四十八章 劫后余生

作者 : 酌颜
    这边,三太太还没有哭够,那边,兰洵得了消息,便也寻了过来。

    三太太一看,几天前出门时还好好的儿子,这会儿也是一身的泥污、狼狈,再想到这小子居然不顾性命跳进了水里去当那人肉堤坝,这还了得?三太太一把抱住自家的儿子,肝儿啊肉儿啊的一通揉,眼泪更是不要钱似的拼命掉。

    兰溪见着这一幕,只觉有些好笑,她娘今日这眼泪怕是得用桶来盛了。只是,心里,却暖涨着,天灾无情,劫后余生,竟让他们一家人之间,似乎又亲近了许多。

    那边,平安已经和几个管事的一起张罗着,将拉来的馒头、大饼一类的吃食分派给大家,兰溪四处瞧了瞧,却没有见着想找的人,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心。

    “四哥在那个决口那儿,虽然暂时堵住了,但四哥不放心。”兰洵不知何时,将三太太安抚好了,还悄没生息地凑到了兰溪跟前,一看她目光四处逡巡的神色,便这般道。

    兰溪瞪了他一眼,“你胆子倒是大,就这么直愣愣地往水里跳,若是有个好歹,你想要了娘的命啊!”

    出乎兰溪的意料,兰洵这回没有回嘴,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咧嘴笑道,“当时没想那么多。”

    兰溪微愣,自家那个长不大的六哥,似乎变了一些,但至于是哪里变了,兰溪一时却又说不清了。

    雨,还在下,但相较昨夜的大雨滂沱,已是温柔了好些。耿熙吾凝神看着堤坝内还在咆哮的江水,沉吟着,这雨,若是就此停了,自然便好,若是再下下去,他们这回是把决口堵住了,下一回,却是不好说了。

    沉思间,便有小兵跑来让他过去吃东西,他正暗忖着,怕是衙门里让人送吃食来了,一边交代着那小兵先去,他先守着,待一会儿他们吃完了,再让几个稳妥的人来换他,这堤坝,毕竟不牢靠,还得让人随时看着,若有什么不好,也好及时应对。

    那小兵应了一声,便快步跑走了。耿熙吾这才轻吁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抬起眼,便在那一瞬间,亮了起来。

    那满地的脏乱泥污中,正走来一个姑娘,一身普通的青绿衣裙,裙摆和鞋子都糊满了黄泥巴,她一手打着伞,另一手提着自己的裙摆,皱眉看着脚下的湿滑泥泞的地,走得很有两分小心翼翼。

    耿熙吾便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她长大之后,他们头一回见面的那个夜里,也是下着这样细密的雨丝,暗夜里,纸伞下,她似本该就在那里,那处那刻,等着他,微笑地唤他那一声,师兄。

    因为忆起往事,耿熙吾的眸光悄悄柔和下来,他曾见过她盛装打扮的样子,今天这个模样,却似乎是印象里,她最普通最狼狈的样子,但不知为何,耿熙吾却觉得,今天的兰溪,好看到了心窝里。

    而兰溪终于走到了他跟前,圆睁着一双凤眼,瞪着他。“师兄就在那儿干站着,这路那么难走,我都差点儿摔了,你也只看着,都不来扶上一扶的。”

    耿熙吾回过神来,低头看去,见那姑娘微鼓着腮帮子,一双眼得溜圆,目光晶晶亮的,很是神气,他心里便似有一只刷子在挠啊挠的,痒痒的,却也暖暖的,情不自禁地眯了眯眼,“是我的错。”这声音却是低沉好听得很,似是带着两分蛊惑人心的韵味。

    兰溪不知为何,便有些不自在。转开视线,轻咳了一声,才又转过来,将耿熙吾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问道,“没有受伤吧?”

    耿熙吾没有穿甲胄,身上不过一件软甲,下面是一件箭袖的长袍,不过这会儿想是为了行动灵便,所以将袍摆卷起塞在了腰间,至于那颜色更是早已看不出了,但是粗粗看过去,却见他神色尚可,也看不出多少疲惫,似乎也没有受伤,但兰溪还是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

    耿熙吾的目光幽深不见底,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兰溪心上紧绷的弦一松,悄悄吐了一口气,“那可饿了?渴了?累了一天一夜,要能歇会儿就好了。”

    耿熙吾却是轻扯了扯唇角道,“并不碍事。从前在西北的时候,有一回被北狄军围困在一个溪谷里,整整三天三夜,没吃没喝的,我不照样挨过来了,最后还能有力气和精神给敌军迎头痛击,所以,我不碍事的。”

    耿熙吾似是要宽兰溪的心,但兰溪不知为何,听了这话,心里却轻松不起来。“不管怎么样,你得照顾好自己。好吃好喝着,若是可能,就赶紧闭眼歇会儿。”

    知道她是关心他,耿熙吾心里再熨帖没有了,自然没有二话地点头答应,“嗯,我省得。只是如今这里还不能离人,待会儿他们来换岗,我去吃点儿东西,就可以歇一会儿了。”

    兰溪抬眼看了看天,眉头轻锁,“这雨也不知还要下到什么时候,这里……总之,师兄万事小心。”

    “嗯。”耿熙吾点头,目光黑若点漆,凝望着她,深邃而专注。

    也许,是大家的诚心感动了上天。那天之后,雨小了,中间还停了几日,虽然后来,又下过了几场,堤坝也又有一回险些决了口,但因着应对及时,不管是那些个士兵,还是民众,都有了经验,彼此之间,也有了默契,并未出什么大乱子。

    三老爷、耿熙吾和兰洵几个,不过是几天回来洗漱一回,换换衣裳。堤坝暂时无险,三老爷就将心思拉回了善后的事上,虽然湖州城无恙,但湖州境内的几个县还是不同程度地遭了灾,这便涉及到了很多事情,所以,三老爷是****忙得脚不沾地,恨不得再多生出两只手来。

    而耿熙吾和兰洵两个,和那些个府兵、家将,每日里也并不轻松,既要巡视堤坝,还得帮着安置灾民,也是忙得分身乏术。

    转眼,就到了六月下旬。雨,终于停了,这一日,许久未见的日头破云而出,雨过天晴。(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