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六十八章 交锋

重兰毓秀 第六十八章 交锋

作者 : 酌颜
    “哟!瞧瞧,溪姐儿,这眼里都包着泪呢!可怜见儿的!”大太太心里本来就不待见二太太,更是觉着她今日闹这一出实是疯魔了,再看兰溪小可怜的模样,当下便皱了眉,心疼地将小人儿搂在怀里,看着二太太的目光很是不赞同,“二弟妹,你嘴里说着什么做娘的心,怎的却忘了溪姐儿好歹也要叫你一声二伯母,你做长辈的,这般不依不饶,为难一个孩子,真是好生有气度啊!”

    不等二太太回嘴,那边四太太已经掩唇轻咳了一声道,“大嫂,你这话我可不同意了!二嫂的话虽不好听,这理儿都是正理儿,都是兰府的女儿,就该一样的规矩,一样的教养,否则老太太的话说得好,年纪尚小时不教好了,待得年纪大了,吃亏的是自个儿,丢的,却是整个兰氏的脸。所以,溪姐儿啊,你可别怨四婶婶不为你说话,四婶婶觉着啊,先苦后甜,总比那前头甜津津,后边儿却苦深深的要来得好。如今罚罚没有什么,长了教训,往后不再犯了,对你才是真正的好呢!忠言逆耳,你大了,自然便知,四婶婶是为了你好!”

    好一个为了你好!若真是好,为何不让你家的二姑娘也罚上一罚?兰溪冷笑在心里,偏偏四太太这一番话,冠冕堂皇,还真让你寻不出半点儿错处来,仿佛她当真是没有私心,就是一个一心为了侄女好,哪怕得罪人也不怕的好婶婶。果真是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翻来覆去都是你的理!

    三太太气得脸色发青,偏偏四太太这番话,即便是她,也反驳不得。

    大太太目光微闪,啧!这老四家的,偶尔跟老二家的也不对付,今个儿却是摆明了站在了那一头。得了!这府中平日里看上去再和气又如何,嫡为嫡,庶是庶,内宅当中,从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妯娌不比妻妾,平日里倒是亲香,一旦触及到各自的利益,那便另当别论。老太爷在的时候,这内宅自然是老太太说了算,可如今却是不好说。这一回合,既是试探,更是占位,而且……这孝期将完,这二房与四房怕是也有了些打算。

    大太太都能想明白的事,老太太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想不明白?不过短短的顷刻间,老太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冷冷一哼,那目光如同钉子一般,先是冷冷扫过低眉垂首,一脸恭顺的四太太,而后便是死死盯在了挑事儿的二太太身上,“你今日不过是想我顺了你的意,要么,解了滟姐儿的禁足,要么,将溪姐儿也一并罚了?”

    三太太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便觉着袖子被人扯了扯,她回过头,便见着兰溪朝她轻轻摇了摇头,三太太眸光一闪,终是将到嘴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学着那四太太的样儿,低眉垂眼,却是反手一握,将女儿微凉的小手包裹在她掌心之中。

    兰溪微微一愕,三太太久病未愈,她的掌心并不暖和,可那一瞬间,不知为何,兰溪只觉着,有一股暖意,从相触的指掌间一路蔓延至心底,她如大冷的天儿泡在了暖汤里,浑身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老太太问了话,二太太没有应声,但那沉默,便已然是回答。

    老太太又是冷冷的一声嗤哼,脸上怒色流露,“若我今日,偏不照做,你待如何?”

    兰溪闻言,悄悄抬头看了老太太一眼,怒形于色,这一番话更是说得简单粗暴,我今日就是偏心了,就是护短了,你待怎么着?

    二太太和四太太都是一愣,显然很是惊讶平日里面上都是一碗水端平,即便偏心也是暗地里,明面儿上怎么都能过得去的老太太居然会把这层遮羞布给直接掀了。

    兰溪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微上牵,祖母真是睿智果敢,令人佩服。

    你道如何?这二太太和四太太今日突然改了做法,便如同那大太太所想一般,一来是因着老太爷不在了,这孝期之中一家子关起门来过日子,最不济就是吃食银两上吃些亏,可如今孝期一过,眼看着便是盘算前程的时候,老太爷又不在了,二房和四房这是借此事试探老太太的态度,进而希望借此在这府中占得一席之位,争得话语权。而老太太何尝不是如此?平日里一碗水端平,说白了,那也是做给外人,更重要是做给老太爷看的。如今老太爷不在了,今日又无外人在场,本来你们继续孝顺,我就继续慈爱着,偏偏你们要先出幺蛾子,便也怪不得我见招拆招了。人心本来就是偏的,不过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未曾宣诸于口罢了。我不偏着我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辛辛苦苦生下来的亲生儿子,难道还要偏心你们这两个庶出的不成?你们又何曾将我当做真正的生身母亲敬着爱着?隔层肚皮那就是隔了千山万水,各自盘算着各自的,想不到一处去。今日是你们先挑事儿,我便借势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就凭一个嫡字,我还压服不住你们了?

    四太太脸色变了几变,一咬牙,住了嘴,反正她未曾与老太太正面冲突,即便对着兰溪,那也是苦口婆心,忠言逆耳,进可攻,退可守,不损分毫。

    二太太却是不一样,那脸色如同兰溪画画时的那些个摆了一桌案的颜料碟子,五颜六色,精彩纷呈。眼中情绪翻腾,她便是不管不顾地喊道,“母亲,儿媳不服!”

    老太太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不服?那好!盎妈妈,你亲自去一趟,将几个老爷一并请回来,我倒要看看,除了二太太,这个家里还有多少人对我不服!”

    那一桌子妾侍在这边起了冲突时,便个个束手而立,噤若寒蝉,这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啊!她们既劝不了,还得防着被谁当了出气筒,那才是冤死了,哭都没地儿哭去。这会儿,一听老太太这话,当中威势透话而出,有那胆小的,担惊受怕许久已是强弩之末,如今,直接双腿一软,便扑通跪了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