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线索

重兰毓秀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线索

作者 : 酌颜
    “你这急急忙忙的,是要上哪儿去?”

    一送走了方明珠,兰溪便再也忍不住,想着自己偶然得来的灵感得快些跟师父、师兄商议才是,该怎么办,还得他们拿主意啊。遂火急火燎地让枕月和流烟两个收拾着,一妥当,便往娴雅苑外冲,哪儿晓得却正好撞上听说方大姑娘来访,越想越不放心,过来一探究竟的三太太。三太太见兰溪神色匆匆的样子,遂蹙眉问道。

    兰溪暗暗吐了吐兰舌,心说自个儿怎么这么倒霉?心思电转,兰溪眼珠子一转,道,“母亲,我有点儿急事要往三柳巷去一趟,这会儿来不及细说了,等我回来再跟你细细交代啊!”语毕,不等三太太反应过来,给流烟使了个眼色,主仆俩便脚下抹油,溜之大吉也。

    待得三太太反应过来时,人已出了垂花门。三太太拧紧眉,面露疑虑地叹了一声,“这孩子!还是有事没事往三柳巷跑,平日也就算了。但如今四郎那孩子也住在那边,旁人可不知他们还有一层师兄妹的关系在,即便知道,他们如今年纪都大了,不比小时候,阿卿总这么没遮没拦地往那里跑,总是不好。”

    在场的人这才弄明白,三太太叹的是哪一出。但是,却也没人敢劝一声,不必担心。

    反倒是林妈妈眼珠子一转,垂首道,“太太,依老奴看来,却也没什么不好。”三太太皱眉望向林妈妈,后者却是略抬起眼,微微一笑道,“太太忘了?那位爷如今可也还没有定亲呢?”

    四郎?三太太挑眉,沉思着不语了。

    耿四爷?秦妈妈和枕月面面相觑,其实也不错啊!年龄、样貌、家世都匹配,又是知根知底,对她家姑娘也好,细细想来,竟没有一处比表少爷差。也许……秦妈妈和枕月,甚至三太太的目光都亮了起来,林妈妈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马车一到三柳巷,兰溪甚至等不及流烟先下车扶她,径自撩起裙摆从马车上一跃而下,竟连平日里的规矩礼教都抛诸脑后了,流烟看得心头一跳,忙叫道,“姑娘,你慢点儿!”兰溪却不知有没有听见,已经三两步便窜进了院门内。

    耿熙吾正背手站在那排石榴树下不知和耿长风说着什么,耳根一动,便转过头来,刚好看见兰溪红扑着小脸,一脸兴奋难抑地奔了进来,心头一动。

    “师兄!”兰溪一见他,更是乐得不行,双眸一亮,快步走到他身侧,笑道,“关于你交给我那件事,我今日突然有了个想法。”

    耿熙吾却是皱眉看她,“你这些时日没有吃好睡好么?”是不是尽忙着那张帛画的事了?还是因为傅修耘……其实她说的没事都是为了宽他的心?她明明就有事,还很有事。否则怎么短短的几日没见,她竟又似瘦了好些?

    兰溪被问得一愣,而后就是不在意地挥挥手道,“这个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师兄你听清楚了没有?我说你交给我的事,我已经有眉目啦!哎呀!先不在这儿说了,你快些进来,我跟你仔细说道。”话落,便朝花厅走去,随即还欢快地高声叫道,“师父,我来啦!”

    耿熙吾皱眉望着她的背影,叹息了一声,随即侧头对身旁的耿长风道,“去厨房看看。今日炖的应该是天麻乳鸽,若是火候足了,请王婶子先给五姑娘盛一碗送过来。”

    “是。”耿长风干脆地应了声,而后返身去了厨房。这几日,因着爷的吩咐,要给陆先生补身子,要给五姑娘送宵夜,这厨房里每日都炖着滋补的汤水,每日里的菜单都是王婶子亲自拟定,然后交给爷过目的,只是没想到今日这宵夜需得提前吃上了。转过屋角,迎面走来一人,与耿长风一般无二,黑发玄衣,面目冷凝,五官也是如出一辙,难辨你我。“喂!长漠!”耿长风唤住他,朝他挤了挤眼道,“五姑娘来了,跟来的是流烟,所以……我俩换班吧!”

    “所以说,你的突发奇想,还得感谢那个你很讨厌的方大姑娘?”耿熙吾刚走进厅门,便听得陆詹的调侃。

    兰溪听了,却是不依道,“哎哟!师父!都说人要往前看啊,我都说了,只是以前很讨厌她罢了,如今看来,我倒是觉着她也没有那么讨厌了,而且啊,这回若成事了,还真得好好感谢人家呢。”说话间,眼角余光瞄见无声转过屏风,徐步走来的耿熙吾,兰溪眼一亮,忙招手道,“师兄,快来。”

    耿熙吾不紧不慢走至案几边上落了座,然后将手里端的一个汝窑白瓷盅放在桌上,然后往兰溪的方向推了推道,“不急。先把汤喝了再说。”

    兰溪一愕,而后抬了头瞄了一眼耿熙吾,见他虽然神色淡淡,但一双黑沉沉的双目却一瞬不瞬望着她,那目光专注而坚决,兰溪便知道了,今日这盅汤还非先喝了不可。默默转过了头,想要搬救兵,却见陆詹笑眯着一双眼看着他们,很是乐观其成的样子,兰溪便知道,师父不是帮凶已算好了,但是救兵,那就不必了。于是,兰溪叹了一声,很是识时务地端过汤盅,一揭开盖子,一股药味儿扑鼻而来,她嫌恶地皱了皱眉头,一捏鼻子,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仰头咕噜咕噜将盅里的汤喝了个干净,连忙拿出帕子捂住嘴,将打嗝声掩住,她这才抬起头,对上耿熙吾的眼睛,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耿熙吾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的锐意终于缓和了不少,似还带了两分柔和的暖意,不再紧迫盯人,闻言点了点头,道,“可以。”

    兰溪却很有两分气闷,她是帮他的忙耶!怎么弄得好像自己求着他似的?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兰溪还是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可不是认怂,实在是她觉得跟师兄对阵,她即便赢了,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划不来,还是迂回作战、避实就虚的好。如今,可就该让师兄打心眼儿里感谢她了?这么想着,兰溪清了清喉咙,道,“今日方家大姑娘来访,带来了她的一幅画作……”

    陆詹眯眼笑着,心情极好地看着一说一听的两人,心想着,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有意思,这人啊,也是越活越有滋味咯!(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