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传书

重兰毓秀 第一百五十七章 传书

作者 : 酌颜
    “阿卿,你想嫁你表哥么?”

    “嘎?”兰溪惊得险些掉了下巴,愣愣地抬眼看着神色认真而严肃的三老爷,苦笑道,“父亲,咱能不能不要什么事儿都扯到嫁不嫁上去?我不过是尽地主之谊,领着表哥、表妹到先生那儿,还有湖州城里转了转罢了,怎么在你看来,就能联想到我的终身大事上去?我与表哥一直以礼相待,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吧?”

    三老爷却像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是自说自话道,“其实为父也仔细考虑过,要嫁你表哥也不是不可以。毕竟那是你外祖家,你舅舅自来与你母亲感情甚好,自是疼你。你大舅母,虽然是个厉害的,但以你的聪明,应该还能应付得来,何况你外祖母如今尚健在,关键时刻还能护得你一二。而且你外祖父这一房,已同平城那一支分了家,你外祖从前管着庶务,手中银钱自然不缺,而你舅父出了仕&lt,虽领的是闲职,但好歹身份上还过得去。最主要是你表哥有出息,这么年轻的探花郎和庶吉士,那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你若嫁了他,有咱们家帮衬着,日后他的前程自然也差不了……”

    一句句的,分析得倒甚是有理又透彻,兰溪却越听越不是那么一回事,“父亲——”

    “为父只是告诉你,若将你表哥当成了一个可以成亲的对象来看,好处还是多多的。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得搞清楚自己的想法,不要一时行差踏错,最后弄得自己没有了回头路。”三老爷却不听兰溪的话,兀自促声道,那嗓音中,多了两分难得有的疾言厉色。

    兰溪在这两声厉语声中让自己冷静下来,沉默着点了点头,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平缓了语气,道,“父亲,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我当真选中了表哥,你也就随着我吗?因为你刚才分析得那些好处,所以,我就选中了表哥,那也无所谓了,是不是?”

    “阿卿!为父知道,你排斥你的婚事,近两年来,更是如此。可是,这是你必须是考虑的问题。或者,当真把一切的决定权都交到为父,或是你母亲手里,你又愿还是不愿?”

    兰溪点头,“是啊!这确实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那不如就表哥吧,父亲方才说了许多嫁给表哥的好处,应该也是赞成我嫁给表哥的吧?”眼睛一睐,却瞧见三老爷面色瞬间的扭曲,兰溪不由偷笑道,“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是父亲担心我的亲事,说起表哥的好处,要成其好事,不如说父亲是在警告我,若是不想嫁表哥,最好约束一下自己,别跟表哥走得太近了,该守的规矩得守,否则到时候,三人成虎,不想嫁也得嫁了。”

    “这嫁不嫁,该守的规矩都得守。”三老爷憋涨红了一张脸,拔高嗓音低吼道。

    兰溪却一脸了解地拍了拍三老爷,道,“父亲的一片苦心,女儿知道了。不过,如果我嫁给表哥,母亲应该是很高兴的吧?到时候,父亲和母亲为了我的婚事起了龃龉可怎么好?还有啊,女儿有一事不明。照父亲方才所言,嫁给表哥那是好处多多啊,为什么父亲却不太赞成呢?难道父亲偷偷给女儿相中了别家的青年才俊?”说罢,还凑上前去,眨巴着眼,笑成了小狐狸样儿。

    三老爷当真悔不当初,哼了一声,将凑到跟前得脑袋一推,恨恨道,“为父可没那闲工夫,你不急,为父还能替你急么?”

    “我又不恨嫁,自然不急。”兰溪耸耸肩,笑得痞赖。

    三老爷险些没被气个倒仰,却又拿她没有办法,从抽屉里抽出一纸信笺,往兰溪跟前一扔道,“拿了快走,为父看见你就头疼。”

    “这是?”兰溪拾起那信笺,展开一看,却是白纸一张,不由挑眉疑道。

    “京城的密信。今早刚送到的。”

    兰溪闻言,面容一肃。

    回了娴雅苑,兰溪推说累了,将枕月几个尽数关在了外面,包括秦妈妈在内,无一例外。门一关上,兰溪便迫不及待点燃了蜡烛,将那张信笺放在火焰上边烘烤,一会儿后,那张本无字迹,空白一片的纸张上却现出几行字来,兰溪连忙低头望去,眉心,却悄悄攒了起来。

    信中所提,不过两桩事。一桩是三日前,都察院御史褚长良上书,状告司礼监掌印冯振搜刮民脂民膏,纵奴行凶,在乡间伪制建造宅院,实乃大不敬之罪,求请陛下从严处置。陛下大怒,下令严查,半月过后三司会审。

    第二桩于兰溪而言,本该是桩乐事。五城兵马司指挥空缺,兵部侍郎徐显保举如今赋闲在家的,前西北军中宣武都尉耿熙吾就任,今上尚未应允,折子却是留中不发。

    本该是桩好事,但因着前一桩,兰溪却高兴不起来。那位姓褚的御史是谁的人兰溪不知,但司礼监的掌印太监是皇后的人,兰溪却是知道的。皇后的人如今被严令调查,不日就要三司会审,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有人保举耿熙吾就任五城兵马司的指挥,兰溪可不信这只是巧合。只是这究竟是双方的角力,还是一方的阴谋,兰溪尚且不知,但于耿熙吾而言,却是一场危局,总是不妙。

    原本按照前世的轨迹,无论过程多坎坷,耿熙吾最后都会走上权力高峰。可是今生,因着自己的介入,改变了许多事情,原本全无交集的两个人成了师兄妹,兰溪真的很怕,因为自己的介入,会影响到耿熙吾,甚至会害了他。

    眉间褶皱深深,兰溪一时间茫然无措。天色点点暗下,她恍若未觉,直到窗外风乍起,将窗户吹开一条缝,风灌进来,吹熄了跟前的蜡烛,她才恍惚着回过神来。就着烛光,她铺了一张信纸在桌上,略一沉吟,提了笔,蘸了墨,凝神在纸上一笔一划写道,“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