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一百零七章 入瓮

重兰毓秀 第一百零七章 入瓮

作者 : 酌颜
    夜风呼啸,寒意透骨。前些日子,方闹过鬼的小花园在这暗夜之中犹显寂寥,一抹灯影在暗夜中悠晃而过,若被旁人看见,只怕又要大呼有鬼了。那个全身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轻车熟路地在杂草丛中走过,穿过碎石小径直走到了小花园深处,那座被封起来的小院,平日里深锁的院门上,这会儿那把锈迹斑斑的锁却只是虚虚挂着。斗篷内,探出一只手,在微弱的灯光下,皓白若雪,放在门上,轻轻一推,门“吱呀”一声开启,裙摆在门槛上逶迤而过,那人闪入门中,那门,复又再度合起。

    兰溪裹着被子,在被流烟从温暖的被窝中挖起来,一脸兴奋地告知,鱼儿上钩时,粉雕玉琢的小脸犹处梦中般的愣神,不敢相信,那个她曾感觉棋逢对手的葛姨娘会这般轻易地上当,一切,似乎有些奇怪。

    相对于兰溪的疑虑,同样得到消息的四太太却笑开了颜。吴妈妈小心瞄了她一眼,道,“太太,这事情牵涉到二房和三房,又是这样的丑事,我们若是牵扯进去了,怕是不太好吧?”

    四太太笑容未改,道,“谁说我要去凑热闹了?从一开始,这事儿就与咱们四房没关系。不过,妈妈,我是不想去掺和这腌臜事儿的,但有些人却不能不知道啊!”

    吴妈妈看着自己奶大的孩子面上略带兴奋和恶意的笑容,哪儿还能猜不出的,不由在心底暗暗地叹息。

    “想办法让我们的人把消息透到二嫂耳朵里,这事儿,她可不能被蒙在鼓里!”只是不知,二嫂那性子,若是知道了这一出,得闹成个什么样?呵呵,她不去掺和,倒可以让人备上瓜果点心,端茶看戏了。

    那座已经荒废十几年的两进院子中确实是乱石杂草遍布,但葛姨娘却很是熟悉,左拐右绕,便穿过第一进,直直走进第二进的左厢房。房内,亮着灯,葛姨娘刚刚迈进门槛,还没有来得及抬眼打量,便被人一把拦腰抱住。她略吓了吓,但熟悉的气息扑入鼻端,她刚紧绷的心弦放松的一瞬间,对方炙热滚烫的吻便已烙印在她修长纤细的颈间、耳后,一下接一下。葛姨娘没有推拒也没有迎合,只是任由对方吻着,也不做声。

    如此一番热吻罢了,男人伏在葛姨娘颈侧喘着粗气,好一会儿后,才平稳下气息,道,“翠葛,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葛姨娘微微一闪,“那你为何还是叫我来了?不是说好,最近暂时不要见面的吗?”。

    男人这才抬起头来,晕黄的烛光洒落在他脸上,也一并照亮了他的面容,不是二老爷兰桦又是哪个?二老爷那张与三老爷有些神似,即便已是中年,但仍显俊秀斯文的脸容上此刻略有些窘迫,似是局促一般瞄了葛姨娘的几眼,这才道,“我知道……三弟前几日都歇在你屋里,你定然心中欢喜。我也知道,不该这个时候约你见面,可是我忍不住…我就是想见见你……可我以为你不会来见我的……”

    葛姨娘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老爷被她看得很是不自在,抬起头,却见她忽然笑了,那一笑如春花烂漫,敛尽芳华,二老爷的目光一瞬间的惊艳,而后沉迷。还沉醉在那笑中,没有反应过来时,唇上倏然一热,葛姨娘已扑了过来,双手环住他后颈,热情地封住了他的唇。二老爷一愣,下一刻,却是回以同样的热情,两人死死缠抱在一处,唇齿纠缠,气息交融。

    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这个偌大的宅院当中,唯一对她,尚有一份真心的人。她想过无数次为什么在她心上的不是这个人?如果是他的话,她也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吧?可惜,这世间,从来只有如此,没有如果!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她能还他的,竟只有这么一次的义无反顾。

    这么久以来,葛姨娘从来对他都是半推半就,从未这般主动热情过,二老爷只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晕了,满心谷欠望叫嚣着要将怀中的女子燃烧,而他也切实在付诸行动。两人拥吻着,跌跌撞撞往厢房一侧的拔步床而去,帐幔低垂,烛影摇红,很快,屋内便响起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

    暗夜冷风,月黑风高,正该酣睡深眠之际,一串灯光却悠晃着直朝废弃了,前几日还闹过鬼的小花园而去。气死风灯在风中晃得厉害,那光线明明灭灭,投注在被一众丫鬟仆妇簇拥着的二太太脸上,形成一种鬼魅的暗影。当瞧见那留着一条门缝的院门时,二太太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边上一个婆子已经极有眼色地将院门推开,人多势众胆也粗,根本无惧满院的杂草乱石,阴森可怖,直朝里走去。循着灯光,一路走到二进的东厢房外,便已听见房内传出的那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呻吟声,那一众丫鬟仆妇恨不得将脸深埋进胸口,当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更恨不得自个儿能原地消失,从未来过此处。然而,二太太已经气得浑身哆嗦,咬着牙,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门撞开,把这对不要脸的奸夫****给我捆了?”

    厢房内,一番布置简单中见清雅,绝不是荒废十数年的模样,此时,那风影舒荷藕色轻纱帐幔后,一娇柔一刚健的男女躯体赤.luo.luo地交缠在一处,喘息未平,大战正酣。二老爷正待大展雄风之时,突闻屋外一声怒吼,那声音再熟悉不过,可不就是家中母老虎么?一吓之下,瞬间……偃旗息鼓。帐内男女顷刻间,大眼瞪小眼,还未反应过来,房门被人撞开,两人只来得及将棉被一裹,略略遮掩住赤.luo的身躯。

    二太太一马当先,直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撩开帐子。只一眼便看见自家的男人,再瞧眼前情状,霎时红了眼睛,“嗷”地一声,便扑了过去,“你这个贱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