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鸿雁

重兰毓秀 第一百五十八章 鸿雁

作者 : 酌颜
    京城的天气,果然要比江南冷了许多,即便已经入春,河流里的冰大多已融化,但仍有少许碎冰漂浮着,仍是觉得冷,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就算是平日里不怎么畏寒的人们也还穿着夹袄,不敢与老天爷较真。

    天色微明的时候,门枋上垂挂的大红灯笼悠悠晃荡着,晕黄的灯光在渐明的天色中一点点微弱下去,散了朝的文武百官们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着走出宫门。当中一道身影,没有穿官服,一身玄色暗绣流云纹的杭绸直裰,外边儿不过罩了件斗篷,在这微凉的晨风中徐步而出。不同于旁人的畏缩,他穿得这般单薄,似乎也没有察觉到半点儿寒意一般,步履从容,神态安闲,本就因没有穿官服而显得有两分突兀,如今更是显得尤为突出。

    他没有言语,倒是他边上那人一路走着一路说着,他只是礼貌地侧头听着,不时点头,或者低低应上一声。到得出了宫门,那人住了步子,满意地望着他笑道,“耿都尉……哦!不!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该改称呼耿指挥使了。不过,以我们两家的交情,我就托大唤你一声贤侄了。贤侄啊!你年轻有为,又有军功在身,按理能留在西北军中自是最好,然而时不我与,你还不如顺应天命。这五城兵马司拱卫京畿,责任重大,非陛下亲信之人,不可胜任。虽这指挥使不过是个正六品,比不得你先前的都尉之职,但贤侄是个聪明人,应是懂得衡量这个中不可言明之处。如此,我便先告辞了。”

    “徐大人请。”拱手相送,渐明的天色中,玄衣青年的面容也一点点明朗起来,轮廓分明,长眉入鬓,朗目矍铄,鼻梁高挺,薄唇半抿,虽然似在笑着,但那眸色却很淡,竟是已经从少年长成伟岸男子的耿熙吾。

    眼看着那身着官服的微胖身影略显笨拙地上了马车,耿熙吾收回了手,站直身子,唇边本就寡淡的最后一丝笑容也在瞬间被尽数抹去。

    “这姓徐的真他妈好意思啊,这是来邀功啊?敢情爷你若当上了这狗屁指挥使,还得对他感恩戴德了?”那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一把浓密的络腮胡几乎将脸遮盖了个大半,却越发显得那双被怒火染红的双眼亮得出奇,他一边狠狠瞪着马车离去的方向,一边朝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

    耿熙吾淡淡瞥他一眼,未置一词,只是背负在身后的两只手辗转交握在一处,迎着晨曦,一双眼,却深邃恍若暗夜。

    “爷,五姑娘的信。”又来了一个人,如果兰溪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惊讶到不敢置信,因为,居然又是一个耿长风,无论是长相,还是那冷漠的气质,都如出一辙。

    耿熙吾挑眉,将信接了过去,展开信笺,低头看过。不一会儿,嘴角便几不可见地半弯起,络腮胡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却是皱眉不满道,“这五姑娘写得是些什么?前面半句还好,字我都认得,但组合起来,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至于后半句,得,这字都认不全了。你说这五姑娘,写封信不能写点儿能让人看懂的么?”

    冷漠与沉默特质的人仍然如同木头般杵着,连眼皮也没撩上一下。心中却已在万马奔腾,那是写给你的吗?如果写给你的,自然会写得浅白,只要认字都能看懂。那是写给爷的好吗?你看不懂,爷也能看不懂吗?

    “早让你平日里多读些书,你偏不听。”耿熙吾的回应是将信卷成筒,狠敲上某人脑壳,奈何,那纸卷太薄太轻,某人骨头太硬,皮更厚,连挠痒痒的感觉都全无啊。耿熙吾很有两分恨铁不成钢,只是转念想起手中这封信,想起写信的人,嘴角便不由牵起,抬起头来,晨光刚好破云而出,似乎也在顷刻间倾洒人那双深邃如海的眸子当中,刹那间的风华无双。“走吧!长漠,老崔,今日天气不错,咱们许久没有赛过马了,不如比上一比?”

    “好啊!谁怕谁啊?输的请喝酒。”被唤作老崔的络腮胡子应得那叫一个爽快。

    耿长风的双胞兄长耿长漠却悄悄敛起了眉梢,他家爷,这是唱得哪一出?

    第二日,靖国侯府四公子,如今正被兵部侍郎保举接任五城兵马司指挥的耿熙吾纵马过闹市,扰乱京城治安,危害百姓安全,还冲撞了安郡王府马车中女眷的消息便传遍了朝野。据说,安郡王怒极,为此还翻出沉在箱子底,灰都积了一层的朝服穿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上朝向皇上告状去了。

    开始兵部侍郎还辩解说是个误会,谁知让耿熙吾道歉,人家却梗着脖子愣是不肯。今上先前看着自家堂叔哭得凄惨,尚且还能不置一词,末了也是被这年轻人的犟脾气给惹怒了,怒声呵斥了一番,顺带驳回了先前兵部侍郎的保举,另点了贾皇后的侄子,在禁卫军中供职的贾俊峰接任五城兵马司指挥一职,而耿熙吾,因着之前扰乱京城治安和后一条殿前失仪,则被勒令回家闭门思过三日,三日后,听候处置。众人私下里猜议道,若非耿熙吾刚好姓“耿”,就这后一条就够他吃一壶的,也不会如同今日这般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了。

    消息传回湖州时,已又过了几日,而兰溪听罢,悬了数日的心,却悄然落了地。看来,师兄还是很清醒的。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急流勇退也好,韬光养晦也罢,都比被架在火上烤要来得聪明。

    只是,兰溪的这口气,却没有松上多久。不过两日,宝贵便神色惶急地上门来,说是陆詹突然病倒。兰溪想起年前年后那场延绵一月有余的风寒,仍觉心有余悸,当下变了脸色,一面交待秦妈妈、枕月几个收拾东西,一边赶去晴明居向三太太请准,待得得了准话,回了娴雅苑,更是一刻也没有多待,带上收拾好的东西和秦妈妈、枕月、流烟几个便匆匆出了府,往那三柳巷赶去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